觉得本站好,就转发到你的朋友圈!

好酒还是陈的香,资料还是老的好!【www.LaoZiLiao.net】

老资料网  > 报纸  > 参考消息

瑞典《快报》文章:《勃朗峰不可怜没有本领的人》

    说勃朗峰是西欧之巅,各国登山队员都喜欢到那里去;它不仅雄伟而且危险,许多人为此付出生命
    【苏《在国外》第28期转载了瑞典《快报》文章】题:勃朗峰不可怜没有本领的人……
    勃朗峰意即白山。它那终年积雪、海拔4807米的山峰是西欧之巅。这个外表平静的勃朗峰是法国境内阿尔卑斯山脉的大门。世界各国的登山运动员都喜欢到这里来。勃朗峰及其周围的山峰是所有登山运动员的理想之巅。但是有不少人为此付出了生命。勃朗峰不仅雄伟,白雪皑皑,美丽非凡,而且十分危险。仅去年就死了55名登山队员,还有5名下落不明。
    登山救护队队长之一埃明说:“我在这里工作了11年,情况一年比一年差,在夏季的上半年,我们这里一天要出现好几次险情。”
    首次登上勃朗峰是在1786年夏季。在沙莫尼小城镇设有中心站的登山救护站是1960年成立的。从众多的志愿者中挑选了30名年轻力壮的人,对他们提出了十分严格的要求,他们应能克服在登山过程中可能发生的任何困难,不怕任何危险。
    登山救护队员渐渐地赢得了运动员的很大信任。爬遍勃朗峰各处的瑞典著名登山队员赫尔斯特伦是这样评价登山救护队的劳动的:“我感到有信心,因为知道有这些棒小伙子,特别是当我陷入困境无力自我摆脱的时候。”
    他们的力量主要花在“撤下”旅行者上,这当然不属于促进登山运动的范围。埃明说,他们救护的主要是没有经验的、根本没有经过登山训练和往往没有适用的登山设备的人,主要是英国人和西班牙人。现在到这里来的主要是登山运动爱好者,但是远不是所有的人都清楚在阿尔卑斯山登山的危险。
    去年夏天,这里发生了一起最严重的悲剧:三个国家的12名登山队员一起登勃朗峰附近的一个山峰。走在最前面的德国姑娘脚下一滑,把所有的人都带了下来。
    埃明说:“他们掉进了20米深的冰片裂。其中8人当场摔死,4人被救出,但伤势严重。”把人从冰川裂缝中救出,是救护者最危险的任务之一,这种片裂有时不到半米宽,而且冰川还在移动。
    去年这时候,瑞典的一名女子山地滑雪运动员掉进了“J”字型片裂中。不幸是在中午发生的。傍晚6时,一名救护队员设法到达了40米深的裂缝的底部,这时离受难姑娘只有最困难的几米了。她摔下时受了重伤,但还没死,他们两人在黑暗中还说了几句话。又过了一个半小时,救护队员才爬到女滑雪运动员身边,可是已经晚了……
    为了穿过人体难以通过的窄缝,救护者穿的衣服用特殊的能融冰的液体浸泡过。从前是用热水化冰的。但这样,直升飞机得运来大量热水,因为深处的冰很快又会冻上。
    不用说,这远远不是每个人都干得了的。
    埃明说:“对于大多数人来说,只能干几年。几乎每天我们都会在片裂或悬崖底部见到惨不忍睹的景象。但也有人可以干得年数多些。有一个人从1960年成立救护站起就在这儿工作。”
    登山运动员和当地居民可以讲出大量情节惊险的故事来说明救护队员的功绩。他们自己却不愿炫耀自己,但做得很多。
    他们自己遇到不幸的情况也是不可避免的。
    不幸事故并没有影响到登山旅行者,他们仍然成千上万地到沙莫尼来,爬一爬诱人的山脉!
    旅游服务的领导认为,在夏季,每年来登山的有2000名旅游者。在冬季的下半年来的不是登山运动员,而只是有经验的职业家。可是也有不少愉快的、无保护设备的轻举妄动的山地滑雪者,一天可达12,000——15,000人。山地滑雪者沿22公里长的瓦莱布兰什大冰川下滑,也很容易掉进冰川缝。这主要是那些没有向导兼教练员带领的滑雪者。1965年,从海拔1000米高的沙莫尼架了一条通向埃吉迪米迪峰(海拔3842米)的空中索道。从那时起,任何一个没有经过任何训练和丝毫没有经验的旅游者,花几十个法郎就可以登上这个登山运动员垂涎的山峰。
    领导沙莫尼145名导游者的沙莫尼说:“英国人虽然多少自学过一点登山理论,但这绝对不能为他们提供登这个看起来十分诱人的第一个美丽的白雪皑皑的高峰的权利。”

