觉得本站好,就转发到你的朋友圈!

好酒还是陈的香,资料还是老的好!【www.LaoZiLiao.net】

老资料网  > 报纸  > 参考消息

印外长说他访华时可能商定举行中印边界会谈

    【印报托伦敦十月十二日电】印度外长瓦杰帕伊即将访问北京的一个很可能的结果,是商定印度和中国就两国之间的边界争端举行官方的会谈。
    他昨天在这里对印度记者说,中国已要印度就解决边界问题提出具体建议。
    瓦杰帕伊是从联合国回国途中路过伦敦的,他说,北京已表示愿意讨论有关中印关系的一切问题。他最近在纽约同中国外长黄华进行了有益的会谈。
    瓦杰帕伊说,他定于本月底进行的北京之行是一次“探索性”访问。他感到高兴的是,中国最近采取了同外界开展联系的政策。对此,人人都应当予以欢迎。瓦杰帕伊在谈他在联合国同一些国家的外长作非正式谈话的印象时说,在联合国里,人们明确地感到,印巴之间的克什米尔问题已是一个“已被忘却的问题”,虽然巴基斯坦外交顾问阿迦·夏希在联大的发言中谋求提出这个问题,可是它在这个世界组织里已不再发生作用了。
    【本刊讯】印度《印度快报》十月十二日以《中国要印度提出具体建议以解决边界问题》为题,刊登了B·K·蒂瓦里从伦敦发回的一则消息,摘要如下:
    瓦杰帕伊重申,他即将访问北京之行主要是一次友好访问,并说,这次访问将提供一个机会来探讨印度和中国对于南亚、东南亚和远东的政治经济形势以及对某些国际问题的见解。
    两国关系正常化的主要障碍是边界问题。由于黄已经建议印度提出具体建议来解决这一问题,瓦杰帕伊在北京开始他的正式会谈时可能要提出某种建议。
    中印边界争端不可能在瓦杰帕伊访问期间得到解决。可是,有可能由于这次访问的结果而恢复一九六二年冲突前中断的官方会谈。
    《印度时报》记者B·K·乔希从伦敦报道说,瓦杰帕伊说,他去北京时将不怀成见。边界问题自一九六二年以来一直冻结着,对一切设法解决这个问题的努力,他都欢迎。
    不管瓦杰帕伊访华的直接结果如何,有一点看来是肯定的,它将标志着印度和中国对话的真正开始。迹象表明,印度的目标之一将是设法消除造成两国之间不快的原因。

日外务省研究在东京建立象征日中友谊的日中会馆

    【本刊讯】日本《钻石周刊》九月三十日一期刊登了日本外务省亚洲局局长中江要介同经济团体联合会常任理事河合良一的谈话,题目是《日中经济交流迎来新时代》。中江在谈话中说到要在东京设立象征友谊的「日中会馆」,他说:外务省这两、三年一直在研究在东京建立一个象征日中友谊那样的殿堂,譬如可以叫作「日中会馆」。在东京等地方,剧场非常困难,因此,如果中国的京剧团、芭蕾舞剧团和杂技团来日本,就可以以便宜的费用优先公演。今后,短期的留学生和技术研修人员等,可以在这里住宿学习日语,房费可以少收。也可以在这里举办中国的各种展览会和陈列会,为日本人收集丰富的中国资料。现在还在调查阶段,不久将走向设计和建筑阶段。

扎伊尔等国霍乱流行

    【合众国际社金沙萨十月十三日电】政府卫生官员今天说,扎伊尔北部突然流行霍乱,至少死了三千一百二十五人,而且正从基伍省的瓦利卡克向西向上扎伊尔省蔓延。扎伊尔政府十四日将派一架飞机载着急救药品——十万剂预防霍乱的疫苗和两名医生去基伍湖畔的戈马。比利时官员已经呼吁国际援助,以战胜在扎伊尔、卢旺达、布隆迪以及所有前比利时殖民地国家的这种疾病。欧洲经济共同体十二日已经批准提供十万美元的药品援助给卢旺达,由世界卫生组织负责管理。

