觉得本站好,就转发到你的朋友圈!

好酒还是陈的香,资料还是老的好!【www.LaoZiLiao.net】

老资料网  > 报纸  > 参考消息

路透社评述:印度人民党政府提出的农业政策

    【路透社新德里十二月十六日电】几世纪来耕作方法几乎没有什么改变的印度农民,从在这里举办的大型农业展览会上瞥见了他们的前景。
    百分之八十的印度人仍然生活在农村,过着刚刚能吃饱或者半饥饿的生活。
    上台九个月的人民党政府于上月在这里发表的一项经济政策的文件中,向他们做了要实行新政策的许诺,这个展览会为他们今后生活可能是什么样子提供了具体的样板。
    这个文件把农村的发展放在最优先的地位,主张联邦政府应把百分之四十的开支用于农村发展工作。
    为时一个月的展览会向农民说明了灌溉、改进了的牛车(仍然是印度主要的交通工具)、拖拉机和其它主要的农业机器、化肥和良种能够起到什么作用。
    德赛总理在展览会的开幕式上说,尽管印度农民的工作条件很糟,但是他们大体上来说生产了足以养活六亿多人民的粮食。
    他说,但是真正的挑战还在今后几年,预计到本世纪末人口将达到十亿。
    人民党希望实现的农业革命将取决于它的经济蓝图在多大程度上是切实可行的。
    它的基本目标是保证“每个农户有足够的干净的饮用水,每个印度人都有一双鞋子,每个家庭都有一辆自行车、一台收音机和一台缝纫机”。用西方的标准来衡量,这些目标是极低的。但是目前,大部分人都没有这些东西。人民党保证在十年内向他们提供这些东西。与此同时,还提供“充分的肥皂和起码的卫生、住房和教育设施”。可是,人们对于等待已久的党的政策声明不是赞扬,而是持怀疑态度和提出严厉的批评。甚至连亲政府的经济学家也把它的一些建议说成是不实际的,有些目标是主观愿望。
    它的最引人注目的许诺是,国民生产总值每年要增长百分之七——为三十年来的增长率的两倍。政策声明说,这一目标将通过重新安排经济发展的轻重缓急来实现。它的争议最大的建议是停止大规模生产多种多样的消费品,而恢复由农村手工业者来生产这些东西。
    党的政策是,家庭手工业能生产的东西就不要由小型工业部门生产,小型工业部门能够生产的东西就不要由大工业企业生产。
    很多批评家认为这是落后的做法,印度刚刚开始解决的产品长期短缺和质量不好的坏名声的现象会重新出现。
    但是,虽然党的文件没有说明它的计划有多少有可能执行,其它计划的经费如何筹措,但是它确实以十分明确的措词详细说明农村贫困的一些事实。它说,对印度经济影响最大的三个棘手问题是:贫困、失业人口不断增加和财富与收入悬殊日益扩大。从一九六○——六一财政年度到一九七五——七六财政年度这十五年里,按人口平均所能得到的基本消费品,象麦片、豆类、食用油、糖和衣服实际上都下降了。
    占人口百分之六十的下层人民的消费量下降得更厉害。至于占百分之三十的最贫困的人,他们不得不面临着赤贫和破产。但是这些问题经常引起人们的争论。这位总理就在上周对议会说,他了解在最贫困者当中,人们从牲口的粪便中拣拾麦粒充饥。
    在过去二十年里,农业产量刚刚赶上了人口的增长。但是这是全国的统计数字,而在这个国家的很多地区,缺粮现象仍然惊人。

印尼万隆大学生举行示威

    【路透社雅加达十二月二十六日电】印尼《独立报》今天报道,一批大学生周末突然出现在西爪哇议会大厦前面,他们都打着批评议员们的标语牌。
    报纸说,在会议开始之前,大学生向议员们散发了请愿书,要求他们代表老百姓的利益大声疾呼和纠正政府的错误。
    这里的观察家们认为,大学生此举说明他们已下了很大的决心,继续展开他们的反政府活动,尽管武装部队最近发表声明说,他们将粉碎任何想破坏苏哈托总统和他的政府的权威的企图。
    【路透社雅加达十二月二十八日电】学生领袖今天在这里说,印尼当局派出了装甲车驱散在西爪哇省会万隆吵吵嚷嚷的示威学生,他们抗议明年三月再次选苏哈托总统。昨天大约有三百五十名学生在西爪哇议会外面示威,抗议议会作出的在总统选举中支持苏哈托总统的决定。
    雅加达《独立报》报道,学生们拿着请愿书,要求议员们解决象最近在因德拉马尤县发生的严重水灾(那里的人民正在受难)这样一些更为急迫的问题。但是,他们没有见到议会领导人。
    在雅加达,大约有一百名学生昨天在师范学院和教育学院集会联系总统选举讨论当前政局。
    迄今为止苏哈托总统是三月选举中的唯一候选人,预料,在人民协商会议中会在没有人反对的情况下当选,但是近几周以来,他遇到了一系列的示威,大部分示威是学生领导的。
    【法新社雅加达十二月二十八日电】两百名万隆、茂物、日惹、巨港和雅加达的大学生领导人昨天在雅加达集会,呼吁国会在今后五年中采取步骤制止违反宪法和种种营私舞弊行为。
    《印度尼西亚时报》今天报道,法律教授苏尼在会上发表讲话时说,有些将军在银行中的存款已高达三亿美元。他说,那些经办向国外购买大米和食糖的人每吨收手续费五十美元。
    【法新社雅加达十二月二十八日电】恢复治安和秩序行动指挥部首脑苏多莫今天在雅加达向苏哈托总统汇报了万隆大学生二十七日上街示威的情况。安塔拉通讯社报道,苏多莫在向苏哈托总统汇报后发出警告说,政府将采取严厉措施对付“上大街”的行动。

