觉得本站好,就转发到你的朋友圈!

好酒还是陈的香,资料还是老的好!【www.LaoZiLiao.net】

老资料网  > 报纸  > 参考消息

法报报道:《邓小平访问日本,一个十分重大的外交活动开幕的最精彩场面》

    【本刊讯】法国《费加罗报》十月二十日刊载该报特派记者吉格拉里发自东京的一篇报道,题为《邓小平访问日本,一个十分重大的外交活动开幕的“最精彩场面”》,摘要如下:
    在日本,这几天,您不要试图买到一块红色地毯,也不要想找到一位熟悉四川菜谱的中国厨师,甚至也别想找到一本日华词典。所有这些都被官方人士收买去了。各组织、协会、工厂、寺院、学校、饭店、它们的职工、保镖和警察(一万三千男女),从二十二日开始一周之内,将接待、欢迎、保卫“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务院副总理邓小平阁下”和夫人,他们在四十名随行人员的陪同下,在互换今年八月于北京签署的中日和平友好条约批准书之际,将是日本政府的国宾。这将是一个最精彩的场面。
    自从日本接待一些著名的访问者以来,仪典机构从未经受过类似的考验。有那么多前不久成立的日中文化友好或合作协会要求在正式招待会上至少有一个席位,以致于仪典机构不知怎办才好。再过一个月就要选举自民党总裁的今天,仪典机构最艰巨的使命显然是挑选五十名客人参加天皇于二十三日在皇室陪同下为其中国客人举行的午宴。一些政治家、甚至一些党派首脑如此地恳求参加午宴,以致于为了安慰落选者,必须增加参加福田首相在同一天晚上将举行的欢迎邓小平和中国代表团的宴会的人数,而为了能被允许参加“同中国友好的”组织集体于次日主办的盛大招待会,简直是争吵得不可开交。
    警察显然是很劳累的,因为,尽管情绪都是极其亲北京的,以及最近几天,国会两院几乎大多数同意了八月十二日签订的条约,但警察仍对那些支持台湾的国民党组织的成员可能的反应感到不安。
    为了日本的荣誉,人们要——这是口号——使邓的访问是非常热烈盛大的,又为了使这一热烈盛大的欢迎有助于福田的再次当选,已命令采取各种措施。
    然而,邓来日本不仅仅是为了在这里受到喝采,他来这里还为了做生意的。他渴望亲自了解日本的成就和从中得到启示,以便使中国现代化。他最近建议,中国的新教育采用日本的方法,并让收集许多中学的课本,他想参观一所小学。

共同社电讯:《首相等人协商日中会谈的对策,将确认对中国实现现代化提供协助》

    【共同社东京十月二十一日电】题:首相等人协商日中会谈的对策,将确认对中国实现现代化提供协助
    日本政府二十日决定批准日中和平友好条约,迎接中国副总理邓小平的准备工作已经全部完了。福田首相当天傍晚在首相官邸邀来临时回国的佐藤驻华大使、外务省的有田事务次官和中江亚洲局长,协商了同邓副总理进行日中首脑会谈时的对策。
    日中首脑会谈预定在二十三日下午和二十五日上午进行两次。日中之间,除了我国全面协助当前中方强烈希望的去掉“国防现代化”的“四个现代化”之外,没有什么急需解决的悬案,重点将置于围绕国际形势和整个亚洲形势交换意见,这将是确实的。
    在这方面,采取以日美为基轴的全方位和平外交的我国,同以对苏战略为最优先的中国之间,存在着巨大的见解分歧,但是,首脑会谈时,将一面相互确认和理解双方立场的不同,一面进行如何运用日中条约的精神和有利于亚洲和平和稳定的高级的会谈。
    已同中方达成协议,把这次会谈作为福田首相同邓副总理坦率交换意见的场所。
    在以亚洲为中心的政治方面,可能就对苏问题、朝鲜半岛问题、越柬争端为中心的印支半岛形势、中国同越南的纠纷、对东盟国家的政策等问题,包括美苏日中四大国的态度在内进行讨论。在这中间,在对苏外交方面的分歧肯定会很明显,福田首相的想法是对邓副总理充分解释我国外交的基本,即“也要同苏联保持友好关系”。

日《产经新闻》评述邓副总理将会见田中

    【本刊讯】日本《产经新闻》十月十九日以《邓小平访问目白台的影响》为题报道:
    田中派是多么高兴啊。
    对于邓小平来日本,虽然很快就出现了田中可能同邓举行会谈的猜测,但是一直没有明确的消息。而有关这一问题的第一个消息,是田中派的最高干部之一、众议员二阶堂进向派内透露的。该派的一位骨干一级的国会议员证明说:“会场上不约而同地响起了掌声。”
    该派山下元利众议员坦率而高兴地说:“虽然知道中国的人们对田中前首相的心情,重新听到这些话还是感到喜悦。”
    田中派自从田中政权末期以来,一直处于金钱事件、洛克希德事件的倒霉的话题之中,现在虽面临党的总裁选举,本派也没有总裁的候选人,只能基于以往的因缘,处于支援大平派的被动的状态之中。在这种情况下,传来了实力人物邓小平要拜访作为洛案被告而处于谨慎之中的田中前首相私邸的消息,真是超特大的喜讯。
    促进日中邦交正常化的日中友好国会议员之一、新自由俱乐部的田川诚一认为,从中国方面看邓小平访问目白台是当然的行为。他说:“中国是这样一个国家,即使因水门事件而下台的美国前总统尼克松,也把他作为美中接近的功劳者而加以热烈欢迎和招待。这只不过是把已故周恩来总理常说的‘饮水不忘掘井人’这句话加以实行而已。”

