觉得本站好,就转发到你的朋友圈!

好酒还是陈的香,资料还是老的好!【www.LaoZiLiao.net】

老资料网  > 报纸  > 参考消息

外电评述:我公布中苏两党来往的七封信

    【法新社北京八日电】(记者:马居斯)这里认为,新华通讯社今晚公布从去年十一月到昨天的这段时期里苏联共产党同中国共产党交换的七封信一事,表明中国拒绝了俄国提出的举行国际共产党会议的建议。
    莫斯科肯定还没有能够研究中国五月七日的信件,即使那里已经收到了这封信。
    因此,观察家们说,看来中国打算在克里姆林能够宣布中国的态度之前就把它公诸于世。路透社说我信件义正辞严,措辞强烈;我相信时
    间对我有利,并将使苏共领导地位不断削弱
    【路透社北京八日电】(记者:凯利特—朗)中国断然拒绝了苏联提出的在今年秋天召开世界共产党会议和两国共产党在本月举行意识形态双边会谈的建议。
    它在今晚在这里公布了迄今没有公布的两党之间的最近来往的一系列信件里宣布,这些建议是公开分裂社会主义阵营和国际共产主义运动的大阴谋。
    它还第一次公布了中苏“边界纠纷”,指责俄国人占领中国领土,挑起边界事件和试图煽动住在边界地区的少数民族反对北京政权。
    这一系列措词强硬的信件还包括一封这样的信:它建议改造苏联集团的经济互助委员会。它说,这个委员会目前只对苏联有利。
    它还对苏联领导人在两国经济关系上的做法提出了其它许多强烈的指责。
    它一方面嘲笑苏联提出的让苏联专家返回中国的建议,一方面问苏联领导人:他们是否希望中国专家帮助他们度过目前的经济困难。
    观察家们说,中国人看来认为,虽然召开世界会议是徒劳的,因为它不会解决任何问题,但是时间对中国有利,它将使苏联的地位不断削弱,然后将按照中国提出的条件召开一次(世界)会议。
    苏联信件的语气同赫鲁晓夫最近的一些讲话根本不同,它几乎是带有伤感味道的指责,而中国的信件既有冷嘲热讽的发脾气,也有义正辞严的愤怒。
    【路透社北京八日电】(记者:凯利特—朗)中国共产党直截了当地拒绝了苏联提出的今年秋天召开世界共产党会议的建议。
    中国党今晚在这里发表的致苏联党的信件中说,为召开这样一次会议而进行的准备工作可能要花四五年甚至更长一些的时间。这封信措辞强烈,毫不妥协。
    观察家们说,中国的行动是直截了当地承认目前的中苏分歧是不能和解的,中国人打算在可以预见的将来变本加厉地继续进行目前的公开争论。
    它再次嘲笑苏联发出的停止公开论战的呼吁并再次敦促苏联党在苏联报纸上公布中国方面关于争执的文件,包括今晚在这里公布的信件。
    夏皮罗说我深信时间是在我一边说我建议表明我对获得最后胜利怀有信心【合众国际社莫斯科八日电】(记者:亨利夏皮罗)外交官员们今天说,共产党中国最近提出的建议表明,北京对于在中苏思想冲突中获得最后胜利怀有信心。
    他们说:中国声明说,一次世界共产党最高级会议可能要用四五年的时间来准备,这表明中国人相信时间是在他们这一边的。
    中国今天由新华社发表的攻击指责俄国人是“修正主义者和分裂主义者。”
    这项声明加强了此间外国外交家长期以来所持的信念:中苏争端是无法修补的。
    来访的意大利共产党人本周援引克里姆林宫主要的理论家苏斯洛夫的话说,克里姆林宫想要立即促使召开一个摊牌会议把中国人“开除出”世界共产主义运动。
    据报道当意大利人对苏斯洛夫说,这将给世界共产主义运动造成“无法挽回的损失”时,据说苏斯洛夫回答说,无法挽回的损失已经造成了。
    外交官员们说,但是中国人最近的行动具有拖延时日策略的一切迹象。这些观察家又说,北京深信,时间是在它的一边的,还深信中国最终将夺到对世界共产主义的控制权。
