觉得本站好,就转发到你的朋友圈!

好酒还是陈的香,资料还是老的好!【www.LaoZiLiao.net】

老资料网  > 报纸  > 参考消息

《日本经济新闻》文章《拜见“三角大福”的政策》

    【本刊讯】《日本经济新闻》六月二十六日刊登一篇文章,题为《拜见“三角大福”的政策》,文章列举了参加自民党总裁选举的四个候选人的外交政策,并且对此进行了评论。全文如下:恢复日中邦交问题
    “我想说,你们把中国问题交给我来做吧。要向中国坦率地表示,日本对过去的战争进行忏悔的态度。关于具体问题,我想直接同中国首脑进行会谈。”记者问:“如果你当了首相,是否想亲自访华?”福田回答:“是的。”(引自福田同记者的谈话)
    “迅速实现恢复同中华人民共和国的邦交,建立日中两国国民的永久的友谊,对亚洲和世界和平作出贡献。”(引自田中角荣的《十大基本政策》)
    “日中两国对亚洲的和平负有责任。为了实现两国的永久的和解,必须迅速实现邦交正常化。”“台湾问题,归根结底是中国问题。台湾,将来不管出现什么样的结局,我想把日台关系放在稳定的基础上。”(引自大平正芳的《和平国家的行动原则》)
    “我国同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关系,从法律上来说,还没有结束战争状态。代表中国的唯一的正统政府是中华人民共和国。台湾不具有代表中国的资格。台湾是(中华人民共和国)不可分割的领土。‘日华和约’失去了其存在的基础。”(引自三木武夫四月二十六日的发言)
    四个候选人都认为,新政权的最大课题是日中关系正常化。在这一点上,四个人的基本认识是一致的。不管谁掌握政权,最大的诺言,肯定是“促进日中关系正常化”。但,这当中态度最为明确的是三木。他毫不含糊地认为,日台条约的处理是国会的问题。福田作为佐藤内阁的外相,人们批评他的对华政策落后于其他人,但,福田想以“我认识到中华人民共和国是代表中国的正统政府”为口径,开始进行谈判。田中在前外相爱知的合作下,编写了外交政策,但,其外交政策,意外的慎重,仅仅表明了基本态度而已。田中同大平一样没有提出具体政策和明确的步骤。只是田中主张,“要和友好各国共同努力来缓和朝鲜半岛的紧张局势和促进南北和平的统一”,这一点是值得注目的。日苏和平条约
    “收回北方领土是国民的强烈愿望。但,这个问题没有解决而被留下了。为了真正稳定地发展日苏关系,这个问题(的解决)是不可缺少的。从这一观点出发,谋求圆满地解决这个问题以缔结和平条约,并在广泛的领域内发展两国关系。”(引自福田赳夫的《和平大国的设计》)
    “努力促进日苏的睦邻友好,扩大经济合作,解决北方领土问题。”(引自田中的《十大基本政策》)
    北方领土问题的解决,同日中问题一样,人们都寄予很大的关心。今年一月苏联外长葛罗米柯访日时,同意从今年秋天起同日本方面开始进行缔结和约的谈判。北方领土问题的解决,即缔结日苏和约,这个问题与开发西伯利亚有密切关系。同时中国对日苏之间的接近做何反应,也是值得注目的。福田和田中两个人对日苏问题似乎相当关心,但,大平和三木在政权设想方面完全没有涉及到日苏问题。只是大平的一贯的主张是:“北方领土是我国固有的领土。要求归还是理所当然的”,所以,就不必再特别地提出来。三木在回答记者采访时,也只是说,“我想,从今秋开始进行关于缔结和约的谈判就可以了”。人们认为,由于这个问题同中苏之间的对立关系纠缠在一起,日本究竟选择对中关系还是选择对苏关系,已经成为问题,所以,四个候选人在这个问题上,出现了微妙的差异。重新调整日美关系
    “坚持以日美安保条约为主轴的日美友好关系。这种友好关系,由于归还冲绳进一步加强了其基础。”(引自福田赳夫的《和平大国的设计》)
    、“坚持日美亲善的基调,努力从自主平等的立场出发,增进友好关系。继续坚持日美安全条约。”(引自田中角荣的《十大基本政策》)
    “日美友好今后也必须是外交的主轴。我们必须清算那种天真的被害者意识,必须克服日美之间的不信任。”(引自大平的著作《日本新世纪的开幕》)
    “必须付出极大的努力,改善恶化了的日美关系,这是当然的事情。”(引自三木的出马声明)
    改善日中、日苏关系,尽管是重要课题,但日美关系的重要性丝毫也不能减少,这就是四个候选人的共同主张。为了适应国际局势的多极化的需要,迫使日本的外交也要展开多极外交。但,尽管如此,日本外交的主轴仍是日美协调,这可以说是自民党外交的本质。由于去年尼克松宣布访华、货币危机、纤维问题等,日美关系出现了被称为战后最坏的状态,因此,重新调整日美关系,是下届政权的重要课题。这在四个候选人之间已成为不谋而合的一致看法。只是福田、田中、大平同三木之间对“重新调整”的做法有轻重之分。有一种看法认为,这是反主流派(即左派)的三木与主流派、非主流派的田中、福田、大平三人之间表现出来的差别。发展中的国家问题
    “作为外交的基本支柱之一,要重视对外经济合作。实现心心相印的经济合作,以便有助于发展中的国家的繁荣。”(引自福田的《和平大国的设计》)
    “对发展中的国家,为了消除它们的贫困和实现经济的自立以及政治上的稳定,在一切方面要进行合作。”(引自田中角荣的《十大基本政策》)
    “对外援助不要偏于经济方面,必须要扩展到教育、行政、卫生、文化等各个领域。”(引自大平正芳的《和平国家的行动原则》)
    福田从下述观点强调经济合作的重要性,即“日本国内没有天然资源,一定要依靠海外的供给。对于日本来说,同海外各国的友好和贸易,是关系日本死活的重要问题”。而大平所采取的立场是,“对于那种国际分工的看法,也就是把发展中的国家仅仅看作是原料供给国或农产品和工业原料的生产国的看法,应当加以反省”。大平的这一立场是比较突出的。

