觉得本站好,就转发到你的朋友圈!

好酒还是陈的香,资料还是老的好!【www.LaoZiLiao.net】

老资料网  > 报纸  > 参考消息

美新处报道美国务院就中东和平问题发表声明《美国要求巴勒斯坦人参加日内瓦会议》

    【美新处华盛顿九月十二日电】题:美国要求巴勒斯坦人参加日内瓦会议
    国务院发言人霍丁·卡特九月十二日在发表一份他称之为“权威的”美国政策声明时说,巴勒斯坦人必须参与谋求和平的过程,而他们的代表将必须参加在日内瓦重新召开的阿拉伯—以色列会议。
    他还强调指出,包括巴勒斯坦人在内的日内瓦会议的所有参加者“应遵守”承认以色列存在的权利的联合国二百四十二号决议。
    发言人卡特的声明是在以色列外长达扬将访问华盛顿以便与卡特总统和国务卿万斯举行会谈的前一周发表的。
    据预料,一些阿拉伯外长也将在本月底之前来这里举行会谈。
    【美联社华盛顿九月十二日电】美国国务院星期一警告说,巴勒斯坦问题“不容无视”,它说,如果要实现中东享有持久和平的目标,那么巴勒斯坦在重开的日内瓦和平会议上一定要有代表权。
    这是现政府迄今在巴勒斯坦问题上所发表的最明确的声明,巴勒斯坦问题一直是和平进程中的主要障碍之一。
    这项声明并不表明政府政策有了重大变化,不过它比过去更加强调政府这样的看法:巴勒斯坦人参加未来的谈判对谈判取得成功是至为重要的。
    国务院发言人霍丁·卡特指出,美国(和苏联一起作为日内瓦会议的两主席)负有“特殊责任”使和谈成功。他说,美国一直在同埃及、叙利亚、约旦和沙特阿拉伯一起探索巴勒斯坦将来参加和平谈判的“几种可供选择的办法”。
    副国务卿菲利普·哈比卜事先就把声明的内容告诉了以色列大使西姆扎·迪尼茨。
    这项声明是在就能否重新召开一次日内瓦和平会议的问题加紧进行外交活动的时候发表的。
    【美联社华盛顿九月十二日电】这篇由国务院发言人霍丁·卡特向记者宣读的声明看来目的在于打破阿以继续在有关在一次重新召开的日内瓦会议上的巴勒斯坦代表权问题上所陷入的僵局
    。

埃塞俄比亚首都举行游行庆祝推翻塞拉西三周年

    【美联社亚的斯亚贝巴九月十二日电】数万埃塞俄比亚人今天在这个首都城市游行,举行大规模示威纪念推翻塞拉西皇帝三周年,和支持实权人物门格斯图中校。
    门格斯图是同执政的临时军政委员会的成员一起在革命广场接受敬礼的。
    六小时的游行没有士兵参加,也没有展示军事装备。
    引人注目地没有军队或军事装备参加,这表明他们全都部署在前线进行持续不断的战斗。
    游行者由没有武装的工人、妇女和小孩组成,在他们缓慢地在门格斯图及其助手们身旁通过时齐声呼喊口号。
    【法新社亚的斯亚贝巴九月十一日电】苏联、东德、波兰和几内亚的代表今天到达这里参加将在明天举行的庆祝推翻海尔·塞拉西和埃塞俄比亚社会主义革命诞生三周年纪念活动。
    古巴和越南代表团是昨天到达的,美国共产党政治局委员詹姆斯
    ·杰克逊也于昨天到达。南也门代表团于九日到达。
    埃塞俄比亚国家元首门格斯图收到了包括苏联领导人勃列日涅夫和柯西金在内的许多贺电。勃列日涅夫和柯西金表示,他们相信埃塞俄比亚人民“在保卫自己的革命果实使不受到国内反革命和国外反动派的威胁,他们将满怀信心地沿着他们选择的社会进步的道路前进”。

以色列重申拒绝同巴勒斯坦解放组织打交道

    【美联社特拉维夫九月十三日电】以色列说,尽管美国国务院的声明说在重新召开的日内瓦和平会议上必须有巴勒斯坦代表参加,但是以色列坚决拒绝同巴勒斯坦解放组织打交道。

埃塞俄比亚同索马里在吉吉加等地激战

    【合众国际社亚的斯亚贝巴九月十一日电】埃塞俄比亚报道说,今天发生了激战,索马里集结了重武器准备对欧加登沙漠以北埃塞俄比亚防线上的一个严阵以待的据点发动第三次攻击。
    《埃塞俄比亚先驱报》还报道,埃塞俄比亚军队正在北部的厄立特里亚省发动攻势,打通一条向北通到这个地区的公路,并从分离主义游击队手里拿下阿斯马拉以南二百公里的一个城镇。
    正当这个首都城市准备庆祝废黜皇帝军事政变三周年纪念的时候,政府说,它已“使防御战转为进攻战”。
    《埃塞俄比亚先驱报》说,昨天在吉吉加爆发了激战,索马里军队发动了他要拿下这个城镇的第三次重大尝试。
    它报道说,索马里人正在“集结他们从社会主义国家那里得到的用于防御目的的武器和这个地区的反动阿拉伯国家供给的其他武器”——指的是沙特阿拉伯。
    埃塞俄比亚关于厄立特里亚的报道是几个星期来第一次提到那个严阵以待的省份。

阿拉法特说美声明是一个积极的步骤

    【合众国际社贝鲁特九月十三日电】巴勒斯坦解放组织主席阿拉法特今天对美国的一项政策声明表示欢迎,认为它是“一个积极的步骤”。
    美国的声明说,巴勒斯坦的参加对于中东和平努力是至关重要的。
    这位游击队领导人在贝鲁特发表的一项声明中说,“美国国务院发言人的声明是一个积极的步骤。发言人的声明谈到巴勒斯坦作用的重要性,并说,如果不解决巴勒斯坦问题,如果不把巴勒斯坦的参加作为任何解决争取和平努力取得成功的一项条件,那么任何解决都将是没有用处的。”

