觉得本站好,就转发到你的朋友圈!

好酒还是陈的香,资料还是老的好!【www.LaoZiLiao.net】

老资料网  > 报纸  > 参考消息

范文同和马来西亚总理奥恩会谈

    【美联社吉隆坡十月十三日电】马来西亚政府发言人今天说,越南总理范文同已告诉马来西亚总理侯赛因·奥恩,越南不会支持马来西亚境内的颠覆活动。
    马来西亚官员认为这等于保证越南共产党政府不向非法的马来西亚共产党提供援助。范文同与侯赛因今天会谈了两个小时。
    马来西亚外交部秘书长扎卡里亚·阿里在会谈后对新闻记者发布消息时说,两位领导人就今后处理两国关系的原则取得了一致意见。
    扎卡里亚说,基石是“互相尊重独立和主权,互不干涉内政,互不进行颠覆活动”。
    记者问到不进行颠覆活动的含意是什么。扎卡里亚回答说,“双方都知道是什么。”
    别的马来西亚官员说,总的说来这意味着越南将不支持也不援助马来亚共产党。
    这位秘书长说,侯赛因向范文同表示愿为越南的经济建设提供多种物资和劳务。
    【法新社吉隆坡十月十三日电】据了解,范文同向马来西亚总理介绍了他的国家同柬埔寨和中国当前存在的问题,并重申河内希望加强和发展同这个地区的国家的关系。
    据了解,两位领导人还谈到了他们对拟议中的东南亚和平区的不同理解。东盟的主张是建立一个和平自由和中立区,而河内除了加上稳定和繁荣这两个词以外,还强调了独立这个词。
    人们普遍认为,范文同访问东盟地区是企图在东盟国家中找新朋友,削弱中国在这个地区的影响。
    【美联社吉隆坡十月十四日电】越南总理范文同说,越南和马来西亚可以对在东南亚成立一个和平自由独立中立区作出贡献。
    范文同十三日晚在马来西亚总理奥恩举行的宴会上讲话。
    几乎不到一年以前,越南还谴责东盟和东盟关于在东南亚建立一个“和平自由中立区”的计划,说这完全是美国包围共产党印度支那的一个阴谋。
    驻这里的一些外交官说,越南之所以改变了调子,是因为它同中国发生了问题,迫使越南进行游说在东南亚邻国谋求支持。中国远在越南之前就支持东盟和中立区。
    他们还指出,最初,越南曾使用“和平独立中立区”的字样,与东盟的“和平自由中立区”相对立。
    东盟国家对越南的这种提法感到不快,问越南的意见是否是说这个地区还没有独立。越南反对“自由”这个词,是因为可以把它解释为共产党印度支那没有自由。
    为了克服在称谓上产生的问题,越南最近在提到和平区方案时把自由和独立两者都包括在里面。
    西方外交官说,尽管越南和东盟国家表示希望建立这样一个地区,但是它却不可能在最近的将来成为现实,因为共产党印度支那国家和东盟国家仍然面临着巨大的政治分歧和其他分歧,而且东盟国家也仍然还不充分相信印度支那三国。

范文同向马来西亚一纪念碑献花圈

    合众社说越驻马大使得知此碑是一个反共的象征时大为吃惊
    【合众国际社吉隆坡十月十三日电】来访的越南总理范文同今天在马来西亚反共的民族纪念碑前献了花圈,他不知道这样做可能伤害马来西亚地下共产党人的感情。
    范文同十二日抵达这里后的第一项正式活动就是在七个大铜像下献了花圈。他不知道这座纪念碑是马来西亚在一九六○年结束的十二年紧急状态期间战胜共产党游击队的象征。
    范文同也不知道这座纪念碑于三年前在越南共产党官员接管前西贡大使馆之前被城市里的共产党游击队用可塑炸弹炸毁,只是在不久前刚刚复修好。
    越南大使武白梅得知这座纪念碑是一个反共的象征时大为吃惊。
    政治观察家说,范文同干的这件不得体的事会使马来西亚共产党人感到恼火。

外电报道:伊朗局势继续动荡不安

    【路透社德黑兰十月十三日电】伊朗政府今晚屈从了报界罢工工人提出的停止新闻检查的要求,但是却面临反对派呼吁在十六日举行和平总罢工的挑战。
    伊朗电台说,负责行政事务的国务大臣马·阿兹曼说,政府接受报界工人的要求。报界人士说,使这个国家所有报馆关闭了两天的罢工大概明天就会结束。
    报界人士说,一项妥协协议规定政府正式宣布取消新闻检查,以换取报纸做出不批评军队或伊朗国王的保证。
    与此同时,政府首相埃马米,由于反对派民族阵线呼吁为悼念上月在十二个城市实行军事管制后被打死的数百人而举行和平罢工又面临他就职后混乱的七周中最严重的挑战。
    在许多政府机关(包括学校和邮局)为要求提高工资而掀起罢工浪潮,以及在几个省城治安部队和反政府的示威游行者之间发生冲突之后,伊朗经历了日益严重的两周动乱,报界罢工使这次动乱达到最高潮。
    【路透社巴黎十月十三日电】伊朗国王主要的宗教对手宗教领袖霍梅尼在这里的一些朋友今天说,他要求十六日为伊朗全国哀悼日。
    宗教领袖霍梅尼是在巴黎郊区他的住地发表这一哀悼呼吁的。霍梅尼是六日到达法国的。在这之前,他在伊拉克流亡了十五年。他还要选择他的下一个流亡地。这位宗教领袖获准在法国停留的条件是他不发表政治性讲话。
    【法新社德黑兰十月十三日电】伊朗消息灵通人士今天说,伊朗最近将组织一个军政府。
    这些人士说,这个政府将由一个“政治”、温和的将军领导。
    观察家们认为,由于埃马米的“文官”政府无力控制国内局势,国王可能选择军事解决办法。