日刊文章:《财界希望谁当总理呢?》

    【本刊讯】日本《周刊文春》六月二十六日刊登一篇文章,题目是《财界希望谁当总理呢?》,摘要如下:
    听说,最近财界人士都变得谨言慎行了,谁也不坦率地谈自己的意见。
    言必行的藤井丙午(新日本制铁公司副总经理)说:“田中受到国民的很大期望,说他不仅是一匹烈马,甚至是一架带有电子计算机的推土机。他是一位细致而又有很强的理解力的人。另一方面,福田是上州人,虽不是国家既定的忠良,但通情达理。可以放心地委托给他。”
    据老资格的政治记者说:“任何一家企业中的首脑人物都分成两摊采取骑墙态度。譬如以富士银行来说,据说岩佐董事长支持福田,而顾问金子(前总经理)由于是新潟人,所以,他支持同乡田中。”
    刚好在一年之前,田中甚至已被说成是财界的“孤儿”。
    经济部的总编辑说:“在财界有这样一种放心的表情:若是福田,也许什么也不会干,但是,他决不会越轨。财界首脑人物的心目中确实都有福田。”
    财界消息灵通人士说:“若是福田,可以请他使用我们自己捐献的钱,若是田中,就令人担心他可能不会那样干。就是说,能够满足财界人士援助资金意识的是福田。”
    这是因为,据说福田派是在财界主流中普遍募集捐款,田中派是在土木建筑业界等脱离开主流的行业募集捐款。有这样一句闻名的话,即被称为有几百亿日元资产的朋友小佐野贤治(国际兴业公司董事长)是追随田中的。
    但是,自今年以来,日照情况迅速发生了变化,作为“向日葵”的财界人士对此有何反应呢?
    经济部记者说:“本来永野说过:‘按年龄顺序说也是福田。’”而最近遇见他时永野却说:“就同样的事情来说,田中直截了当地讲要好好干,福田却讲要以向前看的姿态来进行研究。这就影响到声望。”
    因此,拥护田中的记者说:“在最近半年左右的时间里,出现了也可以让田中干的倾倒现象。”
    这样一来,拥护福田的记者便说:“不,迄今为止,财界人士对田中太不了解了,他们认为,若是让他干,不知道他会干些啥。不过,根据那种保险思想,只是把保险押在田中身上罢了。”
    而且,到二月份,不知是田中的地位迅速提高,还是单纯地出于存而不用的保险的考虑,旧财阀已一齐开始接近田中了。
    财界消息灵通人士说:“二月中旬由三菱集团的首脑人物组成的星期五会邀请田中听取了他的政见。
    “由于三菱的邀请,在从第二天开始的一周里,三井和住友等旧财阀也仿照三菱的作法去做了。”
    也有人谈论曾经被叫做财界的幕后总理的小林中的活动。政治部记者说:“小林中设法拥立大平,因为不管怎么说,大平是池田派的后裔。我认为拥立他似乎是困难的。所以促使田中和大平联合,以便使大平在佐藤以后的政权中处于有利地位。”
    财界消息灵通人士还谈了这样一种透彻的看法,他说:“依财界人士看,一方面希望田中角荣紧张积极地干工作,另一方面,又担心不知他会干什么。因此,想使大平靠拢田中以便牵制他一味往前窜。就是说,要促使田中运用大平所具有的政策智慧。”
    不过,另一方面也有人说,即便号称田中、大平联合,那也是空空洞洞的,只是聚会的时候充充数,所以,如果福田派的金库一打开,实弹飞了出来,那么,那种联合也就烟消云散了。
    这样,决定最后胜负的交战的形势现在还难以判断,也无法预料哪方会获胜,这似乎是财界的真心话。