英刊文章《莫斯科在索马里-埃塞俄比亚陷入困境》

    【本刊讯】英国《苏联问题分析家》九月一日刊登一篇文章,题为《莫斯科在索马里—埃塞俄比亚陷入困境》,摘要如下:
    苏共《真理报》的一则消息一开头就说,“从非洲之角继续传来惊人的消息。这些消息是有矛盾的。”可以肯定的是,莫斯科在这个紧急地区的战略遭到了严重挫败。象通常在这种情况下那样,苏联的政策是尽快弥补损失,并寻找一头替罪羊,把它所不希望产生的事态的趋势归咎于这头替罪羊
    。
    苏联领导人的问题是,他们一直在索马里和埃塞俄比亚追求他们的利益,并且不愿意丧失在这两个国家中任何哪个国家的影响。
    虽然莫斯科在索马里—埃塞俄比亚冲突中支持埃方,苏联还呼吁结束敌对行动并进行和平谈判,这一点看来是有诚意的。但是这项解决办法必须是一项莫斯科中意的解决办法。
    莫斯科怂恿它的古巴盟国帮助调解索—埃分歧。卡斯特罗从三月一日到四月八日访问非洲时访问了这两个国家和也门民主人民共和国。他在亚丁讲话时建议三个马克思主义政权结成一个联邦。
    索马里总统西亚德·巴雷无意同埃塞俄比亚联合。他说埃塞俄比亚既不是马克思主义的,也不是列宁主义的,既不是社会主义的,也不是民主的。
    索马里国防部长萨马特尔将军警告苏联集团国家说,除非它们改变其对坡塞俄比亚供应武器的政策,否则索马里就不得不重审它同这些国家的关系。他五月份去莫斯科同勃列日涅夫讨论这个问题,但是并未获得满意的答复。克里姆林宫同索马里的关系的恶化犹如它以前同埃及的关系的恶化。
    象埃及一样,索马里目前正考虑进一步密切同北京的关系。六月份,索马里的另一位副主席阿布卡尔前往北京会谈。中国领导人对苏联领导人在非洲东北的困境感到高兴。他们早就警告提防“苏联在红海和非洲之角的侵略和扩张”的加剧。
    北京完全知道苏联对西方“海上生命线”的威胁使西方感到不安,它急于看到西方作出强烈反应。当然北京很高兴提供一条替代的马克思主义(生命)线,支持这个地区背弃苏联的任何行动。
    索马里看来主要是在指望阿拉伯国家增加援助以对付埃塞俄比亚。
    索马里对苏联的冷淡态度受到苏丹的尼迈里总统的欢迎。他自一九七一年以来就公然抱怨苏联有危险。当时他挫败了由亲苏的苏丹共产党领导的一次政变。他把一九七六年七月的又一次未遂政变归咎于苏联和利比亚。他在一九七七年五月驱逐了大约九十个苏联军事专家,并下令大大减少苏联使馆人员。
    诚然,由于疏远了埃及和苏丹政府,并得罪了索马里,苏联在红海和亚丁湾地区的影响已大大丧失。厄立特里亚的分离主义者正在威胁埃塞俄比亚境内进入红海诸港的通路。经过吉布提的另外的通路是没有把握的。因为那里的大多数老百姓是索马里人和亲阿拉伯的。埃及发起由吉布提申请加入阿拉伯联盟。索马里早已是阿拉伯联盟的一员
    。
    索马里的西亚德·巴雷总统说过,如果埃塞俄比亚入侵吉布提,索马里就要去保卫它。
    尽管莫斯科重申它赞成和平解决非洲之角的战斗,但它不欢迎这样的建议:红海成为“阿拉伯和平之海”。从黑海到印度洋的一条最短通路的关闭肯定是对苏联海军的一大挫折。

埃及、科威特对美关于中东问题声明表示欢迎

    【美联社开罗九月十四日电】埃及今天对美国坚持主张巴勒斯坦人参加中东问题谈判的主张表示欢迎,认为这是解决阿以冲突的“一个积极步骤”。
    半官方报纸《金字塔报》援引一些有权威的埃及高级外交官的话说,政府已要求美国进一步澄清它对包括以色列撤出被占领土在内的其他问题的立场。
    这则报道说,“尽管美国的声明没有提到作为巴勒斯坦唯一代表的巴勒斯坦解放组织,但是美国的立场仍然反映出这是有利于巴勒斯坦事业的一个积极步骤”。
    【中东社科威特九月十三日电】科威特国务大臣兼代理外交大臣阿卜杜勒·阿齐兹·侯赛因发表声明说,科威特对美国重视巴勒斯坦问题表示欢迎。阿拉伯国家也对此表示欢迎。但是,我们希望美国政府进一步理解这一问题。这位科威特大臣要求美国对以色列施加更大的压力,而不是对巴勒斯坦解放组织不断施加的压力。
    这项声明是在阿卜杜勒·阿齐兹·侯赛因先生今天就美国国务院呼吁必须有巴勒斯坦代表出席日内瓦会议一事答中东社记者谈话后发表的。
    【中东社大马士革九月十三日电】阿萨德总统已接到了美国总统卡特就中东局势和美国为在这个地区实现公正和平所做努力写给他的一封信。这是总统府新闻发言人宣布的。
    发言人没有提到转信人和信的日期。
    叙利亚总统发言人声称,阿萨德总统昨天下午会见了巴勒斯坦解放组织主席阿拉法特,讨论了黎巴嫩局势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