觉得本站好,就转发到你的朋友圈!

好酒还是陈的香,资料还是老的好!【www.LaoZiLiao.net】

老资料网  > 报纸  > 参考消息

西班牙《星期六写真》周刊刊登布兰琼文章:《马德里的中餐热》

    说近几年在西班牙经营中国餐馆成风;吃中国饭菜的兴趣几乎压倒西餐
    【西班牙《星期六写真》周刊7月2日刊登马卡雷纳·布兰琼的文章】题:马德里的中餐热
    最近几年,在西班牙,经营中国餐馆成风。尤其在西班牙的首都马德里,形成一股中餐热。吃中国饭菜的兴趣几乎压倒西餐。这里的人们好奇地品尝别有风味的中国食品和佳肴,简直到了着迷的程度。在短短几年中,马德里的中国饭馆已由10个发展到80个。从目前来看,确有增加趋势。
    中国的名菜很多,如味道鲜美的蛇肉和狗肉,以前在我们首都根本没有见过。过去,我们只知道用它作药材。
    由于中国餐馆的增加,我们可以吃到花样更多,营养更丰富的食品。但是,我们必须小心,在这股中餐热中也有鱼目混珠或者说冒牌的。
    当然,名副其实的中国饭馆还是多数。譬如位于巴尔维德街的“彼德拉之家”就是马德里最好的中国饭馆之一。一般来说,这家饭庄的中国烹调术是比较高的。饭菜花样较多,品种齐全,具有中国风味。厨房掌握炒勺的维森特·陈是拥有丰富烹调经验的老师傅,也是誉满全城的真正中餐专家。据说他是很久以前移居马德里的华人。这家饭馆几乎每天都门庭若市,生意兴隆。大体上说,中国菜都是分盘盛装,特别是多人聚餐,桌子上摆满装着各式各样炒菜的盘子。这些盘子制作精致,简直像一种珍贵的艺术品。西班牙人把吃中国饭用的工具(叫筷子)视为一种艰难的“工作”。但他们却认为吃中国饭菜是一种最好的休息和享受。
    中国有不少传统名菜,其中“北京烤鸭”驰名世界。一只烤鸭具有三种味道,鸭皮、鸭肉和鸭骨汤味道不同;“春卷”味道鲜美,使人垂涎欲滴;“八宝饭”调制复杂,里面有各种果仁,十分好吃,制法确有独道之处。“炒腰花”、“童子鸡”、“宫爆肉丁”和“爆鱿鱼”等都是上等佳肴。油炸糕确实比面包或“馒头”容易上口;西餐中也有汤,可中餐中的汤种类颇多、配制合适,既清淡又鲜美。
    在马德里的中餐馆会餐,上菜也是按中国传统方式进行:先冷盘,接着是热菜,最后是汤和饭后水果。“拔丝苹果”别具风味,经常是在笑声中抢吃一空。这里与北京不同的是,西班牙的名酒替代了中国的陈年“米酒”。

纽约《华侨日报》文章:《巴黎的中国餐馆》

    【纽约《华侨日报》巴黎航讯】题:巴黎的中国餐馆
    近几年来,巴黎的中国餐馆越开越多,据统计共有一千家以上。
    中国餐馆数量的不断增长,证明中国菜在巴黎大受欢迎。事实上,巴黎的中国餐馆除了受到当地华人欢迎之外,还受到当地法国居民的欢迎,外国游客,也很喜欢到中国餐馆尝尝中国菜的味道。
    中国餐馆可分为旧店和新店两种。旧店总是给人一种大红大绿的、保守的感觉:古旧的招牌上书写着较劣的中国字,橱窗内陈列着大肚佛之类的瓷像或再加些外国物品的装饰,有些还在大门两旁写上一副对联。新店的门面设计虽然也有大红大绿的色彩,但招牌字是找专人雕刻的美术字或中国书法,给人一种新颖的感觉。店内的设计都是大同小异:金龙彩凤,中国宫灯,较清雅的是墙壁上挂着中国山水画和书法。
    在这里的中国餐馆,既可以吃到精美的广东点心和粤菜,也可以吃到北京填鸭的京菜,甚至四川菜、扬州菜、沪菜、潮州菜等等。近年不少新开的店子更在橱窗里高挂着烧鸭、叉烧、油鸡等佳肴,使人看着便产生一种亲切的感觉。当然,很多中国餐馆除了具备中国菜外,还有炒杂锦式的越南菜或泰国菜之类。
    目前巴黎中国餐馆外卖的盒装中国熟食,据说是最吸引外国人的食品之一。这些熟食包括有中国饭菜、卤味、油炸食品等,不但热气腾腾,美味可口,而且价格便宜,方便携带。人们认为,这些熟食可与西欧的传统食品鱼柳和薯条等分庭抗礼。

