觉得本站好,就转发到你的朋友圈!

好酒还是陈的香,资料还是老的好!【www.LaoZiLiao.net】

老资料网  > 报纸  > 参考消息

美国法官主持裸体婚礼

    【路透社佛罗里达州德尔雷海滩九日电】一个天体会会长的女儿今天在这里举行婚礼,参加婚礼的两百名来宾,两名牵纱女童,三名女傧相和一名年高八十六岁的男傧相。他们全部一丝不挂。据新娘的妈妈说,这是“任何人未曾经历过的最大的天体婚礼。”
    这一对新婚夫妇是茜赛·道逊和查理士·摩若。茜赛年十六岁,黑皮肤,摩若二十三岁,是一名正在休假的水手。
    不过道逊太太又说,“这次的婚礼是一次旧式婚礼。”
    新闻记者和摄影记者们都可以参加婚礼,但是有一个条件,那就是他们必需也不穿衣服,而且要成双成对地驾临。
    迈阿密法官保罗·威特雷主持这场婚礼,他是婚礼中唯一穿着衣服的人。

中东通讯社报道:塞浦路斯政府决定与古巴建交

    【中东通讯社尼科西亚十五日电】据塞浦路斯通讯社报道,一位权威人士今天说,塞浦路斯政府已决定同古巴建立外交关系。
    【中东通讯社尼科西亚十五日电】从可靠方面获悉,奥塞.路易斯.加尔维被任命为古巴驻塞浦路斯大使。

勃兰特同约翰逊和腊斯克会谈

    【美新处华盛顿十八日电】约翰逊总统在星期一为西柏林市长勃兰特在白宫举行的午宴会上说,「将德国分割开来这种不公平和不公正的现象一直是我们美国人民主要关切的事情。」
    在午宴之前,勃兰特市长在总统的办公室里同约翰逊进行了一小时的私人会晤。在白宫会谈后,勃兰特市长在国务院同国务卿腊斯克进行了一个多小时的会晤。国务院官员说,讨论的问题有德国问题、柏林问题、东西方关系和最近在海牙举行的北大西洋公约组织会议。

艾哈德下月将访问加拿大

    【德新社波恩十七日电】加拿大外长马丁在对西德作了四天访问后今天离开这里回国。访问期间,他同施罗德进行了会谈,并为艾哈德总理六月九日至十一日对渥太华的正式访问作了准备。
    艾哈德在六月中访问美国时,将拜会加拿大总理皮尔逊。

德姆维尔月底将去西班牙

    【法新社马德里十六日电】接近西班牙外交部人士今天证实,法外长顾夫.德姆维尔将于五月二十八日到三十一日访问西班牙。
    这次访问是自西班牙内战以来一位法国外长第一次访问西班牙。这里的政界人士认为这次访问非常重要。这次访问将使法西两国在过去几年中发展起来的友好关系更进一层。这里的外交人士说,顾夫之行主要目的要加强法国和西班牙的友谊。

世界贸易与发展会议继续举行

    【路透社日内瓦十八日电】英国、加拿大、西德、巴基斯坦、西班牙和突尼斯今天在世界贸易会议上提出了一个联合提案,要求建立一个多边的、政府间的信贷保证机构。
    这个提案是向会议的第三委员会提出的,提案说,“这个机构的目的应当是防止提供信贷方面的危险,对信贷提供者予以保证。”
    【法新社日内瓦七日电】美国今天在联合国世界贸易与发展会议上提出一项新的有关国际贸易组织的综合性的计划。这项计划由美国副国务卿帮办理查德·加德纳提出,得到英国、日本、加拿大、荷兰和瑞典的支持。
    美国的综合性的计划包括下列各点:一,应该每三年定期举行一次世界贸易会议。二,应该成立一个由经社理事会选举的三十四个会员国组成的国际贸易委员会。其中半数会员将来自工业化国家。三,定期举行的会议的议程将由委员会准备,并由经社理事会提交给联大批准。四,国际贸易委员会至少每年举行一次会议来讨论由联大秘书长准备的议程。五,联合国秘书长将为这些组织筹备秘书处。六,关于同关税及贸易总协定的接触,联合国秘书长将采取步骤,同关税及贸易总协定执行书记作出适当的安排,以便让关税及贸易总协定的年度报告提交给经社理事会。
    【美联社日内瓦七日电】美国星期四在包括日本在内的五个其他国家的支持下提出建议说,世界贸易与发展会议应当每隔三年召开一次。
    建议要求联合国把会议当作是“对作为总的经济发展问题的一部分的国际贸易问题进行定期讨论的讲坛”。
    据传,许多不发达国家对这项建议感到不悦,因为它们在国际贸易常设委员会中只能拥有同工业化国家相等的表决权。
    【法新社日内瓦七日电】美国计划遭到了苏联和捷克斯洛伐克代表们的激烈的批评。它们两国同波兰一起建议成立一个新的自主的国际贸易组织来代替现有的一切贸易机构——包括关税及贸易总协定。苏联代表指责美国的计划目的在于加强像关税及贸易总协定那样的现有的机构。

