觉得本站好,就转发到你的朋友圈!

好酒还是陈的香,资料还是老的好!【www.LaoZiLiao.net】

老资料网  > 报纸  > 参考消息

日《朝日新闻》报道:《自民党联席会议讨论日中问题》

    【本刊讯】日本《朝日新闻》十二月二十八日刊登一则消息,题目是《自民党联席会议讨论日中问题》,摘要如下:
    在二十七日举行的自民党外交调查会和外交部会的联席会议上就日中和平友好条约间题的讨论情况如下:
    外交调查会会长小坂:今天,我们请园田外相发表就任的谈话。
    园田外相:日美关系处于目前的状态,外务省未尽到责任,对于这一点,正在进行反省。
    我想首先就日苏关系谈一点看法。日苏之间共同的利害,关系是很多的,但是由于领土问题而卡住了。我到莫斯科去,第一,打算加深日苏之间的相互理解。日本方面虽也要理解苏联,但是,希望苏联也要进一步加深对日本的理解。第二,希望恢复包括尚未解决的各项问题——可以说是领土问题在内的和约谈判。
    其次,在分析国际形势时估计必然会谈到日中问题。我将探询苏联方面对于中苏友好同盟条约的看法。中苏相争,日本就为难。我将好好地说明这样一点:即日本根本没有同苏联携起手来敌视中国的打算,也没有同中国携起手来敌视苏联的打算。
    关于访问中东问题,有人认为是火中取栗,但是我们从各方面进行研究的结果,还是决定前往访问。中东地区,对日本来说,也存在着一个石油问题。
    关于日中问题,虽有许多意见,但还没有发展到需要取得全党的理解和合作的阶段,尚未发展到要求恢复谈判的时期。我们正以一张白纸的状态来对待这一问题。佐藤驻华大使归任时,福田首相也未做出任何指示。我从外相的角度对佐藤大使指示说,为了取得政府和党的同意,也需要了解对方内心的想法,我们也有必要确定自己的想法,因此,就以这种打算去进行探询。在这个问题上,我保证不会“按时开车而不等人”。如果那种时期来临的话,将向大家报告。
    长谷川峻:在领土问题或渔业谈判中,我希望充分考虑国家利益进行谈判。希望向苏联指出它通过中苏友好同盟条约敌视日本这一点。
    外相:我们将充分尊重国家利益,一定坚持社会上共同认为是正确的主张。如果无法发表联合公报和新闻公报时,虽可以被说成是“谈判失败”,但如拘泥于这一点,就要实行妥协。我访苏的安排上要做好精神准备,即使受到人们的指责:“你究竟到苏联去干什么了?”也在所不惜。
    鲸冈兵辅:从外相的讲话中,尚弄不清楚(政府)是否要同中国缔结(条约)这一点。
    外相:我们希望稳步地进行。一旦恢复谈判的资料备齐,我将向大家说明,并取得大家关于恢复谈判的许可。总之,目前存在着两个难题。苏联进行威胁,中国就说讥诮话。日本夹在两者之间无所措手足,所以,外交也无进展。时机已经逐步成熟。虽然不会“开车不等人”,但各项条件具备的话,希望恢复(谈判),我想届时我将访问中国,但尚不能说明具体的时期。
    中山正晖:作为日本来说,至少从取得保险的意义上说,在美国对中邦交正常化以后为宜。没有必要抢在美国之前急于搞日中条约。
    外相:美国在日中问题上并没有说“缔结条约吧!”在今春日美首脑会谈时,卡特总统也说,“日本同美国的立场不同。美国在台湾部署有军队,中国主张撤军,所以一步也没有前进。因此,日本可能走在前面”,表明了不反对日中条约的想法。
    中山:中国的企图是,通过强行缔结日中条约分裂自民党。应该认真考虑到,世界的谋略正在集中指向日本。日中条约应该在美中邦交正常化以后搞。
    外相:关于日中问题,要作好充分准备之后来进行,谈不上分裂(自民党)问题,要好好商议。

共同社报道:《田园热衷于下月访苏》

    【共同社东京十二月二十九日电】题:园田外相热衷于下月访苏,并携带福田首相的亲笔信
    园田外相将于明年一月八日为出席日苏外长会谈而访苏。那时,打算携带福田首相给勃列日涅夫总书记(最高苏维埃主席团主席)的亲笔信,同时,再次邀请这位总书记和柯西金总理访日。
    据认为,亲笔信的内容是,“希望解决两国之间的各种问题,妥善地处理友好睦邻关系”。勃列日涅夫的访日,鉴于现在日苏关系的现状和这位总书记本身的健康状况,很多人认为,即使邀请也难以实现。而园田外相是想要通过戏剧性地改变成为最高领导人访日这个舞台,对在领土问题上已经陷入死胡同的日苏关系打开突破口。
    很多人认为,即使这次园田外相再次发出邀请,恐怕也不会实现。其理由是:(一)如果勃列日涅夫访日,那么苏联方面必须在领土问题上作出某些让步;(二)勃列日涅夫的健康状况不佳,出国的可能性不大。
    【本刊讯】日本《每日新闻》十二月二十六日晚刊刊登一条消息,标题是《园田同苏联大使举行会谈,要求在“反霸权”问题上予以理解》,摘要如下:
    外务省人士二十六日透露,园田外相二十一日同苏联驻日大使波利扬斯基秘密举行了会谈,就明年一月外相访苏的目的及处于悬案的日中和平友好条约中的“反霸权”问题交换了意见。
    波利扬斯基大使谈到了预定于最近重新举行谈判的缔结日中和平友好条约的问题,在说明了苏联对“反霸权”的立场的同时,询问了日本方面的真意。对此,外相说:“日苏间除了领土问题之外不存在大的悬案。由于有领土问题,那就总也不能缔结和约。”他要求关于归还北方领土的谈判能有所前进。同时就“反霸权”问题说,“(反霸权)现在是国际的通常观念,也是日本独自的立场”,表明了比迄今更前进一步的姿态。