台报译载文章:《世界航空公司面临困境》

    【台湾《经济日报》九月二十四日译载路透社特稿】题:世界航空公司面临困境
    世界的大航空公司正在财政困境中——为争取乘客而互相对抗,面对更高的燃料费用并且极力尝试将旧机换新。
    英国海外航空公司,拥有世界上最大国际航空线的公司,今年到目前为止已亏损了大约4000万美元,而去年同时期,则有一亿美元的盈余。
    美国的航空公司(其中有些如将国内航线算进去,甚至比英国航空公司更大)1980年也可能将遭受总损失超过二亿五千万美元的命运。
    美国分析家说,虽然仍有一些像德尔达航空公司一样的例外,但由于账目上的赤字实在太多了,所以很难指出那一家公司是属于获利的。
    业界人士说,以日内瓦为基地的国际航空运输协会(IATA),预期今年将是其会员有史以来最不景气的一年。除了IATA以外,出租航空公司也正受到致命的打击。
    连结104家航空公司,载运国际定期班机70%乘客的IATA,预测今年只有营运费用1.2%的纯益。
    IATA的发言人大卫
    ·季德说,“这甚至连支付利息费用都不够,更别提要购买资本设备了。”“因此航空公司可能被较新型机种耗油多而且效率较差的机种弄得进退维谷。”
    IATA秘书长柯努特
    ·哈玛绍最近在此警告航空公司的董事长说,1980年的空中交通可能只有4.5%的成长率,为正常成长率的一半。
    他说:“全盘说来,据估计,IATA的会员在今年结束时,将较资本市场上具有财政竞争力的结果,短少40亿美元的收入。”
    因乘客增加的展望趋于暗淡,航空公司试着用较廉的机票来吸引顾客,于是就爆发了数宗减价的“战争”。
    一宗价格大战的典型例子发生在伦敦—香港航线上。英国海外航空公司长久以来独占此航线,单程索费165英镑(相当于395美元)。但英国民航当局那时宣布了空中开放政策,准许国泰及英国卡利多尼亚两家公司也可以飞行这条航线。
    目前这条航线的单程机票已降至99英镑(238美元)。而一家由佛瑞迪
    ·雷克尔爵士所经营的独立的英国公司——雷克尔航空公司,也已经提出申请要在香港航线上竞争。雷克尔爵士是横渡大西洋廉价机票战争的领导者。
    雷克尔在1977年开始的伦敦纽约间的低价“空中列车”服务,目前占市场的22%,比较起来,英国海外航空公司占33%。
    空中列车的单程票价为77英镑(185美元),但英国海外航空公司最近将其最廉票价降低,较雷克尔便宜一英镑(2.40美元),但预期雷克尔会提出反击。
    面临不乐观的经济潮流,航空公司正力求改变以便继续生存。
    有些公司已实行合并,例如在美国的泛美以及国民航空公司。而大陆及西方也正在讨论合并的事宜。
    布兰尼佛将15架727客机卖给美国的航空公司,而另有15架又在待沽。泛美为了筹款已将它在纽约的总部卖掉,并且将与国民航空公司合并而得的转接站也提出待售。人员和物资过多以及提早退休已成了大西洋两岸的常事。
    英国海外航空公司计划拍卖产业及飞机,并且将彻底废除不合经济的班次。它与新加坡航空公司联合经营的新加坡协约航次,即将停机。而业界人士说,明年它可能不会接受英国政府的第七架协和机。超音波航线的协和机是在英法两国国家支持的计划下发展的。
    航空公司的趋势是,减少飞行中的服务,并且在机上挤入更多的座位。
    IATA并不希望在欧洲也发生减价的战争,但雷克尔爵士却尝试发动他所谓的欧洲共同市场自由竞争的誓约,他要求废除欧洲所有既存的航空协定。欧洲的机票费仍然较美国的高出许多,此乃因为燃料费较高,各国之间设施的重复,以及较严格的飞行路线限制之故。
    不论境况如何暗淡,专家希望这些大航空公司能够修改营运方式、削减亏空,以便逐渐改善其财政的困难。
    美国的分析家相信,美国航空工业在1981年能转亏为盈,有一位分析家说:“航空业正凝神振作
    ——修改航线结构及削减花费——相信它将由赤字恢复成黑字。”

