觉得本站好,就转发到你的朋友圈!

好酒还是陈的香,资料还是老的好!【www.LaoZiLiao.net】

老资料网  > 报纸  > 参考消息

《日本经济新闻》文章《中国增加工资,对经济现代化表示自信》

    【本刊讯】日本《日本经济新闻》九月二十五日刊登该报记者藤村写的文章,题目是《中国增加工资,对经济现代化表示自信》,摘要如下:
    中国的华国锋主席上任以后,提出一个保证说要提高工厂工人的工资。这件事情已定于从十月份起付诸实施。上次正式增加工资是在一九六三年,所以是实足隔了十四年的事情。这次增加工资着重于纠正工资差别,然而,如果今后健全了工资体系,那么,大概也将打开一条定期进行工资调整的道路,就象西方各国每隔一两年调整一次那样。
    普通群众对工资的要求,最近几年是根深蒂固的。今年春天,记者(藤村)访问广州的工厂时,也听到了强烈的要求增加工资的呼声。
    华主席在打倒“四人帮”以后不久的去年年底,很快就暗示要提高工资。并且在今年五月的全国工业会议上(全国工业学大庆会议)第一次正式宣布“正在研究工资问题”(余秋里副总理报告)。其背景不仅仅是要设法提高普通群众的生活水平,而且从中可以看到华主席要尽快地稳定政治基础的意向。
    这次增加工资的重点是,通过低收入阶层的“最低工资的提高”来缩小工资差别。
    中国的工资体系实在复杂。
    因为增加工资而要担心的是,会不会发生通货膨胀。据说中国将坚持“五对一的比率”,即增发一元货币,就要增加五元的物资供应。但是,正因为还不能说现在已从“四人帮”破坏生产和接连发生的自然灾害中完全恢复过来了,所以还留有供应不足的担心。但是,幸而“秋收作物摆脱了春季干旱所带来的危害,这样下去就可以指望获得丰收”,此外,工业生产也在逐月加快恢复的速度。政府所以下决心提高工资,也是因为对工农业生产的前景开始有了信心。

日《读卖新闻》专刊《日中条约的“出路”在何处?》

    【本刊讯】日本《读卖新闻》九月二十六日出版了一页专刊,总标题是《日中条约的“出路”在何处?》,标题是《日中复交五周年,听听各党的意见》。刊登了自民党干事长大平正芳、公明党委员长竹入义胜写的文章,以及其他各党人士就日中关系发表的谈话,摘要如下:
    国民的理解和支持曾经是很大的——以不断的努力来维持友好自民党干事长大平正芳
    在日中复交五周年即将到来的时候,回顾当时,感慨无限,深感当时以那样的形式实现了两国关系的正常化,真不容易。
    当时,我作为搞日中复交工作的外务大臣,首先产生的一个担心是:战后日本的运筹是根据旧金山体制进行的。然而,该体制对于中国来说是毫无关系的,勿宁说,是敌对的。因此,我想,在维持该体制的情况下,同中国复交,恐怕是很困难的事。
    然而,幸好由于中国方面表现了从大局出发的理解,这种担心逐步地消除了。在这一点上,我要向已故的毛泽东主席、周恩来总理的决断,表示敬意。
    在日本方面,当时要下决心实现日中复交,根据做法的不同,存在着破坏旧金山体制的危险性。日本政府要踏入这个领域内,这在事实上要下定豁出性命的决心。从这个意义上说,当时下决断要复交的田中首相是伟大的。
    悬而未决的日中和平友好条约,在政府之间已约定进入缔约谈判。谈判好象稍稍慢了些,可是,我认为,这是个新的巨大问题,但是也并非是困难的事业。只要日中两国有着信赖和理解,我确信,不久将能缔结。
    内阁虽然更换但没有出现打开局面的动向,感谢周总理的关照日本公明党委员长
    竹入义胜
    二十九日是日中联合声明发表五周年的日子,在这五年期间,田中内阁倒台,三木内阁下台,诞生了福田内阁,发生了很大变化。但是,考虑到日中问题时,内阁虽然改变了,日中问题却毫无变化。坦率地说,由于福田和三木内阁使日中问题冻结起来,尤其是福田内阁,更多地罩上了苏联的阴影。
    说起来,原因在于日本的国内情况,而不是中国的国内情况。因此,中国的要人反复说,“中国的态度是一贯的没有变化的。而且希望早日缔约,中国方面没有障碍”。我认为这种说法从客观上说是正确的。
    对此,我国政府的发言是,严格履行声明,以双方满意的形式履行缔约。这种矛盾百出的说法,实为近来所未闻。福田内阁成立后,日中和平友好条约毫无进展。实令人感到遗憾。现在根本不存在障碍社会党国际局长田英夫
    日中邦交正常化已经过了五年,但是,和平友好条约却至今未能缔结,确实是个问题。如果与实现邦交正常化之前那时的困难相比较,在缔结和平友好条约问题上,根本不存在障碍。以前曾几次谈到是“首相下决断”的问题,而现在更应当说确实是仅仅在于福田首相的决断了。两国关系进入第二阶段民社党副委员长佐佐木良作我认为,通过邦交正常化以后五年间的交流的不断积累,两国关系大大地向前发展了。
    现在,应当解决成为悬案的日中和平友好条约问题,使两国关系进入第二阶段。反对干涉主义日本共产党外交政策
    委员长立木洋
    我党一直主张根据被国际上公认的和平共处五项原则来缔结日中和平友好条约。中国对我党和日本的民主运动继续进行非法的干涉,这是违反和平共处五项原则的。关于成为条约谈判障碍的“反霸条款”问题,一般地来说,反对霸权主义是理所当然的。但是,把这个条款作为借口,把敌视特定的外国的立场条约化,并来束缚日本的外交路线那我们是不能赞成的。不要过分照顾日苏关系新自由俱乐部干事长
    西冈武夫
    我们认为,日中关系在日外交上是仅次于日美关系的支柱。在这个意义上,我认为应该抓紧缔结已大大推迟了的和平友好条约。中国方面说,只有一秒钟就能解决,而日本政府却踌躇不前,可能是拘泥于“等距离外交”,顾及日苏关系的缘故。不能因过分照顾日苏而在日中关系上踌躇不前。

