觉得本站好,就转发到你的朋友圈!

好酒还是陈的香,资料还是老的好!【www.LaoZiLiao.net】

老资料网  > 报纸  > 参考消息

《亚非》杂志透露:戴维营会谈中达成的几项秘密协议

    【本刊讯】在巴黎出版的《亚非》杂志一九七八年十月十六日至二十九日(提前出版)的第一七二期刊登了戴维营会谈达成的秘密协议,摘要如下:
    美国人和以色列人之间
    一、美国空军将向以色列提供空中掩护,如果后者同坚定阵线的一个或者全体阿拉伯国家发生新的战争的话。如果苏联威胁要同这些国家一起采取行动的话,华盛顿将使其部队处于紧急状态,并准备接受同莫斯科的对抗。二、美国政府保证努力制止把西方的武器以这种或者那种形式提供给反对戴维营协议的各阿拉伯国家。三、在今后五年期间美国政府将向以色列提供可能高达五十亿美元的贷款。此外,以色列武装部队将拥有非常现代化的装备,特别是在空军和导弹方面。这些契约当然要由国会来批准。四、美国的外交将竭力使西方的盟友支持戴维营协议,并且对于好几个第三世界国家,鼓励它们同以色列恢复(一九五六年战争、一九六七年战争和一九七三年战争之后断绝的)外交关系。
    美国人和埃及人之间
    一、将谈判一项关于派遣大批美国军事“技术员和顾问”——初步估计有五千人——帮助埃及整编和训练部队的协议。二、在埃及同其邻国之一(特别是同利比亚)发生冲突的情况下,美国保证向它提供军事“保护”。一旦同的黎波里发生军事冲突,开罗将可以依靠美国为它采取行动。三、埃及为了制止反对它的阿拉伯国家之间联合,它将得到美国的支持,以便挑起区域性的危机或者冲突,从而能够削弱这些国家对萨达特的压力。四、将向埃及军队提供现代化武器,以使它对自己的防务能力放心,并使它能够采取行动支持受到“内部颠覆”或者“国际共产主义”威胁的第三世界(特别是非洲)的国家。
    和及人和以色列人之间
    一、建立政治—军事协商的制度,以便共同对付坚定阵线、或者该阵线的一个成员国采取的或挑起的任何行动。
    在以色列撤出西奈之后,将实现一种事实上的军事联盟,尽管在这一日期之前应该奠定这种联盟的基础。二、在以色列和一个或者好几个阿拉伯国家之间发生冲突的情况下,埃及将不同后者一起采取行动。
    相反,开罗将帮助以色列侦探“恐怖分子”在那里活动的基地,以便消灭他们。三、将共同努力迫使叙利亚在十二个月内离开黎巴嫩国土。四、埃及保证再不强调巴勒斯坦解放组织对约旦河西岸和加沙的前途的作用。
    相反,它将鼓励建立由同约旦人有关系的巴勒斯坦分子组成的“第三力量”,以使他们适应戴维营协议。

