觉得本站好,就转发到你的朋友圈!

好酒还是陈的香,资料还是老的好!【www.LaoZiLiao.net】

老资料网  > 报纸  > 参考消息

阿拉法特结束对苏联的访问去东德

    【塔斯社莫斯科二十九日电】以巴勒斯坦解放组织执委会主席亚西尔·阿拉法特为首的巴勒斯坦解放组织代表团,应苏联亚非团结委员会的邀请,于今年十月二十日至二十九日访问了苏联。
    苏联亚非团结委员会和巴勒斯坦解放组织代表团在莫斯科举行了会谈。
    巴勒斯坦解放组织代表团介绍了巴勒斯坦人民在被侵占的领土上进行的英勇抵抗,谈到了巴勒斯坦爱国者反对帝国主义集团及其帮凶旨在消灭他们的斗争的阴谋的坚定决心。苏联亚非团结委员会的代表以苏联公众的名义表示坚决谴责以色列对阿拉伯人民的帝国主义侵略,表示声援巴勒斯坦阿拉伯人民反对力图挫败巴勒斯坦人民争取正当和合法权利斗争的以色列占领者的英勇斗争。
    巴勒斯坦和苏联双方指出了阿拉伯世界所有进步力量团结的重要性以及进一步巩固它们同阿拉伯人民的真正朋友——社会主义大家庭各国联盟的必要性。就此强调指出了破坏阿拉伯同苏联的友谊、分裂阿拉伯反帝运动的队伍、使它脱离共同的反帝阵线等作法的危险性。
    十月二十九日巴勒斯坦解放组织代表团已离开苏联。
    【法新社贝鲁特二十九日电】法塔赫的报纸《暴风的收获》今天报道:在莫斯科的巴勒斯坦代表团以及与之进行一系列会谈的苏联官员一致同意“巴勒斯坦人民有权自决和通过武装斗争恢复他们的民族权利”。
    《暴风的收获》说,双方讨论了“巴勒斯坦革命和阿拉伯世界目前的状况以及抵抗运动在阿拉伯国家的作用的重要性”。
    这家报纸说,“会谈表明了苏联支持巴勒斯坦革命和巴勒斯坦人民”。
    阿拉法特去年也曾去莫斯科,他对《暴风的收获》记者说:“今年莫斯科的雪不那么冷了。我们的访问取得了成功……其结果不久将见到。”
    虽然这家报纸报道,会谈是在“最高级”举行的,但是它没有举出参加会谈的苏联官员的名字。
    此间观察家们指出,柯西金总理和党领导人勃列日涅夫都不在莫斯科,阿拉法特去年没有为高级领导人所接见。
    莫斯科会谈已于今天结束,巴勒斯坦代表团将于明天开始正式访问东德。据《暴风的收获》说,在会谈中,巴勒斯坦人将同东德领导人讨论加强他们共同联系的办法。

在贝鲁特出版的《明星日报》评论:《阿拉法特在莫斯科》

    【本刊讯】在黎巴嫩出版的《明星日报》二十二日发表一篇题为《阿拉法特在莫斯科》的评论,详细摘要如下:
    为什么突击队领导人阿拉法特到莫斯科去呢?据通讯社消息和突击队人士说,他是要购买武器。
    苏联自夸它的援助计划不附带任何条件。当然,这纯属宣传。就埃及这个具体的例子而言,批准给予军事援助常常是为了换取(埃及)作出在中东跟着苏联政策走的保证的。这种政策是继续给这个问题的和平解决以优先权的。萨达特总统从莫斯科带着武器和一项新的政策回来了,萨达特总统在多次讲到一九七一年将使中东问题有一个军事的或和平的解决办法之后,把这句话留给一位正式发言人去解释说,他的真正意思是,就战争与和平而言,一九七一年将是决定性的一年,但是并不是这样一种意思,即今年一定会看到战争或和平。这肯定不是萨达特总统上台后所一直强调的。他十分明确地说过,一项解决办法,不管是军事的还是政治的,将必须在一九七一年底前实现。象在他之前的纳赛尔总统一样,萨达特总统在访问莫斯科之后来了一个完全的一百八十度转向。
    象在他之前的纳赛尔总统一样,继萨达特总统之后访问莫斯科的是阿拉法特。这可能是一种巧合,阿拉法特竟然先是继纳赛尔之后访问莫斯科,然后是在萨达特之后访问莫斯科。
    但是有一种可能的解释:在说服萨达特总统不要打仗(这位埃及领导人在莫斯科说,只有战争才能解决问题,而在他之后讲话的波德戈尔内主席则答应苏联将继续为和平而努力)的时侯,苏联领导人必然已经听到了这样的一种纳赛尔的论点,即在阿拉伯世界有一些萨达特总统不能控制的极端主义分子。苏联人要求这位埃及领导人不要担心“这些极端主义分子”,并且邀请阿拉法特来讨论这种局势。
    在去年二月,苏联领导人没能赢得巴勒斯坦人站在和平努力一方,尽管他们作出了许诺并提供了军事援助。他们现在再次做不到这一点。巴勒斯坦人去年有些东西可失,尚且说不,而现在他们没有什么东西可失去的了。