    乌尔曼认为我信件使苏领导人策划的“惊人之戏”唱不下去了
    【法新社莫斯科八日电】(记者:乌尔曼)莫斯科观察家们说,人民中国今天公布的“七封秘密信”中透露出来的主要之点是,中国已拒绝苏联提出的举行一系列会议的“时间”。
    观察家们说,中国却提出了它自己的时间表和自己的计划,这些计划会导致未知数。
    中国最后的拒绝只是从昨天才开始。这个拒绝是在苏联建议的第一个会谈本来应该开始举行的时刻。
    观察家们说,透露出中国决定拒绝苏联提出的“时间”,是已公布的来往信件的主要特点。
    观察家们说,中国领导人要把所有这一切会议全都不定期地推迟。
    莫斯科西方观察家们认为,中共领导公布这“七封秘密信”是抱有两个目的的,即:
    (一)他们要阻止在苏联发起之下片面召开的世界共产党“秘密会议”,这个秘密会议会对中国作出缺席裁决。他们要事先谴责召开这样一个秘密会议的主张。
    (二)他们还要造成一个长的“等待时期”,以便使他们有机会制造不稳定的局势而可以加以利用。
    莫斯科观察家们认为,中国领导人暂时停止——也就是实际上拒绝——所建议的双边会谈的方法是有其他一些长远目标的。
    这些目标同他们对下述情况的看法有关:
    1、苏联组织领导的继续。
    2、日益增长的亲华趋势,他们认为这种趋势将在“社会主义阵营”的政治边沿发展(那就是说,在不结盟国家、在亚非国家、在民族解放运动中发展)。
    3、他们相信将在美苏共处政策中出现的困难。
    甚至中国选择来答复苏联建议的五月七日这个日期也不是偶然的事。它正是在遮住苏联领导人已计划好的政治上惊人之戏的“帷幕准备拉开”的时候发表的。这场戏目前是不能继续唱下去了。
    观察家们注意到中国这封拒绝信(其内容甚至在莫斯科收到之前就在北京发表了)的明显的紧迫性质。
    费日多认为我信件使赫鲁晓夫处于两难境地
    【法新社巴黎八日电】(记者:费日多)这里的观察家今晚认为,人民中国公布北京和莫斯科之间的一系列信件表明,中国想拖延中苏冲突的解决,以便放手组织自己的世界集团。
    这些观察家说,中国人似乎相信时间对他们有利,因此愿意使争论延续下去。
    新华通讯社今天全文公布了去年十一月二十九日到昨天(七日)这段期间的信件。
    北京在二月二十九日回了一封措词激烈的信,答复苏联十一月二十九日来信。
    巴黎观察家们注意到,这封信似乎更象一份起诉书而不是一封信。
    中国人第一次公开把现有边界所依据的外交文件称之为“不平等条约”。
    苏联在三月七日复信,暗示时间紧迫。莫斯科建议,两党代表从五月起开始会晤,随后在六、七月间举行由二十六个党的代表组成的一个委员会会议。这个委员会将为莫斯科希望在一九六四年秋天举行的新的国际会议准备基础。
    两个月以后中国拒绝了这一建议。
    关于准备会议,中国领导人说,只有在双边会谈取得积极结果时才能举行。他们甚至不同意关于参加准备会议的成员的建议。
    这里的观察家认为,这证明中国人不想参加俄国拥有可靠多数的会议。他们在五月七日的信中宣称莫斯科主张的大型国际会议应当在四五年甚至更长一些时间以后举行。
    观察家说,这种态度可能使莫斯科处于为难的境地。
    赫鲁晓夫现在面临着这样的困难处境:是继续实行不要中国人而开会的建议呢,还是放弃这个主意——而这又可能显得是他和苏共的失败。
    共产党事务专家认为赫鲁晓夫将设法说服大多数党举行“多边”会议来摆脱两难处境。在这种会议上它们将庄严同意“苏联路线”,并向北京发出最后呼吁。

