觉得本站好,就转发到你的朋友圈!

好酒还是陈的香,资料还是老的好!【www.LaoZiLiao.net】

老资料网  > 报纸  > 参考消息

香港《文汇报》刊载署名特稿:《加速现代化必须多办大学》

    【本刊讯】香港《文汇报》十月十四日刊登王巨科的一篇特稿,题为《加速现代化必须多办大学》,摘要如下:
    要实现农业、工业、国防和科学技术的现代化,首先就要突破科学技术的现代化,要突破科学技术的现代化,就必须扩大现在的科技队伍,让更多的人进入大学,是解决这一问题的一个关键。
    目前,我国有九亿人口,可是大学的数目就只有六百五十多间,大学生只有五十万人,与先进的国家如美国,人口二亿多,大学就有三千多间,大学生人数接近九百万人,日本,人口一亿多,但也有二百万的大学生,相比较下,中国在大学教育方面是太薄弱了,这是我们发展现代化的一大绊脚石,要顺利地、及时地建设一个现代化的国家,我们就必须发展大学教育。
    过去,一般人都认为大学是训练极少数的优秀分子的地方,大学学位有如瓶颈般狭窄,把很多有志愿有抱负的人才摒于大学门外。他们可曾想过其中就可能有许多杰出人才呢?今天,我们必须改变对大学的基本概念,让更多的人能进入大学,大学普及了,知识便不易垄断,大学生也不能奇货自居,这样也会减少没有能力也要千方百计挤进大学的现象。当然,普及大学教育谈何容易,在今日物质条件还比较落后的中国,更是如此。因此必须针对自己国家的实况,了解自己国家的底子,一方面发展专业水平较高的重点大学,加强基础理论,把当前与外国差距较大而又是最急切需要的项目搞上去。
    另一方面,也要大量增设以普及教学为主的大学,据了解,国内目前的大学师生比例是很高的,而且现在国内所有的大学设备,是可以大量增加学生的名额的。我们要打破常规,不要把名额限得那么少,那么呆板,只有把大学学生的数量提高了,便不愁没有高质量的学生。
    个人的见解认为,国内还可以在一些具有规模有传统的大学的附近城镇多设几间分校。这些分校自成单元,在某一程度上借用正校的图书设备和工场设备,总校与分校或分校与分校间可经常作学术交流,这样,既可以增加大学生人数,也可以避免大学生过分挤于大城市,又可减少学校的宿舍负担,更可收缩短城乡三大差距之利!更且,利用“农村大学”的方便,尤其是国内交通还十分落后与及地方辽阔的情况下,还可多办夜间大学和夜间专修学校,使在职或超龄职工,利用业余的时间,提高业务知识和其它知识,这都是百利而无一害的。

西德报纸报道:《同中国进行的大笔交易》

    【本刊讯】西德《星期日世界报》十月十五日以《同中国进行的大笔交易》《数十亿的定货还没有完全办妥:英国人也提出建议》为题报道:
    施勒曼—西玛格股份公司(杜塞尔多夫)得到中国人的定货,即提出建立每年能生产和加工一千万吨钢的钢铁联合工厂的完整的建议。
    据董事长魏斯本周说,设备价值二百八十亿马克。据说这个工厂要建立在河北省,中国第三大城市天津附近的绿色草原上。
    四个大银行,德累斯顿银行、德意志银行、商业银行和西德意志州银行正在努力筹集资金。
    董事会成员弗里德里希斯和施赖贝尔十月还要代表德累斯顿银行前往北京。
    事情很急,因为这笔交易还没有最终完全办妥。最困难的竞争者是英国人,他们的价格较低,然而缺点是供货时间不准。非常准时的中国人迄今对此反映始终是极敏感的,另一个问题是政治性的。苏联人以警觉的敏锐和目光注视着中国人使其国家现代化的最初的进程。因此也必须估计到从苏联来的捣乱。必须估计到,在政治上倾向于莫斯科的党派面前有人会反对德国在苏联的对手的国家里给予这种保证。

合众社总编辑史蒂文森特写:《长江:过三峡游记》(上)

