觉得本站好,就转发到你的朋友圈!

好酒还是陈的香,资料还是老的好!【www.LaoZiLiao.net】

老资料网  > 报纸  > 参考消息

罗伯特·肯尼迪在印尼举行记者招待会

    【安塔拉通讯社雅加达17日电】美国司法部长罗伯特·肯尼迪今天晚上在这里的一次记者招待会上说,他乐观地认为,和平解决印度尼西亚和荷兰目前在西伊里安问题上的纠纷是可能的,是会实现的。
    肯尼迪的记者招待会是在国家宫举行的。
    有记者问到他认为这一纠纷是否能在短时间内解决,美国司法部长说,他目前还不能预测,因为他还必须到荷兰去,在那里他将在“交换意见”的时候提出西伊里安问题同荷兰政府讨论。
    罗伯特·肯尼迪说,他同印度尼西亚高级官员——其中包括苏加诺总统——的交谈是有用的。
    罗伯特·肯尼迪然后说,他的国家的政府在这个问题上的态度是清楚的——即美国希望这个问题通过谈判和平解决。他说,根据他的看法,联合国代理秘书长吴丹在这个问题上充当中间人是十分合适的。
    【法新社雅加达17日电】罗·肯尼迪今天在这里的记者招待会上说,关于西伊里安争端的任何最后解决,都应当与巴布亚人民商量。
    他在答复关于这个争端的问题时说,这个争端的有关各方应作重大努力寻求这个争端的和平解决。
    他强调说,如果在这个地区发生敌对行动,这会有害于世界和平,有害于印度尼西亚和荷兰。他又说,他发现印度尼西亚人在这个问题上有强烈的情绪,领导人也认识到,应当通过谈判解决这个问题。
    他否认苏加诺总统要求他调解这个问题或者要求他在访问海牙时对荷兰领袖发挥任何影响。
    但是他说,苏加诺表示希望美国政府向荷兰指出,荷兰在这个争端中的立场是错误的。他还否认苏加诺要求美国增加经济援助。
    他在谈论访问观感时说,他发现在印度尼西亚对美国有很大的亲善,“对苏联和共产党中国则没有这种亲善。”
    他说,美国应利用这种亲善努力建立两国人民之间更友好的关系。他说,“毕竟,共产党人出卖不了个人的自由。”
    【美联社万隆17日电】罗·肯尼迪星期六说,美国在西伊里安争端中不会支持印度尼西亚。
    他坚定地向万隆大学生表明,如果他们不喜欢美国的这种态度,那太遗憾了。
    他在亲善访问期间发表的迄今为止最强硬的谈话中说,美国对于它与荷兰的关系感到骄傲,“你们(印度尼西亚人)若认为美国可能反对荷兰人,那是发疯。”
    肯尼迪坚持说,美国在这个争端中是中立的,他说,“我们正在尽我们的全部力量、并将继续尽我们的全部力量来使印度尼西亚和荷兰到会议桌上来。”
    有人问,美国为什么反对共产党中国进入联合国,他说,“我们需要共产党中国采取公开的行动表明它准备和平地生活。这就是我们所等待的东西,如果它采取这种行动,我们准备改变我们的态度。”

罗·肯尼迪又同苏加诺举行会谈

    【法新社雅加达18日电】罗伯特·肯尼迪今天上午在茂物夏宫同苏加诺总统举行了最后一次会谈。
    出席这次历时二小时会谈的还有苏班德里约和美国大使琼斯。这次会谈主要是讨论印度尼西亚同荷兰的西伊里安争端。
    苏班德里约会后对报界说,双方“就印度尼西亚—美国关系和西伊里安问题交换了意见,非常有成果”。苏班德里约还说,他不知道会谈是否会导致西伊里安争端的解决。他强调说,肯尼迪不是为谈判而到印度尼西亚来的,他也不能代表荷兰。苏班德里约说,双方一致认为,西伊里安在迅速地成为一个国际问题。
    【新华社雅加达16日电】《印度尼西亚火炬报》今天在社论中说,苏加诺总统星期三突然邀请罗·肯尼迪会谈,这证明罗·肯尼迪对印度尼西亚的访问具有非常重大的意义。
    社论说,看来会谈只是具有共同摸索的性质。肯尼迪看来切望知道“第三方”对于和平解决西伊里安问题能作出多大贡献。相反,看来印度尼西亚方面在考虑美国能够在多大程度上卷入西伊里安争端,以及如果印度尼西亚和荷兰之间发生武装冲突的话,西方这一大国能够在多大程度上参与。
    社论说:“我们应该对罗·肯尼迪的活动表示一定程度的欢迎,因为我们不能对任何方面解决西伊里安争端的努力抱有成见。只要我们在西伊里安问题上坚持原则,我们不应该放过使我们能够在尽可能短的时间内和以尽可能少的牺牲收复我们的领土的机会。”
    然而社论说,执行解放西伊里安的命令的工作不应该因此而放松,“因为如果我们没有有效的部队作后盾,我们在会议桌上的讲话就不会起作用。”

