觉得本站好,就转发到你的朋友圈!

好酒还是陈的香,资料还是老的好!【www.LaoZiLiao.net】

老资料网  > 报纸  > 参考消息

美记者坦纳自开罗报道:开罗群众轻松愉快地庆祝革命二十周年

    【中东社开罗七月二十三日电】(代《纽约时报》记者坦纳发)开罗今天以轻松愉快的心情庆祝革命二十周年。
    长期侨居在这里的人们说,这是一九六七年与以色列发生战争以来最没有紧张气氛的庆祝活动。虽然目前局势中的许多问题仍然不清楚,也许仍然还没有解决,但是新出现的平静气氛显然是由于萨达特令人意外地决定把苏联军事人员遣返回国之后出现的。
    看来这种做法使人们如释重负,并使他们产生了新的骄傲。
    许多人脸上的表情似乎是说,“看,我们做了什么”,偶然的讲话也流露出这种情绪。一个年轻人说,“我们不属于任何人”;他的同伴说,“是战是和,现在由我们决定了”;另一个人又说,“你可以看到这样做行。”
    无疑,大多数埃及人都认为,萨达特的行动是一次门户开放的做法,而不是后退到仇视外国人。
    虽然政府没有发表要对外国人和气的法令,但是似乎一切都突然变得比较温和一些了。
    在机场,一位到来的旅行者以不寻常的速度通过了海关和警察局的检查手续。从巴黎和伦敦来的电话奇迹般地通到记者的办公室里和家里,看来新闻检查至少目前已经变得更宽了。
    这个城市在外表上为这个纪念日而修饰得辉煌了。许多年来一直实行的半灯火管制三天前取消了。所有的路灯现在都亮了。过去几个夜晚,强烈的弧光灯的白光一直照射着各公共纪念碑。公共喷泉又喷水了,代表全国各省的几十面彩旗在横跨尼罗河的大桥新油漆的栏杆上飘扬。
    政府的公开声明和受到控制的报纸发表的社论都强调对苏联人采取的行动是有限制的,并谈到同苏联继续保持友谊。
    但是,据了解,政府领导人私下对苏联人充分地发泄了愤怒,并强调了分歧之深,他们认为,这是全国生活中的具有历史意义的转折点。

智利《信使报》社论:《埃及驱逐苏联人》

    【本刊讯】智利《信使报》七月二十一日发表一篇社论,题为《埃及驱逐苏联人》,摘要如下:
    埃及总统萨达特下令驱逐苏联顾问一事是苏联对外政策很久以来遭到的最大挫折,无疑也是它迄今为止在中东地区遭到的最严重的失败。
    自一九五六年以后,苏联人通过埃及已逐步渗透到阿拉伯世界的其他地区,直至对叙利亚、伊拉克、阿尔及利亚和也门的内政施加了无可辩驳的影响。
    利比亚和叙利亚执政者承认和支持萨达特的决定和苏丹总统“热情”地支持该决定的消息,增加了莫斯科遭受此打击的严重性。克里姆林宫的当权者推迟向本国人民宣布此事,突出表明了他们感到的难堪。
    埃及经受了其他国家经受过的困难,伴随着苏联大规模援助而来的是大量“技术人员”的渗透。赫鲁晓夫在古巴设置了核导弹,但是把这些武器置于苏联控制之下,当他要撤走导弹时,他不考虑菲德尔·卡斯特罗和埃内斯托·格瓦拉的反对意见,他们不掩盖他们的不快。中国也曾遭受莫斯科派去建设和管理已卖给或移交给毛政府的工厂的“专家”对其内政的干涉。在智利,苏联渔船无异是享有治外法权的飞地,船员们与外界是完全隔绝的。

