觉得本站好,就转发到你的朋友圈!

好酒还是陈的香,资料还是老的好!【www.LaoZiLiao.net】

老资料网  > 报纸  > 参考消息

克拉夫特评论安德森发表秘密文件的文章:《搞垮基辛格》

    【本刊讯】美《华盛顿邮报》一月十一日刊载约瑟夫·克拉夫特写的一篇文章,题为《搞垮基辛格》,全文如下:
    人们普遍认为关于印巴危机的秘密文件之所以会泄漏给杰克·安德森,是由于高级人士在政策方面有分歧,但是大多数证据说明,真正的原因是官僚机构内部常见的争吵,其目的是针对总统的国家安全事务助理基辛格的。
    最引人注目的证据是象福尔摩斯的故事中那条不吠的狗的证据一样。事实是,在这次泄密事件中不牵涉到非常重要的长期性的政策分歧。
    为东孟加拉进行的战斗在很大程度是仅此一遭的事。在次大陆发生的事几乎没有一件是处于国际政治的中心的。当泄密的事出现时,美国已经倾向于巴基斯坦——而且差不多人人皆知了。在那时,正如基辛格博士的一些评论所表明的,政府期望同新德里恢复较正常的关系。
    第二个证据牵涉到安德森先生本人。他对外交并不很精通。凡是目的要改变国际政策的一个方针的人都不会挑出安德森先生作为代理人,通过泄露秘密材料来取得效果。
    安德森的专长——这是一种重要的特长——是利用新闻手段给干坏事的人帮忙。不单单是出于偶然,他透露的材料的主要结果没有影响到政策。其主要后果是基辛格博士的品格受到非难。
    第三个证据是尼克松政府中外事方面的高级官员和主要机构之间的关系的情况。熟悉华盛顿情况的阅历深的人告诉我,要找一个合适的类似情况,必须追溯到一九五○年,当时在国务院的迪安·艾奇逊和在五角大楼称霸的路易斯·约翰逊是不共戴天的死对头。不管怎么说,今天的关系中存在着偏执狂、忌妒和仇恨。
    大部分怨恨情绪的主要目标是针对基辛格博士的,一部分过错应当算在他头上。他说话刻薄,对最有威望的一些部门的一些高级官员没有必要地发表了一些不客气的评论。
    但是大部分不满情绪是基辛格博士在为总统效劳方面做的工作引起的。本届政府把国家安全事务特别助理的职务的范围扩大得比沃尔特·罗斯托和麦乔治·邦迪任职时大得多。基辛格几乎把首都的一些最重要的人物和机构排斥在决策工作之外。
    国防部长的职务也许是主要的牺牲品。国防部长莱尔德将很快下台,而实际上什么也不归功于他。甚至他说他是撤出越南的政策的制订者这种说法(这种说法至少有一定根据)也不普遍地为人们所相信。看来他是敌视政府关于达成一项武器控制的协议的政策的,在总统访问中国的计划方面,他被蒙在鼓里。他善于玩弄手法的名声使得了解内情的人把他看作是近来透露的几乎所有关于国家安全的情况的可能性最大的人,的确,白宫的一些官员最初认为五角大楼文件是莱尔德先生透露的。
    消息不灵通的军方是可能性较次的方面。他们中的许多人不喜欢白宫缩小越南战争所采用的办法。几乎所有人都反对白宫现在正在同俄国人进行谈判的武器控制协议。一些人则敌视白宫同日本已经谈妥的归还冲绳的协议。消息不灵通的军方远比政府中的文职官员更习惯于把秘密情报透露出去来为他们的利益服务。
    国务院或者其他文职机构都不能完全避免受到怀疑。除近东问题外,基辛格博士把持了整个对外政策领域,甚至包括同外国官员们的谈判。对国务院历来担负的任务采取的这种越俎代庖的做法引起了国务院主要官员的强烈不满。的确,不久前,他们中的一个人疑心基辛格博士在上次访问中国时多呆一天,是为了使处理联合国关于接纳中国问题的表决的国务院感到难堪。
    由于有这样程度的疑心,因此完全有理由估计官僚机构之间的对立是安德森文件的背景中的主要因素。没有理由吹捧或者那怕是保护透露情况的人。相反,总统这次有理由煞住泄密之风。基于尼克松先生的利益——以及这个国家的利益,必须找出泄密的人,并且迅速解除他们的职务。

克莱因说有些新闻报道是对基辛格“诽谤”