不发达国家代表同社会主义国家代表会谈

    【法新社日内瓦十八日电】参加世界贸易和发展会议的发展中的国家的代表今天同社会主义国家的代表举行了一次会议。代表参加会议的七十五个发展中的国家的十一名代表和代表社会主义国家的六名代表还将举行会议。
    代表社会主义集团谈判的是苏联、波兰、捷克斯洛伐克、罗马尼亚、匈牙利和保加利亚。这“十一名”代表后来同由美国、英国、加拿大、共同市场和西班牙组成的西方“斡旋”委员会开会。

西德政府为应付物价上涨决定降低对共同市场国家进口品的关税

    【路透社波恩十三日电】西德政府今天宣布,它将从七月七日起把对其他共同市场国家进口品的关税削减到每年两亿马克,加速以前原定于在今后两年内削减的计划。
    政府还说,它将向其他五个共同市场伙伴建议为了“肯尼迪回合”关税削减加速降低共同市场对外部国家的共同对外关税,把它削减百分之二十五。
    经济部长施穆克在记者招待会上说,内阁今天批准这些措施是因为其他共同市场国家的物价日益上涨打乱了西德的贸易平衡。
    他说,到目前为止,影响资本流入西德的试图一直没有效果,所以要使进口容易一些。由于这些措施,西德的关税将降至原来水平的百分之二十,而其他五个共同市场国家的平均关税是为原来的百分之四十。
    【中东通讯社波恩十四日电】西德政府决定从一九六四年七月一日起削减或取消许多项进口税。
    从共同市场国家进口的制成品和半制成品关税将总共取消或削减百分之五十。
    从非共同市场国家输入的制成品和半制成品关税将削减百分之二十五。这一措施是为了在西德增加各种商品的供应并制止物价的继续上涨。

西德《世界报》报道:西德今年头三月工业生产比去年同期增长

    【本刊讯】西德《世界报》四月二十八日刊登了一条消息,题为《工业生产大大提高》。摘要如下:
    联邦地区工业生产三月份又大大地恢复了生气。据联邦经济部宣布,春季繁荣仍在继续中。联邦统计局以一九五零年为基础计算出的生产指标,(三月份)比二月份提高了百分之四点一,而达百分之三百零五。据联邦统计局指出,与一九六三年三月份比较,增长率为百分之十。
    第一季度的工业生产总计比去年同期增长了百分之十一。

共同市场六国今年头四月钢产量增加

    【法新社卢森堡十七日电】欧洲煤钢共同体国家的原钢产量在四月份达到了空前高纪录,共生产了七百一十万吨,而三月份是六百七十万吨,一九六三年四月份是六百一十万吨。在今年头四个月中“六国”原钢总产量比去年同期增长了百分之十三点一。一九六四年头四个月总产量为二千七百一十四万吨。
    【德新社卢森堡十六日电】只有意大利的原钢产量在今年头四个月下降了百分之四点九,下降到三百二十三万二千吨。

