觉得本站好,就转发到你的朋友圈!

好酒还是陈的香,资料还是老的好!【www.LaoZiLiao.net】

老资料网  > 报纸  > 参考消息

西德报纸和电台评论:波德戈尔内被解除苏修政治局委员职务

    【本刊讯】西德一些报纸和电台就波德戈尔内被解除苏修中央政治局委员职务发表评论,分别摘要如下:
    《法兰克福汇报》五月二十五日发表题为《免职》的评论说:
    波德戈尔内已退出了政治局;在这以后,他不会再长期当国家元首了。政治家波德戈尔内的道路看来到了尽头。他在政治局中不是最老的,勃列日涅夫、柯西金和苏斯洛夫也都七十岁以上了。看来波德戈尔内不是有病。莫斯科的导演手法助长了关于其中有政治原因的猜测。勃列日涅夫要除掉一个不受欢迎的人吗?是否在政治局中有过争执?政治局中一些年老的人是否认为(不是在自己、而是在别人身上)开始搞年轻化的时刻已经到来?西方任何人还不能回答这些问题。可是,苏联人民也一无所知,这一点是严重的。
    《南德意志报》五月二十五日刊登一篇题为《克里姆林宫三驾马车的终结》的评论说:
    波德戈尔内下台(是出于健康原因自愿提出来的还是苏共中央强迫的,还不清楚),是一种仅由于生理上的事实也会导致的事态发展的开始,在这种事态发展中,那些如此长期地、并且比较和谐地进行共同执政和管理的赫鲁晓夫的继承人将逐渐地分手。已经发表过某些同勃列日涅夫不同意见的这位结实的乌克兰人,在丢掉政治局中的席位后,也将不得不丢掉最高苏维埃主席团主席即国家元首的职务。这样,在苏联等级制度的最高层将不可避免地产生变动,由于这么高的领导层中老人占大多数,所以由此可能产生一种推动力,使克里姆林宫领导人一次中央会议比一次中央会议年轻。在激烈而短期的非赫鲁晓夫化之后,作为勃列日涅夫时代特点的人事方面的不活动性和僵硬性,现在将不可避免地让位于一个波动较大的时期。
    德意志电台记者维特西诺斯于五月二十四日发表评论说,
    在波德戈尔内被贬的问题上,西方外交人士指出,很早以来就可以看到,在苏联领导中以政治局委员苏斯洛夫为首的意识形态派明显地扩大了自己的影响。只有在将来才能弄清楚这个在苏联司令部发生的出人意料的、根据各种迹象看来是重要的人事更动。
    德国第二电视台记者尼尔森—施托克比于五月二十四日评论说:
    苏联国家元首波德戈尔内被从苏联的最高机构政治局里赶出去有下列原因和背景:今天的中央委员会会议日程包括讨论苏联新宪法……这项新的宪法可能有大大加强苏联国家主席即国家元首地位的规定。这样的角色由勃列日涅夫扮演实际上是再合适不过的了,用德文来说就是波德戈尔内必须把这个位置让给勃列日涅夫……波德戈尔内已屈服于政治局勃列日涅夫追随者们的强大压力。

路透社说佳热利尼科夫已调任苏修中宣部长

    【路透社莫斯科五月二十五日电】通常可靠人士今天说,另一个事态发展是调共青团主要负责人佳热利尼科夫搞党的工作,这可能表明进一步加强勃列日涅夫对权力机构的控制。
    据这些人士说,四十九岁的佳热利尼科夫已接任长期空缺的、苏共中央宣传鼓动部这个重要机构的部长职位。
    佳热利尼科夫在今年二月召开的苏共第二十五次代表大会上的讲话中,也说了一些在大会上所听到的最热情洋溢地颂扬勃列日涅夫的话。

路透社报道:东欧各国对苏修中央人事变动的反应

    【路透社维也纳五月二十五日电】在一些迹象表明克里姆林宫正作出新的努力,来加强共产党集团的纪律的情况下,苏联主席波德戈尔内突然遭到贬降以后,东欧各国领导人今天仍保持沉默。
    各国政府报纸仅仅简短地报道了波德戈尔内被突然排除出苏共政治局这一个莫斯科十二年来最高级的人事变动,未加评论。
    记者联系过的驻东欧各国首都的外国外交官们说,这一宣布看来是出人意外的,而且造成了克里姆林宫重大变动通常所伴有的冲击波。苏联集团各国领导人对于可能影响到莫斯科与东欧密切联系的这类权力变换是非常敏感的。
    东欧分析家们说,鲁萨科夫同时提升为苏共书记,他显然将成为克里姆林宫负责与苏联集团各国联系的新人物,这一点使得情况更加捉摸不定。
    有一种广泛流传的猜测,认为鲁萨科夫的任命,预示克里姆林宫可能将采取更强硬的政策,来进一步密切莫斯科与东欧之间在意识形态上和政治上的协调。六十八岁的鲁萨科夫属于那一代强硬路线的苏联共产党人。
    东欧分析家们把这一人事更换同近来的一些迹象联系在一起,即苏联采取较强硬的政策反对持不同政见分子,反对意识形态上的“软弱”,反对意大利、法国和西班牙有倾向性的欧洲共产主义运动。去年,卡图谢夫曾被迫对欧洲共产党人和南斯拉夫人作出屈辱的让步,作为举行苏联倡议的欧洲共产党会议的代价。
    克里姆林宫这次人事改组,是在苏联集团各国外交部长在莫斯科开会的二十四小时之前宣布的。波德戈尔内被解职之前的十二天,保加利亚老资格的政治局委员维尔切夫也在未加解释的情况下同样突然地被撤销职务。
    波德戈尔内过去同保加利亚党有密切联系。

