觉得本站好,就转发到你的朋友圈!

好酒还是陈的香,资料还是老的好!【www.LaoZiLiao.net】

老资料网  > 报纸  > 参考消息

美《华盛顿邮报》文章《美国总统第十号研究备忘录和从南朝鲜撤军》

    【本刊讯】美国《华盛顿邮报》九月七日发表罗兰·埃文斯和罗伯特·诺瓦克的一篇文章,题为《美国总统第十号研究备忘录和从南朝鲜撤军》,摘要如下:
    向卡特政府提出的打算在苏联的一场进攻面前失去西德三分之一的领土的同一文件中还主张,从南朝鲜撤走美国军队,以便使得华盛顿在决定是不是对来自北方的共产党侵略进行干预方面拥有“灵活性”。“总统第十号研究备忘录”是一些部门关于美国力量结构的一份绝密的研究报告,这份备忘录还对如果北朝鲜人现在入侵的话,南朝鲜首都汉城是否能守得住抱悲观态度。这份研究报告认为,即使在美国空军和海军进行干预和美国军队仍然驻在南朝鲜的情况下,汉城也守不住。
    所有这些都是与卡特总统的保证相矛盾的,卡特保证他撤走美国第二步兵师的决定,决不会削弱美国对南朝鲜所承担的义务。它还破坏了目前以必须保住汉城为依据的军事理论。因此,南朝鲜人和西德人面临着同样一个问题:他们是应该相信美国领导人公开宣布的东西呢,还是应当相信美国领导人的班子里的专家的秘密文件呢?
    政府宣称,“总统第十号研究备忘录”仅仅探讨了一些选择办法,这种说法是完全不符合实际情况的。
    “总统第十号研究备忘录”说,“一旦美国地面部队撤出朝鲜,美国也就把它在亚洲保持军事力量的态势从一种陆基态势变成一种近海态势。这……就使得美国在决定它是否应该卷入一场局部战争的时候具有灵活性。”
    这个文件接着透露撤走美国第二步兵师的一个未公开的原因:使华盛顿能够选择是不是进行干预。“总统第十号研究备忘录”说,随着军队的撤出,“自动地卷入的危险减少了。但是,只要美国决定进行干预,军事力量将是作好了准备随时可供使用的”。
    “总统第十号研究备忘录”勾画出了一幅可怕的情景:即使是在第二步兵师仍然驻在朝鲜和美国在大规模进攻开始后提供“初步的空中和海上支援”的情况下,“如果北朝鲜人打算进行战术性的突然袭击的话,他们至少有可能暂时地达到他们最想要达到的主要目标——占领汉城”。
    这个文件的意思是要恢复美国的老战略,这就是盟国军队离开停战区,而代之为撤到汉城一线。现已退休的霍林斯沃思中将在他近四年前接管司令部时改变了这种战略,并争论说,北朝鲜人希望尽快地占领汉城,然后开始和平谈判来削弱对方的力量。因此,盟国的战略变成了一种在汉城的前方进行防御的战略。
    这样一种防御要求朝鲜相信美国准备提供必要的空中力量。南朝鲜长期以来就感到不安的是,它与华盛顿的防御条约所规定的美国对入侵自动地作出反应的程度不如北约组织条约。卡特总统七月二十五日的信企图向朴正熙总统重新保证,美国撤出军队并不意味着“我们所承担的义务有任何改变”。
    在我们的专栏文章报道了“总统第十号研究备忘录”对苏联在中欧发动一场进攻的估价之后,一位西德高级陆军军官秘密地访问了华盛顿以便了解真实情况。这位将军说,和三十个人进行的谈话“使我在思想上毫不怀疑”,这份专栏报道是准确的,尽管白宫加以否认。南朝鲜的将军们现在可能在开始一种类似的过程,希望答案将比他们的德国同行的调查结果更为使人放心。

盖莱克访法同德斯坦会谈

    【路透社巴黎九月十二日电】波兰共产党领导人盖莱克今天抵达这里进行三天的正式访问,他在抵达后不久便开始同德斯坦总统会谈讨论东西方缓和和世界核裁军问题。德斯坦在排列有仪仗队的奥利机场迎接了他的客人,德斯坦强调了法国和波兰之间的友谊和合作。他在简短的欢迎词中说:“两国都希望使缓和的进程在欧洲不可逆转。”
    盖莱克在答词中说,尽管它们的政府和联盟的体制不同,波兰和法国设法进行了对它们以及对欧洲大陆和平事业有益的合作。
    然后,两国领导人乘坐直升飞机到巴黎开始三轮会谈的第一轮。
    德斯坦呼吁实行全面的有控制的裁军(包括核武器在内)。官员们说,他不久将致函世界各核国家
    ——美国、苏联、中国和英国——要求制定国际裁军计划。
    法国准备结束它对日内瓦裁军会议的抵制,假如会议主席由与会国轮流担任的话。目前,由美国和苏联任会议两主席。
    盖莱克在抵达这里时发表的谈话中说,波兰对在军事方面的缓和没有取得进展以及存在核扩散和采用新式武器的危险感到不安。
    【合众国际社巴黎九月十二日电】法国总统德斯坦今天对来访的波兰共产党领袖盖莱克说,欧洲的可靠的和平必须建立在忍耐、温和与充分尊重人权的基础之上。德斯坦在爱丽舍宫为盖莱克举行的一次宴会上说:“如果意识形态冲突增加的话,缓和就不会存在下去。”
    两位领导人都保证他们在意识形态上完全不同的政权继续为在欧洲进行密切的合作而努力,并使他们的国家始终站在这样一种努力的前线。
    【路透社巴黎九月十三日电】法国和波兰今天决定加强贸易并在政治、经济、技术和文化方面加强合作。波兰共产党领导人盖莱克和法国总统德斯坦的一位发言人说,两位领导人将于明天签署一系列新的贸易协定,包括轻重工业、化学产品、罐头食品和造船工业的资本货物。
    在盖莱克昨天抵达这里之后,两位领导人今天已举行了第二轮会谈。发言人说,他们主要讨论了经济和技术合作问题。