法财政部长宣传法物价涨势减慢

    【合众国际社巴黎十三日电】法国财政部长德斯坦昨天说,法国通货膨胀趋势已被制止。但是,法国贸易收支则不断地有逆差。他是在记者招待会上说这番话的。
    他说,自从去年九月十二日实行反通货膨胀计划以来,物价在过去七个月中只上涨了百分之一点二,而在此之前七个月中,却上涨了百分之五点五。
    他说,四月份的外汇收入是五千六百一十万美元,使外汇储备在四月底达到四十五亿三千三百三十万美元。
    官方数字表明,上月仍然是入超。
    四月份的输入总值为四十五亿九千万法郎,出口总值为三十八亿一千万法郎。逆差为七亿八千万法郎。
    【合众国际社纽约七日电】欧洲经济共同体最近的一项报告表明,在一九六一年到六三年期间,在比利时消费品价格上涨了百分之三点九,在法国上涨了十三点六,在西德是百分之九点八,英国上涨了百分之十点九,美国上涨了百分之三点五。

利比契奇承认南人民怀疑铁托集团的经济政策并对制度丧失信心

    【本刊讯】南斯拉夫斯洛文尼亚共产主义者联盟五月十二日举行了中央全会,会上讨论了斯洛文尼亚的严重局面。
    十四日的南《共产主义者》周报在报道这次全会时写道:代表大会前的活动“是在这样一个时候开始的:尽管经济在不断地和良好地增长,但是,据发现政治状况相当松弛,特别是在工人集中地中;工厂中出现了短暂停工的连锁反应,市场不稳定,物价跃涨,城市供应困难巨大,文化、政治生活中存在各种困难,大学生改善助学金的要求更加突出,季节性劳动力和非技术工人的报酬问题悬而未决;公社中不足于从事主要活动的预算资金的问题必不可免地尖锐化了。简而言之,是在这样的时刻开始的:一方面,生活水平的问题提出来了,另一方面,自治和公社制度的物质基础落后的问题,也提出来了”。
    “这种情况下的一个特点是,人们对于一切经济措施和其他措施都抱极大的批判态度,而且十分敏感。甚至连那些过去,在比较顺利的气氛中以民主方式并且无异议地通过的决定,现在突然也会成为绊脚石。在这样的政治情况下,劳动人民对于各种消极现象、违反宪法原则和官僚主义的专横等特别敏感。劳动人民对不符合社会主义宣言、不符合起码的碱实和公正态度的工作方式公开表示不满”。
    《战斗报》十三日报道:在这次全会上斯洛文尼亚共产主义者联盟中央委员会执行委员会委员米·利比契奇在报告中说:“对于状况提出批评性的评价,而不分析产生缺点的原因,不提出更好的解决办法的建议,就不能前进。在我们的许多会议上,谁都不提出任何建议,但是却毫无例外地什么都攻击。在公社的许多会议上,我们遇到对经济提出失败主义的评价,完全不相信经济制度的发展和怀疑新经济政策会成功”。“由于在经济生活中不是一夜之间就出现奇迹的,因此就失望,就对制度和前途丧失信心”。在谈到投资政策时,利比契奇说,“在这方面,我们不仅存在通货膨胀的现象,而且也存在人们往往不再相信的空话泛滥的现象。在这方面,公民和生产者最强烈地感到自己是被解除武装了的,对改变已尖锐化的关系施加影响是无能为力的。在长期建设的基本问题上,直接生产者尚不能充分施加影响,使自己的资金和已联合的资金投到最合理的和在经济上划算的项目中去。同时,在这方面还有许多中央集权的计划工作的残余,而近来,背着生产者和公民作出的地方主义决定也是一大障碍”。
    “今天,投资政策仍然是在政治上闭塞的、技术至上的实业界人士中推行的。这些人在我们的制度中为自己弄到了光明正大的特权地位,由此给所有其他社会倡议蒙上一层很暗的阴影。这些人利用同自己有关系的人的政治威望,在这种前提的基础上,使持有相反意见的人信誉扫地,而且是把他当作反对发展经济的人,当作反对本企业、本公社、本地区和本共和国取得进展的人。这些人士有自己的计划,自己的行动和算盘,不愿看到整体。”
    利比契奇在报告的最后“尖锐地谴责了《前景》杂志周围的一小批人的反动的和反马克思主义的活动”。利比契奇说:“在对待这个集团的破坏活动问题上,我们不够坚决,我们的行动好像是不清楚,这是对马克思主义进行攻击,……我们的行动好像是不十分清楚这是官僚主义的思想碉堡,是维护官僚主义的特权地位,从自治制度中窃取知识分子和文化界的领导作用。应立即说明,我们决不允许任何破坏活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