觉得本站好,就转发到你的朋友圈!

好酒还是陈的香,资料还是老的好!【www.LaoZiLiao.net】

老资料网  > 报纸  > 参考消息

罗杰斯谈美参院否决“援外”计划问题

    【美新处华盛顿二日电】下面是国务卿罗杰斯十一月二日在同尼克松总统举行会议以后在白宫举行的记者招待会上的谈话记录(本刊有删节):
    我们今天上午对参议院否决援外法案的行动谈了许多。我想说,国会否决这一法案的行动是对美国对外政策的严重打击。明天上午,我将在参院外委会作证,把这个意思告诉委员会,并表示希望,将很快采取行动来弥补已经造成的损失。
    我认为,正如你们所知道的,现在普遍支持这样一种主张:通过一项继续执行的决议,以使我们能够在这一决议的有效期间把援外计划继续执行下去。我们认为,国会必须通过一个援外法案,它将是协调的和平衡的,将使我们能够非常成功地执行尼克松总统的对外政策。
    我认为,像参议院所采取的那种行动,除非得到弥补,否则将会在许多方面严重影响我们的对外政策。第一,它将给尼克松主义以破坏性的打击,因为你们知道,尼克松主义规定,我们将逐渐减少我们在一些亚洲国家的军事力量,同时在财政和军事方面支持他们,以使他们弥补缺陷。
    第二,它将使我们不可能或者至少难以维护我们对亚洲国家承担的安全义务。它们多年来依靠美国履行条约义务,我们已向它们保证,当我们结束越南的战争时,当我们减少在朝鲜和亚洲其他国家的军队时,我们将提供援助来帮助它们作出由于这种政策的结果所必要的调整。
    第三,它将削弱总统在我们将要在全世界进行的谈判中的力量。
    因此,我们将非常严肃和非常强烈地要求国会议员们采取负责的行动来纠正已经造成的损害。
    问:国务卿先生,为了改变参议院的行动和使国会采取支持行动,你认为在对外援助法案中或对外援助计划中需要作什么改革?
    答:我们认为,有些改革是必要的。我们认为,实行改革的办法不是参议院前天晚上采用的那种把授权法案否决的办法。在我看来,那种办法适得相反。它产生了相反的效果。我敢说,全世界的反应是极为不利的,向我们的朋友和盟国作解释是非常困难的。
    问:如果对外援助并不按照政府喜欢的那种方式改变,这是否会影响从越南撤军计划的性质和速度?
    答:我认为这肯定是根据南越的经济情况必须考虑的一个因素。你们谅必知道,我们已把在越南的军队大量减少,减少了三十五万以上,但是这次否决将使我们不能提供支持援助。这是必须考虑的。
    问:你认为使参议院采取这个行动的原因是什么?
    答:我认为,一部分原因是由于很多人缺席。一部分原因是某些国会议员觉得别人没有领情我们,我们的负担超过了我们的份额等等所产生的失望情绪。
    问:你认为联合国的表决对参议院的这一行动起了多大影响?
    答:我设想这是有一些影响的。我设想这产生了这样一种感觉:其他国家对于我们这些年来为它们做的事情并不非常领情。
    问:关于联合国问题,当你在表决后的第二天上午会见我们时,你对这个问题作了一个很笼统的回答。二十四小时后,政府作出的反应要比过去强烈得多。
    你能向我们解释这个变化吗?
    答:那夭晚上我没有看电视,没有看到会场上发生了什么事情,我认为总统也没有看到。后来,正如你们各位所知道的,电视又重播了这些场面,齐格勒先生是根据这个发表了他所谈的看法的。我们无意使齐格勒所谈的看法被认为是反对援外法案。
    问:你说这一行动削弱了总统在全世界谈判的力量时,你能不能解释这是指的什么?这是不是指中东的军备情况,以及同苏联人的谈判?
    答:我不想把正在进行的所有谈判都谈到,但是让我给你举两个例子。这个行动肯定削弱了我们在巴黎的地位,因为看来好象这是国会不支持总统的越南化计划。
    当然,在中东问题上的谈判是受到影响的。我们已经向约旦表示,我们可以给他们一些军事援助。这一行动在许多其他方面也可以损害总统使谈判获致成功的能力,在我认为所有的人都同意总统的对外政策获得成功的时刻,他们为什么在这个时刻采取行动,使总统的对外政策受到严重损害,这是难以理解的。

