觉得本站好,就转发到你的朋友圈!

好酒还是陈的香,资料还是老的好!【www.LaoZiLiao.net】

老资料网  > 报纸  > 参考消息

布托去西北边境省视察并在白沙瓦发表讲话

    【路透社白沙瓦十一月十六日电】巴基斯坦总统阿里·布托今天攻击反对和孟加拉国建立关系的批评者,暗示说推迟这样的一个行动只能对巴基斯坦有害。
    布托是在对西北边境省进行为期十一天的、和人民会见的访问期间,在工会领导人在这里举行的一次群众集会上发表演说时说这番话的。他没有指名提这个新国家,但是说东巴基斯坦分裂出去是由于前政府的错误政策。
    布托先生说,关于这个根本的问题必须由人民作出决定,这是不着急的事,“但是我们粗浅的看法是我们必须作出一个决定。”他说他准备说服那些反对“我们意见”的人,并说:“如果我们推迟,我们就会蒙受这样做的害处。”
    这位总统对于一些要求印度军队撤出被占领的巴基斯坦领土以及印度遣返战俘、但又——他说
    ——不准备让巴基斯坦方面采取任何行动的人的逻辑表示怀疑。
    【路透社白沙瓦十一月十六日电】(记者:巴里·梅)布托总统今天警告说,他将在承认东巴为孟加拉国的问题上粉碎反对他的任何行动。
    他说,巴基斯坦人民和警察是同政府站在一起的。右翼的政治对手已扬言,如果布托总统承认达卡的穆吉布·拉赫曼政府,他们将谋图推翻他。
    这位总统说,他的政府完全有能力对付那些扬言要采取行动的人的挑战。他在这里举行的一次群众大会上说,“我们知道如何对付这些行动。”

法新社报道:《苏哈托结束法国之行》

    【法新社巴黎十一月十五日电】题:苏哈托将军和夫人结束法国之行
    苏哈托将军和夫人今晚向蓬皮杜先生和夫人告别。
    印尼总统和夫人的法国之行已经正式结束,但苏哈托将军和夫人要到明天上午十时离开巴黎,前往他们这次欧洲旅行的第二站维也纳。
    【德新社维也纳十一月十六日电】印尼总统苏哈托今天从巴黎到达这里,开始进行为期三天的正式访问。
    【合众国际社维也纳十一月十六日电】印尼总统苏哈托今天吁请发达国家提供经济和技术援助以加速印尼的经济发展。
    到奥地利进行为期三天的访问的苏哈托,是在奥地利总统弗兰茨
    ·约纳斯为他举办的盛大宴会上发表的讲话中说这番话的。
    【法新社巴黎十一月十六日电】苏哈托总统正式访问法国后发表的联合公报主要说,乔治·蓬皮杜先生和印度尼西亚总统“对印度尼西亚和法国关系上的友好精神表示高兴。他们满意地注意到,几年前在两国之间建立的合作已有所发展和多样化了,他们一致同意在这个划定的道路上继续前进”。
    印度尼西亚共和国总统表示,“他对法国参加旨在减轻印度尼西亚外债的巴黎小组的工作,表示强烈的赞赏。他也对法国在开发印度尼西亚方面作的贡献表示高兴,法国的贡献已使几项重大的工业计划得以实现,并建立了两国间真正合作的基础。
    “双方一致同意发展这种经济合作政策……”
    将进一步增加法国的财政援助。
    关于印度尼西亚和欧洲经济共同体之间的合作问题,蓬皮杜总统表示对该国和共同体的关系将来的发展满怀信心。他指出,最近举行的欧洲最高级会议已决定增加同发展中国家的合作。
    苏哈托将军和蓬皮杜先生满意地注意到,他们两国政府在执行它们的外交政策中,都是以同样的原则为依据的。共和国总统提到,法国对东南亚国家联盟成员国提出的使该地区中立化的倡议表示同情。两位政治家满意地注意到最近在谈判解决越南问题的道路上取得的进展。另一方面,他们表示赞成“稳定原料价格、使之能保证原料生产国有正常收入”的制度,并赞成“对发展中国家有利的改革国际货币制度”。
    在双边关系方面,两位国家元首强调指出发展两国在科学、技术和文化方面的合作的好处。
    印度尼西亚共和国总统和苏哈托夫人,邀请法兰西共和国总统和蓬皮杜夫人正式访问印度尼西亚。这一邀请已被接受,日期以后另定。