美联社年终专稿《拉丁美洲经济》

    【美联社巴西利亚十二月二十四日电】年终专稿:拉丁美洲经济(记者:理查德·福斯特)
    除少数国家外,一九七七年,通货膨胀、债务、政治不稳定和过份依赖波动的世界商品市场继续折磨着拉丁美洲国家的经济。
    在大多数情况下,比较光明的前景是同出口诸如天然气、石油、铜和咖啡这样的原料联系在一起的,这些原料为摆脱不发达状态提供了最好的机会。
    在阿根廷和智利,军政权求助于旨在促进经济的保守经济政策。
    在秘鲁,该国经济经过社会主义国有化尝试失败仍然摇摆不定,而政府正在设法恢复国际信用和控制通货膨胀。
    在哥伦比亚和中美洲,一九七七年咖啡价格暴涨使落后的经济富有魅力。但是,分析家们告诫说,反复无常的咖啡豆价格不是稳步发展的牢固基础。
    巴西挤进了美国、日本和西欧控制的世界市场。在石油丰富的墨西哥和委内瑞拉,石油出口使得有可能加速发展。
    拉丁美洲主要国家经济今年的结果和明年的前景如下:巴西
    这个一亿一千万人口的国家在一九七七年继续施展日益增长的经济力量。
    预料,它稳定的以咖啡为主的商品出口在一九七七年卖了二十八亿美元的外汇。
    巴西在一九七七年头十个月中输出了十亿多美元的资本设备,而一九七六年同期输出七亿八千三百万美元。
    预料一九七七年经济增长百分之六,贸易平衡部分是由于咖啡的意外收入。
    但是,工业化迅速发展的代价是欠外债(预料达三百亿美元)和通货膨胀(百分之四十)。
    由于通货膨胀,巴西的克鲁赛罗不得不进行了十三次小贬值,数以百万计的工人的生活水平下降。墨西哥
    墨西哥还要经过两年多艰难的时间,新发现的石油和天然气财富才能如政府希望的那样使它摆脱第二次世界大战以来它的最严重的经济衰退。
    由于最近的发现,预料墨西哥将成为世界上产油最丰富的五个国家之一。
    如果证明是事实,一千二百亿桶的数字将使墨西哥在盛产石油的国家中名列委内瑞拉之前。
    预料,仅原油出口一项(大部分向美国出口)从一九八○年起将使墨西哥每年净得二十亿至四十亿美元。
    同时,洛佩斯·波蒂略总统目前必须同从他的前任继承下来的衰退进行斗争。
    另外,人口的一半以上年龄不满十八岁,二千三百万劳动力中大约一半失业或半失业,绝大多数人挣最低工资。
    据认为,对外支付赤字仍然是一个问题,尽管这个赤字已从一九七五年的三十六亿美元降至一九七六年的二十亿美元。委内瑞拉
    委内瑞拉依靠石油开动的经济今年保持稳步增长,政府的努力旨在扩大非石油部门。
    政府和私方经济专家都预示一九七八年国家经济又是光明的一年,特别如果石油输出国组织同意再提高石油价格的话。
    但是,私营部门告诫说,必须制止政府的大笔开支,以保证经济继续健康发展。
    预料,石油收入(约占外汇的百分之八十五)今年共达七十五亿美元。秘鲁
    经济学家们目前对秘鲁一九七八年的展望和他们在一九七七年的展望一样:通货还要膨胀,国际收支问题更多。
    秘鲁将出现由于国有化借大笔外债购买武器和大规模的石油和矿藏开发计划以及中央政府连年超支而欠的庞大债务。官员们估计,秘鲁一九七七年的贸易逆差将为三亿美元,这是连续第四个逆差。官方公布的通货膨胀率约为百分之四十。智利
    智利政府的经济班子目前正应用一种自由放任的经济理论。这项政策是为了把经济交还给私人、降低通货膨胀率、吸引外国投资者和取消进口壁垒以使本国工业更有效力。预料,一九七七年通货膨胀率为百分之六十五,而一九七六年为百分之一百七十四点三,一九七三年为百分之五百零八。哥伦比亚
    意外的咖啡利润使哥伦比亚今年的出口收入达二十亿美元。
    哥伦比亚紧缩了信贷,对外汇交易任意征税,放宽了进口条例。
    由于放宽了进口条例,经济出现了三亿美元的贸易逆差。巴拿马和中美洲
    尽管在五年计划开始时有大量的投资,但是巴拿马的经济在一九七七年继续停滞不前。
    政府经济学家们预示增长率将连续第二年出现零。
    世界食糖市场供过于求减少了增加外汇储备来刺激投资的最好机会。
    如果美国参议院通过巴拿马运河条约,那就可以为经济状况提供补偿。
    在哥斯达黎加,经济学家们说,一亿六千万美元的咖啡收入将使外贸逆差稍稍下降,从一九七六年的一亿八千五百万美元下降到一九七七年的一亿七千七百万美元。经济能否继续恢复将取决于咖啡出口如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