美国宇宙足球队教练和运动员谈中国足球队

    【路透社北京九月二十日电】中国国家足球队完全不惧怕西方大牌职业球星,继上周末在北京与美国冠军队
    ——宇宙队以一比一打和后,在上海又以二比一击败该队。
    上半场纪录是二比○。巴西球王比利在下半场二十分钟主射罚球才替宇宙队破光蛋。
    宇宙队教练弗马尼从上海打来的电话说:“主队上半场打得较好,但下半场我们较优。我们在下半场有很多机会。”
    弗马尼教练说,今天的中国队“是一支非常好及努力工作的队伍”。
    【合众社新德里九月二十四日电】巴西超级巨星比利及纽约宇宙队星期五抵达印度,并津津乐道地讲及与他们比赛过的日本及中国队。
    比利在记者招待会上对大群记者说:“在我们远东之行中最好的一场比赛是在上海对中国国家队,这一仗我们以一比二输了。”
    比利说:“日本的风格与中国差不多,但中国队看来在技术及合作上稍胜一筹。中国队作出了一场合作佳及使人愉快的表演,特别是在上半场。”
    “他们是一支好球队,有年青而有技术的球员。直至现在,他们大多数在主场比赛,如果在他们国家以外的地方比赛,我感觉到他们肯定会打得更出色。”
    【法新社加尔各答九月二十三日电】巴西前世界杯英雄比利今天在此间一个记者招待会上说,他极会在十月一日退休后在巴西当教练,指导年青球员。
    回忆起他最近的中国之行时,比利说他对中国队的表现留下深刻印象,尽管他们没有足够的“国际赛经验”。(以上均转载香港《文汇报》)

英生物学家肯·戴尔说:在赛跑和游泳的速度上女子不亚于男子

    【合众国际社伦敦九月二十五日电】在赛跑和游泳的速度上,女子的能力并不亚于男子。目前,她们在绝大多数项目中仍落后的原因,社会因素和生理因素并重。
    在二十年前,一百米的女子世界纪录比男子慢百分之十一点八八。到一九七六年,这差距已降至百分之九点六二,并且看来会进一步缩小。上述论点见诸英国《新科学家》杂志上阿德雷德大学社会生物学家肯·戴尔博士的一篇文章。
    戴尔在对男女子的世界纪录,和过去五十年的最优秀赛跑和游泳运动员进行广泛研究后指出,在二百米游泳项目上,女子在一九五八年比男子落后百分之十一点一九,但到一九七六年却只差百分之七点五二了。
    他说:“有朝一日,女子会跑得和游得与男子一样快。”
    “这些进步,给人类生理学、男女生理差异,和社会及政治因素对一显然是纯粹的生理现象所产生的影响,都提供了新的研究资料。”

外电报道:南朝鲜一运动员登上珠穆玛峰顶峰

    【路透社加德满都九月十六日电】今天这里发表的一项官方公告说,二十八岁的南朝鲜登山运动员高尚敦昨天登上了埃佛勒斯峰(即珠穆朗玛峰——本刊注)的峰顶,成为登上这座喜马拉雅山顶峰的第五十五名登山运动员。
    高尚敦是在政府的香烟厂工作的。尼泊尔外交部说,他在这座八千八百四十八米高的峰顶呆了一小时。陪同高尚敦的有一个舍巴人挑夫。
    这位南朝鲜登山运动员是从标准的南坳——东南山脊路线登上埃佛勒斯峰的第四十人。
    【本刊讯】南朝鲜《东亚日报》九月十九日刊登题为《准备七年时间,花费一亿元》的消息说:
    埃佛勒斯峰(即珠穆朗玛峰——本刊注)韩国远征队,是从一九七一年开始进行远征准备的。作了包括粮食、装备和其他经费在内的一亿三千三百多万元(约合二十七万美元)的预算。光食品和购买装备的费用就约达预算的三分之一左右,即四千多万元。装备有七吨,食品有十一吨左右,总共约为十八吨,远远超过了二辆八吨大型卡车的载重量,这也可以看出,进行这些准备是多么困难。
    装备中有一百个三米长的通过冰川用的国产装配式铝梯。绳索准备了四公里,是用国产聚氯乙烯制成的。特别是突击顶峰用的氧气,是美国国家航空和宇宙航行局为宇宙飞行员特别制作的最好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