埃及《今日消息》主编库杜斯文章:《对尼克松重新当选持乐观态度的人》

    【本刊讯】埃及《今日消息》周刊主编库杜斯十一月十一日发表一篇关于埃及对尼克松重新当选的反应的文章,题目是《对尼克松重新当选持乐观态度的人》,摘要如下:
    有一种政治趋势企图对尼克松的重新当选抱很大希望,仿佛我们有了一种把和平解决强加于以色列的积极办法。对尼克松重新当选抱乐观态度的人把希望建立在天真的政治分析上。这种分析又是以想像中的假定为基础。这些假定是:
    尼克松重新当选就使他处于不需要美国的犹太人选票的地位,他不再需要他们了。美国宪法不允许一位总统第二次连任,因而尼克松不需要用屈服于以色列的需求的办法使它感到满意。因此尼克松在重新当选后可以试图作为一个和平和正义的人名垂史册,他将坚持要求以色列执行安理会决议,即使这意味着停止美国对以色列的援助。
    但是,这是一种天真的分析。控制着全世界犹太人的犹太复国主义势力,不会如此天真而竟致于再选一位会抛掉或背弃他们的美国总统。
    还有一种比较接近现实而不这么天真的假定。这种假定说,尼克松在莫斯科会谈中一致同意和平解决中东问题是他们之间实行和平共处的基本因素之一。
    寄希望于这种假定的人十分乐观并欢呼一九七三年是和平解决之年。但是这些人当中的大多数都使自己的希望立足于美国官员的谈话或中间人的话,而且他们也没有因为以前的未使任何事情兑现的话而灰心。
    有一个阶段,我们阿拉伯人希望使两个超级大国的利益处于平等地位,这样他们任何一方都不能把他们的意志强加于我们。这个阶段就是积极中立阶段。但是两个超级大国都以自己的方式反对积极中立。尽管如此,积极中立的政策如能继续下去,本来是可以产生有利于我们事业的结果的。但是,这种政策并没有继续下去。这种政策被美国同以色列结盟的立场击败了。它也被尼克松同意与苏联和平共处的作法击败了,因此,任何国家都不能驱使任何一个超级大国同另一个超级大国进行有效的对抗,美国的所有朋友都成了苏联的朋友,苏联的所有朋友也成了美国的朋友。
    这就削弱了我们的立场以及我们的事业。尼克松获得成功是有损于我们的。
    最后,只要我们的道路正确,只要我们能避开一切漏洞,就对尼克松重新当选不抱任何希望。

黎报报道西欧国家提出建立“巴勒斯坦国”计划

    【美联社贝鲁特十一月十六日电】《日报》今天报道,阿拉伯人和以色列人可能在联合国主持下举行间接会谈。
    这家报纸说,目前正在开罗加以研究的一项计划还要求在以色列占领的约旦河西岸和加沙地带建立一个巴勒斯坦国。
    根据这个计划,阿盟秘书长里亚德将被授权代表阿拉伯国家和巴勒斯坦人在纽约联合国总部举行会谈。
    该报接着说,参加会谈的以色列代表大概是外长埃班,联合国秘书长瓦尔德海姆将作为中间人。
    该报又说,这个建议就是西欧各国政府提出的主张并得到了美国的支持。据说美国政府愿意赠款三亿美元资助建立一个新的巴勒斯坦国。
    据《日报》说,这个新计划的制定者说,这个计划将打破由于以色列坚持己见和阿拉伯人拒绝直接谈判而造成的僵局。
    报纸说,这个计划还保证巴勒斯坦游击队以阿拉伯联盟成员资格派代表参加会谈。
    《日报》说,这个新国家将有一个临时政府,这个政府在开始时没有外长或国防部长,它说,外交部将在三年后,即在这个新国家也加入联合国之后成立。在参加联合国之后两年成立国防部。

