觉得本站好,就转发到你的朋友圈!

好酒还是陈的香,资料还是老的好!【www.LaoZiLiao.net】

老资料网  > 报纸  > 参考消息

智利《先锋报》报道:秘鲁游击战争正继续坚持中

    【本刊讯】智利《先锋报》今年二月号上刊登题为《斗争在秘鲁继续着》一文,全文如下:
    资产阶级报纸对一月十日“路易斯·德拉普恩特”城市民兵队所进行的警告和武装宣传活动避而不谈。这些活动证实了左派革命运动有战胜一切困难继续进行游击斗争的刚毅意志和能力。
    这些活动表明左派革命运动特工队干得很出色,因为至今为止,还没有查出该组织任何一个成员的名字。手忙脚乱的政治警察已逮捕了数以百计与城市民兵队完全无关的学生和左派人士,对他们提出了控告。
    根据我们收到的直接消息,不久,城市中进行的革命战争将会更加激烈。
    在农村,斗争在继续进行。最近,与厄瓜多尔接壤地区的边防驻军出动八千人,对“塞萨尔·巴列霍”游击队实行“战略包围”。每天,几十架飞机在广大面积上空进行空中摄影或轰炸,甚至于用凝固汽油弹烧毁一些森林。
    同时,国民警卫队逮捕了数十名同游击队组织毫不相干的农民,罪名仅仅是他们有同情左派革命运动的嫌疑。尽管这一切暴力运动,但是“塞萨尔·巴列霍”游击队突出了包围,安然无恙。秘鲁农民同情、关怀和积极帮助游击队,并掩护他们免受镇压。

阿联驻华大使谈中国

    【本刊讯】阿联《共和国报》五月二十六日发表了阿联驻北京大使对该报记者艾哈迈德·阿巴斯的谈话。
    大使说,中国是一个日益兴起的国家,它在日常生活中比任何人可以想象的还要工作得快。这里有庞大的文化计划和社会计划。我们看到六亿五千万人象一个人一样,在一个领导下工作。我们应当从近处研究一个有着许多民族和方言的国家怎能作到这点。
    在这个国家,没有任何时间是浪费的,一切都是认真的。他说,你们会看到和在香港的英国反动统治下生活的人不同的人。你们看到的都是中国人,但是你们在这里看到世界上最良好的作风。他说,我们同中国有着良好的关系。
    他说,我希望埃及工人象中国工人那样爱护他们的机器。我希望看到不要求增加工资的阿拉伯工人,我希望看到在看到自己的机器不运转时感到羞愧而且日夜地修理而不拿特别报酬的司机。

巴基斯坦议员强调巴中友好

    【新华社拉瓦尔品第七日电】巴基斯坦交通部长萨布尔汗今天说,绝不应当为了外国的全球利益而出卖巴基斯坦的独立。他是今天在这里在国民议会以执政党议会党团领袖身份讲话时说这番话的。
    国民议会议员米安·阿里夫·伊夫蒂哈尔说,巴基斯坦人民将为反对印度扩张主义以及美帝国主义而战斗。他还强调必须同中国友好合作,因为他说中国在最困难的时候帮助了巴基斯坦。

广州水上居民翻天覆地的变化

    【本刊讯】香港《大公报》七日译载高野久好(日本)一篇报道,题为《在广州访“水上居民”》,摘转如下:
    很早就听说过去生活在珠江水上的广东“水上居民”,和日本的一些未开化部落一样,是受到歧视的人。这一回我有机会访问了这些“水上居民”。他们在解放后生活上发生了很大的变化,不再全家挤在一艘小艇上,而是搬进了新建的住所,他们在新社会完全没有遭到歧视,“水上居民”的生活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解放以前生活凄苦
    解放初期,广州据说有六万八千水上居民,他们长期住在一万六千只小艇上,过着悲惨的生活。他们天天辛勤劳动却是难得温饱。“水上居民”们的卫生环境更糟,解放前河流满浮污物垃圾。夏季一到,河面臭气熏天。“水上居民”们的饮用水就来自河中,许多人死于传染病。他们死亡没有钱埋葬,就在黑夜里偷偷将尸体扔入河流或海中。
    解放以后,“水上居民”生活的最大变化就是从此在岸上定居下来。解放初期,广州的六万八千“水上居民”已经有四万多人迁入了陆上新居。广州市已出现许多专为“水上居民”们盖的新屋,都是三层到六层的新建筑,“滨江新村”就是其中之一。这幢位于珠江畔的新建筑是去年夏天刚刚完成的,现在住有两千二百六十户,人数九千人。新村里有托儿所、幼儿园、小学。小学校是一幢四层的楼房,建筑得很漂亮。这对“水上居民”来说,是一件翻天覆地的变化。解放前他们的子女终年局促在小艇上,捱饥受冻,根本谈不上读书,几乎都是文盲,现在他们的子弟不仅普遍上了小学,许多人上了中学,甚至进入大学读书也不足奇了。政府关怀房租特低
    过去“水上居民”一向不能和“陆地上的人”通婚,因为他们是受歧视的贫困者。现在这一界限已经打破,“水陆通婚”已数见不鲜了。为了照顾“水上居民”,广州市政府把“水上居民”宿舍的房租比一般住户减低两成,对生活有困难的还可以暂时不收房租。市政府还帮助“水上居民”安排多种副业生产,使他们增加收入。生活安定又受教育
    我登门访问了“滨江新村”一个居民梁润好的六口之家。她是这一家人的主妇,已经五十岁了。她的丈夫在广州市航运部门工作,每月收入八十元。她自己在幼稚园工作,月入三十余元。她的大儿子在北京军事学院毕业后加入解放军,几个小的儿女都在上学读书。她们一家的日子过得很好。
    梁润好和另一户主妇谭带的七口之家一起住着四大间房,另外有厨房、厕所、浴室等设备。这位谭带(五十三岁)过去也是“水上居民”,由于她肯为群众作事,她还被选为广州市的女人民代表。我会见了谭带的八十六岁高龄的母亲。这位从一生下来就在水上居住了八十五年的老人,亲口向我叙述了过去在水上生活的苦难。她说,过去“水上居民”们生下的孩子都要用绳子缚在小艇上,否则一个不小心,孩子就会掉到河里淹死。她目睹很多“水上居民”生活困难而饿死。“现在,”她笑着说:“我们搬进了新屋,再不怕大风大雨了,一住上岸之后再也不想回到艇上了。”锣鼓喧天市长亲迎
    去年当谭带等一批批“水上居民”从小艇上搬入“滨江新村”时,广州市长曾生领着许多市民代表亲自欢迎“水上居民”。当时,岸上锣鼓喧天,巨幅标语上面写着:“欢迎水上居住的同志们上陆参加社会主义建设!”新旧社会对于“水上居民”来说,是多么深刻的感受啊!
    广州市的“水上居民”,据说还有大约二万八千人,他们之中大多数住在离广州比较远的地区。市政当局正在继续兴建新的宿舍,迎接他们上岸居住。
    随着中国大陆的解放,“水上居民”们在中国共产党的领导下彻底翻了身。他们有的参加渔业合作社,或者参加运输工作,生活一天比一天好起来。在不久的将来,广州所有的“水上居民”将成为历史的陈迹了。

