觉得本站好,就转发到你的朋友圈!

好酒还是陈的香,资料还是老的好!【www.LaoZiLiao.net】

老资料网  > 报纸  > 参考消息

日《读卖新闻》报道:《财界对中国热情洋溢》

    【本刊讯】日本《读卖新闻》十月二十六日刊登一条消息,题目是《财界对中国热情洋溢》,《参加欢迎邓先生午宴的人数超过欢迎英女王》,全文译载如下:
    由经团联等六个经济团体联合举行的欢迎中国副总理邓小平一行的午宴,于二十五日在都内饭店举行,约三百二十人代表日本经济界出席了宴会。作为这种欢迎宴会,其盛况是史无前例的。由此可以看出经济界对于日益高涨的日中经济交流所抱的炽热期望。虽然邓副总理的讲话极其简短,但日方的出席者似乎越发切身感到“日中两国是一衣带水的近邻”这句话的亲切。然而,引人注目的是很多人却抑制住这种炽热的期待心情,说“巩固日中经济基础的工作现在才是开始”,再次强调了“初衷”的重要性。
    迄今以前,出席由经济团体举行的欢迎公宾的宴会的人数的最高纪录,是在欢迎英国女王伊丽莎白的时候。当时聚集了近三百人。其它类似的欢迎宴会充其量还不到二百人。
    出席者在发表个人感想时说:“没有料到会有一无能够欢迎中国的副总理。真是光阴的流逝改变了时代呀!”(东洋制碱工业公司董事长二宫善基)“邓副总理访日对于日中经济的飞速发展是一重大之举。”(经团联副会长岩佐凯实)“继续进行这种融洽的交往非常重要,我还要出席在关西的欢迎会。”(旭化学合成纤维公司总经理宫崎辉)宴会上充满了无拘无束的欢迎气氛。引人注目的是甚至在这个时候,宴会桌的周围还出现了一对一对地同中国随行人员交换名片的场面。
    在这种气氛中,邓副总理致词说:“我国人民决心在本世纪内建设一个现代化的社会主义强国。在自己不断努力的同时,还必须学习外国先进的经济和技术。”再次表明了谋求与我国在经济、技术方面进行广泛的交流与合作的意向。
    听了邓副总理的讲话后,经团联会长土光发表感想说:“我深刻地感受到了他说中国还很落后,必须进行学习,必须向先进的日本学习这种谦虚态度和对于实现现代化的坚强决心。从历来的中华思想来说,这是不可想象的。”另外,在欢迎宴会的热闹气氛中,日方出席者当中也出现了预想不到的慎重意见,如:“今后如何推进日中经济关系,还需要进行一番整理。我觉得现在有点表面光滑。”(经济同友会总干事佐佐木直)“日本在各个方面能够怎样进行合作,有必要镇静地加以考虑。”(小松制作所总经理河合良一)“一切都从现在开始。总之,不必着急。”(经团联副会长大槻文平)

日《朝日新闻》报道:《在京都欢度最后一夜》

    【本刊讯】日本《朝日新闻》十月二十八日刊登一篇报道,题目是《在京都欢度最后一夜——邓副总理在欢迎晚宴上同京都知事也谈论了农业问题》,摘译如下:
    正在京都访问的中国副总理邓小平,二十七日晚出席了京都府、京都市和京都商工会议所在下榻的京都饭店联合举办的欢迎宴会,同当地的各界人士一同欢度了在京都的最后一夜。
    京都知事林田致欢迎词。他说:“要为日中两国的和平友好成为永恒的和平友好的榜样和基础而努力。”
    在宴会上邓副总理频频举杯,谈笑风生,对其家乡的四川菜很感兴趣。
    林田知事对邓副总理说:“今天准备了邓副总理家乡的菜。”这时邓副总理说:“这种辣味象四川菜,但也象广东菜。”当问到对京都的印象时,邓副总理表示出对农业的关心,他说:“农民少。转了转,看到的都是房屋,田地很少。”他还说,据说日本研制了一种能直接点着的蜂窝煤,并加以解释说,“这消息是从报纸上看到的”。他很感兴趣地说:“若能把这种蜂窝煤向中国农民推广,多方便啊!”
    在邻桌,人大常委会副委员长廖承志对船桥市长说:“我想带回点儿松蘑的种子去。”好象非常喜欢这种秋季的美味。
    【本刊讯】日本《朝日新闻》十月二十七日刊登一篇报道,题为《用汉语呼喊的欢迎声响彻京都车站》,摘译如下:
    邓副总理一行乘坐新干线高速列车到达京都时,用汉语呼喊的“热烈欢迎”的欢迎声此起彼伏,同时还唱起了《我爱北京天安门》的中国歌曲。对出乎预料的用汉语的欢迎,邓副总理也挥动右手,笑容满面地向他们致意。陪同邓副总理的京都车站站长惊讶地说:“我在国营铁路工作多年,但是,听到外国语的欢呼声是头一次。”
    正值秋季观光时节,邓副总理及其夫人下榻的京都饭店,住满了大约七百名游客。
    邓副总理及其夫人下榻的房间,位于主楼最高的八层,是一套最高级的套间的豪华的卧室,是以前给福特及其夫人和伊丽莎白女王及其丈夫居住过的地方。在这里,京都的夜景可以尽收眼底。
    【本刊讯】日本《朝日新闻》京都版十月二十七日以《邓先生尽情欣赏京都之夜》为题刊登一条消息,摘译如下:
    邓小平副总理二十六日晚在京都市的餐馆第一次尝到日本菜,看到日本艺人演出的精彩舞蹈。
    在左京区的“冈崎鹤家”一楼的房间,从下午八点钟开始举行饭前酒会,接着于八点十五分移到二楼铺有一百二十八张草垫(约三百八十四平方米)的“月堂”正式开席。邓副总理同园田外相和夫人并排坐在正席,全体人员围着细长的餐桌就座。十个艺人表演日本式舞蹈。邓副总理流露出奇妙的神情,似乎对厅内舞台自动推出很感兴趣。邓副总理伸出腿,好象要仔细地欣赏三弦和大鼓的声音,从口袋里拿出助听器,放在左耳,聚精会神地看着舞蹈。散场时,艺人们都拿出折扇来,说“请签名”。邓副总理连连说“好”,爽快地给签了名。

