觉得本站好,就转发到你的朋友圈!

好酒还是陈的香,资料还是老的好!【www.LaoZiLiao.net】

老资料网  > 报纸  > 参考消息

《纽约时报》认为:罗歇将像多列士一样追随赫鲁晓夫

    【本刊讯】《纽约时报》十八日刊载一篇专稿,摘要如下:
    罗歇在此间法共十七大结束时被选为总书记,这样他就担负了西方共产党中仅次于意共的一个党的日常领导工作。
    然而他仍然处在多列士的影响下。
    从来没有看见过法国党有意地违背莫斯科所宣布的共产党政策。法共在多列士领导下一直追随着赫鲁晓夫。谁也不会指望在罗歇的领导下会有什么脱离这一方针的令人注目的姿态。
    他身上没有什么令人注目的东西。他身体魁梧,虽然年已五十九但只在后脑有一小撮白发。他的那付几乎象斯拉夫民族的农民容貌有点象赫鲁晓夫。象赫鲁晓夫一样,他十分喜爱田园和乡村,他是在那里长大的,而且一生中大部分时间在那里进行鼓动工作。长时期以来他是党指定的农业和农民问题的专家。争取法国农民参加共产党是他的任务。
    他还象赫鲁晓夫一样,是一个自学的人,他于一九○五年四月五日生于圣克瓦城,是一个制造木鞋的工匠的儿子。
    【本刊讯】《纽约时报》十八日登载一则消息,题为《罗歇接替多列士充当法共领导人》。摘要如下:
    多列士在任法国共产党总书记三十四年之后,今天登上新的不那么活跃的主席职位。这种更动是在党的十七大结束时宣布的,十七大的主要课题是同法国社会党人团结起来反对戴高乐以及同莫斯科团结一致反对共产党中国。
    人们提出的一个大问题是,在一个长期来以紧密服从莫斯科和严格控制其党员思想而闻名党中,人员、职能和教义方面的改变有多大的真实性。
    人们普遍认为,多列士将继续制订党的政策,罗歇将不能独立采取主动。
    中央委员会已从九十九人减少到九十三人,有三十个新人当选为委员。虽然罗歇只比多列士小五岁,但总的说来,党努力给年青人走上党内执行岗位的机会。这反映出承认基层党员不满领导。

米高扬在广岛举行记者招待会

    【共同社东京二十日电】广岛电:正在广岛进行访问的米高扬,二十日下午六时许在他下榻的广岛大饭店举行记者招待会,就禁止核试验问题、中苏对立和日本的和平运动等问题表明了看法。
    米高揭讲话的主要内容如下:一、我之所以访问广岛,是因为我认为,要想了解日本就非去广岛不可。广岛是人类的悲剧,它告诉我们不能容许重演这种悲剧。我忘记不了今天在和平资料馆所看到的那种悲惨的情景。
    二、关于中苏意见分歧,两国的报纸都作了报道,没有什么特别值得补充的。但是,意见分歧是暂时的,缓和与解决的时期不久即将到来。我认为历史会给我们帮忙。我们有着建设共产主义和社会主义的共同目标,同那个与帝国主义和殖民主义进行斗争的伟大的共同目标比较起来,分歧点并不那么严重。
    三、我们老早就主张全面禁止使用和制造核武器,可是由于美国的反对,实现这种主张是非常困难的。美国之所以主张设置更多的监督,是因为它想要对苏联进行间谍活动。我们既不想攻击美国,也不想进行间谍活动。
    四、“关于志贺问题”,我只是在招待会上见到了志贺和野坂,并没有同共产党的其他颌导人谈过话,因此,难于发表意见。总而言之,这是日共自己的问题。
    五、没有保卫和平运动的统一,就无法保障和平。保卫和平斗争的目的比保卫和平的方法更重要。我希望日本的和平力量也统一起来进行斗争。我对日本宪法规定放弃战争的条款感到共鸣。

英《泰晤士报》说美非常重视美罗会谈

    【本刊讯】英《泰晤士报》十九日登载该报记者的一篇评论,摘要如下:
    美国和罗马尼亚讨论贸易和政治关系的会谈今天在国务院开始举行,作为改善同东方集团各别国家的关系的第一步。美国的政策虽然仍然是初步的,但是可能使北半球的力量对比发生基本的改变,这说明美国政府为甚么重视这次会谈。
    总的说来,政府准备相信,现在是同那些希望与西方重新建立关系的东欧国家达成协议的时候了。
    这包括除了东德和阿尔巴尼亚之外的所有东欧共产党国家。
    除了适当增加贸易之外,这种目标还不能清楚地看到,但是部分地揭开铁幕可能是有利的。有人认为,这样一种过程虽然可能是很长的,然而是解决柏林和重新统一德国等中欧问题的一个基本的先决条件。有些官员说,如果让这种过程继续下去的话,乌布利希政权的东德就不能长久存在下去。
    人们认为,今天的会议是一次“互相认识”的会议。预料在会谈的头几天不会出现什么情况,但是国务院的人们感到,一种具有历史意义的事情正在酝酿中。

