觉得本站好,就转发到你的朋友圈!

好酒还是陈的香,资料还是老的好!【www.LaoZiLiao.net】

老资料网  > 报纸  > 参考消息

日报评日美将举行首脑会谈

    【本刊讯】《日本经济新闻》七月二十四日刊登一条消息,题目是《日美首脑会谈——“台湾和安全条约”仍是焦点,与“经济”问题纠缠在一起》,摘要如下:
    关于这次的日美首脑会谈,日美两国政府虽然只是公布说,“就国际形势和日美关系进行会谈”,但肯定地要花费很多时间来调整对中国的政策,特别是向美国说明我国搞对华关系正常化时的基本方针。尤其是我国在进行对华关系正常化谈判时,怎样处理台湾问题和日美安全条约的关系。田中首相和美国总统尼克松将把它作为重要悬案提出来加以讨论。
    外务省认为,在日中谈判中最大的难题,是“处理台湾问题和日美安全条约的关系”。估计中国方面将要求,“必须把台湾从日美安全条约的远东范围除外”。而另一方面,对台湾表示要遵守诺言的美国,可能对我国说:“台湾地区和朝鲜半岛的紧张局势,正是日美安全条约的前提,抽掉台湾条款的安保条约,就不成为其安保条约。”
    另一个焦点是,从二十五日起在箱根召开日美通商会议时,怎样来调整日美经济关系。特别是日美贸易的不平衡现象,从今年以来,没有呈现出要改变的样子。据料,今年一月到五月的不平衡,年率将达到三十八至四十亿美元。
    为此,在美国总统选举前,尼克松急于改变构成美国国际收支恶化的重大原因的日美贸易不平衡的现象。在这种情况下,估计美国将逼迫田中首相作出相当的让步。
    【本刊讯】日本《东京新闻》七月二十四日刊登一篇短评,摘要如下:
    现在占上风的看法是,美国总统尼克松在美国总统选举这样一个繁忙的日程中,决心举行日美首脑会谈,是因为在总统选举前,美国被迫感到有必要确认日美友好关系的巩固。
    田中内阁的日中邦交正常化的方针,在美国国内将成为总统选举中进行政争的内容。田中内阁的日中邦交正常化的方针,使尼克松总统为再次当选总统而布局的二月访华的成果减了色,这也是不能否认的。美中关系是把“关系正常化”作为当前的目的,而日中关系却以“邦交正常化”为目的。如果这获得了成功,日中关系将走在美中关系的前头。
    不仅如此,日中邦交正常化一旦实现,不仅是台湾,而且连其他东南亚各国的防卫体制,将不可避免地受到很大的影响。在军事上,向台湾和东南亚各国做过遵守诺言保证的尼克松政权的亚洲政策,将遭到巨大打击。这很可能受到民主党方面的攻击,说尼克松政权的对外政策遭到了失败。尼克松总统被迫要通过日美首脑会谈向国内外宣扬日美友好关系,并根据日本的对华政策的具体内容和日程,来重新确定亚洲政策。
    二十二日,大平外相和中日友协副秘书长孙平化等举行了第一次日中政府间接触。最近几天来,日中互相靠拢的动向,给美国方面以强烈的震动。另一方面,看来,日本方面在这个时候同意日美首脑进行会谈,是有着充分理由的。这是因为,田中内阁一方面主张日中关系正常化,另一方面强调日美关系比同其他国家的关系更为重要,表现出想把日美友好关系作为日中关系正常化的重要的背景而加以利用。

日《每日新闻》消息:《苏联将派特使访日,可能为了摸日中接近的情况》

    【本刊讯】日本《每日新闻》七月二十五日刊登一则消息,题目是《苏联将派遣特使访日,可能是为了摸日中接近的情况》,摘要如下:
    据外务省人士二十四日透露,苏联政府通知日本,最近它要派遣特使波德采罗布访日。由于日中政府间谈判的迅速进展,日美首脑围绕着中国问题,将在夏威夷举行会谈,苏联方面对日本的对华政策寄与强烈的关心,因而采取了上述措施。人们正注视着事态的发展。
    波德采罗布曾任苏联驻土耳其大使。他同去年访日的查拉普金大使一样,都是直接接受苏联政府首脑的指示而周游各国的“巡回大使”。
    波德采罗布大使访日的目的,一般说来是为了裁军问题。但去年十月,查拉普金大使访日时,是把矛头对准北京的“三驾马车外交”(总书记勃列日涅夫、总理柯西金、最高苏维埃主席团主席波德戈尔内这三个苏联首脑,分别历访了各国)进行得最活跃的时期。查拉普金大使的访日,成了今年一月葛罗米柯外长访日的前奏。
    苏联政府针对日中两国的接近,今后采取怎样的外交路线,日本政府正在加紧进行分析。
    【共同社莫斯科七月二十四日电】在争取早日改善日中关系的同时宣布了将举行日美最高级会谈,在这之后俄国感到孤立了。
    苏联认为,调整日美关系是田中首相新内阁的一项主要任务。在这个意义上说,日本和美国领导人举行会谈是自然的事情。但是,田中决定如此迅速地会见尼克松总统一事必定使苏联很震惊,因为苏联一直想同日本举行高级会谈。
    苏联计划在九月底开始同日本举行签订和约谈判。但是,预料谈判中会发生困难,因为这牵涉到北方领土问题。

