觉得本站好,就转发到你的朋友圈!

好酒还是陈的香,资料还是老的好!【www.LaoZiLiao.net】

老资料网  > 报纸  > 参考消息

日本《朝日新闻》报道:《摇蚊的幼虫有助于水质净化》

    【本刊讯】日本《朝日新闻》八月十二日以《国立公害研究所申述,摇蚊的幼虫有助于水质净化,不要杀死》为题报道:
    国立公害研究所经过截止十一日的调查,搞清了被居民用杀虫剂消灭的摇蚊实际上常常吞食成为污水之源的藻类的有机物,为水质净化做出了重大贡献。它放出特殊的一种异臭,粪把洗的东西给弄脏了,对周围居民来说,它的存在是麻烦的。但有关人士却呼吁说,“摇蚊除了有净化功能外,也是鱼的饵料。至少不要从幼虫时起就用杀虫剂把它全部杀死”。
    摇蚊过去只是以红的和白的来区分,但由于水质不同,发生的时期也不同,据说仅日本就有几千种。其中在离该研究所很近的霞浦,红摇蚊和大摇蚊很多。从调查来看,红摇蚊幼虫期为一年。大摇蚊幼虫期约四个月。据观察,每一平方米的生存数达几百个到几千个。它们在水底做巢,大量地吞食藻类和细菌,体长从二毫米到一厘米,体重约为○点○四克左右。按该研究所推算,在霞浦整个地区,红摇蚊和大摇蚊各约八千吨。因为有这么多的幼虫吞食有机物,所以,水质才保持到现在这种程度。
    摇蚊还有其它效用。它在水中是鱼的最好的饵料,一羽化,鸟儿们就等着吃,当然也就关系到鱼的增加和鸟的繁殖。
    在东京的神田川、石神井川和皇居等地最近异常发生的摇蚊也同样在大量吞食污水中的有机物。但是,由于过去不了解这种净化作用,多半在幼虫阶段就用杀虫剂全部杀死了。
    该研究所的佐佐所长说,这是遗憾的,又是没有办法的。如果能够稍加忍耐,摇蚊就可成为幼虫—鱼—鸟的食物链。
    问题是放出的恶臭和粪。佐佐所长申述说,“可是,它并不吸人血。相反,它作为净化河川的一次处理是难能可贵的”。

苏在乌兹别克造种水稻改造沙漠

    【塔斯社塔什干八月二日电】苏联中亚地区的共和国乌兹别克做了一项通过种稻使砂地熟化的实验。这项实验是在花拉子模的绿洲和卡拉库姆沙漠的边缘进行的。第一块面积为六千公顷的这种砂地已变成肥沃的种植地。专门的土壤改良机构将砂地整平和耕松、给砂地薄薄地铺上一层从种植地上运来的土、敷设管道,然后水稻格田灌满阿姆河夹杂着淤泥的水。淤泥颗粒沉积在格田里,同足可供种子发芽的上层土结合在一起。将稻田耕松,进行播种,就可使砂地具有肥沃土壤的结构。

