觉得本站好,就转发到你的朋友圈!

好酒还是陈的香,资料还是老的好!【www.LaoZiLiao.net】

老资料网  > 报纸  > 参考消息

柯西金在莫斯科选民会上讲话

    【路透社莫斯科八日电】苏联总理柯西金今天说,同中国共产党人在意识形态上的争端是可以克服的。
    这位苏联领导人说,一切进步力量,特别是共产党国家的团结在当前世界条件下是十分必要的。
    柯西金在竞选六月十二日要在莫斯科产生的最高苏维埃代表席位的时候没有向中国人提出具体的建议。
    柯西金热情赞扬阿拉伯联合共和国是“中东和非洲广大地区的民族解放斗争和进步的发展的堡垒”。
    他指责说,帝国主义者正企图利用中东对苏联采取侵略行动,但是他说,埃及和其它友好国家准备同俄国在一起斗争以维护互不干涉的原则。
    他呼吁印度和巴基斯坦“作出一切努力来履行塔什干宣言的主张,因为这符合它们两国人民的切身利益”。
    【美联社莫斯科八日电】柯西金还在他的讲话中简短地提到外交政策时谈到了欧洲安全措施的重要性。
    但是他们并没有利用这个机会建议举行一次东西欧正式会议,这种会议将排除美国参加。
    苏联人提出过这样的建议。据报道,本周在这里举行秘密会议的外长正在考虑提出这些主张,但是这要取决北大西洋公约组织在布鲁塞尔举行的会议对这一主张的反映。
    柯西金在谈到欧洲安全时没有提法国总统即将在二十日举行的访问。
    柯西金讲话的主要部分谈的是国内问题。他强调要努力改善苏联商店中的消费品的质量和数量。
    【合众国际社莫斯科八日电】柯西金在照本宣读事先准备好的讲稿的七十五分钟讲话中还提到下述几点:
    ——他最近对埃及的访问使他相信这个国家“是中东和非洲的重要的进步基地”。
    ——苏联“坚决支持”古巴反对在那里发生的“新的挑衅行动”。
    柯西金的措辞谨慎和低调的讲话在他省略的和他提到的方面都是引人注目的。
    他差不多没有谈到德国问题,很温和地提到了中国,而且对于目前同罗马尼亚在改组华沙条约组织机构问题上发生争端只字未提。
    他要求提高工业生产和建造更多的房屋,斥责导致偶而出现的食品缺乏的官僚主义,答应提供更多的消费品,要求加强对于罪犯的法律制裁,批评了学校和医院的拥挤现象。
    但是他讲话中的对外政策部分大部分谈的是越南问题。

苏驻日大使称:苏修愿同美帝和平共处

    【本刊讯】日本《读卖新闻》五月三十一日刊载了一条消息,标题是《正力社长同苏联大使恳谈,美苏合作,争取世界和平》。全文如下:
    《读卖新闻》社长正力,三十日中午邀请苏联驻日大使维诺格拉多夫到东京有乐町读卖会馆内贵宾室,恳谈约三个小时。在座的还有一等秘书伊凡·切尔诺夫、《读卖新闻》社副社长小林、《报知新闻》社长正力、日本电视台台长清水等人。
    他们围着日本餐的餐桌,始终亲切地进行谈话,从贵宾室悬挂的富士山画谈起,直到报纸、电视、以及国际和平的问题等,话题范围很广泛。正力社长特别讲话说,“为了实现世界和平,苏联和美国必须合作。”维诺格拉多夫大使说:“作为结论来说,我愿意同美国人和平共处。”

