觉得本站好,就转发到你的朋友圈!

好酒还是陈的香,资料还是老的好!【www.LaoZiLiao.net】

老资料网  > 报纸  > 参考消息

美报报道:《动荡的波兰:无能官僚的俘虏》

    说鉴于波兰的悲惨历史是领土多次轻而易举地被邻居所吞没,所有波兰人都希望避免苏联的干涉
    【本刊讯】美国《洛杉矶时报》八月七日刊登特林本(特林本是该报社论撰写人,最近他访问了波兰,这是他东欧工作旅行的一部分)发自华沙的报道,标题是《动荡的波兰:无能官僚的俘虏》,摘要如下:
    波兰农民知道,拖拉机的效率比较高,然而,许多可以使用这种机械的人宁愿用马来干他们的农活。这一点反映出,在极大程度上独立的波兰农民极其不信任波兰共产党政权的政策。
    他们认为,马象征着一定程度的自由和传统。在波兰的四千七百六十万英亩农田中,大约百分之八十五为私人占有,这是东欧最高的比例。在土地私有的情况下,买马和养马可以不受政府的干涉。而拖拉机是国营工厂制造的,需要政府所控制的燃料和备件。从而,种地依靠拖拉机就意味着依靠政府,农民们力求尽量在最低限度情况下依靠政府。
    这种不信任说明了潜在的紧张局势,这种局势不时地表现为公民的不服从情绪的爆发,这使波兰成了苏联的东欧盟国中最不稳定的国家。
    这种紧张局势早已给该政权和苏联造成了一些麻烦,但并没有造成更多的麻烦,这是因为争吵的各派都认识到,国内秩序的严重破坏会导致苏联的大规模干涉。鉴于波兰的悲惨历史是领土多次轻而易举地被渴望领土的邻居所吞并,所有波兰人都希望避免苏联的干涉。
    因此,波兰政府对老百姓在经济问题上的不满,反应灵敏,并愿意对那种不满作出比其他共产党国家大得多的迁就,这是不足为奇的。
    这样的敏感反过来鼓励大众以公开发牢骚和有时以暴行来表示不满。正如一位有见识的人士所指出的那样:
    “这里的报纸电台是由政府控制的,但是,这并不能阻止人民表示或显示他们的不快,他们发狂时就走上街头。”
    政府对这些行动作出反应时象老虎又象猫。同其他共产党政权一样,也用逮捕和监禁来镇压“持不同政见者”。然而,与此同时,又竭尽全力姑息那种不满——即便波兰国内外的人们广泛认为这种姑息是违反民族利益的。