《在出超幅度和对日元评价上发生对立》

    【共同社东京七月二十五日电】题:箱根会谈,从今天开始触及核心问题,在出超幅度和对日元的评价上发生对立
    在箱根市揭幕的日美贸易会谈第一天的二十五日上午,两国代表在本年度我国的对美贸易收支的出超幅度估计和对日元升值的评价问题上发生了意见对立,很快地就反映出了两国看法的分歧。
    在一开头两国首席代表的讲话中,日本代表鹤见说,“日美两国应为世界经济的平衡和扩大这个共同的目标而合作”,而对此,美国代表埃伯利却说,“同感,不过,为了实现世界经济的平衡,就必须解决日美贸易的不平衡”,很快地、清楚地表明了两国对这次会谈的主张。
    在令人注目的日美贸易收支估计的讨论中,日本方面说明了“今年(一至十二月)对美贸易收支出超幅度为三十六亿美元,按年度(七二年四月至七三年三月)来说为三十五亿美元”,而对此,美国方面却说,“按年历为三十八亿美元,按年度将达到四十亿美元”。
    特别是美国对去年年底的日元升值的效果抱有很大不满,指出“在商品的价格方面没有表现出日元升值的效果来”。日本方面则反驳说已经表现出效果。但是,在这一天的讨论中,日美双方都没有能够说服对方,反而使双方的立场有很大距离这一点更加明显了。
    【合众国际社日本箱根七月二十五日电】尼克松的贸易谈判代表埃伯利在会前发表的谈话中说,最好的解决办法是美国增加在日本市场上的销售额,使两国贸易能趋于平衡。他提出了一项八点计划,要求日本放弃许多禁止或限制美国产品入口的法律限制。
    日本政府人士说,对此,日本将提出一项点点滴滴地放宽贸易的建议,其中显然避开了埃伯利提出的某些点。
    【法新社日本神奈川县箱根七月二十五日电】美国和日本今天一致同意要求扩大后的欧洲共同市场不要采取比目前更多的区别对待的贸易措施。这个一致意见是在美日贸易谈判的下午会议上达成的。

西德《世界报》驳斥《消息报》对施罗德访华的攻击:《北京找波恩和西欧当伙伴》

    【本刊讯】西德《世界报》七月二十四日发表了迪特尔·齐康的一篇文章,题为《北京找波恩和西欧当伙伴》。摘要如下:
    格哈德·施罗德的北京之行象一枚三级火箭那样:这次旅行是联邦共和国同明天的世界大国的第一次积极的接触。这个明天的世界大国令人意外地表现友好。更广大的公众已开始认识到,加强两国之间的关系对这两个国家来说都可能是有益的。
    对施罗德的友好表示是前不久对法国外长舒曼友好表示的对应,对于这两者,德国人和法国人,中国人不只是把他们看作是个别的国家,而更多地是看作日益发展着的西欧的组成部份,同这样的西欧,中国人感觉到有共同的利益。
    为什么联邦共和国不应该接受这一迎合呢?为什么我们不应该以更紧密的经济关系作为更好的政治关系的基础呢?从政府方面听说,(德国)重新统一的钥匙不在长城那里。这是真的。但是中国人至少不想象波恩所寻找的另一个共产党大国一样,阻挠德国重新统一。当然,中国也不能帮助我们达到西欧的联合。但是,至少中国人赞成西欧的联合,而不想象另一个大国那样抵制这种联合。
    也没有来自中国的外来统治的危险会威胁着我们。相反,中国对我们仍然保持独立是感兴趣的。人们只能希望,联邦政府现在放弃对施罗德访问所持的有礼貌的不介入态度,希望它将拿起他(施罗德)接上的线。
    当然,如果人们读一下《消息报》的愤怒的评论(见本刊第二版——本刊注),就能迅速明白波恩官方的犹豫。莫斯科的喉舌说,新的接触是反对缓和的,暴露了中国人和西欧反动派之间的勾结,证明了中国对西欧一体化的兴趣。人们不禁要问:对缓和的什么样的理解是这种估计的基础?
    远远谈不上有一种有损于苏联自卫利益的西欧—中国关系,谈不上有任何种侵略目标的接触。难道《消息报》的抱怨就意味着,在缓和的旗号下联邦共和国只允许同合莫斯科意的人进行联系吗?难道苏联对缓和的理解就规定我们必须对克里姆林宫与之有争端的所有的人持冷淡态度吗?“缓和”与西欧一体化是不相容的吗?如果我们与那些支持西欧一体化的人保持友好,那我们就是“反动的”吗?难道只有反对西欧一体化的人就是“进步的”吗?如果人们愿意与那些不给别人提出大量要求的人保持接触,那他就是“极右分子”吗?如果我们屈服于这些看法,我们就已经处于苏联式和平的枷锁之下了。
    当然我们每个人都首先在欧洲寻找缓和。但是,局势缓和的标志是,能够不受压力和威胁地、虽然是防御性地、但是是根据我们自身利益地发展我们的政策。最终,缓和只能理解为“自己活,也让别人活”的世界性的方案,理解为一种以谨慎地调配好的力量均衡为基础的方案。看来这就是在美国、苏联、中国、日本和西欧之间逐渐发展起来的体系,德中接触就是一个信号。施罗德用他的访问在一种建筑上添了一块砖,这个建筑的完成将有利于所有的人,而无损于任何一个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