沙斯特罗阿米佐约强调解放西伊里安完全靠印尼人民自己

    【印度尼西亚新闻社哥打拉夜17日电】印度尼西亚和荷兰关于西伊里安的争端再也不是仅限于两国的问题,而是变成了国际问题。
    这番话是阿里·沙斯特罗阿米佐约在哥打拉夜同地方当局会谈时讲的。
    他继续说,解放西伊里安的斗争完全靠印度尼西亚人民自己的力量来进行,再也不会把这个问题提交联合国,因为殖民主义者和帝国主义者仍然在世界上逍遥自在。阿里接着建议,所有的革命力量团结起来以便对荷兰施加压力,直到他们把西伊里安交给印度尼西亚。

主张再度召开解决越南问题的日内瓦会议

    【新华社伦敦16日电】《泰晤士报》16日发表评论,题为:《老挝和越南》,摘要如下:
    在一度属于法国的印度支那进行的反殖民主义斗争在爆发后不久就被卷入了冷战,从那时以来,尽管1954年的日内瓦会议表面上取得了成功,但是空气中充满了大国的猜疑。在老挝和南越当前的两个危机中,至少老挝问题又回到了日内瓦进行讨论,而且大国之间的协议在望了。但是在当地,人们等待已久的联合政府并没有接近于成立,而斗争正在加紧。泰国现在发出了警报。
    另一方面,在南越着重点是战争。没有人提出政治问题或者把危机同1954年的日内瓦会议连系起来。因此越南同朝鲜是相类似的。没有取得解决或者根据双方可以接受的条件重新统一的可能性。南方的游击战被认为是北方的共产党行动的结果,必须用军事办法来对待。
    新建立的美国军事援助司令部可能打算停止把美国军队投入行动,但是美国驾驶员驾驶的直升飞机或者在火线上行动的顾问们已经远远超过了训练角色的范围。是的,南方的游击队是受北方共产党指导的,而且人力和武器是从北方进入南方的,虽然两者的数量都不大。因此问题不简单是军事问题,也不会因为北方撤回其指导就结束。也许美国人认为可能的军事解决可以实现,而且南方重新得到和平。不然的话,(把美国)牵涉进来的危险将增长到产生像朝鲜那样的摊牌的地步。应当在发生这种事情以前再度谋求8年以前问题开始的时候那样的解决越南问题的办法——在日内瓦。
    【新华社伦敦17日电】英《卫报》17日社论说:
    印度支那局势显然是危险的,应该设法结束。但是怎样结束呢?现在没有希望实施1954年协议,象《泰晤士报》昨天所建议的那样,应当回到日内瓦去缔结一个新的协议。开始这件事时必须接受越南有两个国家的事实(至少长时期如此)并规定它们之间和平共处的条件。

尼克松支持肯尼迪加强干涉南越

    【合众国际社华盛顿15日电】前副总统尼克松今天说,他“全力”支持肯尼迪总统下令加强美国军事力量以防止共产党接管南越的措施。
    尼克松是在加利福尼亚州发表的一个声明中这样说的。他在声明中对于出于党派偏见而对总统的行动进行的一切攻击表示遗憾。在这以前,共和党全国委员会刊物《战线》指责肯尼迪在越南局势中奉行一种“隐蔽”的政策。
    尼克松目前正在竞选加利福尼亚州州长,他说:“我不同意对美国增加在越南的力量作任何有党派偏见的或其他的批评。我的唯一的问题是,是不是这样做得太少和太晚。”
    他说,美国必须投入一切必要的人力物力以防止这个东南亚国家落进共产党游击战术的陷阱。
    【法新社华盛顿16日电】(记者:杜勒)政府人士今天在这里说,美国将不需要派战斗部队去南越。
    有人担心南越的局势可能恶化而成为一场新的朝鲜战争,这是没有根据的。
    美国官员们相信,北越和人民中国将不会直接进行武装干涉来反对西贡政府。他们说,它们不但害怕世界舆论的反应,而且害怕像美国这样的有关国家为了保卫南越而进行还击。
    这些人士认为,但是如果美国竟至采取以正规部队进攻北越这种极不可能的步骤的话,人民中国也能会进行干涉。如果欧洲在柏林问题上发生大战,中国也可能进行干涉。官员们承认斗争可能将持续好几年,也许五年以上,而且可能到18个月或2年以后才能看出胜利的可能性。因此决不可期望得到一场惊人的成功。