    【合众国际社武汉十月十三日电】特写:《长江:过三峡游记》。记者:合众国际社总编辑史蒂文森原编者按:壮观的长江三峡不让西方游客参观多年之后,又开放了。今年早些时候,美国合众国际社的一批记者游览了三峡风光。下面就是关于这条世界第三大河的游记。
    这是一条奔腾不羁而凶猛又能为人造福的大河,它浩浩荡荡流过中国的心脏地带。
    这条中国最著名也是最可畏的激流发源自海拔五千四百八十六米的西藏高原。最初,它几乎只是一条清澈的涓涓细流,随后就迅速地变成颜色宛如加了牛奶的咖啡那样的滚滚洪流,一泻六千二百九十九公里,咆哮着奔向上海附近的大海。
    今年年初,中国的地理学家们胜利地宣布,他们在白雪皑皑的西藏唐古拉山脉发现了新的长江源头,从而使长江成为世界上第三条最长的河流。只有尼罗河(六千六百七十一公里)和亚马孙河(六千四百三十七公里)比它长。密西西比河则降了一位,名列第四。
    中国的百分之七十的水稻以及半数的玉米和小麦都产在长江流域。长江流域的面积有四百万平方公里,还有七百条支流,其中八条的长度从七百五十六公里到一千五百二十九公里不等,这些支流移到其他许多国家里就都要算是大河了。
    两千年来,长江在雨季泛滥成灾有上千次之多。有五十次是“大灾”。一九三一年,长江决堤,有二百多万人葬身鱼腹,还有四千万人流离失所。地处华中的武汉平地水深六米,水灾为患长达四个月之久。
    多少年来,浩荡的长江一直带着中国的泥沙奔向大海,每年竟达三亿吨,每六十四年就能使三角洲扩大一英里。其中有一半数量的泥沙沉入河床,而河床升高以后又加剧了水灾的危险。
    虽然长江可供通航的部分只比它的长度的一半略多一点,但是大型的轮船可以直达离海二千四百一十四公里远的重庆。在一年中的大部分时间里,长江水系可供帆船、舢板以及较小的轮船通航的部分总长五万六千三百二十七公里。
    中国已宣布要扩大它的内陆航运网的计划,开辟几条新运河把长江与珠江、淮河、黄河以及海河联系起来。这项工程完成之后,以长江为大动脉的航运网便将使中国成为水路四通八达的国家。
    激流澎湃、旋涡无数的大江首次映入今年五月底来到重庆的一批美国报纸主编的眼帘。渡轮艰难地驶向对岸。般来说渡船的船长驾驶时大多只是做些机械动作,可是这位船长却紧紧把着舵,好象他的生命以及旅客们的生命全在他手里一样。
    嘉陵江曲折流过重庆,汇入长江,然后一起东下,奔向上海。
    沿江两岸有着一些誉满全球的奇景,长江上游的三峡就颇为壮观,陡峭的绝壁直插青天,苍翠的山峰隐没在云雾里。
    黎明刚过,二十五位美国记者,登上了七十一米长的东方红号,坐这艘江轮顺流而下,过三峡,去武汉。对大多数游客来说,这样的旅行已被禁止将近三十年了。我们相信自己是自从一九四九年共产党人掌权以来第一批来观光的美国记者
    。
    长江流过四川境内的部分有好几百公里长。多年来,四川一直是政治上动荡的省份,但是中国人已经使它恢复了秩序,并且同意安排这次不寻常的旅行。
    由于我们是美国人,坐的是二等舱(一位官员解释说,船上没有头等舱)。
    中国旅客的舱位设在轮船的两头和底层,他们挤在狭窄的船舱里,每个房间住八到十二人。
    (上)

南通社报道我准备建立六个大型农工联合企业

    【南通社北京十月十九日电】中国正在开始一项紧急计划,以便在组织和技术上仿效南斯拉夫“贝尔格莱德”农工联合企业的做法建立六个大型的农工联合企业。
    中国建立这种联合企业标志着中国的农业政策出现了一个转折。这些农工联合企业将建立在北京附近、上海、天津以及黑龙江省、辽宁省和新疆自治区。
    南斯拉夫的农工联合企业的“样板”吸引了中国专家和政界人物的注意力,特别是在华国锋主席参观了“贝尔格莱德”联合企业以以后。从那以后,中国专家多次参观这个联合企业,为的是研究这个联合企业的组织和技术过程。中国决定建立农工联合企业是朝着农业生产现代化迈出的重要一步,是符合中国经济政策变革的一个步骤。

香港《明报》报道:《广州秋交会展出纸伞受欢迎》

    【本刊讯】香港《明报》十月十八日以《广州秋交会展出纸伞受欢迎》为题报道:
    估计在来年雨季,一种久已乎未在香港“露脸”的油纸伞,将会普遍地在香港雨中出现。广州的“秋交会”,今年特别强调介绍“福州三宝”之一的纸伞。原来,富有东洋味道的纸伞,原产地在福建,日本人喜爱纸伞,据说只是在福建偷师。绝对有可能,福建的纸伞,传到台湾,而台湾的雨伞,传到东洋。
    福州三宝是什么?是漆器、雨伞、角梳。
    而福州产雨伞全国知名(经今年秋交会之后,可能举世知名),是为了福州盛产柿有关,福州的“福柿”,是名果,而由福柿制成的柿油,正是制造油纸伞最佳的原料,因为柿油很细致,涂在纸上,可避免起泡、起粒等弊端,别的油类、漆类,便没有这种长处。
    港澳商人对福建纸伞很有兴趣,所以订购的纸伞,数量不少,故料来年雨季,这种纸伞,必然处处可见。

南《政治报》评西德给中国贷款问题

    【本刊讯】南斯拉夫《政治报》十月十七日刊登发自波恩的一篇评论,摘要如下:
    联邦共和国的工业康采恩和银行急急忙忙地促成了北京提出的在中国投资兴建世界上最大的钢铁联合企业的建议。以法兰克福“德意志银行”为首的德国最大的银行财团,前天晚上同意为这一投标向中国提供三百六十亿马克贷款。从战争到现在,德国的工业家们还从来没有接到过如此大规模的要求。仅仅两星期以前,西德已经同中国签订了一项关于提供价值八十亿马克的煤矿设施的贷款的协定。但是,提出在河北省兴建价值为二百八十亿马克的钢厂的要求,却超出了这里所有人的预料。
    德国人无意在中国市场上同法国邻居合作,也不想同欧洲共同体的其他伙伴合作。北京的要求在九国共同体引起了未曾料到的争夺——任何人都不再谈论“共同的”利益,而是自顾自了。
    德国人在进入中国市场的时候,开始威胁传统的供货者——日本。
    关于这个问题,还要在其它各级水平上进行许多谈判。两国政府粗线条地划定了各自的利益,同时注意到了三个大国——美国—苏联和中国的特殊地位。施密特认为,德国同中国签订的协定和同日本的业务关系,并不针对任何国家。但是,社会民主党领袖勃兰特却劝告说,在亚洲市场上还是要小心行事,以免引起苏联的猜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