港刊文章:《马来西亚橡胶业发展的一百年》

    【本刊讯】香港《经济导报》七八年九月十三日一期刊登一篇题为《马来西亚橡胶业发展的一百年》的文章,全文如下:
    从九月下旬起,马来西亚将有一系列与橡胶有关的活动。邮政局将发行特别纪念邮票;国家银行亦将发行以橡胶为图案的硬币;一个介绍马来西亚橡胶业历史的展览会将在国家体育馆举行;内容富有橡胶业色彩的文艺节目也将在全国各地演出。
    上述活动为的是纪念橡胶在马种植一百周年,庆祝马来西亚橡胶业的发展。原产于巴西的橡胶是在一八七七年被带进马来西亚的。尽管从那时起橡胶的用途日趋广泛,但马来西亚橡胶业的发展却经受了不少困难与挫折。当马来西亚还是受殖民统治的时期,殖民主义者强迫当地农民种植橡胶,但是,当西方经济衰退、消费减少时却又多次强迫限制出口,造成大量胶农破产。二次大战后,马来西亚的胶业仍然面对不少困难。一方面,由于西方国家操纵国际贸易,橡胶价格波动极大。就以七十年代前半叶为例,橡胶最高价格和最低价格竟相差近一倍。另方面,人造橡胶的出现和发展,也给天然橡胶带来极大的威胁。据统计,人造橡胶在世界橡胶消费总量中所占的比重,已从一九五○年的25%增至一九七○年的65%。但是,在辛勤的马来西亚人民的努力下,马来西亚的橡胶业终于克服种种困难取得了重大的发展。从本世纪二十年代开始,马来西亚(当时称马来亚)就成为世界最大的橡胶生产国(五十年代曾有个别年份产量低于印尼)。在独立后的马来西亚政府的支持和鼓励下,马橡胶业发展更快。目前,马来西亚不仅保持世界最大橡胶生产国的地位(一九七七年产量达161万吨,占世界总产量的44.8%),而且也是世界橡胶业的技术中心。现在,马来西亚的标准胶已作为世界橡胶的标准品,马来西亚橡胶局已为二十七个国家提供直接的技术咨询服务。
    马来西亚纪念种植橡胶一百周年,又是以橡胶业出现良好的前景为背景的。如上所述,天然橡胶的一大威胁是人造橡胶,但自从前几年石油生产国提高油价后,人造橡胶的主要原料的价格也随之上涨,竞争能力因而大大削弱,加上最近几年来西方国家大量生产一种要较多地使用天然胶的辐射轮胎,这就使得天然胶出现了较光明的前景。根据几个国际机构的估计,世界对橡胶的消费量在八十年代将达一千五百——一千七百万吨,其中有百分之四十三或六百五十——七百万吨是天然橡胶,但当时的天然胶产量估计却只能达到五百万吨左右。事实上,去年天然胶的产量已比消费量少十二万吨,估计今年也将短缺近十万吨。
    马来西亚纪念橡胶种植一百周年,更重要的是为了以此作为新的起点,把马来西亚的橡胶生产提高到到一个新的水平。有关方面已提出了努力方向和发展规划。
    一九七七年,马来西亚一百亩以下的小胶园的面积占全马胶园总面积的百分之七十点七,橡胶产量却仅占总产量的百分之五十八点六。为此,马来西亚橡胶研究和发展局主张合并小园丘,希望通过提高技术管理水平的办法来提高橡胶产量。
    以一九七七年同五十年代比较,马来西亚的胶园面积仅增加一成多,但依靠改良品种,提高单产,其胶产量却增加了二倍多。因此,马来西亚已决定在这方面继续努力,并准备设立一个专门培育胶苗的中央单位,争取把每公顷胶园的年产量从目前的五百至一千公斤提高到二千五百公斤,并把胶树产胶树龄从五至六年缩短为三至四年,把胶树的寿命从十五年以下延长到二十年。
    马来西亚还准备大力发展橡胶工业。目前,马来西亚橡胶年出口量约160万吨,但其中标准胶(经初级加工)只为五十多万吨,而国内的橡胶工业更只消耗三万吨左右。为了改变这种输出生橡胶而进口胶制品的状况,马来西亚已设立一家为支持橡胶工业发展的工艺中心,并把橡胶工业列为优先鼓励发展的项目。据计划,到一九八四年,马来西亚的橡胶消费量将增加为30万吨。
    橡胶树的综合利用问题也已提出来了。马来西亚科学家继续研究出使橡胶树能用于制造家具、纤维纸等用途的化学处理方法后,又提出了诱导胶树结果,以便利用果实榨油及作饲料等研究课题。