美刊报道:《对卡特的全球目标正展开一场激烈辩论》

    说美国的全球利益主要从属于实现遏制苏联扩张和稳定两个超级大国间的关系这个压倒一切的目标,而卡特正在抛弃这个重点;他的做法已开始受到国内和欧洲政治家的抨击
    【本刊讯】美国《商业周刊》九月十二日一期(提前出版)刊登一篇报道,题目是《对卡特的全球目标正在展开一场日益激烈的辩论》,《布热津斯基如何对人们批评基辛格以后的政策一事作出反应》,摘要如下:
    从第二次世界大战结束到今年一月二十日卡特总统就职,美国对外政策的重点一直集中在同苏联的关系问题上。在漫长的冷战年代里以及最近在为实现缓和作出的努力过程中,美国的全球利益主要从属于实现遏制苏联扩张和稳定两个超级大国之间的关系这个压倒一切的目标。
    目前卡特总统在从根本上改变美国对外政策的过程中正在抛弃这个重点。他的这种做法已开始受到华盛顿和欧洲的一些老资格的政治家的抨击。这些政治家担心,美国放松对苏联力量和共产主义思想的关注会使克里姆林宫获得有机会取得政治上和战略上的进展的目标。
    白宫对外政策顾问布热津斯基本周在专门接见《商业周刊》记者时,同记者谈到给美国对武器控制、中东谈判到巴拿马运河等各种问题的政策重新下的基本定义。这个定义正在引起越来越激烈的辩论。
    挑战和反应。布热津斯基回忆说,当卡特政府上台的时候,它面临着“普遍的反美情绪”。他说,这种反美情绪的根源在于“有人认为,美国反对在世界范围进行积极的变革;美国过分地强调了美苏关系的重要性并使其成为美国政策的中心;美国轻视工业国和发展中国家之间存在的‘南北’问题;美国的对外政策越来越把重点只放在一个时期出现的一个问题上”。
    政府在对这种挑战作出的反应是为自己确定了下述六项目标:
    ——政府谋求通过表示美国支持建设性的变革的办法来消除反美情绪——据布热津斯基说,它已经取得了很大的成功。
    ——这种做法反过来有助于实现同欧洲和日本加强关系这个主要目标。
    ——卡特的政策更加有意地把重点放在南北问题上。
    ——在同苏联打交道方面,卡特表示愿意在遏制武器竞赛和其他方面(同苏联)合作,但是他明确表示,他认为美苏关系“既不是美国关心国际问题的开始,也不是美国关心国际问题的终结”。
    ——同时,政府处理了正在南部非洲、巴拿马和中东发生的危机。
    ——最后,政府设法把全世界的注意力集中到诸如制造核武器的能力的扩散和剥夺人权等被人们忽视了的世界问题上。
    对于习惯于三十年来一心一意地同苏联竞争的国务活动家们来说,这个包括六点的对外政策的马戏,危险地分散了人们对同莫斯科进行的长期意识形态和权力斗争这一中心问题的注意力。下面是在我国所面临的重大问题上展开辩论的情况:苏联。提出批判的人们把卡特的做法说成是措辞强硬而政策软弱,同他们说的用温和的言辞掩盖一项强硬的政策的前总统福特和前国务卿基辛格恰好相反。基辛格由于把苏联人赶出中东而有功,卡特则正在设法把他们招回来参加解决中东问题。提出批评的人们还看到卡特在限制战略武器会谈中后退和准备签署一项几乎不能容忍的协定。最后他们说,降低美苏关系的重要性的这种做法已使克里姆林宫对美国的意图感到迷惑不解,尽管政府已经为增加苏联在中东、印度洋、非洲和欧洲的影响开了门。
    布热津斯基认为,新政策是力图扩大同苏联人合作的领域,从而通过国际事务的新的安排而形成新的稳定局面。根据这个观点,如能把俄国人拉来参加解决诸如核扩散、消除贫穷斗争等世界问题,苏联会逐渐越来越把自己看成是世界进程的一个参与者,而不单纯是美国的一个竞争者。中国。在批评政府的人看来,万斯国务卿在最近的访问中,在北京受到的淡漠的接待表明,中国人认为,美国对苏联的态度软了。过去,他们把美国看作是抵销苏联压力的因素。这些批评的人认为,现在北京再次坚持解放台湾问题是改善美中关系的条件,这意味着,中国人认为美国对他们的安全越来越无关紧要。
    布热津斯基远不是把万斯的访问看作失败而一笔勾销,而是强调这次访问的目的是“探索和磋商”。他认为,中国有许多同美国一致的利益,它应当更积极地参与世界事务。布热津斯基认为,这种磋商是一个重要的起点。中东。提出批评的人同意卡特的实现全面的和平解决的目标,其中包括以色列撤出大多数被侵占的领土、阿拉伯接受同以色列的正常关系和为巴勒斯坦人建立家园。但是他们担心,卡特公开支持一种要么全有要么拉倒的方针将会使他没有退路,如果这种方针失败的话。他们告诫说,如果发生那种情况,阿拉伯国家政府将会再次从外交走向对抗,苏联人将会再次恢复那个地区的影响,对阿拉伯提高石油价格的政治限制将会消失。
    但是政府认为,当大多数阿拉伯国家政府在政治上比较温和的时候,必须利用目前这个短暂的机会来取得一项最后的解决办法。欧洲共产主义。批评家们指责说,卡特政府由于显然不关心共产党将在西欧执政这样一种威胁,而使成立左翼阵线政府的想法在政治上得到重视。
    官员们坚持说,卡特政府和它以前的历届政府一样反对西欧各国共产党分掌政权。但是他们对于如何处理这个问题显然采取不同的态度。
    另外一些政府官员解释说,卡特政府对这个问题所作的低调反应是“处理得”比较“细致的”,不大可能激起反对美国干涉西欧内部事务的民族主义的叫嚷。
    非洲。批评家们说,苏联通过专心致志地把力量集中在强权政治方面,在非洲取得比在任何其他地区都要多的政治好处,而卡特政府却徒劳无益地企图争取莫斯科参加促进第三世界的积极变革的合作性努力。
    从非洲之角到罗得西亚和安哥拉,苏联人正在武装一些咄咄逼人的民族主义政权和激进的革命组织,以此来扩大他们的影响。提出批评的人警告说,其结果会使苏联控制整个黑非洲和南部非洲爆发一场种族战争,从而给美国政治造成引起分裂的影响。
    政府的战略专家不同意这种看法,他们认为苏联干预非洲多变的政局很可能收到适得其反的效果。

基普里亚努就任塞浦路斯新总统

    【美联社尼科西亚九月三日电】(记者:亚历克斯·埃夫蒂)塞浦路斯新总统斯皮罗斯·基普里亚努今天就职。他保证“忠实奉行”他的前任已故马卡里奥斯大主教的政策。
    所有在这里派有代表的国家的使节,都出席了在众院举行的正式就职仪式,表明这些国家承认基普里亚努为塞浦路斯总统。
    塞浦路斯土族领导人登克塔什早些时候曾警告说,如果基普里亚努被承认为全岛的总统,他(登克塔什)将拒绝同希族方面恢复和谈。
    他还扬言将禁止外国外交官进入这个被战争搞得分裂了的岛国的北部。自土耳其于一九七四年夏季入侵以来,该岛北部一直在土耳其占领之下。
    土耳其和塞浦路斯土族认为,只能承认基普里亚努是希族控制的塞浦路斯南部的领导人。
    基普里亚努在就职讲话中说:“塞浦路斯今天面临着由于土耳其入侵造成的问题。”
    他说:“我要强调指出,这不是塞浦路斯希土两族之间的问题。这是入侵和外国占领的问题。我们百分之四十的国土处于外国入侵者的控制之下,我们三分之一的人口被赶出了家园,成千上万的人仍然杳无音讯。”
    塞浦路斯土族在土占区建立了一个自己宣布的土族邦。他们希望实行承认永久分裂、双方只通过一个脆弱的中央政府发生联系的解决办法。
    基普里亚努说:“我们希望在实施关于塞浦路斯的联合国决议的基础上解决问题,确保宁静、和平和与我们的兄弟民族(土族)之间的兄弟关系。”
    联合国决议要求从该岛撤出一切外国军队,所有难民都返回家园。土耳其方面拒不赞同这些决议。基普里亚努说:“由于安卡拉实行沙文主义政策,即土耳其要使我国分治和把既成事实强加于人的扩张主义政策,上述希望还实现不了。”
    基普里亚努认为,必须在建立一个统一国家的基础上解决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