西德当局逮捕十一名东德间谍嫌疑分子

    【法新社汉堡五月二十三日电】一位可靠人士今晚在这里说,在昨天进行了全国性的搜捕以后,西德当局已逮捕了十一名怀疑为东德搞间谍活动的人。
    一些人士说,使用了反间谍电子计算机的新方法。
    据官员们说,西德约有一万到一万五千名“外国特务”,绝大多数来自东欧。
    当局去年曾经说过,他们逮捕了五十一名所说的“外国特务”。波恩的一位官方人士把这些人称为“冰山的尖”。
    【德新社汉堡五月二十二日电】有八千五百名会员的西德刑事警官联合会的发言人今天说,该联合会的主席罗尔夫·格吕纳特——汉堡市警察的稽查员——因有从事间谍活动之嫌已经被捕。
    这位发言人说,没有发拘捕格吕纳特的拘留证,由于格吕纳特同汉堡市警察局发生争吵而显然使他达到了宣传的目的。在受到紧急怀疑的情况下是可以不携带拘捕证进行逮捕的。
    但是这位发言人说,他的组织(类似工会)认为这些指控不能用来反对格吕纳特。他没有透露任何细节。无论是威斯巴登的联邦刑事处还是汉堡的警察局都未对该案发表评论。
    【合众国际社汉堡五月二十二日电】德新社说,反间谍人员“显然已经逮捕了德国侦探联合会的负责人、警察侦探罗尔夫·格吕纳特”。
    警察说,格吕纳特一九七四年十一月在他的办公室电话中发现了一个窃听装置,于是提出了一项刑事诉讼。这些人士说,现在仍不知道这个窃听装置是谁安装的。
    十二天前,西德司法当局宣布逮捕了四名所说的东德间谍。他们说,其中两名被捕时携带有另一名间谍嫌疑犯,从施密特总理的办公室窃取的文件。

法新社报道:《二十四小时总罢工使法国瘫痪》

    【法新社巴黎五月二十四日电】题:五月二十四日的罢工:一九六八年五月以来最重大的运动
    数百万罢工者(据法国工人总工会说有八百万至一千万罢工者)使法国二十四日处在死气沉沉之中,而游行示威却聚集了数十万人:五月二十四日的罢工也许是自一九六八年五月以来最重大的要求权利的运动。
    之所以有这么多人参加罢工,可以由下述事实来解释:这是所有的中央工会(总工会、工人民主联合会,全国教育联合会、工人力量总工会、法国天主教工人联合会和职工总联合会)第一次共同发布总罢工的命令。
    【法新社巴黎五月二十四日电】题:二十四小时总罢工使法国瘫痪
    为了抗议“巴尔计划”,所有的工会于五月二十四日发动一次二十四小时的罢工,这次罢工瘫痪了一切主要部门,从而使法国在这天生活在停滞状态中。
    人们广泛遵循了工会的罢工命令,特别是煤矿(有百分之九十五的人罢了工)、公务、运输、法国电力部门(电力生产降低百分之六十)是如此。许多企业、特别是汽车制造部门都由于缺电而不能运转。
    在城市中,邮递员不能分发邮件,垃圾也没有收集。码头工人的罢工阻碍了港口的一切活动,机场上航空交通也大大减少(夏尔·戴高乐机场上的交通比平常减少一半多)。
    在其他大城市里昂、马赛、利尔、波尔多,市内交通运输已告停顿。但市内通行比平常容易得多,因为大部分人都呆在家里。
    在铁路线上,只有百分之五的列车在行驶,通往外国的铁路联系仍得到保证。
    然而,什么也不会改变,五月二十四日晚,巴尔总理已说了,他将不改变他的反通货膨胀的政策。
    【法新社巴黎五月二十四日电】题:法国罢工
    根据中央工会的号召,法国五百万工资收入者五月二十四日遵守了总罢工的命令。
    罢工的直接结果证明,不到百分之十的法国人(法国有五千三百万人口)就能够使国家瘫痪。
    那天上午,一支浩浩荡荡的游行示威队伍在巴黎完全是象征性的巴士底狱广场开始行动。在游行队伍前面的有法国总工会(亲共产党)领导人、法共政治局委员塞居伊、法国工人民主联合会(亲社会党和自治的工会)领袖埃德蒙·梅尔和法共总书记马歇。工人力量总工会(理论上是亲社会党的,但是它与国际自由工会联合会联合,并反对称之为集体主义的东西)领导人安德烈·贝热龙显然没有参加,他是预定不参加的,他虽然同意抗议政府的节约计划,但拒绝参加游行。
    游行示威者举着的标语牌写着“制止失业”“停止厉行节约”“不要巴尔计划”。
    这次总罢工有一些新的方面,特别是警察工会第一次出现在抗议者的队伍中。
    这个事件发生在离预定的一九七八年五月的立法选举不到十个月的时候。至少从这方面看来,是一个政治警告。
    最后的消息证明,罢工的命令在国家的大部分地方得到了执行,无论如何在北部和南部的各大城市中得到了执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