外电报道:埃以美华盛顿会谈继续取得进展

    美宣布助理国务卿桑德斯前往约旦,代表美国对约旦国王提出的一系列问题作出答复
    【合众国际社华盛顿十月十五日电】中东和平谈判代表们今天继续取得进展。他们就制定一项埃以解决办法的法律细节举行了非正式会谈。
    会议发言人谢尔曼说:“继续取得了进展,虽然在(条约草案的)某些条款上仍然有分歧。”他说条约草案的某些条款已经完成了。
    谢尔曼说今天的会谈是“认真的和有条不紊的”。
    埃及代表团和以色列代表团以及他们的法律顾问今天在华盛顿一家饭店举行了一系列非正式会谈。
    他们讨论了美国提出的关于条约草案的建议,里面还包括有地图和议定书。
    国务院还宣布助理国务卿桑德斯将于今天晚些时候前往约旦,代表美国对约旦国王侯赛因提出的一系列问题作出答复。
    侯赛因提出的问题主要是耶路撒冷的前途问题以及约旦河西岸今后的主权归属问题。
    美国仍然希望侯赛因以及住在约旦河西岸的阿拉伯人能够参加埃以谈判,这个谈判已经涉及到与中东全面解决办法有关的范围更大的问题。
    美国人希望桑德斯的约旦之行能够表明美国对约旦关心的事情以及侯赛因最终参加谈判一事是重视的。
    会谈已经举行了三天,目前看来比人们的预料进展得快一些。前天前往南非的万斯国务卿说,把一切都谈妥然后在十一月十九日签署这项条约是可能的。十一月十九日是萨达特总统访问耶路撒冷一周年的日子。
    【路透社华盛顿十月十五日电】国务院的一位发言人说,助理国务卿桑德斯将带去答复侯赛因国王最近在电视里同记者谈话时提出的一些问题的答案。
    国务院发言人乔治
    ·谢尔曼说,这些问题的答案是由卡特总统亲自批准的。
    有人问谢尔曼·桑德斯在访问约旦期间是否也要同巴勒斯坦的代表会谈,谢尔曼说:“他没有任何这种打算。”
    目前在华盛顿进行的谈判集中讨论的主要问题是埃及和以色列之间签署一项和平条约,从而结束以色列对埃及西奈沙漠的历时五年的占领。
    但是谈判代表还讨论了这一较为长远的可能性,以色列撤出约旦河西岸,这对约旦国王侯赛因和巴勒斯坦人来说是一个至为重要的问题。

埃及宣布成立社会主义劳动党

    【卡塔尔通讯社开罗十月十三日电】已宣布埃及建立了一个新党,取名社会主义劳动党,前土改部长易卜拉欣·舒凯里为党的主席。在该党举行的一次政治代表大会上宣布建立这个新党。反对派的自由社会主义党主席穆斯塔法·卡迈勒·穆拉德出席了大会。
    新党的纲领要求修改阿拉伯国家联盟宪章、取消政党法、取消作为任何新党建立条件所规定的法定人数等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