日参院副议长河野准备来我国访问

    【共同社东京八日电】参议院副议长河野谦三,将在这次国会会议刚刚结束的二十九日,以日本陆上竞技联盟会长的资格访问中国。对于这位副议长访问中国,在自由民主党内部也有人根据政治上的理由表示反对。但政府和自由民主党领导人对于河野完全不打算谈及政治、而只以积极促进日中两国体育交流为目的的想法,表示同意,由田中干事长正式通知河野,因而才决定实现访问中国。河野副议长不久将拜访佐藤首相,表示要访华的意思。

阿联《共和国报》载文:称赞我知识分子劳动化

    【本刊讯】阿联《共和国报》一日刊登穆罕默德·艾扎比写的一篇文章说:「中国最重要的事情是思想的一致。中国的奇迹不是原子弹,而是把数以百万计的人民组织起来和这个大国团结在一个主张的周围」。
    去年访问过中国的穆罕默德·艾扎比说,「我喜欢中国所发生的事。我看到那里的知识分子每年在工厂劳动一个月。一切借口都不被接受,他们同工人们同睡同吃,目的在于使知识分子从人民那里受教育和尊重体力劳动」。艾扎比说,我们应该考虑中国所发生的事情,我将把这些介绍给阿拉伯社会主义联盟的领导。

《香港夜报》发表评论说:这次文化大革命有奔腾万丈之势

    【本刊讯】香港《新午报》八日发表社论说,中国正在发生巨大的变化,中国正在进行的文化大革命是两条路线的斗争,目的是清除“旧社会的影响”。
    社论说,“我们认为这一场斗争,的确证明中国在发生巨大的变化,去年十月香港记者团在北京访问,中共外长陈毅在记者招待会中就说过‘我们这里也有修正主义’的话。香港有些不满中共的人,已经公开唱出‘修正主义好’的调子,但是中共不走修正主义,能造出原子弹来,苏联实行了修正主义,却连钢管都不够用,要向英国、日本输入,苏联的少女,以做娼妓为乐事,青年男子,则向游客兜搭想买外国货。两者之间的分别,不是很清楚吗?
    “中共是向来主张把革命进行到底的。他们说革命永远是两条道路的斗争,不是走共产的路线,就是走资本的路线。他们说要获得革命的最后胜利,至少要几十年甚至几百年。我们本月一日的社论中说过,中国正在经历巨大的变化,因为在新社会中,旧社会的影响仍然存在,而新社会又不容许这些影响的存在,因此迟早总会有一场你死我活的斗争。重要的是谁能替中国人造福。”
    《香港夜报》四日以《由彭真丢官说到——打倒专家学者权威》为题发表评论说,“若然细心的读《人民日报》(《横扫一切牛鬼蛇神》)社论开头的一段,我们就可以知道,中共这次文化大革命高潮,颇有奔腾万丈之势。”评论说,“从今以后,可能是‘地动山河铁臂摇’的文学,彻底的代替了‘春花秋月何时了’。”
    《工商日报》四日社论说,这次文化大革命“对群众影响更为广泛而深远”。“可谓出乎我们意料之外”,“我们不能在私心上有一种‘快意’”。

安哥拉武装斗争扩及南部地区

    【马格里布阿拉伯新闻社达累斯萨拉姆八日电】达累斯萨拉姆的消息灵通人士说,安哥拉人民解放运动目前已把战斗扩大到安哥拉南部。
    到目前为止,战斗在卡宾达被包领土里进行,卡宾达领地大部分是在安哥拉人民解放运动控制下,今年五月,斗争第一次扩大到赞比亚边境地区。
    安哥拉人民解放运动最近发表的一则战报在这方面提到了在卢索、金佩苏、金甘蓬杜和布罗安提戈附近进行的战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