觉得本站好,就转发到你的朋友圈!

好酒还是陈的香,资料还是老的好!【www.LaoZiLiao.net】

老资料网  > 报纸  > 参考消息

“纽约时报”专刊介绍中东各国概况

伊拉克
    石油是伊拉克这个阿拉伯国家中最亲西方的国家的收入的主要来源。
    伊拉克同埃及或伊朗一样,是个警察国家。谋求改变目前的秩序的真正的政治反对派从来没有被允许组成有效的力量。所有的政党都在1954年被解散了。
    政权仍旧牢牢地掌握在那些拥有土地的贵族手里,不管在那个圈子内部争执得多么厉害。军队偶而也短期地抓到政权,但是目前它看来是忠于首相的。在伊拉克,有了土地也就有了财产、权力和威望。封建的和部落的社会结构就是由那些种地的人和那些土地所有人之间的关系所形成的。有时候佃户们只拿到他们的生产品的十五分之一。
    伊拉克的经济80%是农业经济。它的主要产物是大麦和其他谷类,枣子,羊毛,棉花和畜产品。这个国家在石油上所获得的巨额收入和它的使用(70%用在发展上,30%用在政府预算上),对于一种仍然是原始的经济很少有直接的影响。
    伊拉克的短短的现代历史受首相努里·赛义德的一生的影响极大,因此这个国家已经被开玩笑地起了个“努里斯坦”的绰号。在自从1920年伊拉克在英国委任统治下创立以来的五十四届内阁中,这位六十九岁的首相领导了十三届。
    这个国家的居民,除了占人口大多数的穆斯林的逊尼派和希亚派这两大派以外,还有沙漠中的贝都印人。底格里斯河和幼发拉底河沿岸的沼地上的原始阿拉伯人和天不怕地不怕的亚齐迪人,八千名左右的犹太人和基督教许多教派的人。这个国家人口被认为有将近90%是文盲。
    伊拉克西南的一半是沙漠。其余部分的发展以及灌溉、道路、学校、卫生和工业工程都是根据一项数达十四亿美元的6年计划进行的,经费的来源是石油收入,这种收入已经从1951年的四千万美元上升到1955年的两亿美元以上。
    它对西方的友谊已经经受了一次严重的考验,但是却不能把它认为是当然的事。伊拉克驻伦敦的公使塔里克·阿斯卡里最近说过:“请记住,我们首先是阿拉伯人,其次才是同盟国。”伊朗
    由于这个国家的统治者在肃清贪污、提高效率和消除封建地主制度的社会后果方面行动拖沓,因此对伊朗前途所抱的乐观情绪减退了。
    在二千万人中,80%是为数不到一千的大地主的佃户散布在数以千计的满眼是泥屋的农村中。他们除了法律没有明文规定之外,实际上就是农奴。由于许多世纪以来遭到忽视和剥削,他们被疾病折磨、无知和目不识丁。
    国王权力依靠陆军,由于得到美国军事代表团的训练和一亿多美元的武器援助,陆军现在已经达到了可以一战的水平。反过来,陆军的军官都是地主阶级,地主阶级的代表也统治着精选的、易于驾驭的议会。
    可能同地主对垒的唯一的潜在势力是兴起中的城市中产阶级,这个阶级的人年轻,大多数受到西方的教育,而且有进步思想。它的成员是德黑兰的律师、记者、工程师和医生。他们由于没有政党,经常受到挫折,群龙无首,并且不能进行正常的政治活动。
    自从1951年以来一直参加七年计划和各政府部门工作的美国技术人员差不多消灭了疟疾,使得一向高达50%的婴儿死亡率降低,使学校学生人数增加117%,并且使教学工作大大改进。农业和工业改良计划在开始产生结果。所有这些活动的结果产生了通货膨胀。自从1953年以来生活费用指数上升了三分之一,而平均工资只增加了十分之一。商店里充满着进口货,街上满是美国新式汽车。对于土地投机商来说,日益扩充的德黑兰是一个兴隆的城市。在街上,显眼的消费同赤贫交杂在一起。