科威特《舆论报》发表的社论

    【本刊讯】科威特《舆论报》七月二十日发表一篇题为《印度发动战争行,但阿拉伯国家发动战争却不行》的社论说:
    大部分观察家一致认为埃及驱逐苏联专家是自从苏联在五十年代中期来到这个地区以来,它遭到的最大的挫折。
    苏联拒绝向阿拉伯国家提供进攻性武器证明苏联不想损害以色列。当然,没有什么能比俄国人声称他们反对战争——即使它是一场正义战争这种说法更为荒谬的了。至于他们的坦克怎样侵入捷克斯洛伐克,那不是战争。至于他们怎样把他们的军事力量交给印度在反巴基斯坦的战争中任意使用,这也不是战争。
    苏联武器是一种防御性武器,使阿拉伯国家不能越过苏伊士运河、也不能到达沙姆沙伊赫、不能越过约旦河和到达戈兰高地。因此,我们发现在后果方面就是提高以色列的侵略地位。
    因为这个缘故,这一现实不可避免会暴露,而俄国人的赌博终将遭到失败,还要告诉他们:滚回去!

黎报报道叙全国进步阵线内有人要叙政府驱逐苏军事专家

    【本刊讯】在贝鲁特出版的《明星日报》七月二十四日刊登的一则报道如下:
    据星期日获悉,叙利亚共产党中央委员会总书记巴格达什已经就埃及决定把苏联军事专家驱逐出埃及一事向叙利亚政府提出抗议。
    巴格达什警告叙利亚政府不要采取类似的步骤。巴格达什在写给政府的信中扬言,如果叙利亚步埃及后尘,他将从政府中撤出两名共产党员。
    巴格达什还扬言,如果阿萨德总统的政府对在叙利亚的苏联军事专家采取行动,他就要退出包括所有左派党和组织的全国进步阵线。
    观察家们说,共产党的代表抵制了这个阵线举行的讨论埃及事态发展的会议。
    在这次会议上,联盟主义社会主义者代表萨米·苏范坚持认为叙利亚应当仿效埃及,这不仅是声援的表示,而且由于叙利亚也是阿拉伯共和国联邦的成员。
    【美联社七月二十四日电】(原电无发报地点)贝鲁特《生活报》今天报道,阿拉伯复兴社会党控制的联合政府中的纳赛尔派竭力要求驱逐俄国人,以此作为“对埃及表示声援和协调一致”。
    据估计在叙利亚的十一万一千人的军队中有三千名苏联专家。

以政界人士对萨达特讲话的反应

    【合众国际社特拉维夫七月二十四日电】以色列政界人士今天说,埃及总统萨达特的讲话表明,埃及目前对中东问题的态度强硬了。
    这些人士说:“无疑萨达特的讲话比他过去所发表的任何讲话都无助于打破中东僵局。”
    这些人士表示对萨达特猛烈攻击美国的做法感到“惊讶”,他们说,这同以色列所预料的相反,以色列本来预料,当萨达特和苏联发生麻烦的时候,他不会选择使他同华盛顿的关系恶化的。
    【法新社耶路撒冷七月二十四日电】据以色列政治评论员今晚说,萨达特总统今天在开罗发表的强硬讲话主要是讲给国内听的。
    以色列电台说,它称之为的埃及领导人的强硬和好战的讲话和今天对在西奈上空进行例行巡逻的以色列飞机发射导弹一事之间是有联系的。
    以色列专家今晚说,对美国进行猛烈攻击是为了向苏联人表明,埃及没有改变立场。这里认为,萨达特总统不想完全断绝同苏联的联系,并希望尽可能长地继续从苏联的军事援助中获得好处。
    但是,观察家们并不排除这样一种说法:萨达特打算对美国施加外交压力,因此他先强化他对美国的态度,从而能从他以后态度缓和中获得尽可能多的好处。