日外务省拒绝发给蒋帮记者特别记者证

    【路透社东京十月二十日电】日本外国记者协会今晚说,日本外务省已经拒绝向两个台湾记者发特别记者证。在中国副总理邓小平到这里访问时进行采访必须有这种记者证。
    外国记者协会说,外务省的决定是对这两名记者——《香港时报》的卢广中(音)和台北《中央日报》的黄田才(音)——的歧视,违背日本的新闻采访自由的基本原则。
    【法新社东京十月二十日电】日本一个三十一岁的右翼分子今天因闯进港区的正在修建中的中国大使馆院子而被捕。
    据查明,这个人名叫水上静夫,福井县人,是当地的极右派组织日本革新党领袖。

《瓦宴──饱受痛苦的人们的村庄》(上)

    【本刊讯】苏联《在国外》今年第二十九期译载美国《非洲报道》一篇文章,题为《瓦宴——饱受痛苦而不为灾难所屈服的人们的村庄》,作者是雷伊·惠特曼。文章摘要如下:
    (苏联《在国外》原编者按:根据世界卫生组织的统计材料,在西非的七个国家中,即:上沃尔特、贝宁、加纳、象牙海岸、马里、尼日尔以及多哥,仅仅患河盲症的就有不少于七万人。此外还有更多的人患疟疾、睡眠病、麻风和其它热带病。防治这些疾病异常困难,因为需要大量资金,可是,至今还没有从多年殖民主义统治造成的恶果下缓过气来的许多发展中国家,是拿不出这笔钱来的。不过非洲国家在联合国各专门组织的支持下,正着手向热带病展开有计划的进攻。)
    我站在一片黍子地里,摄下了瓦宴村收获节的场面。瓦宴村是上沃尔特萨赫地区的一个村庄。此时正是一九七四年十一月底。
    可是,对于高地居民来说,这不仅仅是收获,而是近几年来第一次好收成,是这个国家遭到严重旱灾和爆热风以后的头一回丰收。瓦宴村和上沃尔特许多其它村庄的不同之处是:这个村大多数居民都患严重的热带病,其中包括河盲症和麻风。以不幸而自傲的人们为了收集河盲症不幸患者的资料,我在这个国家走过不少地方,但人家总劝我不要到瓦宴访问。去过那里的人都坚决认为,瓦宴村的居民只能在热带病和贫困这两大祸害前束手待毙。可是好奇心终于驱使我上路。我给自己描绘了一幅凄惨的画面:这里生活悲惨,茅屋旁边躺着奄奄一息的村民。可是,当我看到的是传统的丰收节、还有节日的音乐、多乐酒(一种用黍米做成的啤酒)和一派欢乐的节日气氛时,我是感到多么奇怪啊!瓦宴村的很多居民已的确病入膏肓。在不远的村子里有树荫的地方,躺着已经不能从事田间劳动的人们。我看见了那些染了麻风因而再也举不起锄头的手,那些失掉指头的双手,还有那些永远不能再看到丰收景象的瞎子。是谁把这些不幸者带来过节的呢?我仅仅以后才得知,他们不能呆在家里:习俗和同胞情谊使他们必须和整个瓦宴村同欢乐,共疾苦。
    遗憾的是我的西非之行已接近尾声。我当时打定主意还要再来一次。不久以前我居然如愿以偿了。
    我雇了一个叫卡博雷的翻译,他对当地的摩西族——上沃尔特的一个人种部落——的风俗和传统了解的异常清楚。一开始我们向瓦宴的首领“小头目”纳巴·比勒自我介绍了一番。他认不出我来了,但还记得我的声音。和他的同村人一样,纳巴·比勒也几乎是个瞎子。他和另外一个叫拜约的瞎眼麻风病人成了我多次访问瓦宴村主要的消息来源。
    三十五岁的拜约同好客而矜持的首领不一样,总是和和气气的,但他那副模样能把所有的人吓坏:发炎淌浓的眼睛,干枯而没有指头的双手。他本身就是苦难的体现。他比首领的年岁小一半,尽管处境如此可悲,但还没有失去对生活的热爱。他老随身带着一具小小的、用短木棍和罐头盒做成的土琵琶。用他那双没有指头的手拨弄着这个可怜的乐器的两根弦,他居然能弹出动人心弦的乐曲来。用符咒代替药品有七百居民的瓦宴距位于公路上的瓦加都都不到一小时的路程。这条公路把上沃尔特首都与尼日尔首都尼亚美连接起来。从瓦宴到区中心库倍拉也差不多远,可是那里的农业发展计划正搞得热火朝天。(上)

日报报道:《唐招提寺准备向邓副总理提出让鉴真和尚“回中国探亲”》

    【本刊讯】日本《产经新闻》十月二十一日以《唐招提寺准备向邓副总理提出,让鉴真和尚“回中国探亲”》为题报道:
    奈良市唐招提寺(森本孝顺长老)正在计划把收藏在该寺的鉴真和尚坐像送到中国公开展览,让在天平时代把佛教正统传到日本,被称为日本文化大恩人的唐朝僧侣鉴真和尚回中国“探亲”。已经决定,将向定于二十八日访问该寺的邓小平副总理提出请求:“想派遣这一‘文化使节’。”一千二百年前,应圣武天皇的邀请,鉴真和尚把唐朝文化同戒律一起介绍到日本。这次他将对日中复交发挥作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