共同社说我给苏共的信件重申我坚持团结反对分裂的一贯立场

    【共同社东京八日电】中国共产党中央委员会八日公开发表了一九六三年十一月以来中苏共产党之间交换的信件的内容。
    中共中央在五月七日的信件中指出,苏共领导人提出这样一张紧迫的时间表,并不是为了消除分歧、加强团结。这是加快公开分裂国际共产主义运动的步骤的建议。
    中共在这封信中重申坚持团结、反对分裂的一贯立场。
    中共中央认为,全世界共产党代表会议必须是在马克思列宁主义基础上的团结大会,而绝不应当成为一次分裂的大会。

蒋帮报纸公然鼓吹派遣蒋匪军“入越作战”

    【法新社台北八日电】此间观察家今天热烈讨论了向南越提供军事援助的可能性,这是从这种观点出发的,即从背后袭击中国共产党政权,而不是从台湾海峡对面的设有工事、重兵防守的海岸线袭击它。
    《新生报》今天报道,中国“亚盟”收到了许多公民的来信,要求组织“志愿军”帮助打越南的共产党人。军方发言人裴毓棻拒绝对这种消息发表意见。
    此间观察家称赞国民党参加印度支那战争的军事价值和政治价值。他们认为,通过印度支那发动进攻要比通过台湾海峡更加可取。
    他们说,中国共产党人已经把台湾台峡对面的海岸变成一个设有工事和重兵防守的地区。他们还说,突破这个地带将是很困难、代价很高的。
    【本刊讯】蒋帮《征信新闻报》七日发表题为《国军入越作战周题》的社论说:“国军入越作战可能为我们开辟第二条反攻道路”。
    “第一、经共匪多年整备——特别是民国五十一年春季开始的所谓东南沿海紧急备战以后,东南沿海北起舟山,南迄雷州,特别是温州湾与广州湾之间,匪军已完成一绵长的,纵深的纯军事地带的建立,同时在这一地带屯有雄厚的兵力,由于我们受有海上运输的种种限制,我们在这一地带用兵,未必对我们有利。”“第二、中南半岛与东南大陆接壤,地理形势复杂,且为一多民族聚居的地区,对于国军之反攻,具有极为优越的群众条件。”
    “第三、国军入越作战,将有助于我国与东南亚各反共盟邦进一步团结合作关系的建立,此举在政治上将发生极大的作用与影响。台湾作为反攻复国基地,它的最大缺点就在于为海洋所包围,最易形成孤立。一旦国军入越作战,台湾与东南亚在政略与战略的利益上联成一气,此种地理的限制即将被突破,而再也无虞孤立。……台湾反攻,受有以美国为首的自由世界全球战略的限制,又渺茫而不可预期。与其空言台海反攻,何若把握机会,入越一战!”
    “国军入越作战,在开始时应该是局部的、有限度的,并以越南战场所最感需要的一定的兵种为优先。更重要的是政治作战部队的派出,一方面向越南友人提供我们在长期反共中所积累的政治斗争经验;一方面相机向大陆边缘地带推进我们的组织工作和群众工作。”

缅《人民报》发表社论说:世界反帝力量越来越得势

    【新华社仰光七日电】《人民报》今天在一篇社论中说:「尽管苏联领导人和美国政府之间达成了妥协,但是反帝的力量并没有削弱,相反地,它们现在却在越来越得势了。」
    社论指出:「虽然美帝国主义称赞赫鲁晓夫之流,但是,它正在加紧侵略和干涉世界各国。」
    社论认为..「帝国主义越是加紧侵略和干涉,人民越是强烈地反对它。人民越是强烈地反对帝国主义,反帝的力量就变得越加强大。」
    社论说:「帝国主义可能会收买反帝阵线中的某些人,但是,它破坏不了反帝阵线的团结。它反对帝国主义越坚决,它就越团结。」
    社论最后说:「帝国主义要分裂反帝阵线的梦想是决不会实现的。帝国主义将会被埋葬,人民肯定最终会朝着独立的目标前进;这一事实就像历史的车轮一样,任何人都不能使它向后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