觉得本站好,就转发到你的朋友圈!

好酒还是陈的香,资料还是老的好!【www.LaoZiLiao.net】

老资料网  > 报纸  > 参考消息

共同社电讯:《三木国务相和大平外相会谈在日中关系问题上意见没有分歧》

    【共同社东京七月二十五日电】题:三木国务相和大平外相会谈,在日中关系问题上意见没有分歧
    三木国务相在二十五日的内阁会议后会见大平外相,询问了关于日中复交问题的迄今为止的工作情况。在这个会谈中,外相说:“目前正按田中首相访问中国的方针进行着研究,不过这些行动还没有达到最后阶段。在日美首脑夏威夷会谈时,中国问题和日美两国的贸易问题将是中心议题。”
    三木国务相也同意了这个意见。
    会谈后,三木国务相会见记者说:“包括台湾问题在内,目前正在大平外相领导下进行着的打开日中关系的工作,在基本的方面,和我的想法没有不同。”他表现出了今后也要从侧面全面地协助大平外相打开日中关系的工作的姿态。共同社评论
    【共同社东京七月二十五日电】政界谈话室
    在今天的内阁会议之后,大平外相同三木国务相进行了会谈。表面上是外相向三木先生转告了最近在日中问题上的经过。虽然在总裁选举前由三派缔结了政策协定,但最近往往容易显出田中—大平路线的存在,三木先生虽然在田中—孙平化会谈时也露了面,但在向前看的三木先生与认为由大平—孙会谈就行了的外相之间出现了微妙的分歧。
    从这个原委来看,这一天的会谈似乎也是为三木先生着想的。不过,就会谈的内容,三木先生说,“集中谈了首相访华问题”,而外相则说,“转告了最近的经过”,两人几乎都是无可奉告。两人的口都很紧,由此可以看出,“日中”问题已到了微妙的阶段。

岸信介等抛出“日中邦交正常化对策要点”说什么废除日蒋条约“是非法的、无理的”

    【本刊讯】东京七月二十五日消息:岸信介和贺屋兴宣七月二十四日下午在东京共召集十九名众议员和参议员,举行了所谓“外交问题恳谈会”。在会上,岸信介、贺屋兴宣等人提出所谓“日中邦交正常化对策要点”,全文如下:
    一、努力实现日中邦交正常化和政府间谈判。
    二、实现日中邦交正常化,在内容、条件和手续上必须是正常的。
    三、要站在两国对等的立场上,无条件地进入谈判。
    四、日本方面根据国际间的情理、信义和国家利益,应就实现日中邦交正常化的内容和必要条件等,确立原则,并得到国民的一致同意。
    五、不要因为急于实现日中邦交正常化,而屈服于对方的无理要求。如果在内容上有勉强之处,就会互相丧失信赖,留下祸根。
    六、为了不承认无理内容,即使日中邦交正常化被推迟,日本也不会在防卫上或经济上有很大的危险和不利的地方,而且没有必要感到焦躁。
    七、对日中关系正常化感到焦躁,而采取迎合和屈从的态度,这会招致非常的不利。
    日本方面的原则要根据联合国宪章的精神。这些原则是和平共处、互不干涉内政、互相尊重领土主权、不行使侵略武力、通过谈判来解决国际争端、肯定集体防卫。
    八、日本方面的原则,尽管在文字上同中共的和平五原则一致,但,中共在事实上违反自己提出的五原则,现在仍宣称要固执地推行支援其他国家的国内革命的方针。要求(中国)切实保证不要有这样的事。
    九、中共离间日美关系,阴谋削弱日本的自卫力量,宣传日本进行军国主义化,(我们)不能不认为(中共)有实现日本共产化革命的潜在意图。对此,要提出交涉,要求(中共)不要有这样的事。同时,有必要整备日本国内体制。
    十、中共主张的所谓三原则,是以台湾是中华人民共和国的领土这一想法为主轴的。这是不能承认的。
    日华条约当然有效。单方面地变更、废除它是非法的、无理的。
    十一、据说,台湾问题的处理要在日中谈判的过程中加以处理,那是非法的和无理的大国主义,是否认台湾的存在的。
    十二、关于台湾的领土权等,如果在日美之间的处理方针上发生了分歧,就会在日美安全条约的运用上引起重大问题,并使我国国防的根本,发生问题。
    十三、如果日本把台湾作为中共的领土加以承认,那么,中华民国可能对日本采取报复措施,对此,要有充分的认识。
    十四、风传要对中共谢罪和赔偿,(我们)难以承认其根据。这个问题,需要确认有关的事实,并从国家利益和国际间的情理上进行慎重的研讨,不应该随便挂在嘴上。
    过去,日本由于被一时的国内的气氛所左右,政府和国民都缺乏慎重的考虑,在日德合作、日苏中立条约等问题上犯了怎样的错误,并给日本的命运带来了多么重大的危险?在对中国的问题上,也需要大加反省。

