觉得本站好,就转发到你的朋友圈!

好酒还是陈的香,资料还是老的好!【www.LaoZiLiao.net】

老资料网  > 报纸  > 参考消息

外电说捷当局对波兰事件发展感到不安

    【路透社布拉格10月3日电】据西方外交官说,捷克斯洛伐克领导对波兰建立自由工会极为关注。
    上月大约30名持不同政见者(大多数是“七七宪章”人权宣言的签名者)由于致电波罗的海港口格但斯克的罢工工人表示声援,而遭到逮捕和审问。持不同政见人士说,他们担心,邻国波兰的局势可能加强捷克斯洛伐克共产党中极端正统分子的地位,这些分子认为,对由中央严格控制的共产党制度的任何放松都蛰必引起混乱。
    但是,布拉格共产党的强硬派领导人的不安,最明显地表现在他们以意识形态为由对波兰罢工的攻击,这种攻击比莫斯科的攻击还猛烈。这些攻击暗示,波兰的罢工是与波兰署名的持不同政见者配合一致的。
    9月12日捷克斯洛伐克党的主要意识形态专家比拉克在庆祝党的机关报《红色权利报》创办60周年的讲话中说,“波兰是我们的邻国,它是兄弟的社会主义国家,我们对它的命运不能漠然视之。我们深信,波兰有很多忠诚的爱国者和国际主义者,足以解决他们国家的问题……在这场艰巨的斗争中,他们不是孤立无援的,他们有真正的盟友。”
    人们认为,这些话是明显地重弹所谓“勃列日涅夫主义”,勃列日涅夫使共产党国家有权干涉其他共产党国家的事务,如果认为它们受到了威胁的话。
    两星期后,党的意识形态刊物《论坛》周刊(直接反映比拉克的观点)说,波兰事件表明,“阶级敌人不放过机会在任何一个社会主义国家进一步展开活动,只要有合适的机会。”
    尽管有上述种种迹象表明了官方的不安,但是,却没有迹象表明,捷克斯洛伐克当局打算对政府主办的工会进行任何改革,捷克斯洛伐克的工会只不过是党的决定的传送带而已。
    西方外交官们说,波兰事件如果任其发展的话,最终可能对捷克斯洛
    伐克产生影响。
    一位老资格外交官说,“布拉格当局目前的担心也许甚于他们短期内必然感到的担心,但是,从长期来看,他们也许有充分的理由感到不安。”
    老百姓的反应显然是认为,波兰政府处事不当,欠西方的债务高达200亿美元,现在正在付出代价,广大人民群众认为,这个代价最终将是苏联进行干涉。
    尽管两国有共同的边界,有相近的语言,但是,由于捷克斯洛伐克人没有忘记波兰军队参与了1968年的入侵,因此,两国人民之间的关系不那么密切。
    这两个国家之间的一大差别是,波兰一直补缺消费品,特别是肉类和其他基本食品,而捷克斯洛伐克人在物质上则很富裕。

西德施普林格国内新闻社报道:《东德必须向苏联提供将近1万节火车车厢》

    【西德施普林格国内新闻社10月2日报道】题:德意志民主共和国必须向苏联人提供将近1万节火车车厢
    在新的五年计划期间(1981—1985)德意志民主共和国承担了向苏联人提供将近1万节火车车厢、150艘船只和4150个吊车设备,以及价值几十亿马克的机器的义务。东柏林驻莫斯科贸易代表处的领导人库特·恩克尔曼对记者说,具体地说就是6000节冷藏车厢、3275节长途快车车厢、100艘新式的远洋捕鱼船、50艘其他船只以及370,000台电动机。
    在机器中,有价值20亿外汇卢布的车床,其次是价值17亿卢布的农业机器和饲养家畜的设备以及价值14亿卢布的商用机器
    ——电子仪器。
    此外,还向这个“兄弟国家”提供德意志民主共和国工业的“许多其他重要产品”。

