觉得本站好,就转发到你的朋友圈!

好酒还是陈的香,资料还是老的好!【www.LaoZiLiao.net】

老资料网  > 报纸  > 参考消息

格韦茨曼报道:《卡特逐渐接纳中子弹》

    【国际交流署华盛顿十月十八日电】《华盛顿明星报》十月十八日刊载伯纳德·格韦茨曼写的一篇报道,题为《卡特逐渐接纳中子弹》,摘要如下:
    政府高级官员今天说,卡特总统已经下令生产争议很大的中子武器的某些部件,但是他在是否生产这种武器本身的问题上仍然没有作出最后决定。
    这个命令使美国较前接近于实际部署这种新的一代核武器,但是它仍然使卡特继续保持着灵活性,既可以进一步搞下去,也可以命令取消这个计划。
    这些部件的生产将同新的一代核弹头和炮弹的生产联系起来,新的一代核弹头和炮弹将装上通常的裂变材料,而不是中子或“强辐射”部件。在弹头和炮弹上暂时将不装中子材料。
    中子武器长期引起争论,因为这种武器能够以核力量杀伤战斗人员,但是周围环境的损失不大。有人吹捧这种武器是一种抵消欧洲西方军队面对的大量苏联坦克部队的重要武器,军方人士认为,这种武器将减少发生进攻的威胁,如果发生进攻的话,这种武器将减少平民的伤亡。但是反对者说,制造这种核武器是不道德的,因为这种核武器杀伤人员而保存周围的财产,从而鼓励人们使用这种核武器,也就降低了对核战争的限制。看来卡特仍然觉得中子武器问题是一个难以肯定解决的问题。他的最新行动使他仍然处于他在今年四月这个问题受到公众注目时那样的地位,虽然要实际部署这种新武器系统的势头现在增加了。
    政府高级官员在同《华盛顿明星报》记者谈论这个决定时,强调了这个问题在国内和国际上的敏感性。
    这个问题对西欧盟国是一个大问题。它们在是否允许这种新武器运进它们的领土的问题上一直未能取得一致意见。总统推迟作出最后决定,就使盟国有较多的时间就这个问题作出决定,并且避免在国内外进行一场全面的政治辩论。
    许多国会议员表明,如果取消中子武器计划,他们将作出激烈反应。另外一些国会议员则反对发展这种武器,但是总统的决定虽然朝部署这种武器的方向前进了,但仍然没有达到部署武器的地步。
    官员们不能肯定苏联会有什么反应。许多个月以来,莫斯科发动一场世界范围的反对中子武器的运动。中子弹头将只用在短程的战术武器上,因此不属于目前处于最后阶段的限制战略武器谈判的范围。万斯国务卿将于星期六抵达莫斯科,同苏联领导人进行可能是决定性的一轮会谈。
    一个高级官员说,卡特没有取消中子弹计划的这一做法,可能使得限制战略武器条约较易得到参议院批准,因为人们不会指责他从虚弱地位进行谈判了。

英报报道:《莫斯科对罗马尼亚的压力》

    【本刊讯】英国《金融时报》十月十八日以《莫斯科对罗马尼亚的压力》为题报道:
    苏联领导人正在对罗马尼亚施加越来越大的压力,以便加强华沙条约内部的军事和政治协调。据东欧观察家说,以苏联外长葛罗米柯为首的一个苏联高级代表团访问布加勒斯特,是为一次拟议中的华约最高级会议作准备,现在传说,这次会议将在年底前在莫斯科举行。葛罗米柯这次出访,是自从华国锋主席今年八月访问罗马尼亚以来,布加勒斯特同莫斯科之间的首次高级接触。后来,苏联对华的访问进行了彬彬有礼的批评,但遭到罗马尼亚人的坚决驳斥。
    在苏联代表团离开之后,于星期日发表的公报只谈到了‘“真诚和同志式的工作气氛”,而没有提到达成任何协议,且不说意见一致了。除在中苏争端中持独立路线以外,齐奥塞斯库是东欧集团中唯一的这样一位领导人:公开支持埃及总统萨达特今年八月的和平倡议,并且避免攻击戴维营协议。
    公报清楚地提到了有关两国两党间关系的“广泛问题”。此外还谈到了国际形势和世界共运的当前问题。
    布加勒斯特的外交官还就公报中一段隐晦的话的意义进行猜测。这段话是“罗马尼亚和苏联决心同华约其他国家采取联合行动,对缓和及欧洲的和平事业增加自己的贡献”。
    同时,据悉,罗马尼亚副总理兼外贸部长布尔蒂卡最近访问了莫斯科,讨论了同苏联—罗马尼亚经济合作与贸易交往有关的问题。罗马尼亚官员过去经常抱怨苏联原料交货迟缓。

西德赞成为北约购买机载早发警报系统

    【路透社不来梅十月十七日电】西德国防部长阿佩尔,今天赞成德国参加为北约购买价值十八亿美元的机载早发警报系统。
    阿佩尔在记者招待会上说,美国国防部长布朗已同意了西德有关机载警报和控制系统的一切要求。
    这样,关于这个系统的全部订货单的百分之四十六将给西德,十八架这种有电子装备的波音707飞机将驻在西德,并在西德维修。
    今天早些时候,阿佩尔和布朗签署了关于武器生产的六年合作协定。西德国防部说,这个协定将扩大在武器研究、发展、生产、采购和后勤维修方面的合作,并帮助使武器标准化。