法新社报道:《印尼总统在法外交记者协会的讲话》

    【法新社巴黎十一月十五日电】题:印度尼西亚总统在法国外交记者协会的讲话
    苏哈托总统今天出席了法国外交记者协会举行的午宴,他承认,目前有“许多印度尼西亚共产党党员关在牢房里”。但他没有说明人数。
    他说,这些犯人分为三类:一、“A”类:“我们有足够的证据证明,这个集团的成员可以被判处。有些判决已经宣布,但有些囚犯还未送交法院。”二、“B”类:“这些人并不是无罪的,但对于他们,我们没有足够的证据把他们移交法院。”三、“C”类:这些人在一九六五年前有共产党的活动,但在政变期间,不知道他们的态度如何。苏哈托说:“我们把他们释放了。”
    此外,苏哈托在回答问题时谈到了对外政策的以下各点:
    一、越南问题:希望东南亚和平和稳定的印度尼西亚,支持美国为结束战争而倡议进行的和平努力,不管是美国和北越目前进行的谈判也罢,还是西贡和越共可能进行的会谈也罢。
    二、中国一印度尼西亚关系:中国支持一九六五年的共产党政变,这是干涉印度尼西亚内政,因此,两国关系状况是不正常的,由于过去的经验,印度尼西亚对中国将持“审慎态度”。
    三、苏联—印度尼西亚关系:苏哈托总统说,“我们的关系是正常的”,但是他强调指出,“坚持严格贸易平衡的社会主义国家几乎不可能来帮助印度尼西亚。”

合众社报道:英·甘地同巴《黎明报》主编的谈话

    【合众国际社卡拉奇十一月十六日电】印度总理英迪拉·甘地今天说,印度想要同中国改善关系。
    甘地夫人还说,她高兴地得知,中国“赞成次大陆局势正常化”。
    印度总理是在新德里同卡拉奇报纸《黎明报》主编谈话时说这番话的。此间今天刊载了这一谈话的一部分。
    甘地夫人说,她希望巴基斯坦和孟加拉国双方解决问题,因为印度不希望干预。她说,她希望次大陆三国“作为平等者”生存和繁荣,并且“为了和平、友谊和它们人民的幸福而相互合作”。
    在被问到中国否决了接纳孟加拉国进入联合国,中苏对抗是否已被转移到次大陆平原上来这个问题的看法时,甘地夫人说:“难以了解中国通过否决接纳孟加拉国进入联合国得到了什么好处。
    “你已提到了中苏对抗。还有别的大国的对峙。有全球利益的强国想对小国施加压力。
    “抗拒这些压力是我们所有国家的事。”
    在被问到她是否同意佐勒菲卡尔·阿里·布托总统的下述意见:中国在使次大陆局势正常化方面起的作用是积极的。甘地夫人说:“我高兴地得知:中国赞成次大陆局势正常化。”
    她说:“我们自己希望同中国改善关系,我时常公开表示这种愿望。”
    关于同巴基斯坦恢复外交关系问题,甘地夫人说:“涉及的主要问题不是恢复外交关系,而是友谊、和平以及和平地、双边地解决问题的愿望。”
    关于克什米尔问题,甘地夫人说,她同布托总统一直就克什米尔控制线的划线工作进行着通信。
    然而她又说:“我没有得到他建议划线问题将在政府一级加以解决的任何消息。”
    她说:“这件事是技术性质的,应由一直在处理这个问题的高级陆军司令官来解决。”
    她又说:“可惜的是,印度武装部队撤离巴基斯坦领土的工作由于你们的军官们显然认为印度的撤离没有他们提出的争议问题重要而被拖延着。”
    在被问到她是否认为克什米尔控制线是一种永久性的国际边界,或者只是代替一九四九年确定的停火线以及随后而来的种种理解,即:双方中的某一方要回到一九四九年分治时的局面。甘地夫人回答说:“我们关于克什米尔的看法是众所周知的。我们还表明:我们愿意讨论这个问题,而且我们想要解决这个问题。”
    甘地夫人还否认印度想要抛弃次大陆的分治局面。她说:“我们已把它作为一个既定事实来加以接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