《法塔赫》周刊评论:《如何理解革命代表团的莫斯科之行》

    【本刊讯】《法塔赫》周刊二十七日发表一篇评论,题为《如何理解(巴勒斯坦)革命代表团的莫斯科之行》,摘要如下:
    在估价和规定立场和政策的时候,我们不能由于在巴勒斯坦革命的公开的战略目的问题上同苏联朋友有分歧而止步不前,因为我们相信,巴勒斯坦阿拉伯解放革命的发展将创造更好的机会来重新见论这些歧见。
    苏维埃社会主义共和国联盟始终和阿拉伯各国人民站在一起,并在政治上、经济上和军事上支持他们的斗争。这实际上是积极参加支持阿拉伯民族解放革命反对一切形式的侵略和压力。
    但是,苏联对阿拉伯民族的支持同我们(巴勒斯坦)人民和阿拉伯民族的群众反对阿拉伯民族革命的主要敌人的斗争之间有着一个必须加以弥合的差距。这种差距就是我们(巴勒衡坦革命)所拒绝的和平解决的道路。
    巴勒斯坦革命之所以从一开始就拒绝和平时决,不仅是因为和平解决的目的是要取消巴勒斯坦革
    命,而且是因为和平解决大大地危及了整个阿拉伯的民族革命。
    巴勒斯坦革命从一开始就认为和平解决会使阿拉伯群众远离战斗,会使他们没有机会动员他们的力量和组织他们的战线。这种解决办法会使阿拉伯民族革命失去成为取得胜利的决定性力量的群众。
    巴勒斯坦革命从一开始就认为,和平解决将只会导致走美国道路,从而使美国的阴谋诡计和所有同美帝国主义拴在一起的势力积极活动起来,使开始在这个地区出现的革命形势夭折;而且还会为致力于使阿拉伯进步的和民族的力量彼此敌对,敞开遭受挫折的大门,使阿拉伯民族主义革命到目前为止所取得的一切成就烟消云散。
    我们拒绝走和平解决道路的所有理由都证明是健全的,我们这样说决不是不符合真实情况的。
    我们完全相信,我们的方针将会得到世界所有进步的、革命的和反帝的力量的理解和支持。

《纽约时报》文章:《新的埃叙统一协议表明利比亚同联邦两个盟国步调不一》

    【本刊讯】美《纽约时报》十七日刊登从开罗发出的一条电讯,题为《新的埃及—叙利亚统一协议表明利比亚和她的联邦的两个盟国步调不一》,摘要如下:
    以卡扎菲上校为首的利比亚政权看来同它在成立六周之久的阿拉伯共和国联邦中的两个盟国步调不一致了。
    埃及总统萨达特和叙利亚总统阿萨德在大马士革协商后,十四日宣布了在三国联邦之内的一个单独的埃及一叙利亚统一协定。但是,它没有提及利比亚。
    在萨达特对莫斯科进行了三天的访问后发表的一项会谈公报说,正在组织一个委员会以便准备在阿拉伯社会主义联盟和叙利亚阿拉伯复兴社会党之间进行“对话”来实现统一。
    在埃及和叙利亚之间实现新的政治上统一的决定引起了更多的注意,因为它仅仅是在联邦的总统委员会在开罗举行会议,讨论联邦的制度方面的问题之后一周发生的。
    萨达特被选为这个委员会的头头,开罗被挑选为联邦的首都,但是在这次会议上几乎没有作出其它实质性的决定。
    卡扎菲上校在闭幕后立即离开了开罗。一些人士报道说,他曾不大愿意出席这次总统委员会会议,在一位埃及高级官员去利比亚说服并陪同他后,他最后于十月四日乘飞机来到了开罗。
    在开罗会议结束后五天,卡扎菲突然访问了阿尔及利亚和布迈丁主席举行了会谈。
    卡扎菲和布迈丁同意每四个月举行一次会议以建立一个松散的联盟形式来加强他们两个邻国之间的关系。