共同社电讯:《宇山向首相报告台湾的现状》

    【共同社东京七月二十五日电】题:驻国府大使宇山向首相报告台湾的现状
    驻国府大使宇山厚在二十五日上午前往首相宫邸拜会田中首相,就台湾的目前情况作了汇报。
    宇山大使说:“台湾的人们现在非常担心台湾的前途。”
    【美联社东京七月二十五日电】田中首相今天说,在促进日本同共产党中国的外交关系正常化方面,他将充分考虑与台湾有关的局势。
    田中是在听取了日本大使宇山厚报告台湾局势之时说这番话的。
    【法新社东京七月二十五日电】台湾驻日本大使彭孟缉今天说,他的政府对于田中首相内阁现在进行的日中关系正常化会谈感到“严重不安”。
    这位大使是在外务相大平的办公室同他举行的会谈中说这番话的。
    观察家们认为,彭大使转达了台湾对这个问题的焦虑心情。
    【合众国际社东京七月二十五日电】彭孟缉会见了外相大平。
    大平说,目前不打算派人到台湾去,把东京和北京关系的任何进一步发展情况告知台湾政府。

日报消息《日本首次拍摄美国影片,〈马哥孛罗〉正拍摄中》

    【本刊讯】日本《东京新闻》一九七二年六月十三日刊载一条消息,标题是《日本首次拍摄美国影片,〈马哥孛罗〉正在拍摄中》,摘要如下:
    美国影片《马哥孛罗》现正在东宝电影公司的摄影棚内拍摄。属东宝系统的东宝洗印公司承包摄制外国的影片,还是初次尝试,因而值得注意。这部影片预定于七月下旬完成,将发行到全世界。
    《马哥孛罗》是由美国通用电气公司资助,由国际电视影像技术公司制作。该公司已完全包给东宝洗印公司拍摄。
    导演塞蒙·罗比等人已由美国来日本。日本东宝的导演小谷承靖等人参加摄影工作。
    这部影片以马哥孛罗(据日本《辞苑》介绍,他是意大利的旅行家,威尼斯人。一二六○年随他父亲和叔父到了中国。一二七一年再次到中国,谒见元帝忽必烈,受到优待,并参与中国内政——本刊注)所著《东方见闻录》为基础,改写成音乐喜剧片。
    这部影片的历史背景是元朝时代的中国。据说参加演出的人可能超过五千人。
    预定于七月份在伊豆大岛修起万里长城来拍摄外景。