英刊报道胡萨克即将辞职

    说胡萨克想辞职有健康原因,同时他也对党内倾轧感到厌烦
    【英国《外事报道》10月1日一期报道】题:胡萨克为何打算辞职
    据布拉格的消息灵通人士说,捷克斯洛伐克共产党领导人胡萨克即将辞职。预料,胡萨克将在明年召开的党的第十六次代表大会上宣布辞职。看来,他希望辞职部分是由于健康原因,他患有严重的眼疾。但是,他也对党内的倾轧感到厌烦了。现在他主要操心的是寻找一位合适的接任者,这个接任者既能赢得俄国的信任,又能为捷克人和斯洛伐克人或多或少地所接受。
    显然,俄国人已同意胡萨克辞职。一个原因是,他们巴不得看到这样一个反对他们在捷克斯洛伐克部署SS—20导弹的人下台。据说,部署SS—20导弹的要求是勃列日涅夫在华沙条约组织最近在华沙召开的政治协商委员会会议期间提出来的。胡萨克反对俄国的这一建议。他说,如果部署导弹,将使捷克斯洛伐克国内的局势更难于控制。
    然而,显然,克里姆林宫对在即将到来的争夺捷克领导权的斗争中究竟支持谁,有点拿不定主意。56岁的总理什特劳加尔看来最有希望得胜。据认为,什特劳加尔虽然是位技术专家,但是他作为党中央委员会的前书记,有处理党内的政治斗争的经验。他也会是斯洛伐克人可以接受的一位人物,因为,如果他担任党的领袖的话,他打算推举斯洛伐克共产党现任书记列纳尔特接替他担任总理。列纳尔特在1963年和1968年期间曾任总理,因此他对管理局势紧张的捷克斯洛伐克的事务很有经验。什特劳加尔比起某些候选人来也可能不那么受捷克人的欢迎。他被称为温和派人物。
    胡萨克本人赞成负责组织工作的中央委员会书记哈曼来接任。俄国人认为哈曼是绝对值得信赖的人。哈曼有在莫斯科高级党校学习过的合格资历。在胡萨克1969年上台之前,哈曼就担任胡萨克办公室主任。他利用他目前的地位为他的朋友在党内谋取要职。因此,预料,他可以在党内得到有力的支持。现任财政部长列尔也有人在为他游说,争当候选人。他也是一个可以为俄国人接受的人。

华沙大学社会科学研究所所长说:波兰危机是由于上级指示错误和机构过时

    【美联社华沙10月4日电】党的一位重要评论员今天尖锐地攻击政府过去的政策,说过去“上级对群众的态度是虚伪的”,当局未能进行必要的民主改革。
    华沙大学社会科学研究所所长耶日·维亚特尔是一位马列主义专家。他说,造成目前动乱的是党的官员得到的指示是错误的,各种机构已过时。
    维亚特尔在党的《人民论坛报》的头版撰文说,“直到最近还执行的政策的错误是未能从以下事实得出实际结论:人民波兰35年来的发展创造了新的社会现实,这种现实不仅使民主的政治改革成为可能,而且成为必要。”
    他说,1968年、1970年和1976年的工人动乱是信号,它表明:“不能再象过去那样来统治我们了,国家的整个生活应该充满民主。”
    他说,“不仅经济,而且政治也需要改革。改革必须促进政府中自治伙伴关系的发展。”

日报报道:日明年要重新研究支持民柬问题/澳副总理表示澳撤销对民柬的承认只是时间问题

    【日本《日本经济新闻》10月6日报道】题:外务省人士表示,明年要重新研究支持波尔布特政权的问题
    5日,外务省人士就柬埔寨在联合国的代表权问题说,“明年将不得不重新研究政府支持民主柬埔寨(波尔布特政权)的方针”。这位人士虽然认为,这种重新研究不会导致支持韩桑林政权,但在外务省内部,有一种强烈的呼声,认为必须尊重韩桑林政权统治着柬埔寨的大部分地区的现实。特别是下面的一种担心加速了重新研究的行动:支持据说有大屠杀行为的民主柬埔寨的代表权,有可能给人以日本政府容忍屠杀行为的印象。
    外务省人士在今年的代表权尚未决定的情况下就及早表示“明年要重新研究”意向,似乎包含着强调不承认民主柬埔寨的作法的意图。此外,韩桑林政权有效地统治着柬埔寨的现实也发生了很大影响。
    也有人认为,这种重新研究的表示也是为适应各国大势所趋,都转而支持韩桑林政权的形势而走的一步棋。
    【美联社澳大利亚珀思10月6日电】澳大利亚总理弗雷泽今天说,柬埔寨的波尔布特政权是“令人讨厌的和可怕的”。
    澳大利亚继续承认波尔布特政权已受到越来越多的批评,副总理道格拉斯·安东尼已经表示,澳大利亚撤销对这个被推翻的政权的承认只是时间问题了。
    弗雷泽今天在珀思说,在联合国即将就柬埔寨代表团席位问题举行投票后,澳大利亚将发表一项声明。他说,越南支持的金边政权同波尔布特政权一样,为柬埔寨人所痛恨。他说,同越南人打仗的游击队人数近一年来已增加了一倍。