尼迈里宣布苏丹破获一次未逐政变

    【中东社喀土穆七月二十二日电】尼迈里总统今天宣布,一批阴谋者一直同武装部队的一支部队商议在过去几天内在苏丹搞政变。
    这位苏丹总统对于一小撮武装部队人员和前政治家赞同并要协助这些阴谋者搞政变一事表示遗憾。
    尼迈里总统是在纪念挫败针对苏丹革命政权发动的七月十九日未遂政变一周年之际向全国发表的讲话中揭露这个阴谋的。
    【法新社喀土穆七月二十二日电】苏丹总统尼迈里今天在这里的一个大会上说,两天前曾发生要推翻他的未遂企图。
    他说,参与者包括一批以前的政治家和武装部队的一支部队,并且得到外国人士的支持。
    他说,他以后要提供详情,并“把这个政变企图的参与者交给人民去惩处。”
    【路透社巴黎七月二十三日电】一家法国新闻杂志今天说,叙利亚总统阿萨德下令逮捕几十名有阴谋发动一次政变嫌疑的军官。
    《快报》周刊杂志在没有引证任何消息来源的情况下说,被捕的军官属于复兴社会党的左翼,这些人在阿萨德将军一九七○年十一月十三日取得控制权时失去了权利。
    这家杂志说,复兴社会党前总书记萨拉赫·贾迪德是这些阴谋者的领袖,他从他自从一九七○年十二月一直被软禁的家里指挥这种活动。

沙特在策划推翻民主也门政府的阴谋

    【南通社贝鲁特七月二十一日电】沙特阿拉伯已制定出一项关于推翻南也门政权和消灭南阿拉伯地区所有进步运动的计划。已经花了两千多万英镑来训练对亚丁进行武装斗争的部队。已经成立的部队配备有一百六十辆装甲车、三十二辆坦克和十六架霍克—猎人式飞机。正在成立一支所谓“救世军”。为了对南也门政权进行斗争,沙特阿拉伯正在组织外国雇佣军和其它军队。

西方记者评述萨达特二十四日的讲话

    【德新社开罗七月二十四日电】埃及总统萨达特今天宣布,尽管美国(对以色列的)支持增强,而苏联又不愿与之匹敌,但是埃及将“单独”同以色列打仗。
    萨达特在向阿拉伯社会主义联盟全国代表大会发表的历时四小时的讲话中断然否认,埃及由于驱逐苏联军事顾问已“改变态度”,转而支持美国。但是,他表示准备恢复接触,以按照埃及的标准条件谋求一项中东解决。
    这位埃及领导人同时宣布,他将进行泛阿拉伯的接触以施加最大限度的压力,争取对美国采取一致的立场。
    这里的观察家认为,这意味着,萨达特将竭力要求在不久的将来召开阿拉伯最高级会议。
    【中东社开罗七月二十四日电】(代《纽约时报》记者坦纳发)萨达特总统今天在谈到他作出的要求苏联军事人员离开的决定时,指责苏联作为一个盟国“过于谨慎”。
    他拒绝接受一些人提出的这样一种说法:他用美国来补偿他同莫斯科发生的纠葛。他断然否认在上星期二宣布他的行动之前同华盛顿有过任何接触。
    演说的冗长结尾部分的主旨是阿拉伯现在是孤立的。语气是失望和悲伤的,而不是愤怒的。
    萨达特没有提出今后的行动方针。他避免用战争不可避免的提法,这种提法一直是他最近的几次谈话的一部分。但是他没有排除恢复消耗战的可能性。
    此间的消息灵通人士认为,今后几天会作出重大决定,包括内阁成员大概会有变动的决定。
    萨达特暗示埃及可能呼吁阿拉伯人在石油方面抵制美国。
    【中东社开罗七月二十四日电】(代记者林登发)尽管(埃及)驱逐了苏联军事顾问,但是萨达特总统在讲话中没有暗示埃及将采取任何新的和平行动。
    萨达特总统还对一个新的外交行动泼冷水。他说,在过去几天中,他收到了欧洲一个国家——他没有说出它的国名——的一封密信,表示愿在美国、以色列和埃及之间进行调解,如果埃及驱逐苏联顾问是一个争取和平的行动的话。但是他表示,他拒绝了这个建议。
    他还说,美国驻开罗使团负责人格林和萨达特总统的国家安全事务顾问伊斯梅尔最近的会谈没有涉及到任何新的中东外交行动。
    【路透社开罗七月二十五日电】当埃及全国代表大会开始研究萨达特总统的讲话的时候,埃及军队今天处于戒备状态,以防以色列可能进行报复。
    代表大会分成了四个委员会以研究萨达特的讲话,并订出保证全国团结的计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