    【美联社一月九日电】克莱因说、他曾看到一些“我认为是对基辛格博士进行诽谤,谴责他说谎”的新闻报道。有人要求克莱因对专栏作家安德森透露的秘密文件发表评论。
    这些文件援引尼克松总统的国家安全顾问基辛格有一次说过的话说,尼克松希望“局势对巴基斯坦有利”。而政府却在同时否认它是反印度的。
    克莱因说,那些得出结论说基辛格“是在说谎或者在歪曲事实”的人是错误的。
    一些人曾经推测,尼克松特别希望同巴基斯坦保持友好关系,因为他准备访问偏袒巴基斯坦人的大陆中国。但是克莱因说,“对华政策同尼克松总统”在印巴局势中“所作的努力没有关系”。

安德森在美报发表攻击基辛格的文章:《尼克松的一人国务院》

    【本刊讯】美《华盛顿邮报》一月七日刊登了杰克·安德森的一篇文章,题目是《尼克松的一人国务院》,摘要如下:
    面孔严肃的、冷漠的亨利·基辛格这个对外政策方面的鬼才简直是埋头于文件之中。他想充当尼克松总统的一人国务院。但是文件过于浩繁,问题多得不得了,总是难于应付。
    然而他仍然企图处理每一个对外政策方面的危机,处理每一个新的细节,就每一件事为总统出主意。在圣诞节前的三个紧张的星期,白宫的秘密文件表明基辛格曾插手以下工作:
    他曾指导讨论印巴危机的高级战略会议。他曾提出献策文件,例如他提出过的文件曾说服尼克松总统派海军的一支特混舰队进入孟加拉湾。
    基辛格曾写了一篇说明情况严重的报告,说北越对老挝、柬埔寨和南越的压力已增加到危险的程度。他建议对北越进行空袭。
    他曾指挥美国在中东实行的微妙的战略。为了保持军事上的均势,基辛格曾力主把鬼怪式喷气飞机运入以色列。
    他在准备新的国际货币协议方面出了很多力。尼克松总统去年八月单方面采取的经济措施在全世界遭到外交上的反击。在这一切方面,他主要听取财政部长康纳利的意见。最后他召见了基辛格,让基辛格来消除国际上的混乱。
    总统到全世界去安抚被激怒的盟国领导人的活动是由基辛格担任舞台监督的。不仅汇报情况的文件是在基辛格监督下准备的,而且他同总统一道旅行。基辛格似乎无往而不在。
    在这同时,基辛格继续为总统的北京和莫斯科之行作准备。他不仅为具体的问题作出安排,而且为总统将同我们的两个主要对手玩的大国棋局出谋划策。
    在同时在幕后进行的巴黎和谈、维也纳限制战略武器会谈和布鲁塞尔北大西洋公约组织会议这三场马戏中,基辛格比其他任何人更多地起马戏领班的作用。他从白宫发号施令。他还密切注视象古巴、智利和朝鲜这样的分布很广的多事地点。
    总之,基辛格一直是在他的白宫地下室的办公室中处理美国对外政策问题。最后的决定当然是由总统作出的。但是总统的想法和执行政策的做法则是受基辛格指导的。
    基辛格接受国务院提出的介绍情况的文件,国务院的专家们参加白宫的战略会议。但是最后制订政策的工作是由基辛格掌握的。例如在为总统的北京之行进行准备的过程中,国务院的老资格的战略家们提出了介绍情况的文件,但是未被邀请参加现在呆在白宫的先遣组,这项使命完全是由基辛格掌握的。