美新处报道:《尼克松要求把临时对外援助保持在一九七一年的水平上》

    【美新处华盛顿一日电】(国际新闻处记者沙利文和凯尼格)题目:尼克松要求把临时对外援助保持在一九七一年的水平上
    尼克松总统相信,国会中负责的情绪将会表现出来,使“协调的、一体化的和平衡的”美国对外援助计划得以恢复。
    他要求国会通过一项叫做连续决议的法案,使援外计划在预定的十一月十五日满期以后继续执行下去。这个法案将使援外开支保持在去年的水平上。
    白宫新闻秘书齐格勒一日表明,“修修补补或零零散散的”代替办法是总统所不能接受的。
    参议院十月二十九日在将近三分之一议员缺席的情况下,否决了本财政年度整个三十亿美元的对外援助授权法案。
    尼克松总统对参议院的行动的规模感到意外和遗憾。
    尼克松周末同国务院和国际开发署的官员开会讨论了恢复这个计划的努力。
    齐格勒说,正当尼克松试图缓和同苏联及中华人民共和国的紧张关系的时候,援助计划遭到了挫折。齐格勒说,国会如果取消一项对第二次世界大战以后的稳定作出很大贡献的计划,“就会减少我们与之谈判的那些人的积极性。”
    他说,总统四月份所提出的改革援助计划方案“不是可以轻易处置的或是在短期内处置的。我们认为,目前没有足够的时间来探讨或研究改革的所有方面”。他又说,连续决议是“必不可少的,必须的”。
    他说,参议院“专横地拆毁”尼克松政策的支柱,这对美国的“外交政策来说是极其不幸的”。
    在国务院,发言人布雷警告说,如果在十一月十五日以前不通过延长对外援助的法案的话,国际开发署在华盛顿的整个总部人员和该署数以百计的外国雇员将“被解雇”。
    布雷说,明白的事实是,“如果总部停止工作,如果失掉在国外执行计划的能力,就根本无法实行对外援助计划。”
    布雷重申政府希望通过一项“总的关于继续执行的决议”,使援助计划继续执行到一九七二年初举行国会下期会议的时候。

尼克松同澳总理麦克马洪会谈

    【美联社华盛顿二日电】尼克松总统和澳大利亚总理麦克马洪今天重申,他们一致支持在太平洋防卫系统中把他们两国和新西兰联系在一起的澳新美安全条约。
    在举行八十五分钟的会谈后,总统对记者说,会谈中“特别着重谈到我们继续承担对澳新美条约的义务”。
    尼克松强调说:“这项条约是我们在太平洋实现和平的政策的支柱之一。”
    尼克松和麦克马洪的会谈内容很广泛——从总统计划中的北京之行和莫斯科之行到讨论两国之间的经济问题。印度支那和越南战争是会谈的主要话题。
    尼克松在同麦克马洪会谈以后对记者说:“我对他对国际事件的分析很感兴趣。”
    他说,同麦克马洪的会谈“在我看来是非常有帮助的——这些会谈讨论了各种问题,特别着重谈到我们继续承担对澳新美条约的义务”。
    总统国家安全事务顾问基辛格博士参加了在白宫举行的会谈,他向总统和麦克马洪汇报了他最近去北京为总统的访问作安排的情况。
    【德新社华盛顿二日电】澳大利亚总理麦克马洪今天在这里同美国总统尼克松举行了会谈。据认为,会谈集中讨论了北京加入联合国后在国际事务中起的新作用和其它一些问题。
    【路透社华盛顿二日电】澳大利亚总理麦克马洪今天说,美国、澳大利亚和新西兰已经原则上同意制订一项在南越训练柬埔寨军队的计划。麦克马洪在同尼克松总统举行会谈之后说,他不知道柬埔寨人是否曾经要求这类援助——有迹象表明这个倡议可能是美国提出来的。
    好几位美国参议员已经表示担心,美国卷入柬埔寨局势的程度正在增加,并且可能使这个国家变成另一个越南。