德经济代表团访南结束

    【南通社贝尔格莱德十六日电】东德经济代表团结束对南斯拉夫的五天访问后,于今天上午离开贝尔格莱德。
    德意志民主共和国国务委员会副主席洛伊施纳对贝尔格莱德《经济评论》记者说,双方签订了一系列重要协定。同一九六三年双方贸易水平相比,今年增加了百分之三十。

英报认为罗歇在同社会党合作方面/将奉行比多列士更为“灵活”的政策

    【本刊讯】英国《泰晤士报》十八日刊载该报记者从巴黎发出的一篇报道,题为《选出了多列士先生的继任者》,副题为《法共“回春之术”》,摘要如下:
    多列士先生在担任了三十四年的总书记之后,今天成了法共主席,这是新设的职务,他作为导师和顾问的影响大概不会有什么减少。
    如所预料,罗歇当选为总书记,他是多列士的副手,三年来一直肩负党内要务。预料罗歇在同法国社会党人为下届总统选举而寻求一致之处方面,可能奉行比多列士更为灵活的政策。
    在这方面,他有作为共产党议会党团领袖这一有利条件。罗歇现年五十九岁,十八岁时参加了共产主义青年团。他曾在莫斯科受调三年,上次大战期间,他以戴高乐将军总部和法国共产党抗战组织之间首席联络官身份在伦敦服务。领导人员的更迭显然是十七大所支持的“回春”之术的一部分,十七大今晚在巴黎的互助大厅闭幕。选入中央委员会的新委员不少于三十人,替代了现在已让位于年轻人的久经考验的当地领导人。

英报报道:苏美正幕后策划新的交易

    【本刊讯【英《人民报》十日刊载韦尔弗雷德·赖德的一篇文章,题为《约翰逊对他的部长说,「跟俄国妥协」》,摘要如下:
    据最近几天传到伦敦的情报消息说,目前正在莫斯科和华盛顿采取戏剧性的新的幕后行动来改善东西方关系。
    在华盛顿,约翰逊对他的部长说,「走一半路去迎合俄国人,如果必要的话,甚至走一大半的路去迎合俄国人。」
    据说约翰逊打算在十一月的总统选举之后——他深信他会在选举中获胜——同俄国进行大量贸易。
    在莫斯科,苏联共产党就要作出一项重要的政策决定。他们必须决定,是放弃同西方的和平共处并同中国站在一起呢?还是继续迫切寻求改善同西方的关系呢?
    据在伦敦的高级共产党外交人士说,毫无疑问,这个决定将是继续同西方「相处」。
    赫鲁晓夫可能要求同约翰逊举行一次会谈来讨论冷战中的无限期停战问题。

美通讯社说苏在戛纳电影节放映一部美式的影片

    【合众国际社戛纳十四日电】苏联昨天在戛纳电影节演出了一部轻松愉快的美国式喜剧片而使电影节的观众感到意外。
    格鲁吉·达涅利亚所导演的《我漫步在莫斯科》受到了热烈的欢迎。
    观众们看到了比通常更为鲜艳的苏联首都——光耀夺目的霓虹灯招牌、穿梭似的交通、地下铁道、公园——以及通常有的红场和伏尔加河的镜头。各种镜头都穿插了爵士乐配乐。
    影片讲的是一个年轻莫斯科人带着一个西伯利亚来的朋友观看莫斯科市,而不可避免地这两个人遇到了一位少女,两个人都爱上了她。
    【美联社戛纳十三日电】俄国人在戛纳电影节拿出了他们的王牌——一部迷人的讲莫斯科青年恋爱的非政治性电影。
    这部影片演出时受到了热烈欢迎。
    这部影片名为《我漫步在莫斯科》,它跟苏联通常送去参加国际电影节的影片不同。这部影片中有许多好莱坞式的成分,这是苏联电影批评家几年来一直在抱怨的。
    影片讲的是几个年轻人在莫斯科玩乐的情况,其中包括一段迷人的恋爱故事,然后以最好的好莱坞传统式的穿了礼服的婚礼告终。整个影片中都穿插了一首轻松的歌曲《我漫步在莫斯科》——这在苏联电影中也是不寻常的。

