觉得本站好,就转发到你的朋友圈!

好酒还是陈的香,资料还是老的好!【www.LaoZiLiao.net】

老资料网  > 报纸  > 参考消息

美参院决定取消“外援”计划后尼克松同基辛格等举行紧急会谈

    【路透社华盛顿三十日电】尼克松总统今天开始全力以赴地来恢复美国对外援助计划,这个计划实际上已被参院昨晚取消了。
    尼克松同他的高级顾问们和参院的共和党领袖们进行了磋商,同时,白宫再次强调总统对于参院投票反对他提出的好几百万美元的援助法案感到沮丧,另外他强烈地敦促参院立即恢复这个援助计划。
    总统的发言人齐格勒重申了白宫昨晚的说法:参院的行动是很不负责的行动,并且对国家安全是一个威胁。
    白宫反对它所谓的修修补补地恢复某些外援经费。
    齐格勒说:“我们认为,我们必须有一个协调的外援计划。”
    齐格勒说,在通过一项新的外援法案以前,国会通过一项继续其目前水平的对外援助的决议是可能的。
    如果不通过这样一个决议或采取某些其它的立法行动,这个外援计划在两星期之内(十一月十五日)就要停止。
    这位白宫发言人说,美国达五十亿美元的对外援助款项已经在使用,因此取消援助计划不会影响这笔款项的这种说法是“非常夸大”的估计。
    尼克松总统今天同他的对外政策主要助手基辛格举行了一次紧急会谈,讨论了这一局势。
    【美联社华盛顿三十日电】美国国务卿罗杰斯今天向国会发出热切的呼吁,要求恢复参院在昨天的突如其来的表决中否决的援外授权法案。
    罗杰斯称这次表决“极其令人沮丧”,他说,美国“切不可从我们和另一部分人类互相依靠的现实面前后退”。
    罗杰斯在一篇声明中说:“我们切不可放弃我们向谋求自立的国家的经济发展提供的帮助。我们切不可放弃我们给盟国的物质支持,这可能是他们的生存所系的。”
    罗杰斯认为,参院的表决是在美国对外政策的一个“特别微妙的过渡时刻”发生的。这是指要求其他国家为自己的安全和进步作更多的努力的尼克松主义。
    罗杰斯说,“如果我们不准备向我们要求他们帮助自己的人提供我们的一份经济和军事援助”,这种主张就“不可能实现”。
    国际开发署署长约翰
    汉纳在记者招待会上宣读的另一篇声明中表示和罗杰斯有同样的看法,他在感情上对这次突如其来的表决的反应也同罗杰斯一样。
    汉纳说:“美国为了自己的利益,不能置身世界之外,拒绝履行自己承担的义务。”
    【合众国际社华盛顿三十日电】副国务卿约翰
    ·欧文今天在美国国务院召开了高级官员会议,讨论在参院昨天就美国援外计划作出表决的情况下应该采取什么行动。
    讨论的中心问题是采取行动使已在进行的援外计划能继续起作用的问题。