越报刊登日《赤旗报》攻击邓副总理谈话的评论

    【本刊讯】越南《人民报》十月二十七日刊登一条消息说:
    日本共产党中央机关报《赤旗报》发表评论,分析了美日安全条约,并且说:邓小平支持美日安全条约违背了社会主义的事业。《赤旗报》接着说:邓小平的讲话体现了中国敌视日本民主力量,其中包括正在为反对美日安全条约而斗争的日本共产党、社会党和日本工会总评议会。

新、菲、澳报纸评邓副总理访问日本

    【本刊讯】新加坡《南洋商报》十月二十五日发表一篇社评说:
    邓小平访日不仅是一项外交礼仪,而且是标志着中日关系的转捩点。虽然它对亚太地区的影响细节还难看得出,但这确是一个重大变化的开端。
    【本刊讯】菲律宾《今日公报》十月二十五日发表社论,摘译如下:
    邓小平副总理访问东京一事说明了中国对中日和平友好条约的重视程度。
    如果说条约意味着两国有了达到更大程度的繁荣的机会,那无疑也就意味着这个地区将得到更大程度的政治稳定。它们随着自己的日益强大,会对这个地区的和平怀有更强烈的责任感。
    【本刊讯】澳大利亚《先驱报》十月二十四日刊登题为《在中国的机会》的社论,摘译如下:
    中国副总理邓小平的日本之行使新缔结的中日条约向前迈进了一步。
    澳大利亚人将提出一个问题:“我们的境遇会如何?”的确,如果我们能抓住时机,是会得到很多好处的。
    中国外贸部长最近访问了我国,这表明我国已居于重要地位。澳大利亚是中国铁矿砂的最大供应国之一,中国已成为购买澳大利亚出口商品的第四大国。

共同社报道:日共在邓副总理访日时的表现

    【共同社东京十月二十四日电】今天,邓小平副总理一行到国会进行礼节性拜访。在一行同保利议长进行座谈时,众院议会运营委员会的朝野各党理事也在座。同中国共产党断绝了关系的日本共产党的东中光雄先生也参加了这个场面。在邓小平要求握手时,东中先生始终是紧张的,同邓先生握了手,但是脸上没有一点笑容。在欢迎时,连中国式的鼓掌动作也没有作。在保利议长介绍日方与会者时,由于漏掉了共产党,东中先生眼盯着保利议长作出了一副怒从心头起的表情。在翻译的阶段,介绍了共产党,这才算完事。
    【共同社东京十月二十三日电】共产党委员长宫本没有出席二十三日晚由福田首相夫妇在首相官邸举行的欢迎中国副总理邓小平夫妇访日的晚宴。
    宫本委员长虽然象其他各党领导人一样接到了邀请,但他没有讲不出席的原因。

香港《新晚报》特派记者报道:邓副总理在日本人民中留下深刻印象

    【本刊讯】香港《新晚报》十月二十六日刊登该报特派记者曾德成发自东京的电话报道:
    邓小平副总理在东京的几天期间,完成了中日和平条约的换文,会见了日本朝野人士,与各方面进行接触,取得很大的成功,并且在日本人民中间留下了深刻的印象。记者刚结识的一位日本人士说,“过去对邓小平副总理不很认识,现在在电视上看到了他的言谈举止,觉得他坦白、诚恳、幽默,正是中国谋求现代化所需要的领导人”。
    邓小平副总理在东京期间的活动安排得很紧凑,然而邓副总理始终是精神奕奕,神采飞扬。包括福田首相在内的许多日本人士都惊叹邓小平的精力充沛。一位政要人物好奇地询问邓小平为何如此年轻,回答是因为中国仍然落后,需要我们努力。
    邓小平副总理所到之处,受到热烈欢迎。当邓小平参观日产汽车座间工厂回来,车队穿过街道时,许多群众自发地立在路旁鼓掌欢迎,男女老幼喜形于色。一位穿着工人服式的中年男子,拿着大幅纸牌标语,跳跃欢呼。纸牌上写着:“邓大人来了!”
    昨天晚上,邓小平在新大谷酒店举行宴会,与福田首相等告别。宴会上吃中国菜,包括鱼翅、燕窝、烤鸭、水鱼,甜品是广东式萝卜酥。喝茅台和北京五星啤酒。日本朋友说北京啤酒味较浓,据说酒精十一度,日本啤酒只八度。

蒋帮报纸就邓副总理访日对我进行攻击

    【本刊讯】蒋党《中央日报》十月二十日发表社论说:
    邓小平访问日本,名义上是为日匪“和平友好条约”交换批准书,而其行程包括晋见日皇、与福田会谈、参观日本钢铁公司等。由于日匪间的进一步勾结,对亚洲均势具有多方面的影响,故邓之访日,较华国锋前此之访问罗马尼亚与南斯拉夫更为受人注意。
    共匪对日的统战阴谋,将由邓的访日而加剧,可是日匪双方,由于在本质上存有宪政民主与阶级专政的基本矛盾,现实政治利益上互相冲突之处尤多,日本如以科技及工业设备大量援匪,必将自食恶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