日研制成能鉴定金刚石等的特殊照明光源

    【日本《日刊工业新闻》9月13日报道】题:东芝公司研制特殊照明光源,宝石鉴定简单易行
    东芝公司研制成功了能够用来鉴定金刚石等宝石的特殊照明光源。
    金刚石稍呈黄色,这种黄色是品质的重要标志。也就是,黄色越少,品质越佳,稍微程度不同,对价格影响就很大。过去也曾利用白天光的代表“C光波”,但据说,要成为一个熟练的宝石鉴定师,需要长年积累经验,培养直观能力。
    东芝公司接受宝石有关方面的委托,研制能够判断宝石特有颜色的光源,用了大约1年半时间,研制成功了最接近E光源的光灯。这自然是世界首创。东芝公司照明事业部技师长染谷彰说,“为了使发光颜色接近E光,使用了电子计算机,在模拟计算中将5种硅光体配合在一起,运用了涂刷硅光体的方法和封闭气体等特殊技术。”
    这种光源是由专门厂家安装在显微镜物镜周围出售的,但不用说专门鉴定师,就是一般人用它也能鉴定宝石和分成等级。

美一兽医用针刺医治赛马等动物

    【合众国际社佐治亚州马里塔8月26日电】(记者:沃尔特·史密斯)佐治亚州的一位兽医在用针刺延长宝贵的赛马、跳障马和表演用的狗的役使期。
    霍华德·兰德(他是一向不愿承认失败的兽医)说,古代中国的这种医治方法,使他得到另一个有效的工具,为帮助动物而进行奋斗。
    兰德把针刺与传统的兽医药结合起来医治赛马、获奥林匹克级大奖的马(跳障马)和表演用的狗。他的治疗对象有的远自纽约前来就医,而他曾飞往肯塔基医治一些良种马。
    兰德说,“我在这里医治过一些已经被放弃的不能出赛的马,这些马回去后在有奖比赛中赢了。我给医好的一匹马现在正在英格兰比赛。”
    “我曾医治过一只狗,进门时是瘫痪着的,经一次医治后便能走出去了。”
    虽然他的许多患者是宝贵的动物,他也对后院养的动物和家庭喂养的爱畜施行针刺治疗。但是他认为许多人大概拒绝为他们的动物做针刺治疗,因为他们误认为费用太贵,付不起。
    兰德是1965年从奥本大学毕业后开业的。他的一个从事赛马的朋友询问他关于用针和电刺激身体穴位的这种古代中国疗法,于是他对针刺产生了兴趣。
    他参加了国际兽医针刺学会主办的六个月学习班,受教于爱德·王博士。王博士是一位中国医师,现住在丹佛,是该学会在全世界仅仅拥有的250名会员之一。
    针刺用于一只动物时,通常要扎六次。要使这只动物安定不动,每次医治为时约20分钟。
    兰德说,情况证明,针刺穴位促使身体产生一种神经激素,叫作“脑啡肽”。
    他说,“这是一种止痛激素,是体内自然产生的”。
    兰德说,“我每天都运用针刺。例如,我们曾给一只患肾炎的动物治疗。我就用抗菌素,把它注入肾的穴位(针刺),而不是象绝大多数人做的那样在颈部注射抗菌素。”
    “因此,我觉得我在取得较好的效果。”

八个亚洲国家的专家执行三项保护亚洲象的计划

    【兰卡报联社科伦坡8月24日电】来自八个亚洲国家的专家们,已同意开始执行三项新的计划,以帮助亚洲象继续生存。
    刚参加完在科伦坡举行的为期两天的会议的专家们宣布,在今后两年里,将在缅甸实施一项象的饲养管理计划,在苏门答腊进行一次象的生长环境调查,并且还将帮助泰国保护象。
    人们指出,现在只剩下约38,000头亚洲象了。
    一位会议发言人说,这三项计划将得到世界野生动物基金会的一项经费为300,000美元的象保护计划的资助,该基金会还将为目前在斯里兰卡和印度喀拉拉邦进行的计划提供援助。