印尼报纸说苏影片《帕米尔的儿童》宣扬没有原则的和平

    【本刊讯】印尼《新闻服务报》四月二十九日发表一篇文章,评论苏联在第三届亚非电影节期间放映的影片《帕米尔的儿童》,摘要如下:
    从剧作和电影的拍摄的角度来看,这部影片的质量是相当高的。但是从内容来看,这部影片是宣扬没有原则的和平,即有面包的人和没有面包的人之间的和平,“富人和穷人”之间的和平。如果再深入一步分析,这部影片是以普遍的人道主义观点为其出发点的,它在政治上打算调和被统治者和统治者的关系。这部影片的缺陷就在这里,而这个缺陷涉及到极其重要的原则问题。

美报报道苏美将恢复两国航运

    【美联社纽约七日电】《纽约先驱论坛报》星期四说,俄国打算将一艘通航于纽约和黑海港口奥德萨之间的可载七百五十个乘客的豪华的新客轮开航,可能在明年新年开航。
    这家报纸说,根据目前的计划,苏联将要用这艘一万九千吨载重的客轮“伊凡
    弗兰科号”来恢复两国之间的通航。
    没有消息谈到如果恢复通航,码头工人将会怎么做。

苏美将在莫斯科会谈交换电影问题

    【法新社华盛顿十四日电】国务院今天在这里宣布,苏美交换电影的会谈将于五月十九日在莫斯科开始,会谈是在苏美文化交流协定范围内进行的。
    美国代表团团长将为国务院负责同东欧文化交流事务的西斯科,代表团中还将有三位美国电影业的代表。
    这将是六年来苏美举行第三次这种性质的会谈。

美报认为:赫鲁晓夫策划会将使西欧一些党发生分裂

    【本刊讯】美《基督教科学箴言报》十五日刊登该报特派记者华尔特·卢卡斯发自罗马的一篇报道,题为《访问莫斯科;意大利赤色分子受挫》,摘要如下:
    去莫斯科的意大利共产党代表团已空手回到罗马。它受到了尼·谢·赫鲁晓夫总理的怠慢,他既无时间也无心接待它。
    党对这次访问仍然保持沉默,没有发表任何正式意见。但是从消息灵通的评论来看,可以明显看到,意大利人经过一周的讨论后,没有在用他们的观点打动苏联人方面取得任何进展。
    看来,莫斯科决心力促举行共产党最高级会议来讨论开除中国人的问题。由于意大利人反对召开这样的会议,也反对同北京最后破裂,他们已处于多少是孤立的地位。
    罗马派一个共产党代表团参加法国共产党的全国代表大会是对法国同志做工作。这是用策略来取胜苏联人的尝试的第一步。
    如果情况是这样的话,意大利领导人就会考虑主动召开西方共产党会议,或者是同其它国家的共产党举行双边会谈。
    这样,在赫鲁晓夫先生正设法建立一个反对中国人的统一阵线的时候,西方的共产党就有可能发生分裂。毫无疑问,所有这一切都会使意共领导人陶里亚蒂面临他战后的十分严重的危机。他自己作为党领袖的地位(过去二十年来这种地位一直是无可非议的)受到了威胁。
    意大利目前在莫斯科北京争吵中的立场在很大程度上是按照他自己的意思采取的。但是他过去不这么办是别无他法的。莫斯科提出的开最高级会议一起来诅咒北京的要求,将是对意大利共产党团结一致的一个不利的打击。
    意共内部可能有大量毛(泽东)主义分子。在这个问题上已经有若干党员脱离了。就在前几天,米兰的一百名党员集体退出了。如果党同意赫鲁晓夫路线,更多的人可能也会效法他们。
    这样,就是在小规模上反映了世界共产党的大破裂。这就是陶里亚蒂先生千方百计地要站在线外所设法避免的事情。
    所有这一切除了在莫斯科和北京之间进行选择外,还有其它的东西。这也许表现在世界主义世界的格局在发生变化。正如罗马尼亚首脑乔治乌—德治(他在同中国人的争吵中也保持着中立)最近所说:“没有、也不能有老子党和儿子党,上级党和下级党。”
    这是否认苏联有权作为世界共产主义的最高领导。这也许是一种迹象,说明各国的共产党已经成人了。他们的态度肯定是陶里亚蒂先生一直在以他的“意大利走向社会主义的道路”这个主张在进行鼓吹的态度。
    在目前情况下,意大利党享有更大程度的自治大概就是使它保持团结的唯一办法,而不致于分裂成亲苏和亲华的派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