塔斯社报道:《银幕上的暴力》

    【塔斯社纽约一九七二年六月五日电】塔斯社记者巴斯卡科夫的报道,题:银幕上的暴力
    巴士顿大学教授艾里·巴尔库斯在《进步》杂志上不安地写道:“崇拜暴力在美国电视银幕上,依然是占优势的”,他同时还强调,绝大多数的美国电视广播对儿童产生了极为有害的影响。
    巴尔库斯在分析了巴士顿四个最大的电视公司星期六早晨对儿童的广播之后,作出结论说,这些广播至少有三分之一的时间是用来专门描绘形形色色的犯罪行为——从小小的偷窃到极为周密的凶杀。
    同时,电视站占有者实际上却忽视了对儿童进行普通教育的广播:平均每二十四小时中,只有两个小时是用来广播艺术、历史、自然和家庭问题的。
    作者指出,在每十项儿童广播节目中,就有八项是映出暴力行为的
    ——从“日常的殴斗”到大规模的凶杀和刑讯。
    许多美国社会学者指出,儿童电视节目中,暴力场面的明显增多,首先是巨商为了追求广告利润而造成的。公司采取了种种手段吸引人们对电视屏幕的注意。
    同时,他们把大批最粗糙的广告强加给缺乏经验的电视观众。
    美国广大社会人士为电视对正在成长的一代所给予的极有害的影响而感到不安。
    他们早就要求制止电视公司以各种手段来达到增加利润的目的。有十多万美国人已在抗议电视继续宣传暴力的请愿书上签了名。

苏《真理报》报道:《为什么电影院空空如也》

    【本刊讯】苏《真理报》一九七二年六月二十二日以《为什么电影院空空如也》为题,刊登两封读者来信,摘要如下:
    (原编者按)有两封信。一封是从乌克兰写来的,另一封是从哈萨克斯坦写来的。然而,两封信都谈到了一个非常重要的问题——关于电影为农村居民服务的问题。编辑部希望电影委员会要重视已出现的情况。
    农村观众有权指望,他们也同大城市的居民一样能够及时地看到新影片。
    真懊恼,最近以来,好像我们的工作干得越来越坏了,因为我们不能满足观众的要求,因而也就不能完成财务计划。这是怎么回事呢?要知道,我们的干劲并不比过去差呀。恰恰相反,多年的工作经验使我们学会用新的形式和方法吸引观众来看电影,然而,电影院的上座率还是逐渐在下降。
    我们认为,这直接取决于影片到达农村的时间。问题是,许多故事片在电视上的放映日期恰好与农村影院的放映日期碰在一起,甚至比农村影院的放映日期还要早。比如:《乌格柳姆河》,《神秘的修道士》,《别拉亚上空的大雷雨》及许多其它影片都是在电视放映以后,我们才放映。
    不要以为我们是想要使电视落后于今天的要求。让电视去放映新片好了,放映的越多,越好。但同时也不要忘记农村影院。常常有这种情况,一些新影片在发行八——十二个月之后才能到达农村放映站。除了精神上的损失之外,这里还有直接的物质损失:电影放映站经常窝工,大厅里空空如也。
    事情有时会弄到可笑的地步,许多俱乐部的电视机都放在休息室里,于是,在放映我们计划中的老片子时,那里却在集体看新影片。
    电影放映员卡维林,苏霍维茨基,科瓦利丘克,克利莫维茨等人。
    日托米尔州。
    最近,我们的电影放映员时常说:“因为有电视,人们就不到俱乐部去看电影了,所以就完不成计划”。然而我觉得,农村居民很少看电影的真正的原因并不仅仅在于电影和电视的竞争。
    可能有若干原因。依我看,其中第一个原因就是清洁和舒适的问题。农村俱乐部里常常是既不清洁,又不舒适。比如,“秋利库巴斯基”集体农庄中心村园的俱乐部活像一个板棚子。
    有时,电影放映员不注意影片的放映质量。在放映电影时,能见度不好,声音微弱、断片。之所以出现这种情况,是因为常常不爱护设备和片子。我们的一位电影放映员很苦恼地说:“我很愿意把影片放得好一些,但我办不到:片子损坏了,录音带磨损了。”
    农村也和城市一样,需要新影片。但到我们这里来放映的通常都是旧片子。
    众所周知,在农村,多数观众是儿童和青少年。然而却不能经常得到儿童片。纪录片来到我们这里往往也是很晚了。
    农村劳动者需要反映农业生产的影片。但遗憾的是,很少把这类影片送到农村来。“这些影片的利润很少”,——电影放映员们这样解释道。为什么这些科普片不能在正片开始之前放映呢?宣传员扎斯托利斯基。
    奇姆肯特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