    一位悲观而内行的分析家说,“伊朗已经临近它的社会必须进行一些彻底改革的地步。”“这是改革同革命之间的竞赛。”约旦
    约旦的问题是,是否继续保持独立的存在。
    约旦的许多比较紧迫的问题,它在经济上缺乏生存的能力,它的政治经常发生剧烈不稳的局势,这一切都同这个国家是否应当照目前的形式存在下去的问题有关。约旦的独立近代史是为时很短的,它缺乏古老国家的传统。它所具有的一点国家感也在1948年削弱了,那时由于七十五万巴勒斯坦人(其中有四十五万是阿拉伯难民)大批涌入使它的人口增加了一倍,达到一百四十二万七千人。
    今天,越来越多的约旦人自称为“南叙利亚人”。纳布西首相的政府一直在认真地进行努力和叙利亚结成联邦。作为朝着这个方向的准备步骤,两国互相取消了签发护照和签证的手续。现在正就关税统一和资金自由转移问题进行会谈。
    约旦在1955年12月开始离弃西方,当时,左派所组织的、并由埃及宣传和代理人煽动起来的民族主义的乱民阻止了目的要使约旦加入巴格达条约的谈判。骚乱紧接着一连推翻了三届内阁。在民族主义运动的浪潮中,共产党人凭他们的组织能力而得势。他们同首相的国家社会党和阿拉伯复兴党成立了一个联盟。共产党人去年10月在四十个席位的议会中获得了三个席位,在十一人的内阁中获得了一个职位。同时,在纳布西首相的六个月的政府中占优势的亲埃及和亲苏派已经引起了保守派的反应。
    在这个夺取权力的斗争中的一个关键因素是军队,它包括仅有的一个训练有素的师,加上警察、宪兵和国家警衔队。据信,军队的上层人物是忠于国王和保守派的,但是他们能否通过左派渗入的中层军官发布有效的命令,这一点尚待证实。
    由于约旦大地主很少,保守派得到商界和自由职业人士支持。支持左派的是城市群众和巴勒斯坦难民。
    约旦的经济以农业为主,但是只有10%的土地是可耕地。约旦的粮食平均有25%必须进口。由于难民的原故,在十六岁以上的男子中间平均约有50%的人失业。据政府专家说,虽然这个国家的经济一向萧条,但是75%的人民都认识字。高的识字率加上随之而来的政治意识已使约旦开始产生一些具有政治、经济和社会纲领以及政治人才的真正的政党。(编者按现在约旦的情况已经同这个一个月以前的介绍有很大不同。)沙特阿拉伯
    阿美石油公司付给政府的款项中大约有八分之一是供王室花费的。据一位沙特阿拉伯人士说,今年大约有五千万美元将用在公共工程方面。在沙特阿拉伯有六百零九所学校,一共有二千九百名教员,六万九千名学生。现在有四千多个病床,医疗队现在进行实地工作以消灭疟疾和性病。
    整个来说,人民在政府中没有发言权。沙特国王是一个绝对的统治者。这是穆斯林国家中最保守的一个。瓦哈比斯,一个反动的伊斯兰改革运动的思想在这里占着绝对优势。
    通行的是穆斯林法律,实际上这里没有成文法。对犯罪的严厉的惩罚使得沙特阿拉伯成为世界上品行最良好的国家之一。凡是有盗窃罪行的犯人,右手要被砍掉。凡是杀人和通奸的要被当众用大刀斩首。甚至自由的沙特阿拉伯人的公民自由也要视他们的统治者的高兴,譬如这里没有工会,罢工是国王敕令所禁止的,违者要受到严厉的惩罚。
    非穆斯林在沙特阿拉伯是不欢迎的,除非有特殊的原因需要他们。沙特阿拉伯政府不准犹太人到这个国家来。这个禁令是出于政治上的而不是宗教上的原因。
    沙特阿拉伯没有工会,而罢工是敕令禁止的,违犯者要受到严厉的处罚。非穆斯林在沙特阿拉伯是不受欢迎的,除非为了一种特殊的理由而需要他们。沙特阿拉伯政府拒绝让犹太人进入该国。这种禁令出于政治性原因而不是出于宗教性原因。