香港《争鸣》文章:《新加坡值得中共借镜》

    【本刊讯】香港《争鸣》第十一期(九月份出版)刊登一篇文章,题为《新加坡值得中共借镜》,摘要如下:
    新加坡能够在东南亚立足,并且在经济上得到显著的发展,不能不说是一个奇迹。论人口,全国只有二百三十万人,连香港的一半也不到,论面积只有五百八十七点六平方公里。但是,她的国民经济总产值(一九七七年)却达到一百五十七亿美元,外汇储备(一九七七年底)九十亿美元,经济增长率去年为百分之七·八。去年的进出口贸易总额四百五十五亿美元(出口二○○亿,进口二五五亿)。每一年的游客约一百五十万人。几项突出的成就从这些数字来看,新加坡的发展已可见一斑,证明第三世界国家只要经营得法,善于利用自己的长处,引进外国先进技术,不断革新,是能够富裕起来的。目前新加坡有几项成就是值得第三世界学习的,一个是人口的控制,第二是廉租屋住宅计划的推行,第三是工业发展的多样化。第四是大力发展旅游业。
    新加坡的计划生育是第三世界的模范。政府当局严厉推行,人民也积极响应。由于年青的一代教育普及,对本国国土有限、人口爆炸危机有充分的认识,绝大部分的年青夫妇都自觉的做到以生两个子女为限。事实上,生了两名以上子女的,政府就取消其廉租屋的权利。近几年来新加坡人口一直压缩在二百二三十万之间,“模范家庭”(两个子女)计划取得了成功。这是新加坡人民都能过较高水准生活的保证。
    新加坡的廉租屋计划是一九六○年推行的。从一九六一到六五年,政府发展局斥资二亿坡币完成五万二千七百多个单位住宅。一九六六——七○年又实施第二个五年建屋计划,共兴建六万六千多个单位组屋。一九七○——七五年又实施第三个五年计划,建屋规模更大,五年内投资十九亿元坡币建成十一万三千八百多个单位。另外还开辟六个卫星镇。这些廉租屋,面积从二百平方尺到四百平方尺,平均租金为二十元到四十元。这些廉租屋大大缓和了屋荒,同时稳定了居民的生活。
    新加坡地处太平洋和印度洋之间的交通要道,早在十三至十四世纪就是一处雏型的商港。一八一九年二月六日,英国史丹福·拉普鲁兹公爵看中了这里,从柔佛苏丹手中买下新加坡,据为己有,从此成为英国直接统治下的殖民地。百年来英国人在这里经之营之,一面利用新加坡为立足点,向亚洲扩展,一面向马来亚等地扩大殖民地范围。一九四二年日本攻占新加坡,占领星、马三年。一九四五年日本投降,新加坡重归英国。到一九五九年,新加坡才摆脱英国一百四十年的统治,成为马来西亚联邦的一个自治州,至一九六五年八月九日正式宣布独立。
    新加坡脱离马来西亚之后,工业发展很快,主要有炼油、造船、电子、纺织等。新加坡吸取大量外资,发展了造船工业,她能造大型油轮,也能建造大型海上钻油设备。中国最近一连买了两艘新加坡的海上钻油塔,说明新加坡的石油工业在世界上已位居前列了。她的炼油工业已跻于世界第三名。
    新加坡国家虽小,人种却有好几个,中国裔人占全国人口百分之七十六,马来人占百分之十五,印度人百分之七,其他种族人占百分之二。
    新加坡民族众多,手工艺品种类惊人,且各具特色。政府鼓励手工艺品生产,所有东南亚各地的工艺品,新加坡都有生产,使游客们到此一游之后,都不得不买些回去。新加坡旅游局在欧美十六个国家创办了二十二间工艺品公司直接在海外销售。
    新加坡还建有许多吸引游客的旅游设施,如裕廊的鸟类公园,饲有三百五十种,七千多只热带产的珍贵鸟类。在克拉尼大道的植物园,种植有三千种以上的东南亚植物和世界屈指可数的大片椰林。在满丹山丘的兰圃,种有上百万株的兰,动物园有九十种五百头以上的各种动物。另外在阿巴·雪兰古大道附近的鳄鱼园,养有自印尼、柬埔寨等地输入的五百种鳄鱼、蛇类、蜥蜴等爬虫。在班克里夫的水族馆,养有三千多种鱼类标本,在世界上也是有数的水族馆。游客来后,都觉得不虚此行。中国大可借镜我觉得新加坡的这些成就供我们中国学习和参考的地方很多。首先,令人感慨的是,新加坡人口七成多是中国裔,为甚么他们的经济建设搞得不错,原因在哪里?中国人在世界上一向以勤劳、刻苦著名。为甚么近十年以来中国同世界经济发展相差那么大一截?为甚么我们人民的生活水平现在连第三世界国家如新加坡都还不如?
    我们中国有悠久的文化,广阔的国土,名胜古迹多至不可胜数,为甚么在文革期间林彪、四人帮当权时期,连拍两部介绍祖国优秀河山的纪录影片竟也被指斥为“卖国主义”。在这种情形之下,当然谈不上发展旅游事业,这是中国的多么巨大的损失!解放以来,中国一般工人、农民的收入都比较低,但是平均来说他们付出的劳动却比别的国家的劳动人民为大,为甚么国家富不起来,甚至在“四人帮”当权后,经济到了崩溃的边缘。
    今天,许多方面都朝向合理的方面改变,中国也严厉节制人口,也在大力发展从石油到民族工艺品的出口,各地并积极扩充旅游设施,接待更多的游客。中国准备采取灵活多样的方法,吸收外国民间存款,大力学习外国先进技术,派遣大批学生到西欧、日本、美国去学习先进技术,所有这些都令人兴奋,因为只有这样,中国才能有足够的外汇资金,足够的人才,才能加速实现四个现代化。
    过去我们确实太固步自封了,自以为自己的制度“无比优秀”,谁也不敢对本国当政者提出逆耳的意见。民意闭塞,当权者的官僚主义更加发展。特别是毛泽东病危的时期,“四人帮”随意解释毛泽东的片言只字,拉大旗为虎皮,实际上推行“四人帮”的法西斯专政,使中国人民吃够了苦头。
    这十年来,世界科技飞跃发展,许多国家飞跃进步,而中国到现在还不得不努力消除林彪、四人帮的后遗症,而更大的损害是社会道德,人心的涣散和知识分子的创伤。没有一二十年是难以完全复原的。各级领导要打开眼界我衷心欢呼中国近一年来派出大批的各种行业的代表团到西欧、美国、日本、甚至来香港参观学习。只有这样才能让我国各业的干部和技术人员打开眼界,看看外间世界的事物。过去国内的许多干部政策水平不高,对外界事物不大了解,尤其是中下级干部,他们的闭塞程度令人吃惊。结果使国家遭受不必要的损失,海外的中国人对国内信心动摇。相信今后在华国锋为首的党中央领导下,一定会有长足的改进
    从今天的中央的种种符合海内外人心的措施来看,我们庆幸中央领导有方。中国的前途充满着前所未有的光明,海内外的中国人恢复了对祖国的信心。

萨达特指示埃及谈判代表团:如协议涉及领土主权就立即回国

    【路透社开罗十月十日电】萨达特总统在对埃及法官们讲话的时候说:“我已向代表团发出明确指示,如果涉及领土和主权,就立即收拾他们的文件回国。”
    “我们不想在谈判中浪费我们的时间和精力,我认为另一方(指以色列)愿意根据戴维营所取得的纲要同我们实现和平。”
    萨达特总统为戴维营协议辩解,他说,它们并不是最后的协议。
    他攻击了批评他的阿拉伯国家,说“他们不等到听取我们对在戴维营达成的协议作的分析就匆匆作出决定。”
    萨达特说,“要是阿拉伯领导人等着了解我自己对协议的分析,他们本来可能不会采取这种令人遗憾的立场。”
    他说,“在黎巴嫩,他们是为了杀人而杀人。”他这番话是指黎巴嫩局势而言,显然又是指那里的叙利亚部队而言。
    萨达特总统还抨击苏联反对他同以色列采取的和平行动。
    他记得,勃列日涅夫主席一九七二年就曾要求他同以色列前总理果尔达·梅厄会晤,“当时埃及由于一九六七年对以色列战争失败而正在吃苦头,当时举行这样的会晤就会是完全投降。”
    萨达特说,苏联人攻击戴维营协议是因“我在七二年拒绝在苏联塔什干同以色列人会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