觉得本站好,就转发到你的朋友圈!

好酒还是陈的香,资料还是老的好!【www.LaoZiLiao.net】

老资料网  > 报纸  > 参考消息

美报文章:《苏联在非洲的做法接近于失败》

    【本刊讯】美国《基督教科学箴言报》九月二日刊登该报记者威利斯发自莫斯科的一篇文章,题为《苏联在非洲的做法接近于失败》,全文如下:
    苏联对外政策在非洲大胆试行的一种做法正接近于失败。
    但这里的西方分析家认为,克里姆林宫也许会继续设法挽救这种做法,尽管这项任务可能是完不成的。
    苏联在非洲试行的做法是,在当前这场具有战略地位的非洲之角的冲突中支持一方(埃塞俄比亚),同时又设法博得另一方(索马里)的欢心。
    索马里总统西亚德·巴雷在八月三十日至八月三十一日对苏联访问之后已离开这里,苏联对他的访问极其冷淡,而且苏联领导人勃列日涅夫根本未同他会晤,所以,苏联人和索马里之间的关系似乎正在走下坡路。
    西方外交官们不知道苏联人下一步该作何尝试。
    这种裂痕也许很深,已无法弥补了。甚至在西亚德·巴雷访问苏联之前,据说,索马里国家安全负责人艾哈迈德·苏莱曼·阿卜杜拉准将就对科威特一家报纸的记者说过,苏联人已开始减少对索马里的武器供应量。
    但是,分析家举出如下因素说明不会迅速公开决裂:
    ——迄今,苏联人小心翼翼地不把索马里说成是帝国主义国家的工具(虽然报刊曾谈到沙特阿拉伯和苏丹设法使索马里摆脱它一度同莫斯科建立的紧密联系)。
    ——毕竟,莫斯科同索马里签订了苏联为数不多的正式的友好条约之一,并且多年来向它提供大量经济援助和武器援助。
    ——如果西亚德·巴雷总统现在同莫斯科公开决裂,那末他就会冒使苏联人向埃塞俄比亚提供更多援助的危险。同克里姆林宫至少维持微弱的联系也许是较为明智的。
    分析家们说,由于索马里的反对,苏联人在援助埃塞俄比亚方面采取了谨慎的克制态度。军事援助主要是东欧提供的轻武器,而不是象坦克或喷气式飞机那样的大项目。他们说,经援的速度缓慢。
    然而,苏联人看来仍然作了错误的判断,没有估计到索马里的反对会如此强烈。
    据信,苏联中央报刊近数周来发出的信号已表明,苏联日益明显地偏心于埃塞俄比亚的事业,这大概使这位索马里总统一得到消息便立即赶来。
    西亚德·巴雷总统来到这里也许是为了防止苏联放慢武器援助的速度。他一定不高兴地看到苏联对埃塞俄比亚的供应虽然有限,但是在不断增加。
    在埃塞俄比亚领导人门格斯图·马里亚姆受到内部敌人和外部威胁夹攻的时候,苏联人为什么如此强烈地表示支持埃塞俄比亚呢?
    此间分析家认为有如下一些原因:埃塞俄比亚比索马里大得多,人口也多得多;它的左派的革命以其热情的反美言词引起苏联的注意;从那里可以对邻近的埃及施加特别大的压力。一位西方人士说,这里最高一级一定作出了一项支持埃塞俄比亚人的决定。
    此间人士赞同北大西洋公约组织的这一估计:苏联人正在利用利比亚作为补给基地,穿过埃及和苏丹的雷达探测范围之内的空隙向埃塞俄比亚空运供给物资。
    本报记者约翰·库利自雅典报道:
    阿拉伯人士认为,支持索马里和支持厄立特里亚造反者反对埃塞俄比亚斗争的阿拉伯联盟,现在面临着一个至关紧要的转折点。
    索马里总统西亚德
    ·巴雷同苏联领导人会晤后在埃及同萨达特总统会谈。开罗电台九月一日说,萨达特和巴雷对于在斗争中应遵循的战略仍然“意见完全一致”。埃及人士说,萨达特支持索马里,其部分原因是他的对手、受苏联支持的利比亚领导人卡扎菲继续支持埃塞俄比亚。

苏电视台发表评论指责索马里

    【法新社莫斯科九月三日电】苏联电视台今天谴责索马里在它同埃塞俄比亚的冲突中所扮演的角色。自从索马里总统西亚德·巴雷本周早些时候访问以来,这是第一篇这样的评论。电台评论员追述了塔斯社八月十四日的一则报道:“一国的军队进入另一国的领土,有害于非洲人民和全世界的和平与安全。”
    人们清楚知道,索马里是这篇评论的目标。自从八月二十八日西亚德·巴雷到达莫斯科的前一天起,苏联宣传机器对非洲之角苏联两个盟国的冲突一直保持沉默。