周书楷同罗杰斯会谈

    【中央社华盛顿二十九日专电】中华民国外长周书楷,昨晚自纽约前来华盛顿,今晨访晤罗杰斯于国务院。据中央社记者获悉,他们相互希望在周部长于一两日内启程返国之前,再有一次会晤。
    在今晨一小时会议中,周部长与罗杰斯的谈话集中商讨:(一)如何加强中美两国间的双边关系;(二)如何促进中美两国在未来国际社会中的合作。
    关于第一点,罗杰斯在他与周部长的谈话中,一再强调华盛顿与台北的关系,并未因最近联合国的表决而受影响。
    罗杰斯告诉周部长说,他曾在作证时指出,美国对中华民国的政策,并未因联合国的表决而有任何改变。他在作证时又称:“我们与中华民国的协防条约,将继续有效,而且,我们将与中华民国继续保持外交关系”。他断然地说:“联合国的表决对于我们与中华民国的关系,完全无关。”
    关于第二点,罗杰斯告诉周部长说,美国将继续支持中华民国在国际社会中的活动,他表示希望称,中美两国在这种活动中的合作,未来将更加强。
    【路透社台北三十日电】据这里的消息灵通人士今天说,台北正在同美国、西德和瑞士磋商,想商量出一个保留台北在联合国各机构内的代表权的方案。西德和瑞士不是联合国会员国,但是为联合国的经费捐款。这些人士说,台北在一九七一年为联合国各机构提供的资金达五百万美元以上。
    【本刊讯】蒋党《中央日报》二十九日刊登一则报道说:
    联合国各有关专门机构虽然每年要向联合国大会提出报告,彼此关系密切,但各组织有自己的预算,有自己的会员,不一定与联合国会员相同,可自行决定。不过,由于联大于一九五○年曾有一决议案指出各专门机构在考虑会员时,要参考大会所采取的态度。因此,今后我国在各专门机构中,将面临到代表权的“挑战”问题。
    目前,我国参加联合国的各专门机构包括:国际劳工局、世界卫生组织、国际货币基金会、世界银行、世界邮政联盟、联合国粮农组织、联合国科教文组织、国际电讯组织、联合国发展方案、联合国儿童基金会、国际原子能总署、国际民航组织与联合国难民高级专员公署。

外电报道:「发展中国家会议」代表对美参院取消「外援」计划的反应

    【法新社利马三十日电】美国参议院停止对外国的经济援助的决定,今天在九十五个发展中国家在这里举行的会议上引起了大骚动。
    大多数代表团团长强调指出,参议院的行动似乎是对联合国大会投票赞成北京和驱逐台湾的表决的“一时感情冲动的反应”。
    他们认为,仍然存在这样的希望:尼克松总统和美国政府取消参议院的决定。
    阿尔及利亚外长布特弗利卡说,这个决定是“美国参议院的表皮反应,这个反应不能长久”。
    他说,北京进入联合国是“不可避免的”,是以“完全民主的方式”表决通过的。他说,美国的决定是根据“同美国侵略越南人民一样的逻辑”作出的。
    布特弗利卡接着说,“现在大家都很清楚,美国的援助主要是由于政治原因而给的。”
    埃塞俄比亚商业大臣强调说,美国参议院的决定反映了对北京进入联合国和驱逐福摩萨一事的“一时感情冲动的反应”。但是,很难相信美国“在自己以粱种形式支持接纳中国之后会惩罚联合国成员国”。
    埃及代表团团长说,这个决定是“令人遗憾的”,而南朝鲜代表团团长说,如果真正停止美援,这对他的国家将是一件“非常关切的事”。
    印度代表说,“看到美国逃避其作为世界大国应负的责任是令人伤心的。”

留美华籍学生刊物透露蒋帮可能与“台独”勾结

    【本刊讯】蒋党《中央日报》二十四日刊登一则消息,摘要如下:
    旅居海外多年,于国庆前夕返国参加反共行列的“台独”反正人士简文介,结束在国内为期两周的访问省亲活动,昨天下午坐西北公司班机,离台飞往东京。
    简文介临行前表示:他决心今后将为复国建国的工作,贡献自己的力量。
    【本刊讯】九月十六日出版的一期《群报》(由留美华籍学生主办的中文半月刊,在纽约出版)在一篇文章中谈到蒋帮派人赴美对留学生进行“疏导”时,透露了蒋帮可能与“台独”勾结搞“台湾独立国”并由小蒋“领导”的说法。这篇文章摘要如下:
    留学生对台北政权之离心力与日俱增,台北乃精心特选沈君山等四人继承疏导重任。此次九月三日起三天,安娜堡全美国是大会,沈君山获得良机开展第一回合疏导工作。他在会上发言不多,会外则随时随地有自由讨论小组,因欲领教疏导者众,沈几成为自由讨论之明星。次数既多,话题亦广,有许多为意料中事,亦有许多为闻所未闻,无法详记,谨就记忆所及,向读者报道。以下为群众发问,沈君山答。
    问:你可是国民党改良派的赞成者?
    答:不错。
    问:老一代被胡适之的改良派骗了四十多年,结果越改越不良。如今还要用改良主义来骗第二代,只怕“台独”就首先容不得你慢条斯理地改良。
    答:为在台的人民着想,他们决难接受大陆的社会主义,他们急迫需要民主自由,将来在第二代的领导下,这些都不成问题。
    问:你这口气,与今天罗福全(国是大会上代表台独发言者)所说的有什么差异,唯一的差别是由谁来做统治者,这不等于是国民党搞的台独?
    答:在不受中共统治的立场上,国民党与台独是一致的。只要能接受蒋经国的领导,国民党可与台独协商合作,在台湾建设一富强康乐的独立国。
    问:自古以来,从来未有过台湾国,如你说的果然实现,蒋经国岂不是“台湾国”的“国父”?
    答:确是如此。
    另外,香港《明报月刊》十月号中刊登的一篇简记安娜堡国是大会的文章里也证实了沈君山的上述透露。《明报月刊》的文章说,“自沈君口中,我们听到两则惊人的消息:(1)台北政府认为,我国对钓鱼台的主权,并无国际法上的有力根据。(2)台北政府不再坚持‘代表全体中国人民’及‘反攻大陆’之说,但又不愿与大陆合并,而与台独分子同一鼻孔出气,并‘深信’在‘民族自决,全民普选’时,目前国府一二当政要人,仍能‘当选’继续‘执政’。”
    据文章说,沈现在美普度大学任教,去年赴台任教一年,最近才返美。

