觉得本站好,就转发到你的朋友圈!

好酒还是陈的香,资料还是老的好!【www.LaoZiLiao.net】

老资料网  > 报纸  > 参考消息

越美巴黎会谈二日举行会议/阮氏萍揭露美政府拖延签署协定旨在欺骗美国和世界舆论

    【合众国际社巴黎十一月二日电】(记者:乔治·西贝拉)越南共产党人今天说,尼克松总统已对越南和平条约的基础本身提出了异议。
    越共外长阮氏萍女士说:““尼克松总统不仅拒绝在商定的日期签署协定,而且现在对那项他本人批准、认为令人满意的文件的基础本身提出了异议。”
    阮氏萍女士是在她进入克莱伯大街会议厅参加第一百六十五次巴黎和谈会议时向新闻记者提出她的指责的。
    阮氏萍女士说:“尼克松总统即将进行一次大规模的欺瞒运动,旨在欺骗美国和世界舆论,以掩盖他的旨在加强阮文绍政权和延长战争的阴谋。”
    北越谈判副代表阮明伟也批评尼克松拒绝了共产党定的十月三十一日举行签字仪式的期限。
    阮明伟说:“由于尼克松政府的态度,我们仍然得不到和平的果实。”
    南越谈判代表阮春风在会议前的谈话中说,他将再次要求共产党方面对停火和南方人民自决作出更明确的保证。
    阮氏萍女士在会议桌上的正式发言中说,“美国政府不顾自己的保证,拒绝按商定的日期十月三十一日在已经达成的关于结束战争、恢复越南和平的协定上签字。”
    “舆论再一次清楚地看到了尼克松政府的不守信义,这是违背诺言,是蓄意的行动。”
    她说,华盛顿一面拒绝签署协定,一面“让西贡政权大叫大嚷地反对这项协定中最重要的条款”。她说,阮文绍“疯狂地反对”越南的“压倒多数”。
    这位越共领导人警告说,“目前恢复和平的全部障碍都是美国方面制造的。美国政府的行为正在造成一种非常严重的局势。”
    河内谈判代表阮明伟说,这次通过秘密谈判达成的协定“具有极其重大的意义”,应当立即付之实施。
    阮明伟说,“美国方面无法否认,越南民主共和国政府所宣布的谈判情况是真实的。”
    阮明伟说,共产党方面希望草案按目前的文本签字,并且没有表现出愿意举行基辛格所要求的新的秘密会谈。
    【法新社巴黎十一月二日电】越南南方临时革命政府外长阮氏萍女士今天指责美国不顾美国和北越谈判代表所拟定的停火协定,正在“大规模地、火急地”把额外的作战物资运给南越。
    阮氏萍女士在巴黎和平会谈的第一百六十五次会议上的发言中要求南越总统阮文绍辞职并释放一切政治犯。这里的观察家们认为,这个发言所采取的方针比仍然没有签字的停火协定中所采用的“更为强硬”。
    这位临时革命政府外长指责美国拖延签署协定以更好地支持阮文绍的政权。据阮氏萍女士认为,“美方拖延签署联合协定所提出的借口……仅仅是一种烟幕,使得美国能够拖延谈判,以期……巩固西贡政权作为它的越南化政策的一个工具。”
    她宣称,美国又在把大量的作战物资运入南越,并说与此同时西贡政府正在“比以往任何时候更厉害地”加强“镇压和恐怖”。
    【法新社巴黎十一月二日电】北越今天重新要求立即签署基辛格同黎德寿拟订的和平协定。
    北越出席第一百六十五次巴黎会议的代表阮明伟明白表示:河内认为,基辛格同黎德寿再进行任何秘密会晤都是无益的。
    【法新社巴黎十一月二日电】美国首席代表威廉·波特今天在越南和平会谈中说,“和平已经临近”,剩下的问题能够“迅速”求得解决。
    波特说,十月八日“当你方向我们提出把军事问题和政治问题分开时”,取得了突破,自那时以来,已取得了那么大的成绩。
    他说,河内所“确切地概括的”协定草案“反映了迄今达成的谅解的情况”。波特说,“因此我们认为,和平已经临近了,我们还认为,剩下的需要解决或澄清的问题,通过努力和诚意,是能够迅速求得解决的”。
    他说,确实仍然存在着一些“实质”问题,但是说,“在解决最后的因素方面过份匆忙会危及已经完成的工作,并可能使一项协定今后的有效性发生疑问”。
    波特要求“另一方”“不怀偏见而现实地对待可能仍然存在的任何困难”,但是他没有具体说明这是些什么困难。