万斯抵苏将同葛罗米柯会谈限制战略武器问题

    【美联社莫斯科十月二十一日电】美国国务卿万斯今天抵达莫斯科举行新的一轮限制战略武器会谈。他声明,达成一项苏美新协议的任务“要求我们具有充分的坚忍不拔和献身精神”。到机场迎接万斯的有苏联外长葛罗米柯,苏联驻美国大使多勃雷宁及苏联其他高级官员。万斯向新闻记者宣读了一项简短声明。万斯说,“我高兴地再次来到苏联,为在限制战略武器方面达成一项互利协议而继续我们的谈判。
    “我们两人(万斯和葛罗米柯)都知道这项任务是极为重要的。
    “我来莫斯科时已充分准备好为继续寻找一项稳妥而均衡的协议作最大努力,我希望我能够依靠最近于美国举行的会谈之后发展起来的建设性运动。”
    【合众国际社莫斯科十月二十一日电】美国国务卿万斯今天抵达这里时抱审慎的乐观态度,他认为美国和苏联也许会在今年年底之前缔结一项具有历史意义的限制战略武器协定。

法新社报道:美国黑人政治地位很低

    【法新社华盛顿十月十八日电】美国黑人的地位,尽管在过去十年中已有明显的提高,但在通过选举担任的官职方面仍然没有平等的代表权。
    最近公布的一九七八年全国选举的黑人官员登记表表明,担任公职的黑人不到百分之一,而他们的人数却占美国人口的百分之十一。
    这项报告说,在五十个州和联邦哥伦比亚特区(华盛顿)的通过选举担任的五十二万二千个官职中,黑人只担任了四千五百零三个职务。
    这表明在全国范围内,在十万名黑人中只有二十名黑人官员,而在其他的人口中却有二百八十六名官员。
    美国通过选举任职的官员比其他许多有着高度中央集权政府的国家都多,除了国会,州议会和市议会以外,它还有学校的董事会,县委员会,处理污水的机构,警察管理部门和通过选举任职的一些法官等。
    可以预言,这个官员名单表明绝大多数黑人官员是由南部的其他黑人很多的地方选举出来的。
    从全国来说,在一九七八年担任官职的黑人很少,在众院四百三十五个席位中黑人只有十六个席位,和去年所占席位一样。
    这种状况在下个月进行新的选举的时候可能有所改变,但是现在只有一名黑人被选为参议员。
    在贫穷或失业造成的沉重的负担下,黑人选民往往对政治不感兴趣。

美报文章:《匈牙利面临着社会的困境》

    【本刊讯】美国《基督教科学箴言报》九月二十日以《匈牙利面临着社会的困境》为题报道:
    东方集团国家生活水平的上升,给它们带来了一系列的尖锐社会问题的压力。
    匈牙利布达佩斯大学教授维尔莫什先生甚至问道:“婚姻作为社会上男女同居的一种固定方式的前途如何?”
    象这类的问题听起来很象较稳定的、富裕得多的西方社会正在考虑的问题,即:容易结合又容易分开的婚姻,家庭生活衰退,酗酒吸毒,少年犯罪率上升,犯罪行为和青年退学。
    从匈牙利和东欧的情况来看,这些问题之所以令人感兴趣,是因为诸如此类的社会弊病,早就被战后时期新的共产党统治者们抛之脑后了。在他们看来,这样的问题是资本主义社会的产物,那些问题会随着那个社会被取代而逐渐消失。但是,情况的发展并不是那样的。
    拥有一千万人口的匈牙利是共产主义阵营中比较小的成员国。这个国家已发展了那个集团的最现实的经济体制,它国内的局面让人看来是限制最不严格,但是匈牙利却是一个令人感兴趣的实例,它反映出所有的共产党国家都普遍存在着的社会困境。匈牙利是面临着日益增大的酗酒问题的三个东欧国家之一(另外两个国家是波兰和捷克斯洛伐克)。不久前在这三个国家采取的急剧抬高酒价的措施,在解决这个问题方面几乎没有收到什么效果。
    然而,匈牙利看来正在比其它东方集团国家更加公开地考察这个问题的原因与后果。
    例如:它已承认继续存在着“流氓无产者”,这是共产党人对雇用的居住在贫民区的人和流浪的穷人起的旧称呼,这些人是无产阶级——即有组织的工人阶级以外的无团体者。
    从理论上来说,那种人是随着新的共产党秩序的出现而消失了。
    现在,匈牙利重要的月刊《生活和文化》说,流氓无产者不仅存在,而且日益增多。
    这家杂志举出了酗酒的例子,并且说:尽管经济部门有可能吸收更多的劳动力,但在二十岁至二十五岁的逃避劳动的匈牙利青年人中间,过流浪生活和靠犯罪活动生活的人增多了,那些人只是偶尔干些劳动以避免被扣上流浪者的帽子而受惩罚。有三十万人口的吉普赛人(他们的出生率高于这个国家的其它民族)助长了那种人的人权。
    但是,众所周知,今天日益严重的社会弊病——越来越多的婚姻破裂、家庭关系和在其它许多传统方面的人与人之间关系的削弱——都由于迅速的工业化,结果使农村人口流入城市,而住房和文化娱乐又跟不上这个变化。
    布达佩斯电台广播的一则消息说:“任何认为物价上涨将意味着酗酒者减少的人将会失望。”这番话显然是对匈牙利政府的挖苦,这个政府象布拉格和华沙政府一样垄断着酒,所以它往往会把酒看成一个宝贵的收入来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