觉得本站好,就转发到你的朋友圈!

好酒还是陈的香,资料还是老的好!【www.LaoZiLiao.net】

老资料网  > 报纸  > 参考消息

美报文章:评苏对南斯拉夫的意图《铁托的具有讽刺意味的胜利》

    说苏过去想暗中搞垮铁托的做法失败了;勃列日涅夫在铁托这次访苏时所表示的过分深情和尊敬,是要造成“同铁托相处得很好”的印象,作为今后在铁托接班人奉行“反苏”方针时苏从政治上公开干涉南斯拉夫的借口
    【本刊讯】美国《华盛顿邮报》八月三十一日刊登一篇文章,题目是《铁托的具有讽刺意味的胜利》,摘要如下:
    苏联领导人勃列日涅夫在他和铁托元帅本月举行的长时间的会晤期间对铁托所表示的过分深情和尊敬,给铁托身后的南斯拉夫能否继续不受克里姆林宫控制带来不祥之兆。
    当他们去年十一月在贝尔格莱德会晤的时候,勃列日涅夫试图
    ——但未获得丝毫成功——欺压这位难对付的老游击战士,后者在近三十年前领着他的国家退出了共产国际。当这位俄国人八月十六日在莫斯科同铁托总统会晤的时候,他又突然从打击转为爱慕,这就使华盛顿、西欧以及南斯拉夫本国产生了非常有根据的怀疑。
    当这位八十五岁的领导人最终离开人世的时候,铁托的这个表面的胜利,实际上会使克里姆林宫有理由说:我们同铁托相处得很好,可是,他的继承者却改变了这种关系的法则,我们不同意这种改变。
    这种主张可能很快成为苏联在政治上公开干涉南斯拉夫共产党的一个借口。
    自从一九四八年苏联和南斯拉夫破裂以来,苏联对南斯拉夫的干涉未能给克里姆林宫带来持久的政治利益。自那以后,这个共产主义超级大国和第一个脱离集团的共产党国家之间的关系时冷时热。
    勃列日涅夫最近以空前的热情支持铁托,这种变化是具有讽刺意味的:这件事证明过去要暗中搞垮铁托的做法失败了,同时又为铁托之后对南斯拉夫进行危险的、不同的攻击准备条件,届时可以宣布它背离今天的亲密关系。
    勃列日涅夫去年十一月同铁托私下会谈时,强硬要求铁托给莫斯科提供重要的、新的军事方便:苏联向非洲国家运送军事物资、或者为了其他原因有权飞越南斯拉夫领空;在南斯拉夫亚得里亚港口蒂瓦特—科托尔有权建设拥有全套设备的苏联海军基地;作出新的军事安排来帮助弥补华沙条约国和不结盟的南斯拉夫之间的裂痕。
    铁托断然拒绝了苏联的这些和其他的“请求”,专横的勃列日涅夫有时所用的言词与其说是请求,倒不如说是直截了当的要求。在贝尔格莱德进行的这场秘密的交锋,在官方公报中一点也没反映出来。
    在这次会晤期间,勃列日涅夫给铁托胸前别上的奖章,要比以往任何时候苏联势力范围以外的某一国领导人所得到的苏联奖章都多。
    除了莫斯科想宣传今天同铁托的亲密关系以便使明天的铁托接班人为难这个不良意图之外,这种热爱的表示还有其他一些原因。其中一个原因是苏联目前在国际共产主义政治活动中遇到困难。苏联现在同那些声明有不受莫斯科控制的自主权的西欧共产党发生纠葛。勃列日涅夫对铁托甜言蜜语,是要使他成为一个防止再同欧洲共产主义发生麻烦的堡垒。
    此外,铁托要到北京进行首次国事访问。由于中国共产党人压美国对苏联采取较前强硬的态度,由于西欧的共产党越来越拒绝向莫斯科卑躬屈节,勃列日涅夫不希望铁托到北京时对俄国人怒气冲冲。
    与苏联打算在铁托去世后反对南斯拉夫独立的阴谋相比,这些显然是一些非核心的问题。因此,铁托的胜利,是充分具有四十年来极权主义强权政治常有的那种讽刺意味的。铁托之后南斯拉夫的前途仍是危险的。苏联今天佯称两国不存在严重问题的说法,将成为明天指责铁托接班人反对莫斯科的借口,到那时铁托已不在世,不能出来揭穿这种指责是谎言。

西德《世界报》报道:《莫斯科仍是铁托和华会谈的重要题目》

    【本刊讯】西德《世界报》九月一日刊登一篇报道,题目是《莫斯科仍然是铁托和华会谈的最重要题目》,摘要如下:
    官方说,铁托总统和中国领导人在北京进行的为时两个半小时的首次会谈是在亲切、坦率和友好的气氛中进行的。
    今天,两国代表团将进行第二次会谈。在议事日程上有世界政治问题、经济和内政问题。
    中国和南斯拉夫的国内形势在首次会谈中占有重要位置。当然,最感兴趣的题目是苏联。
    南斯拉夫方面不担任政府职务的党的高级官员的出席,目前使人有某种感觉,中国和南斯拉夫之间党的关系问题也占一个重要地位。据铁托的代表团透露,另外还讨论了加强贸易的各种可能性。
    在关于世界政治问题的会谈中是否也谈到了战争与和平的问题,官方没有谈及。从在八月三十日晚上,华和铁托在宴会上发表的讲话里,可以明显看出贝尔格莱德和北京在这方面所持的不同看法。