华沙条约国外长秘密会议结束

    【美联社莫斯科八日电】据报道,东欧外长举行的历时三天的秘密会议今天闭幕。
    但是人们预料,这些外长将在这里再停留一天,可能估计北大西洋公约组织在布鲁塞尔举行的会议的结果。
    共产党人士说,华沙条约国会议已经结束。
    他们说,十之八九不会就会议发表公报。
    【法新社莫斯科八日电】从东欧人士那里获悉,华沙条约国外长今晚结束了他们在这里举行的会议。
    他们的会谈讨论了今年七月将要举行的东欧最高级会议的议程。
    但是这些人士说,他们还讨论了欧洲安全问题和包括越南问题在内的国际事务。
    此间人们普遍认为,会议对于法国总统戴高乐即将来莫斯科进行的访问也给予了很大的注意。
    这次会议是在苏联外交部斯皮里多诺夫卡宫举行的,会议结束后,苏联外长葛罗米柯今晚在莫斯科列宁山上的迎宾馆里举行了宴会。迄今对于会谈的结果没有透露任何消息。
    【本刊讯】南斯拉夫《战斗报》八日以《可能提出举行欧洲会议的倡议》为题,刊登该报常驻记者发自莫斯科的一篇报道,谈华沙条约国外长会议,摘要如下:
    关于昨天和今天举行的会谈,已获悉的可靠消息是:部长们对欧洲问题最为重视,即是指东西欧国家间关系的发展、整个德国问题、西欧某些国家(首先是法国)中的积极趋势、戴高乐即将对苏联的访问、为加强欧洲安全而提出的建议等等。
    但是,在华沙条约国的外交界人士中可以获悉,在部长会议上还谈到了召开所有欧洲国家会议的条件,在这次会议上要讨论为加强欧洲安全而可能采取的步骤。上述外交界人士强调指出,在法国和某些斯堪的纳维亚国家都有人赞成召开欧洲会议。如果西方正式提出召开会议的建议,那将是很好的,但是,也不排除如下情况:考虑到西欧某些国家已有的愿望,华沙条约国将在莫斯科会议后正式提出关于召开所有欧洲国家(包括两个德国)会议的倡议。

谢列平在蒙党十五大鼓吹“共运团结”

    【法新社莫斯科八日电】谢列平今天在这里刊登的一项讲话中说,加强世界所有共产党人在反对“帝国主义”、特别是“美帝国主义”斗争中的团结是“当代最迫切的要求”。
    塔斯社报道,谢列平的这番话是昨天在乌兰巴托召开的蒙古共产党第十五次代表大会的会议上讲话时说的。
    他又说,苏蒙两党“在关于对外政策和世界共运发展的问题上意见是一致的”。
    他特别攻击了美国对越南和古巴的态度。
    他说,“苏联将继续给予我们的越南兄弟争取自由和祖国独立的斗争以必要的和越来越多的援助。”

最近一些企业又恢复六天工作周

    【本刊讯】苏《真理报》四月二十七日发表了一篇题为《为了人的利益》,副题是《五日工作周需要进行仔细地准备工作》的文章,摘要如下:
    在苏共第二十三次代表大会上提出了关于企业改行有两个休息日的五日工作周的问题。这为改善劳动条件和职工合理的使用自己的自由时间创造了新的可能。
    改行五日工作周要求企业本身和与工业工作和劳动人民服务有关的所有机关和组织进行仔细的准备工作。只有在这种条件下才能取得成就。在乌克兰,已经改行了新的劳动制度的工厂约有百分之十的工厂又恢复了六日工作周。主要原因是:没有进行必要的准备工作。
    正式原因是装备的工作做得不好和提高劳动生产率的速度降低了。实际上也有过这种现象。但是问题不在五日工作周,而在组织上的缺点。在工厂中采取了不固定的轮班制,在这种情况下几乎完全取消了用于预防性维修、清洗和润滑设备所必要的班与班之间的间隔。因此,大大地增加了机器的停车现象。城市的交通运输也没有适应新的工作制度,虽然,工厂位于市郊区。
    使市区和郊区交通运输的行车时间,以及夜校、保育机构和文化福利设施的工作规则适应上下班的新时间是非常重要的。但是,要考虑到,如果只是城市的某些企业改行五日工作周的话,必然会在改变交通运输运行计划方面产生困难。
    八小时工作日的五日工作周使少年劳动规定复杂化。根据劳动法,少年应该在生产中每天从事四小时到六小时的工作。在五天内他们只能作完二十到三十个工作小时,而不是规定的二十四到三十六个工作小时。必须找到解决这个问题的正确办法。
    由于改行新的工作制,就须要对劳动法进行某些修改和补充,这里所指的是各种法律条款,算作工作日的各种优待,基本休假和额外休假的时间,在退职时发放退职金等。