美刊文章:《与电脑配合使用和中文打字编码译码机》

    说大东电报公司的工程师已经制成了一套简化中文资料处理的机器,利用电子技术的协助,使中文资料的传送和储存都更加快捷和方便
    【本刊讯】美国在香港出版的《今日世界》十月号刊登一篇题为《与电脑配合使用的中文打字编码译码机》的文章,摘要如下:
    中国的单字估计超过五万。今天经常使用的字虽然只有一万左右,但一个人必须懂得和识写其中的十分之四,亦即四千多字,或相当于常用字汇的百分之九十八或九十九,才能在写作方面运用自如地言所欲言。据一项有关中文写作的分析显示,一个人只要认识四百个字,就能了解一篇普通文章的百分之七十五。如果要看懂百分之九十,就必须认识三千多字,而当认识的单字数目增至四千时,用处就会迅速减低。至于其他的六千个单字,则多数是罕见的。
    中国字很优雅,但是要把中国字机械化,问题就大了。在西方,报纸排字工人用附有键盘的行型活字铸造机或单字自动铸排机排字,已经有几十年之久,而中国排字工人直至现在,还是用手从巨大的铅字架上逐个拣出要用的字。一架中文打字机虽然只有二千六百多字,但从西方的标准看来也是一座笨重的机器。中文打字机通常有个平放的印模字盘,上面有七十行铅字,每行三十五个字,看起来是一片灰色,所有的字都是倒置的,极难辨认。打字员先把打字机的滑动架移到要用的铅字上方,然后按下键钮或拉一下手柄,才打出一个字。一个熟练的打字员每分钟只能打十个字,而用西方的键盘打字机每分钟却可打六十个字,两者无可比拟。
    在电报通讯方面,中国字又产生了一批难题。怎样把含有多种意义的中国字变成可以利用的电报电码呢?又怎样把电码译成原来的表意文字呢?这两点都是电传打字电报机的西式键盘所无法办到的。唯一的解决方法是使用中文电码本。
    中文电报电码在十九世纪末叶编成,直至目前,中文电报仍旧要靠它。据说一个人要不断使用中文电码达二十年之久,才能成为电码专家。把文字译成电码或把电码译成文字虽然是费时的工作,但是发报时间却相当快捷。
    最近,电脑也发生了如何将中国字译成能与电脑配合的语文的难题。
    努力改进以电码本为基干的现行制度这项工作,究竟重要到什么程度?对一般的西方人来说,中国是一个远在天涯的国家,而大多数西方人都认为中文在贸易和商业方面是一种无足轻重的语文。但是我们如果把一些统计数字仔细研究一下,就会立即得到一项更真实的见解。世界上大约有十二种语文都用中文型的字体。单是中国大陆的人口就占全世界人口总和的四分之一左右。如果我们把其他普遍使用中文或部分人民使用中文的国家都算在内,那么,世界上把中文作为第一语言的人,大概有十亿之多。因此,在世界上的主要语文(即至少有五千万人使用的语文)当中,中文很容易地高踞首位,而说中国话的人比说另一种最常用语言——英语的——的人不止多一倍。只凭说中国话的人最多这一点,就足以证明中文是世界上最多人使用的语文。这种语文非但不会湮没,而且由于中国人在世界贸易上正担任着日趋重要的角色,因此中文的用途及了解中文的必要似乎正在急剧增加。
    鼓励大东电报公司研究中国文字与机器的联系的,是剑桥大学东方学术研究系所推行的中国语文计划。这项计划原本是纽菲尔德基金会为探讨现代中文教授法而设立的研究机构,而它之介入中文机械化的研究工作,是由于它决定将其所编的中文字典馈入电脑所造成的结果。这是一九七二年的事。从那时起,这项计划已经扩大到包括将东方书籍加以电脑储存和编目,并且附有作者和题材的详尽索引。
    外行人一定觉得这种作法很简单,只要把原文变成字音便行了。但困难在于同音不同义的中国字和片语极多,全靠种种微妙的表达方式来表明各别的真正含意,这一点并不是简单的字音形容法可以做到的。因此最好还是用正确的表意文字的原文。
    中国语文计划所促成的另一项重要发展是编制一个技术资料库。东方学术研究系每月大约收到二十五份中文的科学性刊物,每份都刊载有一些重要和次要的论文。该系把这些刊物存入电脑之外,又试用一项规模粗具的电脑化翻译服务,用洋泾滨英文写出每篇论文摘要。查阅的人只要翻阅摘要,就可以知道一篇论文的内容是否合用,以及是否值得全部译成英文。