日报文章:《变化的香港的「国府村」》

    【本刊讯】日本《朝日新闻》六月十六日刊登该报驻香港特派记者斧写的一篇文章,题目是《变化的香港的“国府村”
    ——调景岭》,摘要如下:
    在位于香港岛对岸的新界的一个角落里,有一个别开生面的村庄。名曰调景岭。这里,在一年当中不管什么时候都飘着青天白日旗。然而,在这个过去一贯向着台湾、以反共为生的香港的“国府村”,现在变化之波轩然而起。
    调景岭有八千五百人口。据说,这里本来开始时居住着在日中战争达到最高潮的时候被追赶而逃走的国府军。新中国成立后,这里以台湾的支援为后盾,宛如独特的反共基地。
    居民的思想正在发生变化。甚至四、五年前,向这个村子带一份左派系报纸也是一种禁忌。以前同外部的接触也少。大半是靠搞副业生活。
    现在,青年人纷纷外出寻找工作。夸大地说,他们都敏感地理解“世界的潮流”。
    以防备企图钻进“反共堡垒”的可疑的“外敌”为名,作为居民的自卫组织而存在的“保安队”,现在不知不觉地消失了。某位老人感叹地说:“如今,具有忠诚心的人少了。”但是,青年们的反应冷淡,说:“忠诚于什么呢?”在老人成伙的地方,与其说宣传三民主义莫如说热衷于麻将牌。
    英国自从今年三月清算了同台湾的关系以来,香港政府对国府系分子的监视严厉了。在香港和九龙的中心部分,上月二十日蒋介石就任总统日前后,在街上张贴出来的支持传单和宣传画,立即被揭下了。
    在调景岭,表面上还不到那种程度。尽管如此,以前在庆祝双十节和就任总统扎彩门的时候,是默视在道路中央堂堂地制做的,而最近因“妨碍交通”等原因,加强了限制。

日当局公然派巡逻艇到我钓鱼岛等岛屿“巡逻”

    【合众国际社东京六月二十三日电】(记者:弗雷德里克·H·马克斯)日本和国民党中国在东海可能有丰富石油的尖阁列岛问题上有展开大规模对抗的危险,而美国一家石油公司则夹在中间。
    日本海上自卫队已派出巡逻艇前往尖阁列岛,在该地区进行巡逻,有一艘巡逻艇发现那里正在进行石油勘探活动,显然是为国民党中国搞的。
    这里的外务省发言人证实“那里正在进行某种工作”,但是他不愿详谈,因为他说现在正在调查。
    这里的石油业人士说,勘探活动是由一家德国公司进行的,它是根据同美国海湾石油公司的子公司太平洋海湾石油公司订的合同进行勘探的。国民党中国把这个地区的开发权给了太平洋海湾石油公司。
    太平洋海湾石油公司在大约十八个月以前曾派了一艘研究船“雷克斯湾号”到这个地区,但后来按照美国国务院的意见停止了勘探活动。美国国务院对日本、国民党中国和中国之间为这些岛屿发生的领土争端感到关切。
    据这些可靠的外交界人士说,六月六日在尖阁列岛附近看到一艘德国船在拖曳缆索,显然是在进行石油勘探。日本随后不久就向德国和国民党中国的大使馆提出了抗议,但还没有采取进一步的行动。
    日本外务省的一位人士说:“问题的关键在于这艘船是否在我们领海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