美联社说东德又驱逐八个人

    【美联社柏林九月三日电】据这里的消息说,东德当局今天驱逐了八个人,这八个人在抗议驱逐作曲家比尔曼的一份抗议书上签了名。
    自称是共产党人的比尔曼,对东德共产党政权持批评态度,他于去年十一月应西德一工会的邀请,去西德旅行时被剥夺了国籍。
    这七个身份不名的男人和一名妇女,是在东柏林将另外五个持不同政见者赶出这个被分割的城市的东半部分之后一周抵达西柏林的。
    西柏林“维护自由与社会主义委员会”的一位发言人说,八人当中的七人是最近刚从耶拿被驱逐的。

苏联高尔基市一千七百名教徒请愿要求开放旧教堂

    【美联社莫斯科九月四日电】高尔基城一千七百名居民异乎寻常地公开声称信仰宗教,他们在一项请愿书上签了名,这项请愿书要求政府重新开放这个城市被关闭的一个教堂。
    这项请愿书的组织者说,当地官员密切注视着他们,当他们征集签名时,官员们企图制止他们。
    这个文件说,伏尔加河沿岸的高尔基市一度是俄国最大的宗教中心之一,现在仅有三个小小的俄国东正教教堂,而人口却将近一百五十万人。
    在高尔基以西四百英里的莫斯科,估计有一百个教堂开放着,而其人口约比高尔基市多三倍。
    请愿书要求政府容许请愿书签名者用自己的钱和劳力整修市内现在一个没有使用的、破旧的教堂。
    在一个表明信仰会受到各种形式的报复的国家里,在请愿书上签名算是个勇敢的行动。
    苏联宪法正式保证信教自由。但是政府的政策是要限制宗教,并使越来越多的人接受下述的共产主义理论:宗教将作为历史过程的一部分而逐渐消亡。
    然而莫斯科的宗教活动家认为,高尔基市请愿书是全国范围内对宗教的兴趣重新产生的一个迹象,年青人和“陌生面孔”的人受洗礼作礼拜的人数增加,这一点也表明了对宗教的兴趣重新产生。
    据请愿书说,高尔基市教堂如此拥挤,参加星期日作礼拜的人有的不得不站到街上去,老年人在极度拥挤中晕倒了。

奥报文章《北约将军克洛兹的悲观情绪》

    【本刊讯】奥地利《新闻报》九月二日刊登波扎内发自阿尔普巴赫的一篇文章,题为《北约将军克洛兹的悲观情绪》,副题为《苏联人在两天之内就能到达莱茵河畔》,全文如下:
    尽管有人指责他,说他的过分夸张的理论损害了西方的防御情绪,但他还是那个老样子,既使人感到不舒服,又令人觉得他刚愎自用,此人就是比利时的北约将军克洛兹,他是《没有防务的欧洲》这本书的作者,曾在北约的上层人物中引起很大的轰动。他继续坚持他曾提出过的那个极不幸的警告:“我不仅担心,而且我确信,如果没有政治警告时间,苏联人可能会在四十八小时内到达莱茵河畔。”
    这位北约的司令在别的问题上的看法,也与官方的口径不尽一致。克洛兹认为,中子炸弹不适于作为保卫欧洲的武器,因为由于它的破坏作用和敌人对使用这种武器将会作出的反应,它只能保卫一片焦土,所以这是不足取的。
    目前在阿尔普巴赫举行的欧洲讨论会上作客的克洛兹,对维也纳的裁军谈判也绝没有表示出有“忠于路线”的思想。克洛兹说,看不出“苏联人为什么要减少军队,并因此而放下他们手中由于其在欧洲的优势而形成的政治武器?”但他或许倒是想看到能建立起相互信任的措施和能相互进行现场监督的办法。克洛兹主张中立国要起监督作用。
    至于最近披露的关于美国防御研究报告的问题——该研究报告说,在东方向中欧发动闪电战之后,美国打算放弃联邦共和国三分之一的地方——克洛兹说:“因为敌人有主动权,所以这是很有可能的。北约作为防御联盟,它和以色列不同,它不能发动先发制人的打击来进行前进防御。”
    克洛兹是比利时第十六坦克师的将军,这个坦克师在科隆以东一百公里的地方有个防御区,他在一旦遭到突然袭击时能否立即投入战斗的问题上,态度是悲观的。
    这位比利时人作为驻扎在联邦共和国的盟军司令,对联盟内部的腐败和由于个别地区部队的减少,而明显表现出来的虚弱越来越感到不满。
    他举了荷兰地区的情况来作为例子,荷兰地区的军队是如此之少,以致在紧急情况下,德国部队在本国部队到来之前,还必须来保卫这个地区。但如果德国人必须强大到能承担盟军任务的程度,那么东方可能就会担心,联邦共和国可能想重新占领德意志民主共和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