美新处报道:《支持和批评归还冲绳的人就这个问题作证》

    【美新处华盛顿二十七日电】题:支持和批评归还冲绳的人就这个问题作证
    美国参议员滕尼敦促他的同事们批准归还冲绳条约,以便使日本成为一个在美国的核保护伞之下的强大的盟国。
    这位加利福尼亚州民主党人在外交委员会就冲绳问题举行的第三天意见听取会上说,美国同日本的关系,比同“包括中国在内的任何其它亚洲国家”的关系更为重要。
    在远东为了维持和平需要一种在日本、苏联、美国和中华人民共和国合作下的新的外交。他指出,在这些国家中,只有日本没有核武器,他说,美国必须在以日本为一方,苏联和中国为另一方之间起“枢纽的作用”。
    在这一天作证的还包括一些对这个审议中的条约提出批评的人,他们指责说,照目前这样的条约将会鼓励日本搞军国主义并且会威胁和平。
    退休的少将史密斯(美国前驻冲绳空军司令)说,归还冲绳会使美国保护她的盟国的能力受到很大的限制。他说,日本人不同意美国从日本基地采取军事行动,这是美国在一九六八年没有能够去援救在北朝鲜沿海的美国“普韦布洛号”的部分原因。
    史密斯少将说,在归还冲绳后,“核保护伞就会千疮百孔,从而促使日本拥有她自己的核力量。”他说,那将只会造成“一个不断扩大的赤色中国和一个重新武装起来的、拥有核武器的日本”。他敦促参议员们推迟批准这个条约。
    其他两位发言者反对早日批准这个审议中的条约,他们说,因为它使美国在亚洲留下太多的军事基地,北京可能认为它是美日对中国的军事威胁。
    圣路易斯的华盛顿大学的教授塞尔登说,这个条约“将使缓和东亚紧张局势的希望破灭”。
    这位教授说,佐藤—尼克松公报把台湾和南朝鲜包括在内,认为它们对日本的安全是很重要的。他说,这两个都是日本的前殖民地,而现在仍然受日本经济的控制。他说,一个是中国的一部分,而另一个则是在中国边境上最敏感的一个地区。
    塞尔登教授说,这样,美日协定除了加速日本重新武装起来以外,“将再次使日本直接走上征服的道路,并将立即给中国造成军事威胁”。
    在同一次听取会上,八个无人居住的小岛是三个证人(都是华裔美国人)作证的主题。这些岛屿中文名称为钓鱼岛,日文名称为尖阁群岛。
    荣获诺贝尔奖金的物理学家杨振宁博士对这个委员会说,这些岛屿是使所有中国人(共产党人和非共产党人)联合起来的一个重要问题。他说,他们一致认为,从地理上和历史上来说,这些岛屿都是中国的一部分,所以不应该把这些岛屿包括在把冲绳归还给日本的条约里。
    杨博士告诫说,这些岛屿是一个“会引起国际紧张局势的潜在的极其麻烦的场所”。
    亚拉巴马州民主党参议员斯帕克曼问杨博士,周恩来是否表示,美国应该保持同日本的密切联系,以便防止军国主义的复活。杨博士回答说:
    “周恩来显然关心日本问题,关心美国在这方面的态度。正如他对《纽约时报》的赖斯顿所说的,日本人民的巨大成就给他留下了深刻的印象,但是,过去的历史在中国人的回忆中也是印象深刻的。”
    另一个物理学家吴先标博士告诫说,钓鱼岛问题使美国介入了中国和日本之间的领土争端,而这个争端可能导致武装冲突。他追述说,中国过去在乌苏里江中一个重要性还要小的岛屿的问题上,也愿意同苏联这样一个超级大国打仗。他说,这是自从实行尼克松总统的新政策以来涉及到中国利益的头一个具体问题。
    【合众国际社华盛顿二日电】参院外交委员会今天一致通过归还冲绳条约,并表示对钓鱼台(尖阁)列岛的主权问题持中立态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