印度马哈拉施特拉邦政府雇员继续罢工

    【路透社孟买十二月二十七日电】据说,将近一百万邦政府雇员的领导人今晚拒绝了印度总理德赛发出的要他们结束已有两周的罢工的呼吁。印度西部马哈拉施特拉邦的邦政府和市政府雇员举行罢工是为了要求增加生活补贴,罢工使政府机构和医院的工作几乎陷于了瘫痪。
    总理对罢工者说,他们的行动在道义上是没有理由的,他说,如果他们不复工,他就不考虑他们的理由。
    萨马查尔通讯社报道,执行委员会今晚举行了会议研究这个问题,但是决定继续罢工。

泰国副总理顺通说:泰经济状况恶化 前景也不光明

    【路透社曼谷十二月二十三日电】泰国的经济大官今天为泰国一九七八年的经济描绘了一幅暗淡的前景,并且提出了改善这种状况的总的计划。副总理顺通·宏拉达隆向报界发表声明说:“我们必须面对这一事实:泰国今年总的经济状况已经大大恶化了,明年的前景也不光明。”
    在他列举的数字中包括:今年的经济增长率为百分之六点二,而计划达到的指标是百分之七,去年还增长了百分之八。
    顺通是负责协调各经济部门工作的,他说,出现这种情况主要是由于今年夏天泰国东北部、北部和中部地区出现了干旱。他说,生活费用提高了大约百分之八。
    顺通说,今年的出口增加了大约百分之十六,但是进口却增加了百分之二十六,因此造成了二百一十亿铢(合十亿多美元)的对外贸易逆差,比去年多了大约九十亿铢(合四亿五千万美元)。

日《朝日新闻》报道:《参观印尼政治犯流放地布鲁岛》

    【本刊讯】日本《朝日新闻》十二月二十二日刊登该报特派记者从布鲁岛发回的一条消息,题目是《参观印度尼西亚政治犯流放地布鲁岛》,摘要如下:
    作为政治犯流放地而在国际上闻名的印度尼西亚的布鲁岛(马鲁古群岛中的一个岛),离雅加达约二千公里,它是一个孤岛,面积等于安汶以西的巴厘岛的一点五倍。这个岛作为政治犯流放地是一九六九年。从这时起,主要是从爪哇岛的收容所往这里不断地转送乙类男政治犯,现在已经收容了大约一万一千六百人。正如这个收容所的所长卡鲁约诺中校自夸的那样,收容所里既没有监视塔,也没有铁丝网。但是,政治犯们的不满和反抗的激烈程度,远远超过了卡鲁约诺中校所作的说明。在记者逗留的五天期间,与之谈过话的政治犯达到了约一百人。他们在警备队员不在时,就纷纷讲述往事,谴责现状。这里,我从略了那些只由一人讲而无法证实的事情,仅把多数人讲述的情况作一个报告
    。恐怖一九七四年十二月十二日晚,在总部以西二公里处的第二收容所,有四十八人企图集体逃跑。但是,二十一人被抓住,其余的就那样下落不明了。据信,他们已经饿死在密林中。据说,此时这个收容所的全体人员不得不共同承担责任,被打得半死。抓回的政治犯现在都被收容在楠勒阿的村子里。病在释放者中,也有人是用担架抬出来的。其中的一人年三十七岁,患了癌症,在给他诊脉时,眼睛几乎已经没神了。恐怕只是因为他快要死了才让他回家。
    剩下的政治犯,也有相当多的人患病。尤其是结核病患者很多。例如在第二收容所,估计约一千人中,就有大致百分之七的人员得了结核病。据说在全体犯人中,有十六名癞病患者。在第二收容所,政治犯自己修建了疗养所,进这里疗养的,只是重病号,有十七人卧床不起。他们一面轻微地咳嗽(结核病患者特有的轻微咳嗽)着,一面诉说希望给用对氨基水杨酸和链霉素。但据说总部不承认这个疗养所,医生从未来过(据这位中校说,一九六九年以后政治犯的死亡人数是二百九十六人)。共产主义者政治犯们毫无例外地强调“自己不是共产主义者”。而且,几乎所有的人都说:“至今还没有告知逮捕理由。”有一位政治犯由于去问逮捕原因,被用椅子打了一顿。怀乡在第四收容所里,有一百七十九名政治犯和家属一起居住。政府想把从人口过密的爪哇来的政治犯在释放后也作为移民留在这里。从一九七三年起,水田和旱田加在一起共配给一公顷,也鼓励把家属叫来。

越外长阮维桢二十八日到印尼访问

    【法新社雅加达十二月二十八日电】由越南外长阮维桢率领的权力很大的十八人代表团今天抵达这里对印度尼西亚进行四天的访问。
    阮维桢向记者发表的书面声明说,他访问印尼的目的是增进互相了解与友谊和“加强我们两国的合作”。
    【美联社雅加达十二月二十八日电】由阮维桢外长率领的越南代表团今天抵达雅加达举行会谈,会谈的问题包括南海的大陆架边界。
    代理外长库苏马阿特马查说,两国原则上同意,它们之间的大陆架边界应从每个国家最外缘的岛屿量起。
    与此同时,吉隆坡和曼谷的官员说,阮维桢将分别访问他们的国家四天。他将于一月三日抵马来西亚,于一月九日抵泰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