觉得本站好,就转发到你的朋友圈!

好酒还是陈的香,资料还是老的好!【www.LaoZiLiao.net】

老资料网  > 报纸  > 参考消息

瑞士劳动党书记万桑著文欢呼中苏并肩追赶英美说中国的进展对不发达的国家是令人振奋的范例

    【本刊讯】瑞士劳动党机关报“工人之声报”11月29日刊载瑞士劳动党书记万桑所写的文章,题目是“这个世纪的决定性年头:‘赶上并超过’”。摘要如下:
    在1917年,谁也不能想到,苏联,这个世界上第一个、同时也是唯一的社会主义国家,有一天会提出赶上并超过世界最富最强的资本主义国家。可是在那时候,在最有远见的人中有几个,还有名叫列宁的这个天才是那样想的。沙龙社会主义者威尔士在谈到他时,耸着肩膀说:“这个克里姆林宫的梦想家”。
    然而在今天,当苏联政府提出七年计划,并尽可能准确地规定苏联将在总产量上和按人口平均计算的产量上赶上并超过美国的时候,谁敢不以为然呢。
    俄国的确曾是很落后的,沙皇俄国的产量为美国产量的11%。可是四十年来,苏联的产量平均每年增长10%,而美国平均每年增长3.2%。从1927年至1939年,苏联缩减了它的落后的距离,从93%变为59%,也就是说产量增长了34%。从1950年至19557年,这七年则又增长了31%,即每年增长3%至4%。
    这种落后还存在着,在某些部门还相当大:电力为美国水平的26%,水泥为46%,铸铁为52%,矿产为67%,煤为77%,毛织品89%。
    但是美国的发展速度,即使设想它正常地增长,人们现在差不多已经可以确定一个大概的期限,苏联将赶上并超过美国。就目前已具备的条件来说,总产量方面到1962年可以实现,按人口平均计算则到1964年可以实现。
    大家知道,在人民中国,同样是令人惊异的情况。中国人给自己确定了一个目标:十五年内赶上并超过英国。看上去这已经是一个宏大的目标。这个目标将被超过。发展的速度加快到了令人难以相信的程度,那是由于依靠许多全新的方法,依靠群众路线,依靠以百万计的小型简单企业:无需大量的投资,利用就地的原料和丰富的劳动力,这一切是和谷物产量飞跃增加连系起来的。人们现在谈到和写到的所有关于中国的情况,早已被那些比描写和分析更快的事物所超过。
    某些经济学家把他们称为世界经济强国“重新排排队”:在1966年,苏联第一,位于美国之前,中国第三,位于德意志联邦和英国之前。
    毫无疑问,发展速度的加快,是由于经济权力下放(特别是工业)的很多新方法,由于建立了自足自给的新地区,同时在社会主义各国之间有着更好的分工合作。
    中国的口号是:“全民搞建设”。所有的乡村都炼钢,并且“以钢为纲,大搞工业”。用沼气发电,筑堤,每个省都使用天然肥料施肥。并且只用极有限的资金投资。当然,人民中国是一个特别的情况,它的动人的经验不能被照样仿效(对于某些不够发达的国家,中国是令人振奋的范例)。

英报刊说我国钢产量有惊人增加承认明年我钢铁生产将居世界第三位

    【法新社伦敦9日电】“中国贸易和经济新闻通讯”今天预言,日本的炼钢工业今年将被中国的炼钢工业远远抛在后面,由于中国钢产量的惊人增加,到明年它将成为世界第三钢铁生产国家。
    这个由英国国际贸易促进委员会发行的刊物说,到1959年,中国的钢产量就将增加到二千五百万至三千万吨,使中国成为仅次于美国和苏联的世界第三产钢国家。在这以前,中国的钢生产一直集中在象鞍山这样的大型联合企业进行。直到今年2月,全国生产目标——根据预料的大工厂产量——还是六百二十五万吨。但是小规模地方工业显著发展,成为了全国范围的大规模现象,于是这个目标逐渐修改,到8月间就增为一千零七十万吨了。连这个目标也被事态发展抛在后面,赶不上局势了。
    在全国——不仅在城镇、而且在乡村——展开建设大量小高炉和少量炼钢炉的运动的决定是在今年年初通过的,到8月底就已经有二十四万座小高炉投入生产,其中光是8月间投入生产的就有十九万座。到9月底,已经有六十万座高炉投入生产,有二千多万人参加——当然多半是零工——把产量提高一倍的运动。在10月,据估计高炉数目已增加到一百万座,已有六千万人——多半是农民——参加这个钢铁“攻势”。现在小型企业已经开始集中力量纠正钢产量和铁产量不够平衡的现象,改进质量和改善区域平衡了。
    鞍山和其它地方的大规模钢铁生产也在迈进中,同时已经取得了相当的技术进展——低温炼钢,使用次矿以及轧钢设备的电渣焊接法等。