斯里兰卡驱逐两名苏联人

    【法新社科伦坡九月三日电】两名苏联工会人员已接获斯里兰卡政府的通知,他们要离开这个国家。
    当地报纸说,这两名俄国人对泰米尔联合解放阵线的活动和锡兰工人大会的活动表示强烈的兴趣,前者鼓吹斯里兰卡少数民族泰米尔族建立独立国,后者代表印度人血统的泰米尔种植园工人。
    斯里兰卡外交部发言人说,两名俄国人的签证期限已经缩短,他们要在九月五日前离境。
    【本刊讯】斯里兰卡《每日镜报》九月三日刊登一则题为《俄国人支持教族骚乱》的消息,全文如下:
    两名俄国工会工作者——弗拉吉米尔·伊格纳托夫和康斯坦丁·图季科夫的活动,使人有理由认为全岛各地最近发生的教族骚乱不仅是当地的事情,而且是受外国势力怂恿的。
    据现在透露,这两名工会工作者在五月三日到六月六日访问了斯里兰卡,在访问期间,他们在贾夫纳和科伦坡会见了泰米尔联合解放阵线的一些成员。他们还在贾夫纳的几次集会上讲了话。
    西丽玛沃·班达拉奈克政府的外交和国防部在这两名俄国工会工作者离去后就获悉了他们的活动,曾指示斯里兰卡驻莫斯科大使馆不要再发给他们再次进入斯里兰卡的签证。
    尽管发出了这个指示,斯里兰卡大使馆把签证发给了其中一人康斯——康斯坦丁·图季科夫和另一人,允许他们再次入境。他们应锡兰工人大会邀请,在八月二十九日来到这里。
    这两个俄国人第二次访问期间,对这个国家里的泰米尔联合解放阵线的活动很感兴趣。他们使泰米尔联合解放阵线和锡兰工人大会相信,他们不仅了解它们的不满和问题,而且了解它们在僧伽罗人手里蒙受的苦难。
    他们向这两个团体——泰米尔联合解放阵线和锡兰工人大会——保证给予一切可能的支持,并且同意大力宣传他们的苦情和问题。

汉城《东亚日报》报道:《本月撤走第一批美军》

    【本刊讯】南朝鲜《东亚日报》九月一日刊登题为《本月撤走第一批美军》的消息,全文如下:
    三十一日获悉,在第一阶段要撤走的六千名驻韩美军地面部队中,为数不多的第一批人员将在“今年九月”撤走,但是,象美军第二步兵师第一旅这样的主力部队将经过相当长的间隔,在“一九七八年第四季度”离开韩国。
    美国政府消息灵通的官员们说:“小规模的部队,尤其是象第四导弹司令部的‘诚实的约翰’导弹营这样的地区,将在一九七七年九月离开韩国。但是,下一批的撤走,在一九七八年九月底之前还没有计划。因此,从撤走第一批之后,将有相当长的间隔。”他们补充说:“步兵旅和它的支援部队计划在一九七八年的第四季度撤走。”
    美国政府的高级官员们说:“今后四、五年间完全撤走地面部队后,遗留下来的空军、海军、情报、兵站和其它支援部队的规模将多于一万二千名。”
    根据七月二十五日和二十六日举行的韩美安全协商会议所发表的联合声明来看,美国国防部长布朗曾说,六千名美国地面部队将于一九七八年底之前撤走,第二步兵师的司令部和两个旅将一直呆到撤走的结束阶段。
    当问到撤走的时间为什么留有四至五年的余地,这是不是暗示在撤军计划上有什么调整的可能性时,官员们说:“这是考虑到东北亚无法预测的军事、政治形势而有意留下余地的。”
    官员们说:“只要北傀不南侵,或者没有大幅度地增强军事力量这样重大的形势变化,撤军计划几乎不会有大幅度的修改。”
    官员们说:“撤军计划的细微的修改随时都是可能的。”“今后还将和韩国政府继续协商撤军的速度和对韩国必要的美军规模。”

拉贾拉南谈苏、越对东盟的态度

    【本刊讯】新加坡《南洋商报》八月二十七日刊登一则消息,摘要如下:
    新加坡外长拉贾拉南认为,共产国家对东盟中立化的看法,似乎要我们背驰西方的见解而接近共方的看法。
    拉贾拉南说:这种转变可能目的在于使我们跟它们更加接近。
    除了中国之外,越南和苏联之类的共产国家都指责东盟是受美国指使的反共军事联盟。
    莫斯科也批评东盟对西方的经济方式亦步亦趋。
    对于越南忽冷忽热的态度,他说,或许越南的领导层之中存在着两种对东盟的不同看法,不过这只是猜测而已。

马利克辞去印尼外长职务

    【美联社雅加达九月三日电】国务秘书苏达莫诺今天说,苏哈托总统接受了外交部长马利克和政府所支持的专业集团提出的马利克辞去外交部长职务的申请。苏达莫诺说,马利克要求免去他的外交部长职务,因为他想专心担任议会议员。马利克在一九七一年和一九七七年五月的大选中都被专业集团推选为议员。
    苏达莫诺说:「按法律规定,议员不得担任一个以上的职务,包括内阁部长职务在内。」但是,马利克担任外交部长已有十年以上,虽然自一九七一年以来他也一直担任议员。

阿拉法特向巴勒斯坦负责人员发表讲话

    【合众国际社贝鲁特九月三日电】巴勒斯坦解放组织报纸《革命巴勒斯坦》周刊今天报道:巴勒斯坦游击队领导人阿拉法特说,如果苏联和巴勒斯坦结成联盟,这将“粉碎”美国在中东的和平倡议。
    阿拉法特一日在莫斯科举行高级会谈回来后不到二十四小时就对巴勒斯坦负责人员说:“我们自己坚忍不拔……我们同以苏联为首的社会主义阵营的联盟……是粉碎美国解决办法的坚决保证。”
    阿拉法特说,会谈谈到必须在各级迅速采取行动制止美国提出的关于(中东)解决的建议取得任何进展,因为这样(一个解决办法)是有利于以色列而不利于巴勒斯坦和阿拉伯国家的。
    这位巴勒斯坦解放组织领导人说,只有加强同苏联的联盟,才可能粉碎美国的“解决办法”。但是他并没有说在莫斯科会谈中已经建立了这样一个联盟,联盟的具体目的是要粉碎美国的和平计划。而某些报纸消息却认为联盟已经建立了。
    阿拉法特说:“除非一旦日内瓦(中东和平)会议召开,巴勒斯坦解放组织以平等身份参加会议”,否则苏联将“抵制会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