    沙特阿拉伯今天在阿拉伯政治中起着重要的作用。此外也有越来越多的迹象表明,沙特国王的态度使苏联势力在阿拉伯世界的发展缓慢下来,并且建立了一种对西方的较为友好的态度。苏丹
    苏丹的政治和宗教是紧密地纠结在一起的。两个穆斯林教派在争夺政权。这两个教派就是:马迪派分子,这些人是那位非常不信任埃及的阿卜杜勒·拉赫曼·马迪的信徒;以及由阿里·米尔加尼领导的卡特米亚教派,米尔加尼否认有政治目的,但是由于他对马迪派怀有敌意,因此就不得不采取亲埃及的态度。
    马迪的军队在长时期围攻后于1885年占领了喀土穆。伦敦派去保卫英国利益和监督埃及人撤退的戈登将军(就是曾经帮助清政府镇压太平天国起义的那个戈登——编者注),在一支来救他的救援远征军到达前三天被马迪信徒们的矛刺死了。
    今天马迪派分子的主要力量是在苏丹西部的各部落中。现在的马迪是国民党的宗教领袖,总理阿卜杜拉·哈利勒是这个党的总书记。国民党的当政是由于和人民民主党的不稳定的联盟,人民民主党是卡特米亚教派的政治体现。
    哈利勒总理是亲西方的,但是他的联合政府太不稳定,以至于不可能公然左袒。他现在面临着今年过些时候将举行的全国选举。力图得到亲埃及分子的支持的阿扎里已经在指责这位总理是西方的傀儡。阿扎里说,他赞成和埃及有更密切的关系,并且反对巴格达条约。
    但是埃及并不能完全信任阿扎里,他那受埃及资助的民族联合党在1953年第一次全国选举时赢得了彻底的胜利。埃及人认为阿扎里当然会使苏丹同埃及结成某种联邦。阿扎里一旦执政就发现了苏丹人占压倒优势的愿望是要求继续保持独立。议会强烈地反对结成联邦,而阿扎里毫不殷法来进行这事。埃及人觉得他们受骗了。一般说来,城市里的人们是亲埃及的和左倾的,而这个国家的其它地方的人们则是保守的,并且对于任何外国统治都是非常疑惧的。
    苏丹的人口大体上有回分之三居住在苏丹的中部和北部,大部分都是说阿拉伯语的穆斯林。苏丹南部的人主要是异教徒的黑人部落,他们说苏丹语。在同中东有密切关系的穆斯林的北部和黑人异教徒的南部之间有着一条很鲜明的界线。在南部,政治意识只不过是刚刚才觉醒起来。
    苏丹的贸易通常是有顺差的。但是它的经济是依赖在一种作物上的,这就是棉花。
    (下转第三版)(上接第二版)也门
    也门位于阿拉伯半岛的极西南角,它是世界上情况最不清楚的国家之一。
    访问过那里的美国人还不到一百个。由于这个王国强烈地仇恨外国人,因此它不信任所有的外国人,甚至包括埃及人和沙特阿拉伯人在内。人们只有得到了国王伊马姆的邀请才可以进入也门。
    美国在也门没有公使馆或是领事馆。苏联在1928年在那里开设了一个公使馆,但是,在十年之后就关闭了。美国驻沙特阿拉伯大使是兼驻也门的使节,但是他很少到也门去。美国驻亚丁领事一般地是大约一年设法去见国王一次。
    也门不是一个富裕的国家,所以英国人似乎有很好理由来怀疑国王从苏联集团和埃及得到军火和财政援助。最近新闻记者在也门在一次边境小冲突中看见有人使用苏联的步枪。
    一切权力都归于伊马姆·艾哈迈德,他是也门人的俗世的和精神的绝对统治者。伊马姆密切地提防国内的任何骚动,而且,谁要是胆大到敢于向传统的制度挑战,谁就要掉脑袋。
    除去发现石油或是其他有价值的资源之外,也门同东方和西方的接触大概仍将有限。也门大部分是自给自足的,因此它在很大程度上可以不受外国的压力。它没有从美国取得援助,而且也不像会得到任何援助。