越「人民报」总编辑谈毛主席论纸老虎文献的意义对帝国主义和现代修正主义是一个沉重的打击

    【本刊讯】越南劳动党机关报“人民报”总编辑黄松10日对新华社记者说,越南的共产主义者很同意毛泽东主席所指出的“帝国主义和一切反动派都是纸老虎”这个看法,北京“人民日报”发表的毛主席的这个文件集录,给予越南人民很大的鼓舞。
    黄松说:中国古代著名的军事学家孙子说过:“知己知彼,百战百胜”,在革命斗争当中,“知己知彼”确是一个很带基本性的问题。马克思在共产党宣言中说:“资产阶级的死亡和无产阶级的胜利同样是不可避免的”。可是在我们的实际斗争当中,并不是所有的同志在思想上已经彻底解决了这个问题。
    黄松说:毛主席论“纸老虎”的文件,是当前从资本主义过渡到社会主义的时代中一个非常重要的文件,它不但对中国人民,而且对世界的共产主义运动,对全世界人民,都具有很重大的意义。因为,首先,它加强了国际共产主义者的思想武装,同时,对于民族解放运动和保卫世界和平的运动有很大鼓舞作用。帝国主义国家正在走向衰亡,但表面上好像还很有力量,有的人还被这种表面现象所吓住,帝国主义也常利用它们的表面现象来吓唬人来鼓吹它们的“实力政策”。毛主席这个戳穿“纸老虎”的文件的发表,是给帝国主义很沉重的打击,也是给现代修正主义沉重打击。
    黄松说,我认为,毛主席这个文件是马克思上述观点的补充和发展,他是总结了中国革命丰富的经验,并参照世界革命的经验,来提出这个令人信服的论点。
    他说:帝国主义和一切反动派的外强中干这一点,在我国也不是所有的人都已经解决了的问题。毛主席这个文件的发表,有助于我国人民更清楚地认识在我国南方国土上张牙舞爪的美帝国主义和它的帮凶的纸老虎本质,从而更加坚定人们统一祖国的信心。

西德报纸承认论纸老虎文献是对未来的预言和指示但诬蔑我目前发表这个文献是为了“解脱困难”

    【本刊讯】西德“法兰克福论坛报”12月5日刊登了克里斯蒂安·罗尔的文章。题为“搬起石头打自己的脚”,副题为:“毛泽东的最新著作:帝国主义和一切反动派都是纸老虎”。摘要如下:
    不久以前“人民日报”——北京官方的喉舌——发表了毛泽东的新作品,题为:“帝国主义和一切反动派都是纸老虎”。这是一篇文学的作品。这位“名家”的这篇最新作品的标题听起来也许有点可笑,但是在毛泽东的平易而形象性的语言中,包含着对未来的预言和指示。这是需要严肃认真地加以对待的。
    中国“元首”最近这部作品今天在中国各地,在农村公社、工厂、政府工作人员、大学和部队中进行了深入的讨论。中国共产党人在亚洲大肆宣传的资本主义和社会主义国家可以和平共处的教条,似乎已被遗忘,置诸脑后了。毛在他的说教中,开宗明义地断定资本主义和帝国主义必将死亡。按照毛的观点这是历史的必然规律。人们不禁要问:为什么把“帝国主义和一切反动派都是纸老虎”这篇文章刚巧在今天发表和提出来讨论呢?显然是还应该对那些动摇和信仰不坚定的人进行灌输,告诉他们帝国主义和资本主义没有前途,因此眼睛朝着“反动”力量是没意义的了。但是同时共产党也企图用这个把资本主义的西方描写成为侵略者的文件,来解脱在建立人民公社时所引起的内政上的困难。