美报社论《继续保持谷物禁运》

    【美国《基督教科学箴言报》9月29日社论】题:继续保持谷物禁运
    由于美国参议院表决通过停止提供对苏联禁运粮食所使用的资金,从而损害了国家的利益。这项行动是出于政治考虑的,从外交上讲是不负责任的,采取这项行动的做法也很不好:未经唱名表决而只用口头表决通过。这的确不是制定外交政策的方法。要抵制美国农场主施加的要求取消禁运越来越大的压力也许是很困难的。但是,在对美国外交如此重要的一个问题上,议员们应该履行更大的责任。众议院有一个改变这次表决结果的机会,我们相信众议院会这样做。
    许多议员似乎还记忆犹新吧。当苏联进入阿富汗的时候,他们确实是非常积极地支持美国采取行动以表明美国的愤慨和决心,来向莫斯科发出信号:它不能指望同“西方照常办事”。对苏联实行谷物禁运就是所采取的这许多行动之一。甚至农场主也支持这项行动。现在,来自农业地区(政客们现在去那里拉票)的呼声是,谷物禁运对俄国人没有产生任何影响,却反而自招失败。此外有一种论调是,俄国人还是在阿富汗呀。
    是的,他们还在阿富汗,在他们在那里有一个比较顺从的政权之前是不大可能撤出去的。人们从来没有设想过粮食禁运(或者是拒绝提供高级技术或抵制奥运会)将使俄国人撤出去。采取这些措施的用意是告诫苏联领导人,在他们对波斯湾进一步发动任何进攻之前应该仔细地想一下。采取这些措施也是为了对苏联政权增加经济压力,增加它的国内问题,同时也许会迫使苏联领导在海外要更加深思熟虑。
    这些目的依然存在。俄国人已受到了损害。由于他们没有得到美国的1,700万公吨的粮食,他们不得不付出比较高的代价,从诸如阿根廷这样一些粮食供应国那里得到往往是质量较低的粮食,以弥补损失。猪肉生产下降。如果继续实行禁运,苏联将继续不得不从减少消费品方面来调整国家计划和经济上优先考虑的项目,这是几乎毋庸置疑的。这就使得排队购买猪肉甚至面包的苏联老百姓,认识到他们为政府实行的侵略政策所付出这样的代价。
    这并不是说,在苏联,消费者因为日益不满而采取推翻这个政权的行动。
    而是说,应当从长远利益的角度来看待刺痛这种制度的每一个禁运行动、每一种压力。波兰就是在这些压力到了太大的时候能发生什么情况的例子,这些压力增长产生了变化的动力。正是联系到波兰目前需要苏联提供包括食物在内的援助,这也是为什么现在不是结束禁运的合适时机的另外一个原因。为什么美国应该帮助苏联领导摆脱它同波兰人的关系方面的困难呢?
    当然,在这个时刻,由于国内和外交方面原因,美国实行的谷物禁运是需要结束的。但是这样做的一个条件是,俄国人应该至少作出某种姿态(例如,有限度地从阿富汗撤军)来改善一下世界的气氛。如果没有得到什么回报的东西就放弃尽管是有限度的“谈判筹码”,这是愚蠢的。参议员们这么快地抛弃他们通常在对莫斯科的关系中坚持采取的针锋相对的策略,这确实是咄咄怪事。
    至于说到美国的农场主,美国的纳税人每年要拿出几十亿美元的补助金来帮助弥偿他们的损失。此外,美国农业部部长伯格兰说,即使没有苏联这个市场,但是预计美国今年的农产品出口量也将比去年增加25%。然而,问题不是社会的一些部门可能遭受多少损失,而是如果需要制止俄国人滥用他们不断增长的军事力量,这种牺牲是否受得了。我们认为是受得了的。

国际笔会说苏越作家和新闻工作者处境最糟

    【路透社伦敦10月2日电】据世界作家协会
    ——国际笔会说,苏联、越南和阿根廷是世界上作家或新闻工作者处境最糟糕的3个国家。
    国际笔会今天说,在苏联,40多个作家和新闻工作者呆在监狱、劳改营、精神病医院或在国内流放。国际笔会在一篇声明中说,越南拒绝提供自从它的政府于1975年接管以来,有关被监禁或被杀害的大量作家和新闻工作者的情况。国际笔会说,在阿根廷,它得到消息说,由于将近10年的国内斗争,70名作家和新闻工作者不见了,毫无踪迹,据信还有多达30名遭监禁。
    国际笔会说,在捷克斯洛伐克、罗马尼亚、南斯拉夫、古巴、马来西亚、乌拉圭、南朝鲜、台湾、南非、利比亚和摩洛哥,作家和新闻工作者也由于就社会和政治事件发表意见而受虐待、监禁和迫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