埃及总统萨达特访利比亚后回国

    【路透社开罗二十七日电】萨达特总统今天飞往的黎波里,以便与利比亚主席卡扎菲会谈中东危机的局势发展和他最近访问莫斯科的结果。两位领导人预定立即开始会谈。
    萨达特离开开罗是保密的,一直到他的飞机抵达利比亚首都时才公开。
    一位官方人士说,埃及总统将把他本月早些时候在莫斯科与苏联领导人会谈的结果告诉利比亚方面。这里的观察家们说,这将包括俄国在今年最后的两个决定性的月份中给埃及军事和政治支持的程度。
    【中东社开罗三十日电】萨达特总统在和利比亚革命指挥委员会主席卡扎菲上校就对付以色列侵略问题举行了四天的会谈后于今天下午从的黎波里回到这里。
    会谈讨论了有关最近成立的阿拉伯共和国联邦的行政职能问题,以及上述问题的各个方面。
    【德新社开罗三十日电】埃及总统萨达特和利比亚强有力的人物继续他们在的黎波里的最高级会谈,在这以前,他们在二十九日集中讨论了他们两国之间的政治合并问题。
    《金字塔报》报道,萨达特和卡扎菲二十八日讨论了“在今后阶段对付(以色列)侵略的方法”以及开罗最近同美国和苏联目前为了找到一个突破点而作出的政治努力。
    【法新社开罗三十日电】《金字塔报》今天宣布,埃及总统萨达特和利比亚主席卡扎菲昨天整夜继续会谈,一直到黎明。
    这家报纸说:在的黎波里进行会谈的第三天,两位领导人讨论了“下一个微妙阶段”,在以色列继续占领阿拉伯领土——即“不战不和”的局势——问题上将要采取的行动计划。
    【德新社贝鲁特二十九日电】据今天这里获悉,利比亚领导人卡扎菲上校想派利比亚游击队去和以色列作战。
    据外交人士说,卡扎菲现在支持最近埃及一沙特阿拉伯在巴勒斯坦游击队和约旦之间调解的努力,以使反对以色列的地下战争得以恢复。
    他希望一旦被约旦国王赶走的巴勒斯坦人被允许返回,几百名利比亚人也将能够在约旦一以色列停火线上驻防。这些人士说,卡扎菲相信这样做将极大地增加他的声望。

英《卫报》谈萨达特访问利比亚

    【本刊讯】英《卫报》二十三日载文说:
    开罗报纸《金字塔报》昨天说,萨达特总统下周将访问利比亚同卡扎菲主席会谈。如果最近来自中东的消息可以说明什么问题的话,萨达特总统首要的任务将是弥合这个由埃及、利比亚和叙利亚组成的联邦领导人之间出现的第一批分歧。
    所传的三个领导人之间的分歧,反映了两个相互矛盾的基本倾向。一方面,必须认为,卡扎菲上校的精力旺盛和伊斯兰教及泛阿拉伯的热情是联邦得以成立的主要原因之一。因此,他对联邦的成长是非常关心的。但另一方面,支配埃及和叙利亚的是同以色列冲突问题,因此不可避免地在一些问题上把利比亚排除在外。
    据贝鲁特报纸说,卡扎菲主席对萨达特最近从莫斯科回国途中对大马士革的访问和发表的联合公报感到愤怒,这个联合公报没有提到联邦,而是强调叙埃就同以色列对抗问题举行会谈的双边性质和埃及唯一政党阿拉伯社会主义联盟同阿拉伯复兴社会党之间的关系。
    黎巴嫩报纸《今天报》说,萨达特和叙利亚领导人阿萨德在联邦总统委员会(十月六日结束)第一次会议上没有理睬卡扎菲提出的具体说明他对联邦的主张的三项建议。
    第一个是发表一项支持各地的穆斯林和谴责迫害穆斯林的声明。第二个建议是,埃及和叙利亚应该效法利比亚成为“禁酒”国家。第三个建议是,恢复传统的伊斯兰救济税
    ——一种由有钱人向穷人义务支付的施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