英报歪曲报道我发展中医的决定诬蔑我推广中医是由于“缺乏”西医人才

    【本刊讯】英国“曼彻斯特卫报”12月6日发表一篇社论,题目是“医治中国的疾病”,摘要如下:
    不久前,北京“人民日报”在第一版发表毛主席的两首诗,题目是“送瘟神”。他是看到江西省余江县人民消灭血吸虫消息后做这两首诗的。明年的计划规定在全国各地消灭这种疾病,这项任务一部分通过医疗来完成,然而主要仅仅依靠人力,就像中国完成从钢铁生产方面赶英国、起到控制河流等其他许多任务的方法一样。现在,许多爱国队几个月来一直在寻找长满有害的寄生虫的钉螺。老鼠和蚊蝇也通过同样的方法被歼灭。最近“法国医药界的六位最杰出的代表”对中国作了一次访问,他们在“世界报”上说:“他们同意中国的这种说法,霍乱(在革命以前每年有千百万人因此死亡)、天花和瘟疫已经消失,疟疾已经减少。即使他们把事情看得太光明,很明显,前所未有的规模最大的防治运动已经获得惊人成就。它是在几乎各种条件都很不利的情况下展开的。在1949年替五亿多人民治病的西医不到两万,全国大部分地区都缺少药品、医院和医疗设备。不能用滴滴涕完成的工作必须用双手完成,在缺少医生的情况下,共产党的干部使人人投入禁止吐痰、保持室内清洁以及展开其他许多卫生改革等运动。
    因此,可以说中国消灭疾病的作法既是医学上的胜利,也是政治上的胜利,无论如何,这就是共产党宣传员说这句话时的含义:“只要政治挂帅,群众就可以发动起来,集体智慧就会出现。”像中国生活中的其他各个环节一样,政治是统帅。除了其他事情外,中国已经命令鼓励中国的传统医术。中国的医术具有三千年历史,它通过各种方法来治疗:针灸、炙治法以及用草药或动物身上取下来的东西制成的药品进行治疗。
    这种医疗法治疗假想的疾病,或者自然而然会好的疾病很见效。在我们整个旅程中,我们没有看到一个真正有病的病人被这种疗法治好,或者因而减轻了病状。
    即使中国传统的医术像法国代表团所相信的那样无效,只要西医还是不够,只要千百万病人还相信它,那就很有理由把它保持下来。但是中国共产党把这一点提得非常高。对“针灸”疗法进行科学研究的机构已经成立(这件事本身就是很好的,因为科学研究将有助于断定在这件事情上究竟是法国医生正确还是中国共产党正确),共产党中央委员会在一星期左右以前发出一项指示,下令开课训练西医学习中国传统医术。某些医生已经学完这种课程。这是意味着毛主席最近由于在手上插进几枚针而治愈了他的牙痛?还是共产党希望再次表明,凡是西方能作的事,中国人可以作得更好?还是这种疗法真的起了作用?不管展开这种运动的原因是什么,事实是又要开课来对脑力劳动者进行某种改造了。

铁托集团反动言论深得美国主子赏识美新处转播南电台对我人民公社的诽谤

    【美国新闻处萨格勒布3日电】南斯拉夫一家电台说,在苏联和它的卫星国中,“没有一个人敢讲”他对共产党中国的公社的“想法”。
    这家电台说,北平农业集体化的新形式同马克思列宁主义没有共同之处。萨格勒布电台说,“这涉及一种现象,那就是用激烈的方法来改造社会主义的思想和实践,事实上,这也粗暴地修改了两者。”
    这家电台又说,”军事化的公社是用教条主义和官僚主义的观点对待建设社会主义社会和社会主义关系的基本问题的结果。一句话:它们反映了中国和(共产主义)阵营的目前形势。它们是一面镜子,显示出无产阶级的专政正在歪曲成为对无产阶级和劳动农民的专政。
    “公社的计划没有一个逐步成熟的时期。它在一夜之间就转化成为群众运动和立即生效的法令。人已经成为机器的一部分。他没有权利思想,因为进行思考是那些在中央计划生产的事,他们不得不在某一日期提出关于完成铁矿的生产计划,钢的生产,稻米种植等情况的报道。
    中国的公社也没有激起所谓社会主义阵营的其他国家的热情。在这些国家中没有关于公社问题的讨论,也没有关于公社问题的文章。虽然这些国家无止境地宣传中国其他的行动。事实上没有一个人敢讲他对公社的想法。

南报无理抱怨我未替铁托出国作宣传

    【新华社贝尔格莱德14日电】萨格勒布“消息报”13日报道说:“中国报纸至今尚未发表过任何关于铁托访问亚非国家的消息。昨天在新华社新闻稿上,出现了第一条关于访问的简讯。但是,中国报纸连本国通讯社这个关于铁托访问亚非国家的‘被压缩了’的消息也没有刊登。是访问妨碍他们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