法刊文章:《德斯坦倡议法国应参加裁军辩论》

    【本刊讯】法国《问题》周刊八月二十七日刊载克洛德·邦让写的文章,题为《裁军:德斯坦的机会。经过十五年不出面之后,德斯坦提出惊人倡议,应使法国参加裁军辩论。因为他认为不再能置身局外了》,摘要如下:
    问题是要赶在勃列日涅夫和卡特的前头。他们两人一直在考虑一种他们的方式的裁军,当然,这种裁军会是适合两个超级大国的,但却不为法国的利益服务。因此,德斯坦预感到,必须迅速行动,他表示,他对这个问题已有一些想法,他的机构一直在努力把这些想法弄成成文的东西。所以八月二十四日在内阁会议上,他宣布巴黎将“到时候”提出一项限制军备计划。
    日内瓦没完没了地进行着美苏控制的谈判,而法国却没有去那里。法国拒绝讨论减少欧洲军队。它没有参加防止核扩散条约。这种消极的态度同它销售武器的劲头,适成鲜明的对照。
    德斯坦理解和赞同采取这种外交政策的理由。他同戴高乐将军和乔治·蓬皮杜一样,看出超级大国有把游戏规则强加于人的自然趋势。
    他也跟他们一样,坚持要保持我们的核力量的可靠性。那么,怎样才能打破默守陈规而又不作让步呢?最糟糕的是日程表要求迅速提出解决办法。若干年来,苏联就希望举行世界裁军会议。它的心愿没有得到满足。明年五月,将在纽约举行联合国大会特别会议,讨论这个问题。大家知道,苏联代表将提出一些建议。人们预料,美国人将提出卡特的宽厚的理论。人们预料,第三世界的代表将谴责军备竞赛的浪费。人们不敢想象法国人能够提出他们过去的政策的过时的论据。
    美国人和苏联人打算趁此机会提交大家签字的停止一切原子试验的条约,将给法国增添困难。因为法国拒绝签字。
    首先,因为中国拒绝这么做;其次,在两个超级大国竞相制造最精锐的武器的时刻,放弃核试验就等于自杀。法国弹头深入敌方的能力就再也得不到保证……因此,单单五月份这个期限就要求要想出许多办法来应付。但是,还有其他更紧迫的期限。实际上,已经进行的减少欧洲部队会谈和限制战略武器会谈看来即将有一个新的转折。直到那时为止,会谈几乎只与苏联和美国有关。不久,也许明天,会谈将涉及欧洲和法国。因此,正在酝酿一项苏联的阴谋,旨在在华盛顿的同意下,制止法国和英国核力量的完善化,以利于进行限制战略武器会谈。然而,英国出于财政考虑,可能同意冻结它的全套原子武器的发展。于是法国便会是单枪匹马的。
    这就是德斯坦在脑子里的考虑,这就是前景。这已足以使他决心冒采取主动行动的风险了。“到时候”,当他阐述他的计划时,人们便将判断出他是以什么方式来裁决这次辩论的,他是怎样把捍卫国家利益的意愿和为普遍利益服务的关心协调起来的,简言之,他是怎样把戴高乐主义和他称之为“世界主义”的东西调和起来的。

意大利北部地区遭暴风雨袭击

    【美联社罗马八月二十九日电】暴风骤雨今天连续第二天袭击了意大利北部的大部分地区,结果洪水泛滥、塌方,破坏了铁路和公路交通。
    昨天傍晚,旋风席卷了蒂勒尼安的韦西利亚海岸,揭掉了房顶,把汽车、篷车和船只卷入空中。据估计,损失了数千万美元。
    未闻有重大的受伤事件。
    时速为一百公里的阵阵狂风袭击了米兰及其周围地区,同时在倾盆大雨的第三天雨中还带有冰雹。
    当局说,米兰周围数十条公路被水淹没,树木倒在铁轨上,中断了东至布雷西亚—威尼斯,西南至帕维亚—热那亚的铁路交通。
    米兰北部的塞韦佐河河水溢出了两岸,淹没了大片地区,米兰西边的提契诺河淹没了几条公路。
    意大利的里维埃拉也遭到暴雨的袭击,通往法国的铁路线上出现了塌方,火车中断了近十小时。在韦西利亚,旋风毁了钦夸莱机场的五架旅游用的飞机,并破坏了两公里长的海滩上的大部分设施。把一些船只和海滩上的小屋刮到了内地的松林里。许多野营地遭受严重破坏,把一些帐篷、汽车和篷车卷到空中,撞碎在树上或互相撞毁。
    数以百计的树木被连根拔掉,房屋遭到破坏,有的阳台被刮掉了,有的是房顶被毁掉了。

暴风雨袭击比利时沿海地区

    【法新社布鲁塞尔八月二十九日电】暴风雨昨天席卷比利时平坦的沿海地区,给沿海城市和农作物造成了严重破坏。
    在安特卫普,煤气和自来水的总管道爆裂,数以百计的地下室被淹。猛烈的巨浪把一艘游艇推到拉巴纳的海岸上并侵入了这个疗养城镇。
    农业专家说,在内地,百分之九十的小麦还没有收割,经过一个雨水创了纪录的夏季以后,今年的收成将会是“一次真正的大灾难”。

日内瓦裁军会议休会到明年一月底

    【德新社日内瓦八月三十日电】据宣布,目前举行的三十国国际裁军会议今天开始休会,直到一九七八年一月三十一日为止。
    【美联社日内瓦八月三十日电】美国和苏联今天在日内瓦裁军会议的一九七七年会议休会时说,它们就关键性的武器控制问题举行的会谈已经取得了进展。
    美国大使艾德里安·费希尔在三十国会议上说,美苏就共同提出一项关于禁止化学武器的倡议的可能性进行的秘密双边会谈,已经显示出“明确的势头”而且不久将继续进行。
    苏联大使利哈乔夫说,委员会中三个原子大国——英国、美国和苏联——就禁止一切核试验问题进行的三边磋商已“在某些方面”取得了“进展”。
    但是他并没有说明细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