严家淦列席蒋帮“立法院”院会作报告

    【中央社台北二十九日电】行政院长严家淦今天在立法院强调:我们绝不放弃反攻复国的信念,绝不放弃反攻复国的政策。他引用“多难兴邦”的名言指出:国家愈是多难的时候,愈是我们兴邦的最好机会。
    严院长今天上午列席立法院院会,报告此次联合国所谓中国代表权问题投票经过,以及政府今后的措施。
    严院长引用总统今年六月在国家安全会议上的“庄敬自强、处变不惊、慎谋能断”的指示,希望国人从庄敬自强做起,自进步中更求进步。
    严院长强调,目前对我们不利的国际情势,非但不使我们消极,反而更加令我们积极振作。

共同社驻华盛顿记者报道:《美参院否决援外法案是严重的政治性打击》

    【共同社东京三十一日电】题:美国参院否决援外法案是严重的政治性打击
    特派记者渡边华盛顿三十一日消息:美国参院否决对外援助法案,使“美国的威信扫地”,对美国国内也给予了深刻的冲击。这件事和台湾被驱逐出联合国一起,使尼克松总统接连遭到了两次严重的政治性打击。
    尼克松总统和国会互相推卸责任,互相“揭丑”,恢复援助计划的前景仍然漆黑一团。
    曼斯菲尔德、肯尼迪等有影响的参院议员三十日一齐发表声明要求根本改革援外计划:(一)从援外计划中取消军事援助;(二)停止双边援助,改变为多国间援助(通过世界银行等国际组织进行的援助)。现在的形势是,今后即使恢复了援外计划,但其规模也不可避免地将大大缩小。
    而且如果目前的状况继续下去,由于到十一月十五日总统的支出权限失效,许多重要援助计划正面临中断的危险。
    直接受到影响的援助计划,在军事援助方面有:(一)对南越、泰国、老挝的援助;(二)对柬埔寨的二亿五千万美元的援助;(三)对以色列的三亿美元的援助等。在经济援助方面有:(一)对南越的五亿六千五百万美元的援助;(二)对中南美的三亿一千万美元的援助;(三)对非洲的九千五百万美元的援助;(四)对印度、巴基斯坦(救济难民)的三亿七千万美元的援助;(五)对印度尼西亚、菲律宾、韩国的一亿四千万美元的援助;(六)对联合国开发计划的一亿四千万美元的援助。
    特别是预料对南越以及东南亚将产生重大影响,难免给尼克松主义带来致命的创伤。
    最值得重视的是,这意味着继八月十五日宣布新经济政策之后又出现了一个“孤立主义的信号”(《华盛顿邮报》)。压倒优势的看法认为美国将更加强烈地要求日本等主要国家代替援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