日本军国主义分子企图重温旧梦

    【本刊讯】日本《产经新闻》1月1日和1月15日以《大矶闲谈》为题刊登了日本前首相吉田茂写的两篇文章,摘要如下:
    明治维新之时,明治大帝定国策为开国进取,率该时之元勋和政治家,又启示了国民之奋斗方向,从而奠定了建设现代日本的基础。因此,我国得以经日中、日俄两次战争及第一次世界大战之后,即列入了世界五大国的行列。
    虽然日本参加第二次世界大战是错误的,但是,这一战线东自夏威夷、澳大利亚、南洋一带,西至印度、东南亚、支那、满州等广大地区都包括在内。因此,即使是无谋的作战,但就战线的雄伟而论,远自亚历山大大帝、近至拿破伦,其战略规模皆望尘莫及。
    建国还不到百年,就由一个渺小的东洋岛国起家,列入了五大国之一,回忆这段历程令人感到诚乃历史上的壮举也。
    我们虽在第二次世界大战中一败涂地,但战后不到十年,重新建成复兴的日本,这种复兴景象,和德、意两国一样,引起了世界的注目。
    想起昭和初年,于岛津公爵的五反田公馆召集园游会之时,著名的政治家、陆海军的大将、中将,如闪耀的星宿,聚集在一处,……今日偶而重游旧地,看到荒废的公馆遗迹,不禁使人怀念当时如闪耀的星宿一般的文武名士、将官,今在何处?而感慨不已。
    回顾现代日本发展的足迹,不禁使人痛感我国国民之伟大,但用观察历史进展的眼光来观察我国现状时,或许由于我要求之过高,但我感到,难道这样就可以了吗?而不胜寒心。(以上是1月1日文章——编者注)
    现在国际关系越来越紧张,今后的形势也不容乐观。一切国际纠纷的焦点,归结起来就在于自由主义国家同共产主义国家的关系。和共产主义国家的斗争是殊死的斗争,是你死我活的决战。想用中立主义来保卫国家,这种天真的想法是没有存在余地的。
    我确信,我国应奉行这样的外交:彻头彻尾地站在自由主义国家的一边,和这些国家共同进退、共同行动,维护世界和平和自由,朝着自由这条道路前进。(以上是1月15日的文章——编者注)

日本公布对外投资数字

    【日本广播协会电台十四日广播】大藏省十四日公布了日本对国外投资和贷款的现况如下:
    日本对国外投资和贷款的数目,到去年12月末为止达十二亿二千五百万美元;去年一年增加了四亿三千五百万美元。详细情况是:政府对国际货币基金等国际机构的出资有六千二百万美元;民间的直接投资有一亿一千四百万美元;出口延期支付有二亿五千九百万美元。

日本向美国银行借款

    【日本广播协会电台一日广播】共同社纽约电:日本银行和七家美国银行的农产品借款谈判三十一日达成协议,并在纽约签订了借款合同。
    借款总额是一亿二千五百万美元:时间是一年,年利率百分之四点五,由华盛顿进出口银行做保。
    于是,日本政府为了解决外汇危机而计划借的六亿三千零一十万美元的借款都借到了。

日美文化教育会议闭幕

    【日本广播协会电台一月三十一日广播】日美文化教育会议结束了为期一周的会议。会议是根据去年六月池田、肯尼迪会谈召开的,讨论了人员来往计划等八项议程。
    为了使今后日美两国的文化交流和共同研究更加频繁,要在各方面进行改进;第二次会议明年在美国召开;两国政府根据必要设置临时委员会。

日将向东南亚派遣技术人员

    【日本广播协会电台一日广播】池田首相三十一日在众议院预算委员会发表谈话说:日本政府为了对于发展东南亚各国的经济予以合作,将在今年内选拔一百名技术人员前往东南亚各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