巴西《标题》杂志介绍扎伊尔一个少数民族的文章:《俾格米人:一个濒于灭绝的种族》

    【本刊讯】巴西《标题》杂志八月二十六日一期刊登一篇文章,题为《俾格米人,一个濒于灭绝的种族》,摘要如下:
    本世纪初,在扎伊尔的伊图里森林中有七万五千名俾格米人。一九五○年减少到二万五千人,一九七○年减到一万七千人。由于被迫服兵役和种族同化造成的结果,五年后,他们的人数下降到三千八百。这是一个真正濒于灭绝的种族。只有一位名叫让—皮埃尔·阿莱特的科学家努力从事引起人们注意这个问题的工作。让—皮埃尔·阿莱特在布鲁塞尔和巴黎学习了人类学、农学和社会学之后,就去了前比属刚果,渐渐地热心于研究伊图里森林的俾格米人。经常同这个部族接触使他能够对它进行社会基础、宗教、人类学和文化方面的广泛研究。在努力进行研究的同时,他证实了世界舆论界还不了解现在死亡威胁着一个种族的近四千名幸存者的问题,数世纪前这个种族人口曾达到二百万。
    他说,“他们是人类的真正巨人。我身高二米,在布鲁塞尔和巴黎学习过,是有文化的白种人,但同俾格米人相比,就感到很自卑。伊图里的俾格米人出生时是一个正常的婴儿,也许要比欧洲或美国婴儿稍重一些。两个月时开始长牙,四个月时开始走路,一岁之前平均能讲一百五十个单词。这表明他们的智力超过一般的同龄儿童。例如,由于我长得太高,所以很迟钝、笨拙,听觉和视觉都不行。俾格米人的发育与人的才能相适应,最高可以长到一米四八,体重不超过四十公斤。他们是很敏捷的,组成一个完整的公社制社会,在那里人的思想中的基本价值观念受到尊重。从来没有食人肉的习俗。家庭是神圣的,没有通奸现象。健康的智力是俾格米人坚强的堡垒,没有神经机能疾病、恐惧、仇恨和吝啬的感情
    。
    “他们信仰一个上帝,但是脚踏实地的生活着。尊重自然,因为他们懂得自然是一切欢乐和集体福利的源泉。但是,世界却注定要灭绝这些小巨人。”
    没有消息表明俾格米人同基督教或希腊哲学有任何接触。但是,他们的祖先创造的文明的最基本原则是以含有两种古典意义的爱为基础的:物质和性方面的享乐主义和基督教。这种基础不仅是物质方面的,而且也是精神方面的。爱支配着家庭的组成和整个社会。没有犯罪和敌对现象。
    家庭关系是以深刻信赖和爱情为基础的。“他们不是沉默和分散地坐在电视机前。不论在家里,还是在打猎或空闲时,父母、子女和兄弟之间的谈话完全是开诚布公的。”大家互相依赖,把一切都献给大家。
    现在,俾格米人的社会正在消亡。当阿莱特认识伊图里森林的文明时,那里生活着三万多俾格米人。一九六○年,比属刚果宣布独立,从此就出现了混乱和内战。在短短的几个月中,这个部族就剩下了一半人。由于俾格米人被迫采取某些文明化的习惯,例如服义务兵役、使用疫苗和工业生产的药品,他们正趋于消亡。现在,他们只剩下不足四千人。
    “我认为俾格米人有在这块给他们剩下的地区里和平生活和继续生存下去的神圣权利。这是他们出生地的一块可爱的土地。但现在并不是这种情况。文明人在那里和其它地方只知道干一件事:借争取进步为名进行破坏。
    “当人们了解到世界上一些团体和著名人物为挽救某些动物而进行努力时,伊图里森林事件就变得更加引人注目了。”

为解决西南非洲问题美法英等五国外长陆续去南非

    【美联社比勒陀利亚十月十四日电】五个西方国家的高级外交代表团今天向这里聚集,以便进行一个美国高级官员所称的“非常棘手的”会谈,谋求给西南非洲带来和平独立。
    首先到达这个南非首都的是美国国务卿万斯。法国副外长奥利维埃·斯蒂恩正在前来的途中。
    英国外交大臣欧文、加拿大外长贾米森和西德外长根舍今天在西南非洲的行政首都温得和克中途停留,同当地的政界人物会谈。预料他们将在明天上午抵达这里。
    万斯到达时未发表讲话。万斯随行人员中的一个美国高级官员说,西方国家同南非领导人开会讨论那个领土的前途时,“准备进行谈判,而不是威胁”。
    他说,和平解决西南非洲问题对在这整个地区实现和平的希望会起有益的作用。他的这一命题包括了罗得西亚。
    他说,西方五国来到比勒陀利亚,这表明“我们为设法解决这个问题所下的决心是如此之大,我们准备想尽一切办法”。
    有人问到,如果西方国家代表未能同南非达成协议,苏古对那个领土干涉的可能性如何,他回答说:“那是一个人们大为关切的事。”
    他们将在后天同南非总理博塔、外长博塔(他们没有亲属关系)以及其他南非官员开始为期两天的会谈,以期挽救联合国的一项使那个领土向独立和平过渡的计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