美刊文章:《花斑奇兽的艰难命运》

    说生活在非洲和近东地区的猎豹已濒临绝迹,猎豹消失的速度惊人
    【苏《在国外》第32期转载美国《全国地理杂志》月刊文章】题:花斑奇兽的艰难命运
    猎豹濒临绝迹。这些动物在非洲和近东的天然居住地区正在慢慢地,但却是不断地缩小,今天在大片的地方往往很难见到一只这样的动物。它们曾经成群结队地生活在热带草原和普通草原上,而现在几乎看不到了,成了狩猎部门和人的不明智的干涉的牺牲品。
    只有进行认真的科学考察和有组织地保护幸存的猎豹群,才能使“花斑奇兽”免于死亡。考察工作是必须的,因为了解猎豹的习性,饮食、交尾及群居的特点和寿命,是保存这种独一无二的猛兽的保障。按热带草原的规律1973年我同妻子洛里开始观察时,科学对野生猎豹的生态学和习性了解得很少。当时,我们在坦桑尼亚塞伦盖蒂国家公园观察非洲野狗的习性,我们决定同时观察猎豹。我们的研究工作持续了四年多,走遍塞伦盖蒂及其邻近森林的近二万平方公里的地方。这个公园可被认为是北起撒哈拉沙漠南至好望角的整个非洲猎豹天然生活区的中心。
    我们的初步观察驳斥了对猎豹的狩猎习性和行动迅速的普遍看法。实际上它们处在非洲猛兽阶梯的下部台阶上。狮、豹、甚至花鬣狗,不仅抢夺成年猎豹的猎物,有时还要进攻小猎豹,把它们吃掉。猎豹的外表象长腿大狗,而不象猫族。
    经过详细分析后我们得出了一个结论:在塞伦盖蒂,猎豹的后代约有50%—75%不满三个月就死了。达到性成熟年龄(约为一岁半)的猎豹重40—50公斤,高75厘米。猎豹在度过了三个月的生死关后,可以自由自在地活12—14年。
    开始时,我们对见到的每头猎豹都分别作了详细记录。我们拍下了照片,以便以后辨认。我们用德文、英文、斯瓦希利文和其他文字给每只猎豹起了名,我们的案卷上的名字越来越多,共收集了塞伦盖蒂四代猎豹的300多只的情况。
    我们用斯瓦希利语给三头成年豹起了外号,它们叫蒂萨、塔图和塔诺,我们目睹了这三头成年豹进攻不速之客的情景。塔图和塔诺是弟兄,它们同蒂萨结合在一起,在塞伦盖蒂中心纳比希尔附近一带称王称霸。我们每天观察猎豹的行为时主要是观察怀兽崽的母兽。我们最喜欢的母兽之一是布里吉塔,它的脸的上部有一条月牙形伤疤。
    我们第一次见到它时,它有五只相当大的兽崽。后来它独个留下,有一段时间,它越出了我们的视野。我们断定,它正在跟踪一群瞪羚。猎豹的寿命不长布里吉塔和兽崽是理想的观察对象。它们白天的活动范围不大,晚上一起露宿,这为我们的昼夜观察提供了最好的条件,这对于我们获得正确的想法是极其重要的。我们的车里备有床垫、小电炉、水箱、一套罐头,这样我们可在野外连续停留9—10天。借助月光,我们详细地观察了这些动物晚上的行为。在布里吉塔回来后,我们观察了数周,看它喂豹,捕猎并把猎物分给大家。我们对猎豹捕猎进行数周观察后得出了结论:这头母兽和五头小兽一天要吃一只约15公斤重的瞪羚的肉。
    天热时,猎豹显得很懒散。可有一次,我们见到了另一种情景,这场戏的主角是布里吉塔的女儿托莫科。它在长期不见后突然出现,它的异常表现引起了我们的好奇。
    洛里仔细端详这头年轻母兽后说:“它生了小崽了,它奶头胀大,周围脏了。它大概出去捕猎,现在要回到小崽身边去。”
    托莫科跑了几公里,最后在洛利翁多—科皮埃斯的一个地方停下来,那里乱七八糟地堆着圆石,长着灌木。它停下,机警地环视四周,发出母猎豹呼唤崽兽的柔和的叫声,然后钻进灌木与杂草丛生的地方。我们默默地等了半小时,托莫科终于出来了,侧卧在地上。跟着出来了五头毛茸茸的小崽,向母兽爬去,然后它们开始吸奶。从种种迹象看,这些小崽是十天前出生的。
    我们对托莫科及其子崽观察了几周,母兽几乎每天都要搬一次家,可能是为了防止猛兽伤害小崽。但是它采取这些措施只是在一个时期内。一次我们的同事孔克尔跟随托莫科观察它捕猎几小时,然后又跟它回到巢穴处,这时看到,它留下的小崽不见了。不幸的母亲奔忙了两天,寻找了大片地方,但小崽仍无影无踪。很可能是它不在时,狮子或鬣狗发现了崽兽。塞伦盖蒂猎豹的生命太脆弱了,也太短促了。
    在塞伦盖蒂禁猎区,猎豹的数量是基本不变的。但是非洲其他地区却不是这样。那里的猎豹消失的速度惊人。两个保护野生动物组织不久前进行的考察表明,猎豹群每十年就会减少一半。原因很简单:偷猎、袭击牧场和住地、自然食料贫乏、蓄意杀戮。
    只有采取建立禁猎区这样认真的保护措施,才能保障猎豹的继续存在。我们认为,塞伦盖蒂留下的一千只猎豹,生动地证明了坦桑尼亚政府不遗余力地保护野生动物的崇高行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