阿尔巴托夫马特维耶夫在苏联报发表文章谈苏美关系

    【塔斯社莫斯科一月十二日电】题:《消息报》评巴尔的摩苏美关系问题讨论会
    《消息报》今天刊登苏联科学院美国研究所所长格奥尔基·阿尔巴托夫和该报政治评论员焉特维耶夫合写的文章,谈他们对巴尔的摩约翰·霍普金斯大学一年一度的讨论会今年讨论苏美关系问题的印象。
    文章中说,这次讨论会再次使人确信,美国公众越来越理解到,必须根本改变美国的对外方针,更现实主义地对待当代国际关系的重大问题。文章作者指出,不过,当问题涉及到具体建议,涉及为使美国的对外政策符合当代的现实而应当怎么办时,这里尚无明确的设想。大洋彼岸有人想抹煞问题的实质。
    文章中指出,现在,美国人特别注重东南亚、远东和太平洋这样的广大地区。在讨论会上,许多发言者结合这一地区的局势谈到苏美关系发展的前景。也必然谈到了北京的政策。作者指出,应当说,大多数发言的美国人士都在有关这一题目的发言中,警告不要试图利用苏中关系中的困难,以及中国领导人的反苏政策进行投机。
    作者在谈到参加讨论会的苏联人的发言时指出,在他们的报告中谈到一些具体的方面,在这些方面,尽管社会经济和意识形态各不相同,但仍可以发展苏美两国间的合作,因为这不仅符合苏美两国人民的利益,而且符合其他国家人民的利益,符合全世界的和平与安全的利益。讨论会的苏联参加者就此也指出了发展这种合作的障碍,而这种障碍是由于在“冷战”年代形成的反共方针,由于美国政治思想界所特有的“双重标准”,以及由于在私利方面同保持国际紧张局势和军备竞赛有联系的那些人顽固地反对缓和局势的政策造成的。

外电评华沙条约国将举行首脑会议

    【南通社布拉格一月十一日电】布拉格宣布,华沙条约国政治协商委员会将于一月下半月在这里举行会议。据悉,成员国最高党政领导人的这次会议的主要议程将是有关欧洲局势和建议中的欧洲安全会议的问题。这次会议极可能将在一月二十日到二十五日举行。
    【德新社布拉格一月十二日电】东欧外交人士今天说,定于本月晚些时候将在这里举行的华沙条约国政治协商委员会例会,可能成为讨论同中国的思想冲突问题的真正的最高级会议。
    这些人士证实,预料所有的华沙条约国党领导人和总理——包括同北京极其友好的罗马尼亚的齐奥塞斯库——都将参加。最高级会议将讨论的问题几乎一定还有:苏联建议的欧洲安全合作会议和相互削减华沙条约组织与北大西洋公约组织驻本大陆的军队问题。
    【美联社布拉格一月十二日电】尼克松总统二月份的共产党中国之行可能使苏联集团最近宣布将在本月晚些时候在这里举行的最高级会议上提出的其他问题黯然失色。
    西方外交官说,中美和解是勃列日涅夫最害怕之事,他希望这次会议发表一项措词强烈的声明,警告北京和华盛顿注意可能发生的可怕后果。
    据认为,同时,该集团领导人将设法为东西方关于欧洲安全、裁军和贸易的谈判敞开着大门。
    一位外交官认为,苏联集团将设法提醒中美两国,它们同莫斯科和解要比它们双方彼此和解,可得到更多的好处。
    【南通社莫斯科一月十一日电】苏联报纸在头版报道了华沙条约成员国政治协商委员会将举行会议的消息,这个消息在莫斯科观察家们当中引起了相当大的兴趣。
    所涉及的是召开一次象上次一九七○年十二月在柏林举行的那种东方最高级会议,这种会议通常是协调和确定成员国外交政策方针的重要政治大事。这一次,布拉格会议是继一段很紧张的政治活动之后将要举行的,这些活动主要是讨论欧洲问题、亚洲关系问题和大国之间总的关系问题。
    因为从一切迹象来看,最后确定讨论哪些问题这件事仍然在克里姆林宫的权限之内,所以莫斯科的观察家们估计,欧洲问题可能是布拉格会议注意的焦点。在这一方面,他们记得,东西方关系去年在欧洲政策上取得了进展,东欧国家、首先是苏联和波兰在同一些西欧国家的政治接触以及科学技术和文化关系正在顺利地发展着。
    但是,除在象签定西柏林地位协议和与此有关的两个德国之间的协议这样一些大事以外,莫斯科和华沙同波恩签定的协定还没有获得批准。还有,尽管苏联为了要在今年举行拟议中的欧洲安全会议而作了努力,这个会议是否可能举行还不一定。在莫斯科,人们认为东欧领导人将特别注意这些问题。
    人们还推测,华沙条约的东欧成员国可能取得一致意见:提出倡议,要求国际上承认德意志民主共和国和接纳它进入联合国。
    会上还可能讨论中国的政策。上次东方集团领导人讨论北京的政策和华沙条约各国的态度是在去年八月在克里米亚举行的协商会议上。需要再次讨论中国这个因素,这不仅是因为莫斯科对于北京为了破坏东欧社会主义国家的团结而对它们采取有区别的态度感到担心,而且因为中华人民共和国被接纳进入联合国这件事使国际舞台上产生了新关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