路透社报道:春水同美电台记者的谈话

    【路透社华盛顿十一月一日电】河内首席和谈代表春水今晚对美国通过谈判解决越南问题的诚意表示怀疑,并且告诫人们要提防更改停火协定草案的做法。
    春水在从这里电视上看到的同全国广播公司记者劳埃德·多宾斯在巴黎的一次谈话中说,解决越南问题的问题“不在主要问题或微不足道的问题上,而是在诚意的问题上”。
    他问道:“如果每一次商定之后,然后又再更改,怎么能缔结协定和结束战争呢?”
    河内限定美国在十月三十一日签署这项协定——在巴黎秘密会谈中制定的,——但是华盛顿坚持,必须再举行一次谈判会议,来解决余下的分歧。
    【路透社华盛顿十一月二日电】(记者:威廉·斯卡利)由于河内、西贡和华盛顿不断在一周前透露的停火协定草案上施展计谋,迅速结束越南战争的希望在逐渐消失。
    北越谈判代表春水昨晚在一次谈话中,要求美国必须保证他在同白宫助理基辛格举行的一系列秘密会谈中帮助制订出来的九点协定草案的条件。
    而在华盛顿,政府继续坚持,它将不会被恫吓而惶恐地在一项为另一次战争撒下种子和使南越人民得不到决定他们自己的前途的解决办法上签字。
    基辛格博士上星期四说,这六、七个问题可以在一次最后的会议上得到谈判,但是现在外交人士指出,很可能还要举行两次会议,并且还要去西贡一次,向阮文绍总统转达结果。这实际上将排除在下星期四美国总统选举之前达成任何协议的可能性。
    外交人士指出,共产党人希望在他们恢复会谈之前,美国作出一项无懈可击的誓言。
    有些人士说,只要草签这项草案,河内说不定就会感到满意了。
    美国政府方面表示有信心,这次最后会谈将会得以进行。

尼克松二日发表电视讲话

    【美新处华盛顿十一月二日电】尼克松总统今晚在白宫对全国广播和电视听众发表讲话,谈到他对将来所抱的希望。他的讲话摘要如下:
    ……我希望我们转向恢复个人精神,转向使那些最接近人民的政府有新的活力,转向使家庭和社会有一种新的最好的地位,转向对我们所做的一切事情有一种新的责任感,要为我们自己负责,对我们自己负责,为我们的社会负责,对我们的社会负责,因为我们知道,我们每个人在自己的日常生活中采取的每一个行为将决定我们大家将生活在怎样一种社会和怎样一种国家中。
    如果我们能够一道恢复这种精神,那末在四年以后美国就能带着两个世纪以前立国时抱有的决心、带着生气、活力和朝气进入它的第三个世纪。
    在过去这四年中,我们使美国朝着这个目标走了一大段路。我们在国内恢复了和平,我们正在国——外恢复和平。
    正如你们知道的,我们现在在实现我们要在越南得到体面的和平的目标方面有了重大的突破。我们就一项解决办法的大部分条款在很大程度上取得了一致意见。我们准备缔结的解决办法将实现我在今年五月八日向全国发表的电视讲话中确定的基本目标:
    ——放回我们的所有战俘,对在战斗中失踪的人员作出交代;
    ——在整个印度支那实现停火;
    ——使南越的大约一千七百万人民有权决定自己的前途,而不违反他们的意志把一个共产党政府或一个联合政府强加于他们。
    但是仍然有一些问题没有解决。协定中仍然有一些条款必须弄清楚,以便消除所有含糊不清的地方。我一直坚持必须解决这些问题,然后我们才在最后协议上签字。
    正因为如此,我们不肯被弄得慌慌张张遵守强行提出的十月三十一日的限期。
    有人说:“何必为细节操心呢?只要使战争结束就是了!”
    这个,我的回答是这样的:我对历史的研究使我深信,细节对于一项协定究竟是会垮台还是会长久存在下去能产生影响——同样具有决定性意义的是所有有关方面对这些细节是些什么东西要有清楚的了解。
    我们不会重犯一九六八年的错误,当时就在选举以前不久仓促地达成了停炸协议,而没有确定细节。
    我们要和平——体面的和平——对所有的人都公平的和平——能长久存在下去的和平。正因为如此,我坚持要明确地解决中心的问题,以便不会产生可能导致解决办法垮台和战争恢复的误解。
    我确信我们不久将会实现这个目标。
    但是我们不会让一个选举限期或者其他任何种类的限期迫使我们达成一项协定。什么时候协定是适当的,我们就在协定上签字,不会早一天签字;什么时候协定是适当的,我们就签字,不会推迟一天。
    不仅在美国,而且在全世界,人们将要注视我国选举的结果。河内的领导人将要注视。他们将要注视美国人民——注视你们——对这一问题的答复:我们是要有一个体面的和平呢,还是一个投降的和平?
    过去,你们总是回答说:“体面的和平。”你们在十一月七日再一次作出同样的回答,就会帮助肯定,现在可以实现体面的和平了。
    在过去这四年中,我们也一直在朝着全世界的持久和平前进。
    我们已与苏联签订的协定,多于以前在二次世界大战结束以来这些年中所谈判的协定。我们已为与中华人民共和国建立新的关系奠定了基础,在那个国家中,生活着这个世界的全体人民的四分之一。我们的蓬勃开展的外交活动已促进了在中东建立稳定的和平的前景。在世界各地,我们正在打开通向和平的大门,而这些大门在以前是关着的。我们在那些从前只有对立的地方,开辟了共同利益的地区。这一切只是一个开端。它可能是一代人的和平的开端,是这样一个世界的开端,在这个世界中,我们的子女可能是本世纪逃避了战争灾祸的第一代人。
    我们无法使各国都是一样的,试图这样做将是错误的。我们无法使世界各国人民互爱。但是我们可以建立这样一些条件,在这些条件下,他们将较有可能彼此和平相处。今天晚上,当我们继续为实现这一伟大目标而努力时,我要求你们给予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