苏《消息报》鼓吹推行列宁格勒的作法

    【本刊讯】苏联《消息报》四月十二日刊登叶夫根尼·克里格的《星期日商店不开门》的文章,摘要如下:
    星期日,我来到了列宁格勒,这一天我没有任何事,于是就按照许多客人的习惯,决定买三两样东西。我???Q到涅瓦大街的一个不大的商店——关门。我到另一个商店——也关门。我去到商场,去到列宁格勒商店,去到劝业场——关门,关门,关门。我开始抱怨起来,可是我忽然恍然大悟:这意料不到的困难可以使我免得在商店之间??来??去,而星期天的确是个星期天了。
    第二天我到列宁格勒苏维埃执委会去找主席伊萨耶夫,他请我到商业总局第一副局长卡什捷梁的办公室去谈,他们两个说,的确,星期天列宁格勒所有商店、百货店和小摊统统关门。
    列宁格勒苏维埃从去年十一月十五日开始实行了所有市内商店和百货店的休息日,而集体农庄市场上的商店除外。在这次极其大胆的改革之前,店员们有牢骚——休息天也要站柜台,不能和亲人们一起玩,因此商业系统里职工流动性很大,工作人员跑到其他系统里去;一般说来,商店缺少的店员达一万名。现在,他们爱这行了,因为他们可以同所有公民一样地休息,而如果人们对工作有了兴趣,那么,对他们的要求就可以更多些。
    列宁格勒人的经验值得研究。当然,这未必适用于莫斯科,因为它有好几十万外来的和过路的旅客,他们是在换车换飞机之间的时间来光顾首都商店的。
    但是,对于所有其他城市来说,列宁格勒的改革是特别有意思的。

俄罗斯联邦治安部长承认流氓活动猖獗

    【本刊讯】苏联《共青团真理报》四月二十七日刊登一篇题为《流氓
    ——社会之外的人》的文章,摘要如下:
    在《共青团真理报》蔚兰色大厅内出席记者招待会的有俄罗斯联邦社会治安部、莫斯科和某些州的社会治安局的工作人员。部长图库诺夫首先讲话。
    图库诺夫:为什么我们恰恰到你们报社来呢?问题在于,社会秩序的破坏者多数是青年。
    遗憾的是,现在,许多共青团组织和其他组织对我们帮助很少。此外,我们这里还出现了一种新的“病症”——对流氓的自由主义。
    我就从自我批评谈起吧。最近,民警对可恶的流氓行为的斗争有些放松。
    我来谈谈这样一件事。流氓格里宾金把一锅开水倒在一个姑娘的脚上。你们是怎么想的——他由于微不足道的流氓行为就被拘留了五昼夜。没什么可说的——这的确是微不足道的流氓行为。
    有时案子拖了一个月,两个月,然后才转到法院,又还要拖上一个月,这样,同流氓作斗争的效果降低了。
    同时,谁也不象流氓那样有那么多的保护人。例如在沃罗涅日,处理了二百个案件。其中五十个有社会上的保护!表面看来,所有人都很愤慨,他们说,应当斗争,坚决地斗争;但是,当事情涉及到具体的流氓时,却为他们进行袒护。
    最近,人民纠察队的工作也削弱了。在许多城市,有数百个纠察队,有数千名纠察队员,但是他们常常“没有发现”流氓。
    纠察队的工作中出现了形式主义。有些人是被迫参加纠察队的,他们到街上去只是因为车间主任派他值班。
    问:同流氓行为的斗争和同我国所有犯罪行为的斗争之间有什么联系?
    俄罗斯联邦社会治安部民警总局局长沃尔科夫回答这个问题:分析表明,流氓行为同其他罪行之间有着直接的相互联系。
    经常有进行流氓活动的人往往变成强盗、抢劫犯甚至凶手。我们在古比雪夫州对由于特别危险的罪行而被剥夺自由的人的案件进行了专门的研究,原来,这些人中一半以上过去都由于流氓行为而受到刑事追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