美报谈七家大国际石油公司的新作用

    【美《华盛顿邮报》9月5日社论】题:“七姐妹”的新作用
    阿美石油公司本周偷偷地承认,今年春季某个时候,沙特阿拉伯已经完成了将这家公司收归国有的程序。这样作对世界石油工业的日常工作将不会产生什么影响。但是,这一宣布使得人们注意各石油公司的作用和它们在过去十年中所拥有的经济影响的异乎寻常的改变。
    阿美石油公司几乎独揽了沙特阿拉伯的整个石油工业。它是世界上最大的石油生产者。它大约是在30年前由4家美国公司建立的,这些公司现在只作为技术顾问继续呆在这里。它们大概将继续拿走沙特阿拉伯人出口的大部分石油——但是只作为这些石油的买主,而不再作为拥有者。
    大国际石油公司的统治地位30年来一直在削弱。在第二次世界大战前,以及以后的几年里,世界石油贸易几乎全部为其中的七家公司(除了阿美石油公司的几家合股公司之外,还有海湾石油公司、英国石油公司和荷兰皇家壳牌石油公司)所控制。想进口或者出口石油的国家必须同它们达成交易。
    在1973年第一次石油危机时,所有这些大石油公司加在一起共生产进入世界市场的全部石油的75%。到去年,它们生产这些石油的42%。1973年,石油输出国组织国家自己直接销售它们7%的石油。去年,它们销售它们40%的石油。就连这些数字也没有充分说明石油输出国组织对石油进行的控制情况。现在,除了按产油国政府确定的数量和价格出售的石油以外,一品脱石油都不得运出任何产油国家的边界。
    这些国际石油公司继续担任它们作为中间人的非常宝贵的工作。它们以惊人的效率把石油从这个国家运到那个国家,使几十种等级和类型的供应品与日益波动的需要形成平衡。它们以高超的技能进行查找和生产石油的技术工作。但是它们不再控制生产率和价格。
    这些石油公司已经失去了它们的销售权,但是它们已经得到了巨大的财政力量。它们在过去十年中没有安排或者甚至预见价格的迅速上涨,但是,它们已经得到巨大的好处。在美国经济内部,大量的财富已经转向石油工业。实际上,流向石油公司的利润大部分是从其他企业以先买权取得的。
    当人们谈到石油盈余的再循环时,它们一般意味着寻找出路,以开辟渠道,使石油输出国组织的盈余回到石油进口国。但是,已经有了一个开端,这个开端将成为在美国经济内部进行再循环的一种需要。

日本记者自南京报道:《味美价廉,但服务质量……》

    【日本《产经新闻》9月20日刊登该报记者住田良能发自南京的报道】题:味美价廉,但服务质量……
    中国菜实在香甜可口。但是,饭馆里的服务质量怎样呢?根据我在江苏省省会南京市的亲身经历,写了下面这则“晚餐通讯”。
    “新街口”,是南京市最繁华的大街。在路旁长满美丽的悬铃木的中山路对面,有一家大饭店——“大三元餐厅”。傍晚,顾客达到高潮,店内拥挤不堪。只是二楼靠窗子的地方,还有两个空位。
    我坐下来要菜。墙上的菜谱开列着各种作法的鸭和鱼。我在便条上写了两道肉菜,一个炸虾和一个木须汤,交给了一个女店员。那个女店员说:“这道肉菜没有,来个‘长鱼’吧?”
    “好吧。”我说。
    我的口渴了。“请来点啤酒……”,“没有!”这个女服务员留着发辫,长得很漂亮,但她那副吊着眼稍的严肃表情,是何等的“‘社会主义”的面孔啊?
    陪同我的青年到饭店外面去买来了葡萄酒。这葡萄酒是中国通化的名产,商标上写着“如意葡萄酒”。“今天可不如意呀。”我们两人大笑起来。酒很甜,味道不坏。
    但是,重要的是菜却一直上不来。
    “服务质量这样坏,群众满意吗?”“肚子都气炸了,但没有办法。”“因为顾客多食堂少。”
    突然,爬来了一只乌黑的蟑螂,这个家伙吃得滚瓜溜圆,营养情况看上去很好。陪同的青年刚用手去赶,蟑螂便立刻乱飞起来,落到旁边一个女青年的脖子上。“呀——”一声惊叫,我们慌忙摆出若无其事的样子。
    第一道菜终于上来了。但是,既没有筷子也没有碟子。陪同的青年到厨房去来了个“自我筹办”。他苦笑着说:“什么都得自力更生。”又过了几分钟,菜上来了,从要菜时算起到菜上齐,大约用了一个小时。菜都很好吃。共计不到1000日元。
    我吃饱了,刚有点心满意足之感,突然,响起了令人讨厌的铃声。下午8时,是闭店的铃声。店员们已经在我们吃饭的桌子旁边扫起地来,椅子都倒过来放在没有顾客的饭桌上。
    这真是一顿“充满疲劳感”的晚餐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