    因为中国字太多,使用西式键盘把资料馈入电脑的办法根本行不通。但是用电脑必定要有一种和键盘性质相类似的东西。于是大学的研究专家转向中文打字机动脑筋。他们认为放弃平放的印模字盘而创制出一种满布于一个滚筒表面的较大字模,打字员运用中文打字机的效率就可提高。滚筒转动时,打字员就可以看到一行行的中国字。如果加上一个可以左右移动的游标,就能准确地指出任何一行中一个指定的字。
    因为这个滚筒并不是用来打中国字的,所以研究工作还可作出一些改进。滚筒印模本身所备的字比中文打字机多。专家选用一种六十六行乘六十六字的形式,总共有四千三百五十六个可供选用的单字,而中文打字机则只有二千六百五十个单字,当然相形见绌。这些字比较大,很容易辨认,颜色是白底黑字,而且全是正面的字(和中文打字机的反面字不同)。每个字的位置都经过安排,四百个最常用的字都放在滚筒中部,而罕用的字则放在四围。用麦卡诺型滚筒所作的试验,显示操作速度是每分钟二十五个字,比打字机的速度快了许多。
    最初那座临时凑成的模型和制造比较精细的第二座模型,都是利用两个球型的操纵钮,透过滑轮或齿轮机械装置,把滚筒和游标放在适当的位置。专家一度考虑用电位计来供应电力输出,因为这种办法比较简单,但是不久就放弃这种办法,而改用数字输出。由于双手都要做选字工作,因此模型上就加上了一个用脚操纵的开关,以便发出电力输入电脑的讯号。
    就在这个阶段,大东电报公司应邀在这项发展计划中给予合作。于是,所谓“表意编码机”的机械发展工作就转到大东总部所在史梅尔大厦。这项工作大约雇用了一百五十人,其中有半数是工程师和绘图员。史梅尔大厦曾为很多顾客设计和制造各种“特别”的订制品,但是面对中国字一切难题的挑战却是第一次。从机械的观点来说,这项挑战就是要生产一座容易使用、绝对可靠又售价合理的编码机。
    不久,在人类工程学(即人与机器的联系)和电子学方面,产生了一些新的概念。由于取消了滚筒和游标的中间推动机械装置,因而改善和简化了人与机器的联系。把左手的手掌贴在滚筒左端的边缘,可以产生一种比转动球型钮更好的感觉,并且对瞄准每个字的位置有更高的控制力。研究专家也发现,直接用手移动游标,也比较快和准确。他们又断言如果字盘能够轻易地更换,编码机的用途定会大增。
    最新的一座模型,在电子学方面作了一些改进,它采用二进位输出,用光电晶体作探感器。另一项保险装置是游标上的一盏小灯,在游标对正一个字时就会亮起来,这时操作者就踏下用脚操纵的开关,光电管立即看到代表滚筒和游标所在位置的代码,一大串的两位数字就此馈入电脑。
    译码比编码复杂许多。但是有了很多两位数字就连带地引起一些可能性。从基本上说,最重要的是储存资料以备日后使用的能力。用数字方式储存数据的能力,对于编码和译两者都很重要。读字器(译码机)有几种款式。它可以附有同样的滚筒和游标,两者都用电力推动,随着游标的位置,陆续显示出所有的字。比较精致的一种附有连带键盘的显像器,和普通电脑终端机所使用的萤光屏差不多。
    在中文译码机里也有一个中国字显示器,所显示的不是数字式,而是在萤光幕上写出一个个的中国字。根据储存的资料写出中国字的速度有六种,可任意选择,但是馈入资料只能用最低的速度去进行。
    目前所用的圆盘型资料储存库既经济又方便,在发展的现阶段,每个圆盘能收存五千个中国字。专家希望收存量不久能增至一万字。
    第三种可能性是从储存的资料中产生一张X—Y标绘图,从而制成一篇中文的抄本。这种方法的速度有限,但是比手写快许多。
    现时已经可以看出基本的编码器只要更换包在滚筒上的字模,就能适合多种用途。任何可以传递的资料都可以译成位置的座标。如果要在传递线另一端读出在滚筒上指出的字,就必须使用相同的字模。
    大东电报公司市务部目前正在调查全世界的市场。香港、南朝鲜、新加坡、日本等地的未来顾客,都对这种机器极感兴趣。至于商用的中国字编码器,预计在本年底可以上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